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66章 对她终究还是会心软
    蔚蓝仿若晴天霹雳,脑子里都是空白的。

    郑时婉挑起红唇笑了笑,擦着蔚蓝的肩离开。

    槿秋扭头问蔚蓝:“蓝蓝,她说的是真的?”

    “我……我不知道……”

    “我一直以为你学长是好男人呢!我看你赶紧回去把婚离了!”

    蔚蓝捂着耳朵,眼眶湿红:“别说了秋秋……”转身看着苏念:“对不起念念姐……我想先回去了……”

    话语未落,蔚蓝就率先掩面跑开了,苏念想追过去,却抱着苏珍。

    槿秋及时反应过来:“我先把蓝蓝送回去,你和珍珍先回家吧。”

    苏念眉头锁得很深,若有所思的往回家的路走。

    为什么事情总会变得越来越乱……紫烟被唐邵生糟蹋;槿秋和唐格那么久的感情也走到尽头;如今蔚蓝的闪婚也出现危机;而她自己,更是乱成一团糟。

    为什么幸福说起来容易,来得却那么困难?

    回到家陪苏珍睡着了,苏念才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离开孩子的房间。

    第一时间就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查看手机,这一看心里又是一阵失落。

    短信过去已经三四个小时候,他不可能没看到……

    另一座城市,夜同样深了。

    男人穿着黑色绸缎的的睡袍坐在落地窗钱,手里摇晃着红酒杯,画面妖娆而极致。

    “叩叩——”

    “进。”男人声音慵懒而沙哑,如酒醉人。

    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进来:“机票已经订好了,十一点三十分。”

    “嗯,出去吧。”

    “我想……明天的事也不多,我改签了半个小时后的返程机票。”他得知,那个女人今天受了大委屈,就算他现在不能已一个合适的身份安慰他,他也想暗暗陪在她身边。

    沈寒修放下红酒杯撩他一眼:“你都已经改签了,我同不同意又有什么用?”

    杨梓辰微微颔首,然后疾步转身离去。

    沈寒修拿起手机,把那个女人发的信息又看了一遍,低低祈求的口吻,看得人很舒服:我有件事想拜托你……看见回个信好吗?

    指腹在联系人头像上,苏念学生时期那甜美的笑容上游移,像是回想起了那时候的美好,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连同窗外的夜色,也变得魅人。

    摩/擦了好几秒,沈寒修才回过神,拨通了这个电话……

    那边的苏念已经浅浅入眠,因为心里还期待着沈寒修的回话,睡得并不深,电话铃声一响,苏念就惊醒,几乎是从床上弹坐而起,拿起床头的手机,看到那串熟悉的数字之后,更是激动不已,几乎是没有犹豫就待接通了电话:“喂……”

    那头的沈寒修笑意更深,很少见她这么快就接他的电话,而且一个简单的“喂”也能听出她的迫切。

    是一直在等他的电话吧?想到这里,脸上的笑更魅人了。

    然而电话接通,苏念却猛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以至于电话两头都沉默。

    想到现在不说,也许就没时间了,苏念才犹犹豫豫的开口:“那个……”

    对面还是没有出声。

    但苏念知道他还在听,顺了顺气,就开门见山说:“……你星期一早上能回来吗?”

    静静等着他的回应,等得心跳都紊乱加速……

    良久,响起他凉凉的声音:“等我回去做什么?不是说不要再有瓜葛吗?”

    冷得夜都结冰了,苏念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有件事想……”

    他打断她:“有事相求就低声下气,事情结束就过河拆桥说要毫无瓜葛,苏念,这就是你这四年学到的东西吗?”

    他的责问,让苏念哑口无言,羞愧得都想挂断这通电话。

    那句“对不起,打扰你了”还没说出口,就听闻沈寒修降低声音说:“十分钟后有人来楼下家里,有事见面再说。”

    让她来他这里,是他临时的决定,只因为太想她。

    每天夜里都会想她,不说相拥而眠,就算是看看她静静安睡的模样也好。

    苏念愣了愣,直到电话被挂断才后知后觉的忙碌起来。

    十分钟的时间不长,换了身衣服就去了一大半。

    苏珍有槿秋陪着,倒也不担心。

    慌慌张张就出了门。

    麦城的十一月,已经有了点点寒意,苏念外面就套了一件宽松的毛衣,下楼风吹得有些大,身子也伴着寒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一到大门边,就看见外面停着一辆加长房车。

    站在外面的司机也在第一时间寻到到了苏念,恭敬的迎上前说:“苏念小姐,沈总派我来接你。”

    这是沈寒修的司机,苏念还是认得的,于是没有过多询问,上了车。

    车开到了机场,机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登上飞机苏念才看了看机票上的地址。

    海城。

    这个城市她与他去过不止一次……

    两个小时后下飞机,也是夜里两点多。

    机场很冷清,冷得苏念忍不住发抖。

    走出机场正准备打电话给沈寒修,却迎面走来一个微胖的西装男子,:“苏念小姐吗?请跟我走,沈总在等您。”

    苏念打量了一下,心里还想会不会被绑架什么的。

    然而就在这时,微胖男子拉开车门,苏念就看见后座坐着一个男人。

    他身上只穿了一件浅灰色的毛衣,下身一条黑色修身长裤,包/裹着那双劲长的腿,简单的着装也掩盖不了他的魅力。

    苏念不由得变得拘束,弯腰进门,尽量靠着窗,司机都把车开走了,苏念也没想好开场白。

    而沈寒修低眸看着手里平板,像是根本没察觉到她的存在。

    气氛只能用尴尬形容,苏念正襟危坐,拘束不已,想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连简单的问候都难以开口。

    车厢里打了暖气,苏念发抖的身子才渐渐平稳,扭头偷偷看了看沈寒修,突然角色自己和他的差距不是一点两点。

    他无论身处何处,尊贵的气息都掩盖不了,站在他旁边的人都会黯然失色,一举一动都能牵引众人的视线。

    而她,虽说样貌还过得去,可放在人群中,也只是茫茫人海中其中一个。

    不知道目的地是哪,不知道何时才到,苏念抿抿唇,在心里想了好久,见他黑掉了平板的界面,苏念嘴巴刚张开:“那个……”

    然而话语未完,车就缓缓停下,不给她反应的时间,沈寒修就拉开车门,留给苏念一个背影和重重摔上的车门。

    苏念来不及查看,急忙拉开车门下去,车门打开的瞬间,冷风灌入,苏念锁着脖子,双手捏住袖角,小跑着跟上沈寒修。

    跑的过程中发现,前面就是一个酒店。

    苏念立马就想多了,尤其是上次紫烟离婚的事拜托他的时候,他也是让她陪他shui一晚……

    担心的同时就黯然神伤,他们之间什么时候成了这样的关系?

    内心挣扎着,不由得放慢了步伐,却还是不知不觉跟着他走近了酒店,抬头看了他一眼,才发现他已经走进电梯,急忙加快步伐,小跑跟进去。

    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表情和外面的夜一般冷,苏念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情是好是坏,自然不敢再贸然开口。

    心伴随着寂静的氛围加速跳动。

    一路上沈寒修都把她当透明人,走路也是以他的节奏,没有再像以前一样放慢步伐等她,而苏念也不再像以前一样,站在原地埋怨他能不能走慢点。

    人还是当初的人,失去的不过是资格。

    跟着他的节奏站在房门边的时候,她有些喘。

    沈寒修推门走了进去,依旧没说话,苏念急急忙忙换好鞋子跟进去,见他拉开一间房门走进去就要关门,苏念心想自己大半夜跑这么远,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去,情急之下把手伸到门缝里:“等等……”

    沈寒修自然舍不得把门从她的手上碾过去,停下关门的动作,低头俯视着她。

    拖去职业装的她,也没了往日伪装的那般强势,再则此刻的她身子微微发抖,眼神小心翼翼,他真的好想不顾一切把这样的她抱在怀里。

    他不想把自己冷漠的一面对她展露,然而现在的他不得不这样做。

    “那个……”苏念厚着脸皮钻进门里,抬头看着他,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尽量的诚恳:“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像是怕被他撵出去,紧接着就直说:“苏珍明天早上开家长会,她希望你能去。”

    苏念说完,紧张的等着他的回答,怕被他拒绝,又补充了一句:“就抽一个小时,露一面就好了……实在不行半个小时也好……”

    她不敢说,苏珍是想要他当爸爸。

    静默了一会,没人说话,苏念心里虚得都不敢和他对视了。

    只见他似笑非笑开了口:“你说苏珍不是我女儿,说不希望我打扰你们的生活,如今家长会又来找我不觉得可笑?”

    苏念心里自然明白,自己现在的做法的确很不要脸,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自己不再出现在他面前,还是以这般的低姿态。

    若不是想到女儿,苏念也许会决然转身说:“既然这样就算了吧。”

    可现实中她却是拽紧了双手,低着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沈寒修看着她这副模样,很多怨她的话都不忍心再说出口,面对她,他终究还是会心软,不管她曾对他多绝情,他都没有办法对她同样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