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62章 抢亲,婚礼大乱
    杨梓景和小女警同时问:“什么话?”

    小王自己想着都忍不住笑,而后有模有样的起好范说:“等司仪在台上宣布的时候,你就冲出去,神情悲伤的说……”

    “亲爱的,怀着我的孩子,你打算嫁给别人吗?”

    话语刚落,小女警就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就知道你那肚子里只有坏水!”

    “诶你这女人咋这么说话嘞?这个办法很好啊!至少能阻止心爱女人结婚呀!小杨你说是不是……诶!小杨你干嘛?”

    杨梓景快速穿好衣服,“剩下的工作交给你们了。”

    “你去哪?”

    “当然是抢亲啊!说你没情商你还不乐意!”

    大礼堂里,结婚进行曲正悠扬。

    苏珍看到蔚蓝穿着婚纱羡慕不已,把苏念拉过来说:“妈妈,我怎么没见过你穿这种裙子?”

    “妈妈以后穿给你看。”

    “可是这个裙子要嫁人的时候才穿呀……”

    苏念知道她怕是又要提她的沈叔叔了,就和她打马虎眼:“小小年纪知道的事情还挺多啊。”

    “妈妈,沈叔叔那么有钱,如果你嫁给他,他一定会给你买最漂亮的裙子,到时候……”

    “停!你是我生的还是他生的?老把胳膊肘往外拐!生你的时候白疼了!”

    “哼!电视里面说了,一个人不能生宝宝的!”

    苏念:“……”她一天都看什么电视了?

    “苏宝,带妹妹去拿花篮!”省的她在自己耳边左一句是沈叔叔,右一句还是沈叔叔!

    化好妆的蔚蓝跑过来,满脸笑容:“念念姐,你看我漂不漂亮?”

    “漂亮!像朵花一样。”

    蔚蓝转而一脸羡慕的说:“要是我也有这样气派的婚礼就好了。”

    苏念就调笑她:“你家学长还能亏待你不成?”

    “我倒不是担心那个……只是……”

    “他和那个女人还有联系?”

    蔚蓝皱着眉:“这个我不确定……”顿了顿她看了看四周,凑到苏念耳边小声说:“我们到现在都还没圆/房!”

    “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快点过来帮我看看,这条项链配不配?”

    热闹的氛围让苏念也感慨,她和沈寒修结婚的时候都是偷偷摸摸,她不肯公开他们的关系,而沈寒修什么都依她,以至于连一场像样的婚礼都没有。

    回想起来也不是太遗憾,就算当初沈寒修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他们之间也会是这样的人结局吧?

    教堂外面,宾客一一出示喜帖入了场,这时一辆白色布加迪在门口停下,下车的男子高大英俊,一席白色西装显得更是文雅,而举手投足间却带着一丝痞气。

    豪车美男,门口的保安看得都入了神,等男子走到门边的才想起自己的职责来:“先生,请出示请帖。”

    杨梓景摘下墨镜,四下看了看,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件说:“警察,追踪到这里有我们正在找的人,请你们配合。”

    保安拿过证件看了看,心想大结婚的来抓犯人,不会砸场子么?

    杨梓景立马就说:“我们会保证婚礼正常举行,还请你们不要声张,以免打草惊蛇。”

    “是是!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杨梓景收起证件,重新戴上墨镜,大摇大摆的走进教堂。

    婚礼是在户外花园举行,正午阳光正好,音乐悠扬,四下都是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

    杨梓景找了个座位坐下,视线透过墨镜寻找着那个女人的身影。

    等了近半个小时,才听到宣布新娘新郎入场。

    杨梓景取下墨镜,看着红毯另一头携手走来的两个人。

    男人还算有模有样仪表堂堂,看来这女人眼睛不是很瞎。

    而记忆里的李槿秋都是休闲打扮,像个******一样,今天的她无疑让他眼前一亮,抢亲的念头更浓。

    穿上婚纱的她,温婉可人,笑容娇媚,明明两个人算得上郎才女貌,杨梓景却怎么看怎么不配,也许这就是情敌的天性。

    看着两人走上宣誓台,牧师娴熟的念着宣誓词,话语刚落,问新娘是否愿意,杨梓景的双手撑着椅子把手,准备站起来按照小王警官的台词进行……

    然而意外发生了,不过之于他,说是意外倒不如说是惊喜。

    就当他准备起身的时候,一个穿着韩版宽松连衣裙,小腹微凸的女子冲出来,在这静谧而神圣的时刻,对着台上的新郎说:“唐格,你要抛弃我们母子吗?”

    台下一片哗然唏嘘,槿秋脸上幸福的笑容也僵掉。

    苏念暗暗道了一句:“居然是她!”

    唐格的表情明显慌乱,牧师也愣在台上不知如何是好。

    双方的家长急忙上去,试图把女子拖走:“哪里来的疯女人!安保!安保!!赶紧拖下去。”

    “唐格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你迟迟不肯结婚的原因?”槿秋看唐格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单纯。

    唐格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看了看槿秋,然后担忧的看着台下的女人。

    他的神情已经告诉槿秋,他和这个女人关系不一般。

    槿秋愤恨的扯下头纱,把手里的捧花朝唐格的脸丢去:“唐格,我差点嫁给你这样的畜生!”

    唐格面色为难,嘴巴张了张却是什么都没说,冲下台把女子护在自己怀里,对着自家父母说:“妈,这件事我会处理,小珊也是受害者,你们不要为难她。”

    槿秋妈妈气得差点晕过去:“她是无辜的?那我们家秋秋就是活该吗?小唐啊,阿姨怎么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唐格不顾乱成一团糟的婚礼,护着有孕在身的女子,责备中都带着宠/溺:“不是叫你在家待着吗?”

    “孩子的父亲都快没了,我哪能待得住啊?唐格,你不会抛弃我们的吧?我和宝宝不能没有你……”

    槿秋呆愣在台上,多希望这样荒唐的一幕只是梦,醒来她还是美丽的新娘,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

    然而现实却是,她的准新郎搂着怀孕的女人远去的背影……

    苏念自然明白这样的打击对槿秋来说可谓晴天霹雳。

    唐格是她的初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感情却很细腻,展露给大家的,也只是她开心的一面。

    杨梓景看到台上孤零零的女人,心痛的同时又觉得这样的结果不错,比他抢亲的效果好得多。

    让她自己看清唐格的真面目,死了那份心才能开始新恋情。

    如果他以一个邻家暖男的身份出现在她黑暗的生活里,那么只要稍微下点功夫,这个时期的女人很容易被打动啊!

    这样想着,杨梓景满意的笑了笑。

    苏念和蔚蓝把槿秋扶到后场,人群背后槿秋才敞开嗓子痛哭。

    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事,如今却成了她最大的笑柄。

    “妈妈,秋秋姐姐为什么哭了?”

    懂事的苏宝就上去牵走苏珍:“走,我带你去外面拿气球。”

    等孩子走了,苏念和蔚蓝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槿秋,毕竟唐格的变化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在他们的意识里,唐格一直都是一个能忍耐并且很能包容的一个男人,对槿秋更是有求必应,一直以来也没听说过他心肠花。

    今天却突然跑出一个女人,还是怀了他的孩子。

    先不说他们之间谁是谁非,单是他为了那个女人丢下槿秋,不顾大局逃之夭夭,不顾及一个女人的颜面,这就该受到谴责。

    “秋秋……”蔚蓝担忧的看着槿秋,这个时候不论说什么安慰的话都不管用。

    槿秋抬手抹掉眼泪,把耳朵和脖子上沉甸甸的首饰扯下来,吸了吸鼻子,抬头问苏念和蔚蓝:“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

    蔚蓝一愣,还以为槿秋冲动要做什么,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回答:“没太看清楚……但绝对没你漂亮!”

    紧接着苏念开了口:“好像是薛珊……”

    槿秋点头:“我也觉得是她。”

    蔚蓝疑惑:“诶?薛珊是谁?”

    “薛琪的妹妹。”

    “啊?!我说这对姐妹怎么都这么讨厌啊!尽喜欢干这种事!”

    槿秋红着眼睛,却笑了起来:“女表子配狗!念念,帮我找一套便装。”

    “好。”

    谁都没想到,唐格会和薛珊有接触。

    记忆中他们也就见过一次,还是上高中的同学聚会,薛琪带了她妹妹来。

    长得乖巧,性格却有些内向,在聚会上可以说压根没和唐格说过话。

    而且那时候唐格和槿秋已经交往一年多了,事后唐格也没表现出异样,和槿秋也平稳的走过了这几年。

    谁也没料到,大婚之日会出现这样的事。

    杨梓景靠着廊道的墙壁,视线看着尽头的那扇门。

    不到十分钟,就看槿秋换上了一条包身短裙,别有一番韵味。

    神情全然不像是刚刚被新郎戴绿帽子的新娘。

    自愈能力这么好,杨梓景勾起嘴角,这样的女人,完全符合他的口味。

    跟着李槿秋后面下了楼,楼下的宾客大多散了,双方的父母还在善后。

    槿秋和唐格的父母也算是老朋友了,还以为亲上加亲打个亲家,却不料闹了这么一出。

    唐母也是老泪纵横:“我这是造什么孽哦!怎么生了个这样的儿子!”

    看见李槿秋下来,唐母立马走上去,抱歉道:“秋秋啊,阿姨一定给你一个交代,你也别难过。”

    李槿秋笑了笑:“不用了阿姨,让他们去吧,人家情投意合,我们何必棒打鸳鸯。”

    这样的男人,没有挽回的必要,她要做的不是苦苦哀求,也不是哭天怨地,而是幸福给他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