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52章 妈妈再给你生个小妹妹玩
    耳际是激烈的打斗声,视线中那个模糊的身影,带着满身戾气,却让她觉得好安全……

    一定是幻觉,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一定是她太希望他能来救自己而产生的幻觉。

    沈寒修走得太急,没有配枪,还一个人打头阵。

    然而赤手空拳的他也让其他人频频后退。

    当沈寒修解决了身边的危患后,厉眸一眼就看到木床上躺着的苏念,以及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眸子更是被愤怒染得猩红。

    王竞辉这才匆忙起身提裤子,然而裤子还没提好,一个结实的拳头就落在他脸上,力道大得整个人摔下了木床,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又是重重的一脚踹在了胸口,一嘴鲜血吐了出来。

    一旁的小弟本想上前帮忙,但是杨梓辰带着人已经上来,人数众多,立马就把他们包围了。

    沈寒修看到蜷在床上,衣衫几近全褪的苏念,想起这个男人欺在她的身上,他就起了杀意。

    面色冷得结冰,立马脱下自己的外套把苏念遮住,看得出来她有些不正常。

    俯身将她拦腰抱起,体温滚烫,而且她在怀里乱蹭,他不敢想象,自己若是来晚了一步会是怎么样的情形。

    趁着沈寒修去抱苏念的时间,王竞辉从地上爬起来……

    “小心!”杨梓辰说话的同时,枪声响起,枪子准确的落在了王竞辉的小腿上。

    沈寒修抱着苏念,回身一个飞踢,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力道上,这一脚几乎要了王竞辉半条命,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沈寒修像是不解气,上前两脚狠狠踹在他裤裆……是个男人看了都觉得疼。

    站在角落里,王竞辉的一个小弟,在这个时候偷偷摸出了手枪,本想偷袭,却不想被沈寒修的人发现,干脆利落的击毙。

    这一枪,引发了混战,一时之间枪声四起。

    这时走进来的杨梓景,冒着枪林弹雨走进来,看到沈寒修在对王竞辉动手,立马上前阻止:“大哥大哥!息怒!留个活口给我交差!这人身上背了几条人命,逃不了死刑,你先带着小嫂子离开,这里危险。”

    沈寒修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越来越不对劲了,手都钻进他衬衫里面,挑起了怒火之外的另一种火,再则现在乱枪之下,害怕伤到了苏念,这才收了手,抱着苏念往楼下走,一路杨梓辰作掩护,枪法一子一个准。

    薛琪在混乱中给皓皓松了绑,想趁乱离开,却被警方的人及时抓住……

    混乱的枪战还在继续,杨梓辰带这两人走到医务房车里,看着意识不清醒的苏念,问:“要叫医生来吗?”

    沈寒修阴冷着脸,把苏念放在床上,说:“不用,全部下车!我没出去谁都不要进来!”

    司机愣了愣,灰溜溜的下了车,关上车门,杨梓辰自然也明白,自觉的下了车。

    车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把苏念放在床上之后,她就不安分的忸怩起来,身上披着的外套也散开,姣好的身材就这么袒露在沈寒修面前。

    她的手摸到沈寒修的时候,就顺着手爬起身,整个人往他身上蹭,小手不安分的乱摸……

    对于自己喜欢的女人,沈寒修向来不知道什么是君子。

    把她抱在怀里,顺势倒在床上,满脑子的愤怒也被她给摸没了,温柔的声音是他对她的专属:“难受吗?”

    “嗯……”她含糊不清的回答,双腿往他腰上缠。

    沈寒修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动作却很温柔,看着她那张被打得红肿的脸,心里更是心疼。

    王竞辉就算不判死刑,也不能活着离开这里,他定亲手了结他!

    她在身上小手乱摸胡作非为,沈寒修却轻轻捧起她的脸,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问:“疼吗?”

    意识不清醒的她,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小手急切的探到他下身,抓着他的皮带却又打不开,着急得皱眉,嘴里发出不满的哼唧声。

    沈寒修被她磨得一身火,心爱的女人这般热情,就算是柳下惠也忍不住。

    俯身,带领着技巧生疏的她一起沉沦……

    这一刻,等了四年,四年后再次尝到她的味道,比第一次还要美好,让他深陷不能自己……

    而他很喜欢这种被她牵动心情的感觉,这般的波澜,在他平静的心里许久没有出现了,很澎湃……

    这里旖旎缠绵,宅子里的激战也落幕,杨梓景局子里的人加上沈寒修带来的人,轻松就把一窝人绞下。

    分车装好,解决了这个大案子,杨梓景笑得得意洋洋:“哈哈,今晚必须得庆祝啊!”

    “是啊,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和同事扯了几句,杨梓景寻到站在不远处的杨梓辰,走过去问:“大哥呢?”

    杨梓辰下巴指了指五米远的医务房车,表情平淡:“在办事。”

    杨梓景一开始还真以为是在办事,抬脚想过去探探大哥的情况,却被杨梓辰伸手拦住,补了一句:“办男女之间的事。”

    杨梓景愣了一秒,继而笑得一脸了然,带着调侃和惊讶问:“这都快两个小时了,大哥还在那啥?”

    杨梓辰干咳一声,推了推眼镜,没有做声。

    “哦!我给忘了,大哥可是通宵达旦的种子选手,哈哈!”

    正当杨梓景大笑的时候,房车车门被打开,沈寒修一边系衬衣纽扣一边走出来,微微恼怒的表情,仿佛他在车里不是在做欢愉之事,而是睡觉起来带的起床气。

    “全部抓住了吗?”声音和平常一样寡淡,而且一脸正经,让人无法想象这般绅士的男人,会在车里做[禽][兽]之事。

    杨梓景被他盯得也正经了不少,收起笑容回答:“一个没漏。”

    “原因问出来了吗?”

    “我一定查清楚!”

    沈寒修默了默,刚刚他有看到薛琪,就猜想苏念这个傻女人,肯定又是因为多管闲事被人算计了。

    这么危险的地方,就算要来不会叫他一起吗?要是他没能及时赶到,结果又将是怎样一番光景。

    “对了大哥,那个肇事女司机也在这里……”

    “我知道,回去。”

    杨梓景本想邀功,却被泼了一瓢冷水。

    待沈寒修转身走进车里后,杨梓景才瘪瘪嘴说:“一看那脾气就是yu求不满,余怒未消。”

    房车里,驾驶座和后排隔的帘子被拉了起来。

    沈寒修坐在床边,看着裹着他宽大外套静静安眠的女人。

    大手轻轻摸着她的头,温柔得不像话。

    虽然他如愿以偿和她有了重遇后的第一次,可他不满足,她的药效被他慢慢磨尽,可他的火还没灭。

    但怕她的身子负荷不了,他没有继续下去。

    车在医院停下,杨梓辰看后面没有动静,犹豫了一下才走进去。

    看到沈寒修面色苍白,脸上带着薄薄的汗,靠在车壁上。

    “沈寒修。”杨梓辰叫了他一声,他才缓缓睁开眼睛,却是很虚弱的模样。

    大手揉了揉额头,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将苏念一把抱起,走下了车。

    “你还是看看医生吧。”杨梓辰见他脸色不对,善意的说。

    沈寒修没做声,抱着苏念的样子还是很健硕的模样,走了两步回头说:“去买两套女装。”

    杨梓辰视线触到苏念光在外面的腿,立马移开,然后转身。

    沈寒修其实头晕得紧,但是苏念全身上下就裹着一件外套,他不放心让其他人抱。

    到了住院楼层,把她放到自己的病房,用被子盖好。

    视线已经出现重影,甩甩脑袋,关上病房的门想去找杨铭,但走了没两步,视线里的光被黑暗吞噬,耳鸣渐渐让声音也消失。

    只隐隐听到有人惊呼:“快来帮忙!有人晕倒了!”

    ……

    另一间病房里,苏珍睁着大眼睛看着病房的门,不满的嘟哝:“我的板栗为什么还没有来?我妈妈和沈叔叔去哪里了?”

    紫烟坐在床边削好一个苹果,槿秋接过来递到苏珍嘴边,“你妈妈和沈叔叔约会去了,你蓝蓝姐姐马上给你买板栗来了,小公主先吃一块苹果吧。”

    本来想哄她,却不想惹得小病号不开心:“呜……他们一起玩都不管我,我这么痛……”

    “你妈妈过不久再给你生个小妹妹玩啊。”

    “小妹妹?”苏珍愣了愣,槿秋还以为她感兴趣了,没想到她更不乐意了,“我不要小妹妹!有了小妹妹妈妈会丢掉我的!”

    槿秋:“……”

    “珍珍……”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苏珍扭头看去,就见她的小舅舅拿着一个纸袋子走了过来,是板栗。

    苏珍沮丧的脸这才有了浅浅的笑意。

    槿秋看着苏琰赞道:“我要有这么个小舅舅就好了。”长得好看还这么温柔。

    苏珍听了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我小舅舅可厉害了,长得漂亮而且很聪明!”

    气氛刚刚好一点,苏越诚就走到病房,有些为难的开口:“凯瑞,你来一下。”

    凯瑞也从这急促中意识到了什么,放下手中剥到一半的板栗,看了看苏珍然后快步跟着苏越诚离开。

    “诚叔……”年纪小的他,也大概意识到了什么。

    苏越诚摸摸他的头,轻叹了一口气说:“去看看你妈妈吧,可能……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