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67章 不要再利用一个爱你的人
    看到她这副无助的模样,他就很想抱在怀里疼惜,很多伤人的话自然舍不得说出口,有些无奈的叹息,然后换了轻缓的口吻说:“今天不早了,有事明天说。”

    明显的逐客令苏念自然听出来了,没得到肯定的回答,苏念也只能退出房间。

    这次他没有体贴的出来告诉她要睡那个房间,询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或者问她盖一床被子会不会冷……

    只是当她退出房间后,他就关上了房门,隔断了屋里的光线,徒留一室漆黑。

    借着窗外的光,摸索进了一间房,躺在床上拥着被子蜷成一团。

    眼睛不知道为何变得酸涩。

    也许不见他还好,见到他冷漠的样子,她真的做不到无动于衷。

    在被窝里蜷了好久才暖和了身子,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觉得枕边有些湿润……

    沈寒修抽完盒子里最后一支烟,打开窗户让冷风吹散自己身上的烟味,才站直身子,推开了对面房间的门。

    阴暗之中,只看得到床上一团隆起。

    高大的身影到床边停下,低头看着床上的人。

    可能是觉得冷,她把整个脑袋都放进了被子里。

    走到另一头,撩开被子弯下腰,手探进被子里,摸了摸她的脚丫,冰凉的触感让他不由皱眉。

    她缩了缩脚并没有醒来。

    沈寒修转身,拉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一张毛毯,动作仔细而轻和的搭在她身上,就担心她受凉感冒,把空调温度打高了一些,掀开她头上的被子,大手捧起她的脑袋,让她头露出被子再温柔的放到枕头上。

    看她咂咂嘴,转了个身又继续睡,娇憨的模样让他看的也心里发软。

    冰冷的容颜也晕染上了温和的色彩……

    麦城的夜同样冰凉。

    蔚蓝缩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一个深蓝色的礼盒。

    眼泪已经流干了。

    她在得知了京赞和她结婚的真相之后,还是想给大家一个好聚好散的结果。

    于是昨晚哭了一宿之后,还是一大早就出门买了一个礼物。

    约好晚饭一起吃,他却一个电话打来说有事不能来。

    蔚蓝一个人在餐厅坐了几个小时,直到餐厅打烊了,才魂不守舍的回了家。

    她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段婚姻,她以为只要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就会幸福,原来她不过是这场婚姻的一个笑柄罢了……

    凌晨四点,熬不住困倦,蜷在沙发上哭着睡去。

    京赞等郑时婉睡熟了,就出了门。

    不能否认的是他内心,最渴望的还是陪在蔚蓝身边,那个不哭不闹很容易满足的女孩。

    殊不知,他此刻迫不及待赶去的地方,已经不再有那个为他的到来而开心的女孩。

    车停在熟悉的楼下,动作熟练的用钥匙扭开房门。

    开了玄关处的灯,弯腰正准备换鞋,余光却突然看到了蜷在沙发上的女子。

    顾不上换鞋,大步走上前,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她的身上,察觉到她转醒,就问:“天气这么凉,怎么睡这了?也不盖个棉被。”

    蔚蓝坐起身看着他,若是平常,她肯定会为他的体贴高兴,然后搂着大半夜回家的他说:“我在这里等你回家啊!”

    可此刻她却笑不出来,别说笑,能忍住眼泪就不错了。

    不着痕迹的拿开他的外衣,看了看墙上的钟,笑得此哭还要难看,遗憾的说:“真可惜,你的生日己经过了……”

    京赞下一愣,没想到她会知道自己的生日,掩住自己心里的愧疚,抱任她说:“没关系,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蔚蓝心寒,他又在说谎。

    她的手机里还有晚上郑时婉发来示威的照片,而照片上就是她为京赞庆生的画面。

    “时间不早了,去里面睡吧。”说着弯腰准备抱起蔚蓝,蔚蓝却摁住他的手,扭头拿出一个蓝色的礼盒,递给他,“这是给你准备的礼物……”

    京赞含着笑伸手接过来,对这个女孩的喜爱更胜。

    婉婉让他离婚,他怎么舍得?他甚至想,如果到了真正做抉择的时候,他可能会选择蔚蓝,和她在一起,他才觉得那是幸福……

    蔚蓝的温和恬静、体贴乖巧,都是他喜欢的,和她在一起久了,就会习惯这种平静温馨的生活。

    蔚蓝努力微笑着,想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到最后一刻:“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京赞伸手打开柜台上的台灯,然后拆开了礼盒上的丝带,盒子里躺着一块手表,算不上特别昂贵的牌子,一眼看上去却很大气,是他喜欢的类型,“很好看,你帮我带上试试。”

    蔚蓝眼角酸涩,却微笑着把拉过他的手,仔细的把腕表套到他的手上。

    京赞看了看手上的表,然后反手握住蔚蓝的手,把蔚蓝拥在怀里。

    蔚蓝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背开他的视线,泪水终于决堤……

    京赞这时候才察觉到怀里女人的异常,撑起她的身子,发现她脸上的泪水,变得有些无措,大手一边帮她拭泪一边问:“怎么了?”

    蔚蓝吸了吸鼻子,轻轻推开他的怀抱,赤脚落地,走到角落的电脑桌旁,从锁着的抽屉里拿出一个酒红色的绒布小盒子,是京赞熟悉的礼盒,是他给她的婚戒盒子……

    取出盒子然后又拉开上一层抽屉,从中取出一个文件袋。

    京赞心里隐隐不安,抬脚走上前担忧的问:“怎么了蓝蓝?”

    蔚蓝埋着头,尽力压住哭泣的声音,把文件袋和酒红盒子一同递给他,哑着声音带着哭腔,听得人心里发疼:“学长……我们离婚吧……”

    京赞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然后低头看着她手上的文件袋,伸手接过来,急切的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心里隐隐察觉了什么,却还是问:“蓝蓝,怎么了?”

    蔚蓝抹了抹眼泪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神里,终究没有恨意:“学长……结婚的时候你说你知道我喜欢你,可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

    京赞哑口无言,心里却饱受煎熬,他也一直在挣扎,在适应,他隐隐意识到,他爱蔚蓝似乎比爱郑时婉还要多,可他不知道怎么选择才是对的,他不想看到婉婉伤心,可心里也觉得愧对蔚蓝……

    “郑时婉找过我了……我都知道了。”说完自嘲一笑:“你不用担心我不同意离婚,现在你就可以去找她了。”

    “蓝蓝……”他不忍心离婚了,可蔚蓝如今知道了他当初和她结婚的动机,现在已经对他心死了吧?

    “协议书上我已经签字了……”

    京赞急忙抱住她:“蓝蓝你听我解释!当初和你结婚的时候我的确是因为和婉婉赌气,可这段时间下来,我……”

    “别说了!”蔚蓝打断他的话,奋力挣脱他的手臂。

    京赞加大力度默了几秒,然后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好像爱上你了。”

    蔚蓝卸下力道,哭得更伤心了,自己爱的人说也爱自己了,原本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而她的心里却徒留悲伤。

    如果他是真的爱自己,又怎么会游走在她和其他女人之间?

    见蔚蓝不再抵触,京赞才松懈了力道,转过她的身子。

    吻,猝不及防的落下……

    蔚蓝惊醒,急忙别开头,想推开他却只是徒劳。

    京赞也有些着急,推着她后退,把她抵在身后的墙上,再次俯身。

    这时,却响起她无助而让他痛心的声音;“不要这样!求你……求你再给我留点尊严……”

    京赞也意识到自己此刻的模样吓到了她,皱着眉微微松开了她,神色有些无措,不知道该听她放手,还是该凭借自己的意愿将她紧拥……

    蔚蓝抬起双手挡开他的手臂,抬脚准备绕开他,视线触及到茶几上散落的几张纸,又驻足说:“明天早上就去民政局办离婚证,希望这段婚姻结束以后,你今后不要再利用一个爱你的人……”

    听到她决意要离婚,京赞惊慌的转身抓住她的手:“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去和婉婉把话说清楚……”

    “别这样学长,我不怪你,这段时间和你在一起,我也快乐过……谢谢你……”

    然而她的善解人意却更让他心疼,这就是她和郑时婉的不同之处,她总是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安分守己,不吵不闹。

    而郑时婉不一样,从来不体谅他,只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以前他还能惯着她,可接触到蔚蓝之后,他只觉得和婉婉相处的时候好累,而回到蔚蓝这里就好像找到了自己的港湾。

    蔚蓝哑着声音:“学姐是真的爱你,你要好好待她……你走吧。”

    京赞却突然厉声质问:“林蔚蓝,你不是说爱我吗?!”

    蔚蓝被他这一吼吓得不轻,木愣的看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的力道摔在身后的沙发上,随即欺shen而上。

    在冰冷的夜里擦枪走火……

    感觉到他的手探向禁区,蔚蓝拼命的扭动起来,曾经那么深爱的人,现在却只剩下害怕……

    “京赞!”

    她很少叫他的全名,还是用这么严肃的声音,京赞一愣,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神色变得无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喃喃着道歉:“对不起……”

    蔚蓝后怕的急忙推开他,仓皇的往门外跑,连鞋子都来不及穿。

    跑到门外只听闻他说:“蓝蓝,我不会同意离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