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71章 你怎么嫁给了这样的男人?
    京赞停下骂声,皱眉看着杨梓辰。

    怒气上头的男人,和言行儒雅的男人形成鲜明对比。

    杨梓辰看着京赞,谈吐优雅:“男人首先该学会什么是尊重,尤其是对女人。”

    被人教训,京赞更是觉得颜面扫地,一把甩开杨梓辰的手:“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教训我自己老婆你管得着吗?”说着粗鲁的把一旁的蔚蓝扯过来,蔚蓝一个踉跄险些摔倒,看得杨梓辰想打人。

    “蓝蓝,我们回去再说。”

    蔚蓝心里难受,在他做错事还不分青红皂白把责任扣在她头上的时候,就对京赞彻底绝望了。

    使出自己最大的劲不愿前行,“京赞,我真的不想继续了……这样真的好累。”

    京赞固执的拽着她,不顾他的力道会[弄][疼]她,也忽视掉她眼里因失望无奈而打转的眼泪,只是再次强调:“我说了,我不会离婚,现在我们就去和郑时婉把话说清楚,月底我们就结婚!”

    杨梓辰正准备上前把蔚蓝拉过来,一个白色的身影却和他擦身而过,比他跟快的上前……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京赞的脸上,京赞和蔚蓝同时都懵了。

    “京赞!你说你要和她在一起?!”

    事情越来越乱了,但是蔚蓝此刻看到郑时婉出现,就好像是看到了救星,至少京赞不会再纠缠于自己。

    京赞完全没想到自己的那番话会落到郑时婉的耳里,缓缓松开了抓住蔚蓝不放的手,刚刚还决绝的说会把话说清楚,现在真人到面前了,他却退缩了:“婉婉……”

    郑时婉扭曲着容易,豆蔻红的手指指着蔚蓝,大声问京赞:“你再说一遍!是和她离婚还是和我分手?!”

    京赞为难,焦虑不已。

    “说啊!!”

    杨梓辰走到蔚蓝后面,这个看上去随时会晕倒的女人,需要他来守护,而他此刻要做的,就在站在这个女人身后,看戏就好。

    蔚蓝一瞬不瞬的看着京赞,也在等他的决定。

    但是他眼底的犹豫,就已经让她失望了,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是没有醒悟……

    是不是要等失去所有的时候,他才晓得后悔?

    良久等不到京赞的回答,蔚蓝眼底的泪终于落下,不是为他,而是为她这段卑微的婚姻。

    在眼泪落下的那瞬间,蔚蓝转身,低声说:“杨特助,麻烦你送我回去吧……”

    杨梓辰自然是巴不得,绅士的伸出手,若有若无尺度得体的揽着蔚蓝的腰,替她拉开车门。

    “蓝蓝!”京赞想去追,可是又不能落下了郑时婉。

    一个是他的爱情,一个是他的事业。

    若不是郑时婉能给他事业上的支柱,也许他此刻会毫不犹豫的追过去。

    上了车,蔚蓝还不敢发泄自己的情绪,抹了抹眼泪,自嘲着笑了笑,哑着声音问:“很可笑是不是……”

    “并没有。”杨梓辰认真的回答,默了默想了好久才问:“你怎么嫁给了这样的男人?”

    蔚蓝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好荒唐……”现在回想起来,这段婚姻都还是迷迷糊糊的。

    杨梓辰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蔚蓝就开口:“把我送回家就好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二十点了,她这个状态,回到家估计不会吃饭吧?而且她说过,她不会做饭。

    “饭点了,先去吃点东西,有点饿了。”说着他就找了个路口调转了车头。

    车是他在开,蔚蓝也不能说非要现在回家,哪怕没心情吃饭,也得跟着他一起去。

    学校那边的家长会也结束,苏珍老早就吵着说饿了。

    梁译洲公事繁忙,一散会就先离开了。

    沈寒修抱着苏珍走在前面,苏念牵着苏宝走在后面,苏念这才小声说苏宝:“是不是你叫梁叔叔来的?”

    苏宝反问:“妈妈不希望梁叔叔来吗?”

    “不是,梁叔叔工作很忙,我们尽量不要打扰他知道吗?”

    苏宝不以为然:“又不是打扰了一两天,我们没来这边的时候,家长会他还不是来了。”

    苏念觉得儿子说的还有点道理,还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这时,就见正前方走过一个男子,而一只挂着他臂弯的女人不见了踪影。

    四目相对,苏念白了他一眼,摆明看他不顺眼。

    他却忽视掉苏念的情绪,上前问:“槿秋怎么样了?”

    “唐格,你还好意思问这个问题吗?”

    唐格叹了一口气,听闻苏念继续说:“大婚之日,莫名其妙钻出一个女说怀了自己老公的孩子,而老公二话不说搂着那个女人离开,把一个烂摊子丢给她,你觉得她能怎么样?!”

    “她没事吧?我一直打不通她的电话说。”

    苏念嘲讽一笑:“放心,她又不是没有你就活不了了,不会想不开的。”

    “妈妈!你走快点啦!”远处传来苏珍的催促。

    苏念不在多言,牵着苏宝离开。

    唐格愣在原地,薛珊从一旁的厕所走出来,搂着他的腰撒娇:“哎哟老公,我觉得我们儿子很调皮啊,老乱动。”

    唐格只是敷衍的笑笑:“今天想吃什么?”

    ……                                                                                                                                                                                                                                                                                                                                                                                                                                                                                                                                                                                                                                                                                                                                                                                                                                                                                                                                        苏念心想,沈寒修帮了自己的忙,怎么说也得请他吃顿饭。

    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消费比较能接受的家常菜馆。

    “诶,那个不是和沈叔叔一起上班的那个帅叔叔吗?”走进饭店,左右张望的苏珍就指着一处说。

    苏念心想,沈寒修公司的帅叔叔太多了,原本没怎么在意,瞟了一眼发现是杨梓辰,再看到他对面坐着蔚蓝时就停下脚步了。

    他们两个怎么在一起?

    苏念一边疑惑一边抬脚走过去:“蓝蓝?”

    看到苏念蔚蓝觉得特亲切,立马就迎上去,委屈得红了眼睛:“念念姐……”

    苏念知道,她和京赞之间肯定闹了不愉快,也就没问她怎么回事,“你们也在这吃啊,换张大桌子一起吧。”

    “好啊。”她巴不得,和杨特助单独相处实在太压抑了。

    两个女人都决定了,两个男人自然没意见,只是跟随。

    桌子比较大,苏念拉着蔚蓝坐在里面,低声问:“蓝蓝,上次的事怎么样了?”

    “我已经决定离婚了,刚刚从民政局回来。”

    “离了?”

    蔚蓝摇头:“没,京赞不肯。”

    “诶,我说现在的男人怎么都这么不要脸?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珍惜,说要离开又死活不肯,都想当皇帝想要佳丽三千?”苏念越说越气:“今天开家长会,遇上唐格了,他还好意思来问秋秋过得好不好,果然男人都没好东西!”

    “妈妈,你小声一点啦!”苏珍噘嘴埋怨,然后又扭头对着沈寒修甜甜的笑:“叔叔,点一个奶油卷好不好?”

    “好,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苏珍甜甜的笑着,然后看着苏念说:“沈叔叔就是超级好男人!我想吃什么他都给我吃,待会还要带我去买新衣服!”

    苏念算是懂了,宝贝女儿这是在推翻她刚刚那句“男人都没好东西”,然后还趁机把她的沈叔叔推销出来。

    “买什么新衣服,吃饱了自己去学校睡午觉,待会下午上课又打瞌睡!”

    “哼,妈妈一点都不好,叔叔,我们不给妈妈点饺子好不好?”

    苏念:“……”

    不理苏珍,苏念继续和蔚蓝说:“他不肯那怎么办?难不成还想家里一个外面一个?”

    蔚蓝无助的摇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一个小平民,没权没势也掀不起什么大浪。

    苏念咬咬牙,偷偷看了看沈寒修,心里纠结万分。

    她总不能再像帮紫烟离婚那样,利用沈寒修吧?想想都觉得自己超级不要脸,还是想想其他办法……

    两个女人都无计可施,沉默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杨梓辰突然开了口:“这个问题不难,我可以帮你。”

    蔚蓝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沈寒修,然后不解的指着自己:“杨特助,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杨梓辰点头:“你像平时一样生活就好,其他的交给我。”

    沈寒修撩了一眼他,兄弟几十年,自然看出了他的小心思,却选择了心照不宣。

    不管怎么样,杨梓辰的话听得让人很安心,蔚蓝觉得不敢相信,再次确认:“杨特助,你可以帮我吗?可是要怎么帮?我需要做什么?”

    杨梓辰喝了一口茶掩饰自己的小情绪:“不用,这事你不用管。”他不是在帮她的忙,是在帮他自己的忙。

    蔚蓝显得有些不敢相信,是她离婚,这事她不管能成吗?转而想想,沈寒修很牛,他的特助肯定也很牛,反正她也没办法了,信杨梓辰一次也无妨:“那麻烦杨特助了,若是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

    杨梓辰衣服高深莫测的模样,淡淡的:“嗯。”

    沈寒修睨他一眼,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能装?

    饭局散了之后,杨梓辰送蔚蓝回家,苏念和沈寒修就把两个孩子送回学校。

    送走孩子以后,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有些诡异。

    到了学校门边,沈寒修径直朝自己的车走去,苏念想了想跟了上去。

    沈寒修上了车,苏念走到车旁,敲了敲车窗,某男一副不愿搭理的模样,懒懒要下车窗看着她。

    苏念想了想说:“那个……今天谢谢你了。”

    沈寒修睨着她不说话。

    苏念挠挠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样的他,就站起身子说:“我要去那边买点东西,你先……”

    话还没说完,车子就一个弹射起步,轰的一声驶出好远,留给她满脸不知所措和一管味道醉人的……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