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53章 我会告诉你什么是资格!
    苏琰看着苏越诚愣了愣,虽然他有想到过这一天,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转身往苏雅丽的病房跑去,男儿泪在转身那一刻落下。

    昨天她还说会好起来,会陪着他长大的……

    妈妈不会骗人的……

    跑到病房,看见医生把白色的布盖在他母亲的脸上,温和的母亲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苏琰奔跑的步伐硬生生的停在门边,所有的感官在这一刻停止运转,脑袋一片空白……

    无法接受至亲的离开。

    十年来,妈妈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温暖,在别人排斥他的时候,妈妈永远把他当成最宝贝的人……

    苏越诚走上前,手搭上他的肩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男人自然不如女人煽情。

    向来不太展露情绪的苏琰,这次任由泪水肆意,扑倒在苏越诚怀里,紧紧抓着他白色的褂子:“诚叔,你救救我妈妈好不好?”

    没见过这个孩子痛哭,现在看着挺心疼的。

    苏越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苏琰:“这是你妈妈给你的。”

    苏琰抬起头,抹了抹眼泪,接过苏越诚手里的信封……

    夜色下的病房里,一片漆黑,隐隐可见病床白色被单下一团隆起。

    微微蠕动,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眸子,在黑暗中格外剔透,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意识回笼,整个人变得惊恐……

    她记得她去了一个破旧的宅子,在那里看见了薛琪还有皓皓,还有……一个男人。

    苏念的手立马摸到自己的脖子上,被针扎的地方已经感觉不到疼。

    是梦吗?

    起身准备开灯,身子微微动了了动才觉得奇怪,她没穿衣服!

    难道她已经被那个男人那个了?

    心里绝望之际,又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有些熟悉,不像是脏乱的地方。

    疑惑不安,急忙伸手去摸灯的开关,身子一动才真切的察觉到那种酸软,浑身无力,而且隐隐作痛……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她真是……被那个男人……

    想到这里,开灯的手都变得颤抖。

    伴随着“啪嗒”一声,暗黑的房间被照亮,苏念左右看了看,才确认了这里是沈寒修的病房。

    可是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去那个宅子的事只是做梦?

    摸了摸脸,被打了几巴掌现在还能感觉到痛,说明她真的去宅子了……那个时候她好像看到沈寒修了……

    低头瞧了瞧,身上还裹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是他爱穿的牌子。

    难道被他救了?那……那和自己那个的人到底是谁?!

    潜意识里希望是沈寒修,这样她比较能接受。

    抬腿下床心里就卧槽了一声,腿到现在还是软的!

    看到床头的袋子,苏念伸手拿过来,看见里面是衣服,立马就穿上,空荡荡的实在觉得不安全。

    看了看手机,已经七点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薛琪有被抓到吗?皓皓有没有事?沈寒修又到哪去了?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昏迷的时候好像听到枪声了……

    急忙推开房门走出去,就看见杨梓辰坐在门外的椅子上,看见她出来这才站起了身:“醒了?”

    “沈寒修呢?”苏念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此刻的语气有多着急。

    杨梓辰抬起手看了看腕表说:“应该快出来了。”

    “他怎么了?!”难道是中枪了?

    “就是……撞到脑子,然后现在在做手术。”

    听到是车祸时受的伤,苏念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抬脚想去看孩子,走了两步有转过身问:“他……有没有去区外?”

    “有。”

    “那……”苏念欲言又止,本想问对自己那样的人到底是谁,可是又不好意思问杨梓辰,“没什么,杨大哥你去忙吧。”

    走到孩子的病房前,却发现苏琰一个人坐在门外的椅子上,手里拽着一张纸,像是在哭。

    “怎么了凯瑞?”屋子里的苏越诚听到苏念的声音走了出来,低头看了看苏琰,然后把苏念拉到屋子里。

    苏念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压低声音问:“诚叔怎么了?”

    “雅丽去世了。”

    “大姑……”苏念震惊到不敢继续往下说,扭头又看了看孤零零坐在外面的苏琰,终于明白这个坚强的孩子为什么哭得这么难过,“怎么这么突然?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苏越诚叹了一口气,拉着苏念,确认苏琰听不到了才说:“雅丽是自杀的,她说怕自己拖累了孩子,凯瑞很优秀,英国留学的事学校已经提了不止一次了,但是凯瑞因为放不下她一直没去,她也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想让孩子安安心心的去吧。”

    苏念痛心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远处床上的苏珍开了口,蔫赳赳的叫:“妈妈……”

    转身走到病床边,才发现这孩子也红着眼睛。

    苏念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坐到床边拉着苏珍的小手问:“怎么了宝贝?是不是又疼了?”

    苏珍却摇摇头,看了看门外,说:“妈妈,小舅舅的妈妈没了……小舅舅好难过,以后你做他的妈妈好不好?让小舅舅不要伤心了……”

    苏念听得心里酸酸的,而屋外的苏琰听见了,心里一阵温暖,他还以为,妈妈离开之后就不会再有温暖……

    “小念,你还没吃饭吧?下午怎么突然晕倒了?是不是太累了?”

    苏念愣了愣才回答:“没事……就是打瞌睡,睡了一下午就好了。”

    怪不得杨梓辰一直守在门边,现在想来多半是沈寒修的安排。

    默了一会,苏越诚说:“我可能过不久就要走了,这边的事情交代完就去英国了。”

    “烟烟要一起去吗?”

    “嗯。”苏越诚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有些期望能在里面找出一点舍不得,可惜没有……

    “那烟烟和凯瑞就得麻烦你了,烟烟怀着孩子,还得你多加照顾。”

    提起紫烟,苏越诚的心里道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并不坏,填补了苏念带给他的失落,“嗯,你放心。”

    照顾紫烟,似乎成了他的应尽责任,只有她好,他心里的愧疚才得以缓解。

    谈话之中,门口传来了皮鞋踏地的声音,是男士皮鞋。

    苏念和苏越诚一起回头,就看到唐邵生大摇大摆走进来,直直站在苏念面前,惯有的笑容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凉的容颜:“宋紫烟在那里?”

    看见他,苏念就气不打一处来,残忍伤害紫烟和他的孩子,现在还有脸来医院找人?!

    “你是她的谁吗?你有什么权利知道她的下落?!”

    “苏念,别在这时候跟我讲道理,她人在哪里?”

    看着他盛怒的模样,苏念反而笑了:“我就算知道也不告诉你!唐邵生你等着后悔吧!”

    然而就在这时,门边有了细微的动静,当所有人把视线移到门口的时候,只看见一抹白色的身影转身跑去。

    唐邵生是反应最快的一个,立马追了过去。

    苏越诚的动作不比他慢多少。

    在门外,唐邵生就把逃跑的紫烟抓住,冷着声音道:“既然还活着你玩什么失踪?”

    紫烟眼底全是害怕,一只手被他紧紧拉着,一只手小心的护着自己的肚子,深怕恐惧再重演。

    苏越诚二话不说,上前把紫烟拉到他的身后,高大的身子庇护着她,开口是很得体的提醒:“她现在还是病人。”

    唐邵生这才把视线落在苏越诚身上,看着紫烟躲在他身后,唐邵生就气血冲脑,冷眼看着唐邵生问:“你是她男人吗?不是就给我让开!”

    苏念走上前推了唐邵生一把:“别忘了你们已经离婚了!你现在没资格管紫烟!”

    “资格?”他再次把视线转向紫烟,狞笑,“我会告诉你什么是资格!”

    说完,大步离开。

    他这两天一直在找她,想知道她有没有事,想知道孩子有没有事,因为担心,一直没办法安心工作,内心深处很清楚的感受到,他害怕失去她。

    好不容易找到她,她却躲在别的男人背后害怕自己!

    离婚了没资格是吗?他没玩够的女人,就算是毁掉也不能和其他男人分享!

    殊不知……自己的爱用错了方式,毁掉了不是那个女人,而是一份单纯存在过的爱和一段可以幸福至极的婚姻。

    唐邵生走了,却没有带走紫烟的恐惧,抓着苏越诚衣摆的手隐隐还在颤抖。

    苏念心疼的上前安慰她:“没事的烟烟,不要怕,很快你就离开这里了,他就找不到你了。”

    苏越诚很想抱抱她让她安心,可是又怕自己的行为太过于亲昵,只是在心里暗暗加快了离开这里的进程。

    也许只有离开,才能让她彻底的安心。

    害怕紫烟和孩子再次出意外,苏越诚一直都在暗中守着紫烟的病房。

    苏念安顿好三个孩子,轻轻掩上病房的门,再次看了看时间,夜里十点。

    回到沈寒修的病房看了看,里面空荡荡的,手术还没好么?

    到了手术室门前,杨梓辰站在窗边,低头看着手机。

    苏念走过去,轻声开口:“手术还没好吗?”

    杨梓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没说话,一侧紧闭的手术室就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