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68章 孩子需要一个父亲
    屋外的温度比起室内陡然降了好几度,蔚蓝到楼下,站在庭院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而不远处一辆黑色路虎里的男人,疲惫的视线也在看到蔚蓝的那一刻被惊喜替代,然而看到女人此刻的模样时,惊喜立马转变成了心疼。

    蔚蓝模糊着视线,抬头看了看深夜里还亮着灯的某间屋子,又看了看前面的路,不知道此刻能去哪里……

    心里的伤在没有人的时候才敢肆意发泄,蹲下身子,双手捂面,失声痛哭。

    车里的男人再也等不住了,拉开车门,朝着孤零零蹲在路边的女人箭步而去。

    蔚蓝心想深夜不会有人,肆无忌惮的发泄心里的委屈,然而只是觉得对这段婚姻没有圆满的结局而感到遗憾,并没有觉得失去京赞是一件多么难以接受的事。

    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觉得自己喜欢的京赞,并不是现实中的这个样子。

    记忆里的他,阳光干净,体贴温柔,对爱情专一,然而现实告诉她的事,并不是京赞变了,只是她不够了解他,把他想象成了记忆里那个完美的男神。

    结婚之后,她并没有那种幸福美满的感觉,生活总是小心翼翼,总担心自己那里不好让他讨厌,总是想方设法的讨他开心,而他陪她的时间却越来越少,有时候总觉得,结婚和没结婚好像并没什么两样,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寒冷之中,突然一阵温暖,还带着淡淡的薄荷香,感觉到身上浅浅的重量,才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

    第一反应是京赞跟来了,惊慌的抬头看去,模糊的视线里,一个黑色短发的男子,穿着单薄的衬衣,站在夜风里俯视着自己。

    杨梓辰面色沉稳,内心却有些乱,刚刚只顾贸然跑过来,现在却不知道该开口说点什么。

    潜意识里只想把这样惹人怜惜的她拥入怀中,可他还没那个资格,过于唐突只会吓到她吧?

    四目相对之中,认出了男人是谁,蔚蓝急忙伸手抹眼泪,扭头看了看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没穿鞋子的脚抓了抓地面,只觉得狼狈至极,而这狼狈的模样还被认识自己的人看到了。

    “杨特助……你怎么在这?”

    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过后的哽咽和沙哑,听得杨梓辰心里发紧,说出来的话却语气平平,“刚好路过看到你……”

    明明喜欢人家,却深怕别人知道他喜欢她。

    杨梓辰指了指前面的楼,明知故问:“你不是住在这吗?怎么这么晚跑出来?”

    蔚蓝双脚打着结,吞吞吐吐:“我……”心伤的事,还有些难以开口。

    杨梓辰早就注意到她瑟瑟发抖的身子,就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裙,还赤着脚,真不知道她嫁的是什么男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要离婚了。

    “外面风大,到车里吧。”不是询问,而是命令。

    蔚蓝注意到他把外套给了她,自己就穿着一件衬衣,就跟着他上了车,至少这个男人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让她觉得可以安心的跟着他,至少他不是坏人,在自己狼狈的时候不会落井下石。

    走进打了暖气的车里,顿时舒服了很多,但是在狭小的空间里,蔚蓝才觉得尴尬不已,尴尬到连刚才的心伤都忘记了。

    拘束的坐在副驾驶位,取下肩头的外衣还给他:“谢谢……”

    杨梓辰瞄了一眼,发动了车子,而后说:“穿着吧。”

    蔚蓝见他不接,也不逞强,把暖和的外套搭在自己身上,同时响起他的询问:“不介意先去我家住一晚?”

    蔚蓝看了看窗外,才意识到车子已经启动了。

    若是其他男人说这句话,她肯定会想这个男人是不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去到他家之后会不会上当。

    然而这句话从杨梓辰口里说出来,却觉得很正常很平淡,正儿八经不带一点杂色,兴许是和他平时一丝不苟的形象有关,潜意识里就觉得,这个人很可靠。

    “会不会不方便?”

    “如果你信得过我,就放心跟我走好了。”他熟练的打着方向盘,目光都没有落到她的身上,却让蔚蓝心里起了异样。

    虽然她和京赞有过婚姻,可和男人接触的经验还是少得可怜。

    发生的事情太多,心里也累,能有个暖和的栖息之地就好了。

    车落停的地方,直接就是家门口。

    “到了。”

    昏昏欲睡的蔚蓝回过神,一面推开车门,一面四处张望。

    静幽的庭院,四面都是独栋的别墅,显得不算冷清,如果没记错,这里应该是怡景豪园吧?

    想想沈寒修那么有钱,他的[贴][身]特助自然差不到哪去,能在这里买得起这么大一套别墅也不奇怪。

    看到他打开了门,蔚蓝急忙跟了进去,没来得及打量屋里的装饰,一双男士拖鞋就摆到自己脚边:“先将就穿这个吧。”

    “哦,谢谢。”环视了一圈屋子,干净得连她一个女孩都觉得惭愧。

    局促的站在客厅里,看着他上了楼,还以为他就这样把自己丢在这里,下一分钟,又听见脚步声下了楼。

    他走近,把一件白色的浴袍递给她:“去洗个热水澡就休息吧,时间不早了。浴室直走,有什么问题叫我就行。”

    “好……”

    放了一缸热水,整个人躺进去,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

    念念姐离婚了,还带着两个孩子照样快快乐乐,秋秋婚礼上遇到那样的事,一样拿得起放得下,不就是离婚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庆幸这段婚姻,让她看清了她心心念念的男人,也并不是毫无收获,至少她可以放下京赞了。

    洗好澡出来,外面的天都有些亮了。

    “就在这间房休息吧,要吃点什么东西吗?”

    蔚蓝急忙摇头,已经够麻烦他的了。

    杨梓辰也没敢有半点越界,哪怕她只穿着睡袍,从他的角度俯视下去能看见漂亮得弧线,他也只是看看,然后帮她掩上门。

    从里反锁上门,蔚蓝才明目张胆的打量屋子里的陈设,这个房间是白色调的,看上去很舒适。

    但这个房间,看上去像是他经常住的,床头柜上还放着一瓶香水,蔚蓝弯腰嗅了嗅,好像就是他衣服上的清香味道。

    还以为像他这样的男人,会比较喜欢冷色调,房间倒是挺有人情味的。

    视线瞥到墙上的钟,已经快六点了,再过两个小时,她和京赞就毫无瓜葛了……

    海城的天空也泛起了鱼肚白,沈寒修看了看时间,推开了苏念的房门。

    房间里的她还在熟睡,昨夜赶飞机过来,大概也就睡了三个小时,比起她的正常睡眠时间,还不足三分之一。

    沈寒修拉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个纸袋。

    细微的声响吵醒了床上的女人。

    因为担心家长会的事,苏念睡得并不深,睁开眼睛就见沈寒修朝自己走过来。

    迷迷糊糊的还没分清是现实还是梦境,扭头看了看窗外,还黑压压的,嗯,应该是梦。

    沈寒修看她这么萌萌哒的看着自己,就知道她还没睡醒,于是直接把袋子丢了过去:“女儿的家长会,你想缺席吗?”

    某女这才如梦初醒,等沈寒修都走出门了才反应过来。

    他的意思是,他答应去家长会了?

    来不及疑虑,拿起他丢过来的袋子,急急忙忙换了衣服,简单洗漱好,出门后,他已经穿戴整洁,而且身上穿的,是和她身上款式相近的呢大衣……

    苏念心想,呢大衣的款式都差不多,只是巧合。

    时间很紧,连东西都没吃就急急忙忙去了机场,车子刚刚落停,喇叭里就响起了登机提示。

    沈寒修大步流星,苏念小跑着气喘吁吁才追上。

    一路上他都没有等过她,也没有扭头看她有没有跟上,上了飞机,也没有问她要不要吃点东西。

    想来也是,他是一个那么骄傲的人,被她说了那么绝情的话,鬼才想搭理她!

    苏念想着忍忍,下了飞机就能吃了,然而飞机才开到一半,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苏念只觉得尴尬,而且她确信,他听到了。

    “那个……你饿吗?”苏念率先开口询问了他。

    沈寒修睨了睨她,保持着严肃脸,心里却想:很好,会主动说话了。

    没等到他的回答,一位空姐走了过来,苏念急忙叫住:“请帮我来份早点,谢谢……”继而又扭头再问沈寒修:“你要吗?”

    男人冷冷甩出两个字:“不饿。”

    苏念努努嘴,确认只要一份,然后一个就坐在里面安安静静的吃,咀嚼都小心翼翼,深怕声音大一点,旁边的大爷会有意见。

    殊不知旁边的大爷注意力根本就不在报纸上,心思全都放在她吃东西的动静上。

    吃饱了就犯困,睡眠不足的苏念,靠着窗户浅眠。

    飞机落地恰好八点,能赶上孩子的家长会。

    车子还没停下,苏念就看到苏珍牵着苏宝在校门口翘首企盼,苏宝一脸无所谓,就好像有没有家长来都没关系,而苏珍却满脸焦急,若是再看不到苏念,恐怕小丫头要在校门口嚎啕大哭了。

    沈寒修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那两个孩子,两个孩子穿着同款黑色的小棉袄,很乖巧,而苏珍不算整齐的马尾,想必是苏宝帮她扎的。

    这样两个可爱的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简直是遗憾。

    扭头看苏念拉开车门准备下车,沈寒修突然开口,唐突的说:“孩子需要一个父亲。”

    不是商量,不是询问,简单的陈述,带着丝丝不可抗拒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