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72章 邋遢的女人
    苏念回到家里,就看见隔壁邻居在搬东西,毕竟是邻居,或多或少打了一点交道,苏念就问:“王大姐,你们要搬走啊?”

    王大姐好像很开心:“是啊,我们啊,在海景别墅卖了一套房子,搬到那边去住。”

    寒暄了几句,大姐搬家也忙,苏念就进了屋,不过心里疑惑。

    王大姐的家境算不上特别好,怎么突然跑到海景别墅去买房子了?

    想想或许是他老公买彩票中大奖了,别人家的事,苏念也不好多问,也懒得去想。

    槿秋上次说想去她公司上班的事都还没妥,人事部说不缺人,现在她也不好意思去拜托沈寒修,只有等招人的时候再告诉槿秋了。

    把闹心的家长会处理完了,下午就打算在家里安安心心补觉。

    杨梓辰把蔚蓝送回家,总不放心她一个人呆着,他觉得京赞绝对会回来找她,而京赞这个人,发起火来万一对蔚蓝动手怎么办?

    于是下车的时候,杨梓辰就问:“你家里有电脑吗?我现在需要处理有点事。”

    “诶?”蔚蓝开门的动作一愣,反应过来就点头:“……有。”

    于是杨梓辰成功混进了蔚蓝的屋子。

    蔚蓝没想到他会跟来,打开门看到自己乱糟糟的屋子,就回想起来他整洁又宽敞的大房子,想必他现在的心里一定很嫌弃自己。

    “不用换鞋……我待会要拖地的。”蔚蓝尴尬的笑了笑:“地有些脏了……”他应该不会穿别人穿过的拖鞋,她想。

    杨梓辰低头看了看那双男士拖鞋,心里有些怪异,似乎也没有换鞋的打算,踩着铮亮的皮鞋径直进了屋。

    蔚蓝又看到沙发上凌乱的小毯子,立马跑上去拿开:“你先坐这里吧。”

    茶几上也还有吃了一半发黑的苹果,衣服扯得到处都是,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两个字:邋遢。

    蔚蓝狠狠的鄙视了自己,然后急忙跑到房间把自己的小本本抱出来,放到稍微看起来比较整洁的阳台小圆桌上:“杨特助,你先到外面用一下吧,我……我把屋子收拾一下。”

    杨梓辰站起身睨了一眼,说:“外面不会冷吗?”

    蔚蓝一愣,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份了,她真是急傻了才让他到外面吹冷风……

    杨梓辰伸手拿起电脑,重新坐回小巧的沙发上:“我就在这吧,你去做你的事吧。”

    “那行……”转身就急忙收拾起来。

    或许没去看过他的家,蔚蓝还不觉得自己居然这么邋遢。

    杨梓辰打开电脑,其实压根就没有什么事,此刻开着电脑,视线余光也是注视着那个笨手笨脚不知道该从何处打扫起的女人。

    原本有洁癖的他,却意外的觉得这个样子的她好可爱,让他的心跳都悄然加快。

    蔚蓝可以说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大扫除过了,上次大扫除,还是和京赞结婚的时候,知道他会来她家,她才勤快的把这个家里里外外都打扫了遍,后来摸清了他回来的次数很少,她也就懒得打扫了,最多就是做做表面功夫。

    杨梓辰打开一个网站,鼠标偶尔点一下,装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模样。

    其实半个下午,他都是在偷偷摸摸的打量这个女人。

    傻里傻气的,也不知道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

    正当屋子氛围还算和谐的时候,蔚蓝正在打扫她的小卧室,坐在外面的杨梓辰突然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他想的果然没错,那个男人果真来了。

    打开门的的确是京赞,原本是想来挽回蔚蓝,却发现杨梓辰大大方方的坐在蔚蓝的家里。

    态度立马就不好了:“你怎么在这里?!”

    杨梓辰放下鼠标,合上电脑,不急不慢的说:“不管你是这个家的主人还是客人,这都不是你该有的说话态度。”

    蔚蓝听到外面的争吵,拿着拖把就走了出来,看到京赞的那一刻不再是惊喜,而是害怕。

    京赞厉声质问:“林蔚蓝,我们还没离婚!你就把男人往家里带?”

    蔚蓝从来没想过他是这般无理取闹的人,心里的对他的好感可以说是荡然无存了。

    头一别,选择了默认:“你没资格说我。”

    “我没资格?你结婚照上还是我的名字!亏我还觉得愧对你,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蔚蓝也急了,委屈得猩红了眼睛,却倔强的不让眼泪落下:“好啊!我就是这样的女人,那我们离婚啊!”

    “离婚?”京赞嗤笑一声:“你想的美!只要我不离婚,我看你们怎么在一起!”

    “京赞,我从没想到你是这么卑鄙的人!”

    京赞不以为然,指着杨梓辰说:“至少你们现在还不是法定夫妻,所以请你出去。”

    蔚蓝气得不行,对着京赞吼:“该出去的是你!这里是我的家!”

    杨梓辰不太习惯和人争吵,但不代表他没脾气,尤其是看到他想守护的女人被人欺负。

    京赞看到杨梓辰起身,从他早上抓自己那一下得力道来看,他就知道这个男人的身手不简单,而且现在蔚蓝又和他一条心,真正打起来,他只会吃亏。

    于是趁杨梓辰还没走过来,他就拽着蔚蓝进了一侧的卧室,然后立马反锁了门。

    “你不是[寂][寞]得出去找男人吗?不就是嫌我没[满][足]你吗?!行,我现在成全你!!”

    不顾失声痛哭的蔚蓝,京赞粗鲁的把她摔在身后那种小床上,扯掉她的外套……

    杨梓辰扭动门锁未果,听到门内蔚蓝的哭声心里更是怒火中烧。

    想找钥匙开门,可等找到钥匙恐怕一切都晚了。

    看了看四周也没什么利器。

    杨梓辰后退了一步,抬脚就踹门,每一下都结实有力,连踢了两下,门上就有了凹陷。

    京赞完全失去理智了,听到外面的砸门声就更疯狂了。

    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占][有]蔚蓝,都说得到女人的身ti,那么久成功一半了,就算最终还是分开,蔚蓝的第一次是他的,而她,不过是个残破的女人,谁要便拿去好了。

    然而蔚蓝的不配合,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听到砸门声音的变化,恐怕不到半分钟这门就抵不住了。

    手上的动作就更蛮横起来,抓起蔚蓝衣领,刺啦一声撕开……

    就在他试图拉开裤头的拉链时,房门处一阵杂声,扭头看的同时,一个漆黑的拳头砸了过来。

    直接把京赞从床上撂倒了地上。

    看到缩在床角瑟瑟发抖的蔚蓝,杨梓辰不解气的又狠狠踹了一脚京赞,然后急忙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把蔚蓝裹住,抱下床。

    丢下一室狼藉,带着蔚蓝径直离开。

    车落停在他的家,蔚蓝都还没缓过神来。

    “你那边暂时不安全,这几天先住我这边吧,房间有多,加上过两天我要出去办事,你安心住就好了。”他一句话,就把蔚蓝的全部疑虑堵住。

    然后不等蔚蓝回答,就下车帮她打开车门,看了看她身上披着的外套说:“钥匙在衣服里面,你先回去,我出去买点东西。”

    蔚蓝战战兢兢,后怕不已,想到自己当初不顾一切的嫁给了这样的男人,心里就发毛。

    颤抖着手打开门,一进屋就寻到自己昨晚睡的那间屋子,拉开被子躺进去,蜷成一团,抱着枕头失声痛哭……

    杨梓辰买了一些她这些天会用到的日用品,和几套换洗的衣服。

    回到家打开房门,见她睡着了,就没有打扰,把东西放在床头柜,转身打算出去,可是走了两步又倒了回来,看着她满是泪痕的脸。

    犹豫着伸出手,探向她的脸,指尖微微颤抖着,快触到她的脸的时候,却又停下,轻声舒了一口气,才触上她的脸颊。

    那一瞬间,就像触电一样,这种感觉他从未有过,很奇妙的心动,他很喜欢。

    指腹大胆的摩擦着她的脸,拭去她眼角的湿润,那般温柔,如同这祥和的午后一般,宁静得无人察觉。

    哭过后的她,眼角和鼻子都通红,睡着了看上去比平时更傻了。

    如果没遇上他,不知道要受多少欺负。

    收回手,帮她掖好被子,放轻脚步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隔断外面的光线,给她一个安心睡眠的环境,然后退出房间。

    原本他可以立马帮她换了房门了锁,只要京赞到不了屋就行了,可是他更希望,她能住在他这边,能天天看到她就好。

    安顿好她,杨梓辰又马不停蹄的驱车出门,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处理,他想尽快给这个女人一个安心的生活。

    苏念睡醒之后,就去学校接孩子放学。

    苏珍吵着要去吃炸鸡汉堡,苏念担心前段时间孩子受伤,营养跟不上,就没同意,一路上苏珍就撅着小嘴耍脾气。

    苏念习惯了她这德行,就没搭理。

    回到家就按照自己的安排做饭。

    苏珍不满老妈忽视自己,就跑到房间拿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沈叔叔,妈妈不给我吃炸鸡腿!

    不一会那边就回信:叔叔待会给你买。

    苏珍立刻就弯着眸子笑了。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苏念还在厨房忙活,苏珍又收到一条短信:到外面阳台上来。

    苏珍疑惑,都没看见沈叔叔进门,怎么会跑到阳台上去?

    不解但还是听话的跑出去看,左右看了看,就瞧见隔壁阳台站着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