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49章 不到就撕票!
    “我在这里等着,我去叫杨医生。”

    最终沈寒修还是妥协,“好。”

    没心没肺的张小妮也知道心疼人了。

    杨医生过来,就做了简单的检查说:“看他精神不错,手术就安排在明天吧。”

    沈寒修自己不操心,苏念倒是急忙问:“有风险吗?”

    “死不了,最多智障。”

    苏念:“……”

    沈寒修一边从床上站起来扣纽扣一边说:“老东西你儿子还在我手下办事呢!”

    杨铭一边收拾器材,无畏的说:“那我骂了你你能把他辞退不成?”

    “杨医生,他这人就这样,不懂礼貌,您别和他计较,您也早点去休息吧。”

    杨铭算是沈寒修的长辈了,自然不会和晚辈计较,而且本就是开玩笑,收拾好东西就跟着助理离开。

    伺候完沈寒修吃药,他可能也是实在不舒服,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下了。

    苏念回到孩子的病房,闹腾了一会反而没了睡意,摸出手机看了看新闻。

    薛琪还没有找到。

    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才让她这么不理智做了这样的事,还好苏珍没有生命危险。

    可是在她开车往苏珍撞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皓皓。

    这次薛琪是肯定逃不了的了,就算逃了也不敢再在这个城市生活,必然就要丢下孩子,原本大家都可以平静的各自生活,为何一定要弄到现在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如若有意要包庇这件事,也可以换薛琪自由,不过苏念不是那么善良的人,薛琪这种人,放过她她并不会感恩,反而是给自己留下后患。

    关上手机叹了一口气,可怜的终究是年幼的孩子……

    黎明时分,苏琰走到病房。

    “小念姐。”

    趴在床边的苏念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怎么起这么早?”

    苏琰担忧的看了一眼苏珍,问:“珍珍怎么样了?”

    “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了,就是她自己娇气,受不得疼,待会醒来估计又要吵了。”

    苏琰走到床边看着苏珍,心里面的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过,刺刺的疼。

    “你妈妈呢?”

    “她跟诚叔去做检查了。”

    苏念默了默,看了看苏珍,对着苏琰和已经醒了的苏宝说:“你们看着妹妹,待会醒了就给我打电话。”

    昨天诚叔说,大姑的病情不太乐观,只是苏琰还不知道。

    在医护人员的口中很快找到了苏越诚,只是他身边还站着紫烟,看着他们并排站着,苏越诚的手还半搂着紫烟,就像是丈夫陪着老婆也医院检查医院。

    苏念突然想,要是紫烟和苏越诚有这个缘分,两个人还挺般配的,紫烟温和,诚叔也温柔,更重要的是诚叔不像唐邵生一眼沾花惹草。

    诚叔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撮合一下这事说不定能成。

    “烟烟。”

    两个人同时扭头看着苏念,紫烟的面色看上去有些担忧,像是出什么事了。

    苏越诚不着痕迹的拿开自己的手,看着苏念问:“小念,怎么了?”

    “我就是来问问大姑的情况……”

    苏越诚看了看紧闭的检查室,顿了顿说:“恐怕日子不多了,她自己心里也明白。”

    听到苏越诚都这么说了,苏念神色一愣,为什么这些不幸的事,总是降临在好人的身上?

    “那……凯瑞知道吗?”

    “虽然没说,但那孩子应该看出来了,雅丽也说了,凯瑞学校早早就安排了他去英国留学,但凯瑞顾忌雅丽拒绝了,雅丽说她走之后,就让孩子去英国。”微顿继续说,“凯瑞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他,刚好我过段时间要去英国那边打理新医院。”

    听见诚叔会照顾凯瑞,苏念的心里才放心了一些,苏越诚是个沉稳的男人,他答应的事,就放心交给他就好。

    看了看旁边神色为难的紫烟,苏念问:“烟烟怎么了?”

    “没事,刚刚检查了一下,情况比较稳定了,只是……”

    苏越诚顿了顿看向紫烟,苏念也想到了什么,就问:“烟烟,你是不是担心出院以后唐邵生还会找你麻烦?”

    紫烟点头,一脸无措,纵使她坚强,但也不会是唐邵生的对手,这次幸运的保住了孩子,那么下一次呢?

    苏念在心里想着办法,也不能把紫烟留着自己那边,毕竟她不能时时刻刻看着紫烟。

    “我有个想法,不知道紫烟愿不愿意。”苏越诚淡淡开口。

    紫烟和苏念都看向他,“让紫烟和我一起去英国,等孩子平安出生以后再回来,或者一直留在那边都可以。”

    苏念听闻,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说不定能成为他们感情进步的阶梯。

    “烟烟你觉得呢?”

    紫烟沉默不言,垂眸微皱着眉。

    她在这座城市生长,虽然这座城市没给她多少幸福,可她没有离开过这里。

    而且到了人生地不熟的英国,她又能怎么办?

    她不想因为自己而麻烦这么多人,别人又不欠她什么。

    “烟烟,你就听诚叔的吧,去到那边安心待产,唐邵生也许只是一时不甘心,说不定孩子出生以后,时间一长他也就淡忘了,到时候你再回来岂不是更好?”

    紫烟看着两人,犹豫了一下,她也觉得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太麻烦你们了。】

    她和苏越诚都说不上熟悉,连朋友都算不上,去到陌生的英国,自然什么都要打扰他。

    听到紫烟的担心,苏念释然一笑:“没事 ,你就像我的亲姐妹一样,我的叔叔就是你的叔叔,我诚叔不怕麻烦的。”

    苏越诚听到这句话,明明是苏念在帮她劝紫烟,他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不喜欢这个备份,一个是他曾经在意的女人,一个是他现在愧对的女人,他不希望这个身份再一次成为阻碍。

    苏念每次叫他诚叔,他都不喜欢这个称呼。

    好在犹豫之后,紫烟答应了下来,这让他心里舒坦了一些。

    不管紫烟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他的,那一晚他的确犯了错,这些都是他该补偿给她的。

    而且,现在让他放任紫烟不管,他还有些做不到,现在每天脑子一空,就是在这个女人的事。

    清楚了紫烟和苏雅丽的情况,苏念去楼下买了一点瘦肉粥,苏珍和沈寒修都一天没吃饭了,醒来得吃点东西。

    提着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包里的手机传来短信铃声,苏念两手不空,就没有查看。

    回到病房,苏珍已经醒来了,估计沈寒修听到动静就过来了。

    现在正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抱着痛哭得苏珍。

    医生给她换药都不知道该从哪下手,全身都是伤,苏珍又闹得厉害。

    “珍珍,快看妈妈回来了。”沈寒修指着门边的苏念想转移孩子的注意力。

    哪知道孩子并不买账,瞄了一眼还是哭个没停。

    苏念放下手里的东西,急忙上前帮忙,摁住苏珍配合医生换了药。

    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痛麻木了,刚刚还嚎啕大哭的苏珍这会只是软软的靠在沈寒修怀里抽泣,黑碌碌的大眼睛被眼泪润得剔透,小卧蚕红彤彤的,看起来可怜得让人心疼。

    苏念拿勺子舀了粥,哄了她好久她才懒懒的张开了嘴。

    却依旧沮丧着脸,和往日活泼开朗的她判若两人。

    吃完了饭,要拉着沈叔叔才肯安分。

    苏念走到床边想去替沈寒修,就说:“你去吃饭吧,我来。”

    窝在沈寒修臂弯的苏珍立马就不满的嘟哝:“我不要妈妈牵……”

    被女儿嫌弃的苏念,委屈的嘟着嘴嗔了女儿一眼。

    沈寒修倏尔笑了笑:“端过来喂我吧。”

    苏念连着他一起瞪。

    沈寒修和一旁的苏宝对上视线,那孩子的眼神不友好,只见他爬上床,牵着苏珍的手,温柔的说:“那个大叔要吃饭,哥哥牵着你和你一起睡好不好?”

    苏珍嘟着小嘴想了想,身子不能动弹表情倒是和平时一样丰富,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松开了沈寒修的手,拉着苏宝乖乖躺在床上。

    默了默突然问:“叔叔,我的板栗呢?”

    “叔叔待会去给你买。”

    “我现在就想吃嘛……”

    苏珍胃口不佳,有想吃的东西自然是好事,苏念就积极的说:“你去吃早餐吧,我去买。”

    走到医院外面的时候才想起,刚刚有人发短信,拿出手机一看,看到短信内容,心里就“咯噔”一声……

    短信上有一张照片,是皓皓手脚被绑嘴封胶条的图片,下面附了一行字:想找回孩子就到区外南路13号。

    苏念刚刚没看到,就没回复信息,下面又有一条,隔了二十分钟的样子发来的:两个小时不到就撕票,如果不想孩子变成尸体,就一个人来。

    皓皓被绑架了?

    这些人恐怕是窥窃好久了,前段时间皓皓一直和自己比较亲近,那些人就以为皓皓是她的儿子,所以现在才来威胁她吗?

    要是因为这样让皓皓出了事,那么她的罪过就大了。

    心慌之后,第一时间就是给黎子生打电话,毕竟皓皓是他的亲儿子,他不会坐视不管的。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