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70章 我们今天是来离婚的
    站在床边的杨梓辰,面色一下子就冷了起来。

    蔚蓝喃完之后,像是在睡梦里也感到了不对劲,猛然就睁开了眼睛,乍然看到站在床边的生面孔还吓了一跳。

    看着杨梓辰的脸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来:“杨特助……”

    一听到她的声音,他心里的气就消了好多,“公司办你请假了,没睡够再睡吧。”

    蔚蓝反应了几秒才把来龙去脉理清,抬头一个墙上的钟,已经十点了。

    她还要和京赞去办离婚手续呢!

    蔚蓝一边掀开被子一边说:“那个杨特助,你去忙吧,我待会就走,会帮你把门锁好的。”

    杨梓辰看着她松松垮垮的浴巾,滚了滚喉结,声音还是一本正经的说:“我今天休假。”

    “休假?”蔚蓝喃了一声,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穿着浴袍,急忙捏住领口,觉得尴尬不已,“那个……我先去把衣服换了。”

    杨梓辰别开视线,“嗯,厕所放了一套,你穿吧。”说着往门外走,“换好下来吃早餐。”

    蔚蓝走进浴室才意识到自己昨晚穿的是睡衣。

    看得放在台上的纸袋,衣服应该是才买的吧,或者是杨特助的女朋友的?不对,好像没看见杨特助有女朋友。

    杨特助给她的感觉就是被情伤得很深,不敢再爱了的那种深沉,所以这衣服应该是他前女友的吧?

    牵开衣服一看,蔚蓝才发现自己想多了,衣服上还有吊牌,明显是新的。

    从贴身衣物到暖和的棉袄,每一样都准备得很齐全。

    这么细致的人,怪不得沈寒修走哪都带他。

    换好衣服照了照镜子,意外的合身,只是[内][衣]尺寸有点不合适,先将就了。

    若是他买的刚刚好合适她可能还觉得恐怖。

    换好衣服出来,看了看墙上的钟。

    她的第一段婚姻,来得猝不及防,走得也措手不及,现在想想都觉得荒唐。

    深深提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走出房间。

    楼下,杨梓辰坐在客厅的茶几旁看着报纸,蔚蓝偷偷看了一眼,不得不说杨特助长得还是很养眼的,360度无死角,怎么看都好看,只是她不敢在犯花痴了,京赞就是教训。

    “杨特助,我先走了……”

    杨梓辰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放下报纸:“去哪?我送你吧,这里不好打车。”

    蔚蓝一想,不好打车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没钱,只好接受:“那就谢谢杨特助了。”

    “先过来吃点早餐吧。”

    蔚蓝心里着急,肚子却也是真的饿了,也就没有客气。

    她的吃相本来就不算秀气,饿得着急了就更粗鲁了。

    大口咬了一半三明治,却发现对面的杨梓辰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小口牛奶,在一个男人面前,身为女人的蔚蓝顿时就觉得自己太鲁莽了,只好放慢了咀嚼的动作。

    没有人说话,气氛就容易尴尬,吃完三明治,喝了一口牛奶,蔚蓝才开口打破了这尴尬:“杨特助,这些都是你做得吗?”

    杨梓辰愣了半秒才点头,轻声:“嗯。”

    蔚蓝毫不吝啬的赞美:“真好吃!我都不会做饭。”

    杨梓辰心里高兴得要死,表情依旧面瘫,就好像被人赞美习惯了,再好听的话他都不感兴趣的模样。

    看他好像不愿意说话,蔚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尴尬的端着牛奶杯喝,等着他吃好。

    “对了。”他突然出声,蔚蓝抬头看着他,不解的问:“怎么了?”

    杨梓辰默了默才说:“出了公司就别叫我‘杨特助’了,叫……我朋友都叫我阿辰。”

    其实并没有人这么叫他,阿辰这个称呼,听得他自己都有些肉麻,但是他喜欢听她这样叫自己。

    一下子还转变不过来,蔚蓝自然叫不出口,只好“哦”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得了。

    接下来又是沉默。

    五分钟后,他拿起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站起身,蔚蓝以为要出发了,立马起身跟过去,却发现他径直去了厕所。

    站在客厅舒了一口气,只觉得和杨特助相处挺压抑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上学的时候和严厉少语的班主任相处一样。

    两分钟后,他从里面出来,“帮我拿一下茶几上的车钥匙。”

    “哦。”蔚蓝立马转身就走到客厅,然而背对着她的男人,转过身看着她的背影,也舒了一口气。

    和女人共处一室,这是第一次,他觉得比他第一次去见客户谈合约还要紧张。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听到她的脚步声走过来了,杨梓辰立马背过身,装作刚刚从房间走出来一样,接过她递过来的钥匙说:“走吧。”

    这么乖巧的女孩,不懂得珍惜的人,真的是损失。

    不过他得感谢那个人眼瞎。

    看她系好安全带,杨梓辰才启动车子,目视前方,淡然问:“去哪?”

    “先送我回家吧。”

    她得回去拿证件,而且还不知道京赞有没有去民政局。

    车平稳的到达,蔚蓝实在觉得太麻烦他了就说:“杨特助,你先……”

    杨梓辰一本正经的打断她的话:“叫阿辰,出了公司就随意一点,不用那么拘束。”

    “阿……”蔚蓝实在觉得叫得这么亲昵难以启齿,干脆就直接省略了称呼说:“你先去忙吧,我待会自己打车去就行了。”

    “没事,反正今天有空,你上去拿吧,我刚好要去那边办点事。”

    听见他这么说,蔚蓝也就没再推脱,转身就往楼上跑,不想让他等太久。

    杨梓辰看着她跑开的背影,眼底有了平常难以出现的笑意,哪怕很浅。

    蔚蓝上楼,庆幸自己平时记性不好,总忘记出门带钥匙,开过几次锁后,她就习惯放一把钥匙在消防栓上,忘记带钥匙的时候备用。

    今天就派上用场了。

    不知道京赞还在不在家,不过他平时都很少呆在这里,昨晚恐怕更是早早就走。

    打开门,门边没有他的鞋子,她给他买的男士拖鞋东西各一只,果然离开了。

    蔚蓝也就放心的进了屋,到卧室抽屉里拿出证件,背上自己的包包就出门。

    到了电梯里,摸出手机瞧了瞧,上面有几通未接电话,京赞打来的,第一通时间是昨晚她离开不久之后。

    其他几通电话,都是早上八点多打来的。

    还有几条短信,大致就是问她在哪,说他会去和郑时婉说清楚,说他不会离婚……

    这些话若是放到以前,她可能会感动一番。

    可是如今,她已经找不到那种心动了。

    想了想给他回复了一条:我在民政局等你。

    这句话单独看起来很动人,然而他们是去离婚,而不是去结婚……

    短信一过去,京赞就打了电话过来,语气前所未有的着急:“蓝蓝!你在哪?”

    “我马上就到了。”她第一次用这么冷漠的语气对一个人说话,还是一个曾经爱过的人。

    “蓝蓝你听我说,我……”

    蔚蓝不想听下去,立马切断了电话。

    感觉他已经不再是她认识的那个学长了,不再干净,不再阳光,不再专情……

    听他说得越多,心里对他的印象就变得越差。

    若不是想到待会还是和杨梓辰碰面,眼泪恐怕又要夺眶而出了。

    上了车,杨梓辰只是安静的开车。

    从昨晚的事到现在,他没有问过她的私事。

    没问她昨晚怎么了,为什么要去民政局。

    蔚蓝庆幸他的不过问,若是他追问起来,她一一道来,又要把她结痂的伤疤狠狠的撕开。

    她以为是杨梓辰的善解人意,殊不知这个男人早就知道了一切,却闷马蚤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车开到民政局门口,透过车窗就看见京赞站在路边,蔚蓝抿抿嘴,连道谢都忘记了,推开车门走过去。

    杨梓辰跟着下车,就看见京赞一个箭步上前把蔚蓝抱在怀里,紧张的问:“你昨晚去哪了?!我找了你一晚上知不知道?”

    看着京赞禁锢着蔚蓝的那双手,杨梓辰就皱起眉头,恨不得上前折断它!

    “学长……如果你早一点像现在这样,事情也许不会这么糟。”

    就算他和她结婚的时候,还没有真正和郑时婉分手,但是结婚之后,他就不该再游走于两个女人之间,如果他早点做抉择,她或许不会怪他。

    京赞松开她,看着她眼里的失望,也跟着揪心,认真的说:“待会我们一起去和婉婉说清楚,婚礼我们这个月就举行怎么样?”

    “学长……我们今天是来离婚的。”

    听蔚蓝执意要离婚,京赞来了脾气,然后注意到蔚蓝刚刚下的车,以及现在站在旁边的帅气男子,突然想到什么,自嘲着笑了一声问:“林蔚蓝,你为什么非要离婚?”

    蔚蓝只觉得他的火发得莫名其妙,“因为我不想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学长,这段婚姻,我自认无愧,我想过要好好经营,可单凭我一个人真的好难。”

    她这样说,换来的不是京赞的同情,而是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质疑:“问心无愧?!”他指着杨梓辰,大声呵斥蔚蓝:“那你告诉我这个男人是谁?!昨晚跑出去就是迫不及待的和他睡吧?我没碰你你心里[寂][寞]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

    话没落平,他指着杨梓辰的手就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捏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