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48章 是她想错了吗?
    “王哥……”

    那头的王竞辉语气不算好:“你tm是不是被局子里的人盯住了?”

    “王哥,你救救我,派个人来接我,带点粉来……”

    “老子凭什么相信你?你tm是不是和局子里一起套老子?”

    薛琪急切的否认:“没有!王哥我不会牵扯你的,周末的交易我们仍旧继续,交易结束后,你给我货,我就离开这里!”

    那头的王竞辉默了默才开口:“地址。”

    ……

    下午三点,苏珍才被转到普通病房,小小的身子一大半都被纱布抱着,纱布都被血渗透了,触目惊心。

    “等麻药过了,我再来看看情况,孩子最严重的就是右脚的骨折,你们也要注意一点。”杨铭细心的交代着,苏念也认真的听着,“杨医生,珍珍的头部有没有什么伤害?”

    “这个得等她醒来才知道,目前的检查是没什么大碍,头部只是一点擦伤,撞击时主要是腰和腿受力……还好阿修反应快,这个小女孩才捡了一条命。”

    说起这个苏念心里又是一阵自责,顿了顿问:“杨医生……他这么样了?”

    “还没醒来,脑子里有血块,要动手术才行。”

    “不会有事吧?”

    “那小子命硬,死不了。”杨铭顿了顿又说:“估计要晚上才能醒,你担心就话就去看看他吧,孩子这里没什么事了,醒了叫我就行。”

    “好,谢谢杨医生。”

    站在角落里,担忧了一天的苏琰,一颗心终于落地。

    他从没像今天这么害怕过。

    “苏宝,你和小舅舅去下面吃饭吧。”

    “妈妈你呢?”

    “妈妈待会下去。”

    苏宝看了看床上的苏珍说:“我去给妹妹买棒棒糖,她醒了肯定会哭的。”

    苏珍笑笑,点头默许。

    等苏宝和苏琰离开之后,转头看了看床上的苏珍,摸着她的小脸,眼底尽是心疼。

    还好阿修反应快,这个小女孩才捡了一条命。

    突然想起杨铭的话,苏念还是忍不住去了那个男人的病房。

    同苏珍一样,静静的躺在床上,点滴有规律的落下,站在床边,手缓缓探向他俊逸而苍白得脸,手指轻轻触上他缠着白色纱布的额头,看着他紧闭的眼。

    他的睫毛很漂亮,不算长却很黑,给那双锐利的眸添了色彩。

    细细看着他的五官,即便四年过去,还是完美得找不出缺点。

    有时候她会想,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就栽在自己身上了?

    他今天舍命就苏珍,苏念在心里又开始重新审视对他的看法。

    所有的事情摆在一起太矛盾了,乱得她无法理清。

    如果他的接近真的是为了抢孩子,那么他光明正大的抢,她也奈何不了,为何还要做这些无用功是?

    况且,叶佳瑶不能生,但是他能啊,他想要一个流着他的血的孩子,那太容易了,想给他声孩子的女人一抓就一是把,为何要苦苦等她四年?

    难道……是她想错了吗?

    可是他为何又要背着自己私下去找叶佳瑶,还骗她说不知道叶佳瑶的下落。

    太多的疑问冲乱了脑子,干脆什么都不要想,放下理智跟着感觉走,等风雨来了,再去找雨伞来遮蔽……

    “老沈,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回答她的是一室的寂静。

    手轻轻触上他的左脸,上面还有红肿的痕迹,那一下她打得很重。

    不是没见过他虚弱的样子,只是每次看见都会心疼,她知道他过得并算不上好,从小在利益中长大没有亲情温暖可言,还要面对同父异母的哥哥的算计和阴谋,无时无刻都要防备。

    正是这样他学会了伪装,连她都看不懂他的心思。

    他的苦和痛都一个人闷闷承受,外人眼里他高高在上,而她却见过这风光背后的寂寥,她知道,呼风唤雨的他,过得并不好。

    只是此刻的她很迷茫,在信任和猜忌之中彷徨,每一步都走得小心谨慎,如果走错,也许下一步就会

    坠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静静的凝视了他好久,握住他的大手,而后低下头,轻轻触了一下他有些干涸的唇,吻得很轻,就像呼吸重了一点都会打碎这平静一般。

    把他的手放平,给他牵好被子后离开。

    夜里苏念趴在苏珍的床边小憩,等着她醒来。

    十点左右,听到床上传来哼哼唧唧的呜咽声,苏念立马惊醒。

    苏珍微微睁着眼睛,憋着嘴,却连响亮的哭声都发不出来。

    “珍珍,妈妈在这。”

    看着平时活泼好动的苏珍,现在却躺在床上,连话都不能说,苏念干涸的眼睛再一次湿润起来。

    苏珍斜着眼睛看她,脖子一动就瞥着嘴呜咽:“呜……我痛。”

    苏念湿润着眼温柔的说:“你乖乖的别动,妈妈去叫医生。”

    把杨铭叫来之后,给苏珍检查的时候,苏珍吵的很厉害,眼泪不停的掉,哭得声音都哑了,苏念背过身悄悄抹眼泪。

    多希望自己代替年幼的女儿成熟这些痛苦,也多希望这个时候能有个男人给自己依偎 ,告诉她不会有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孩子年纪小,承受不了这种痛,还是先给她打一针止痛针吧。”

    虽然知道这些药剂对孩子的身体不好,但此刻只要能减轻孩子的痛,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向来冷漠的苏宝,也在听到苏珍哭声的那一刻从床上爬了起来,一直担忧的看着妹妹,小心翼翼的拉着她的小手,无声安抚她的情绪。

    给苏珍打了止痛针,带了安眠效果,苏念哄了她一会就睡着了。

    等孩子平稳下来了,杨铭才说:“其他没什么问题了,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不过孩子骨骼在发育,平时要注意一些,不要造成二次伤害,不然怕是会落下病根。”

    苏念红着眼睛点头:“……好。”

    等孩子再次睡去,苏念眼底的泪却还没有消失。

    看着牵手而眠的两个孩子,苏念心里一阵愧疚。

    因为薛琪恨她,遭罪的却成了年幼的孩子。

    还有那个男人……

    不知道他醒了没有,她现在好像和他说说话,好想无忧无虑的依靠他,想放下一切猜忌去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结局会是赢得一家团聚还是输得一败涂地……

    另一间病房里,床上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嘴角若有若无的上扬着。

    他做了一个美梦,梦里有她,她跟他说对不起,她为他掉眼泪……

    坐起身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慢慢回想起晕倒之前发生的事,脸上的笑容骤然被寒意取代。

    立马拔掉针管,掀开被子下床。

    两个孩子睡安稳以后,苏念抬手抹掉眼泪,给孩子牵好被子,想着去看看沈寒修的情况。

    沈寒修穿着病号服,面色有些憔悴,但依旧遮掩不了他强势的气息。

    转过墙角,看到迎面而来的女人时,大步流星骤然止住。

    看着她通红的眼,他心里的歉疚又涌了上来,站在原地眸色黯然的看着她,和她的视线对上,她堆积在眼角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当他正在想要如何开口,要如何道歉如何去安慰她的时候……

    一个软软的身子扑倒自己怀中,腰际被她圈紧,她的发香还萦绕在鼻尖。

    这样的举止,让他又惊又喜,愣了两秒才抬起手回抱住她。

    她这般主动投怀送抱,都让他觉得这算不算在梦里?

    她不是因为自己让苏珍出了事恨得不得了吗?

    疑惑之时,怀里传来她哽咽的低喃:“……对不起。”

    沈寒修轻轻摸着她的头,嘴角不经意上扬,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苏念沉在他的怀里,哪怕是哭,也觉得很踏实,哪怕知道这也许是个温柔的陷进,她也想自欺欺人享受一会安稳。

    沈寒修拍拍她的肩膀,把她的身子撑起来,指腹抹去她眼角的泪,声音轻和问:“珍珍怎么样了?”

    苏念低着的头摇了摇,整理好情绪才抬起头看着他问:“你呢?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刚刚。”

    “有没有叫医生去看?”

    看着他担心自己的模样,沈寒修觉得受再重的伤都值得了,“没有。”

    “那你怎么跑出来了……你快回去躺着,我去叫医生。”

    沈寒修急忙抓住她的手,害怕她这一走,回来的时候又变得冷漠,如果这是梦,他愿意永远不要醒。

    见他抓住自己,苏念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轻笑着道:“我没事,先去看看孩子。”

    苏念通红的眼睛嗔他一眼:“还说没事,医生说你脑袋里有血块,要动手术。”

    一家大小,没一个让她省心的。

    还以为他听了会顾惜一下自己的身子,却不想他搂着她往前走,淡淡的说:“别担心,失不了忆忘不了你的。”

    苏念吸吸鼻子,心里隐隐的感动。

    看到两个孩子睡着了,沈寒修也没打扰,从苏念那里听了一点苏珍的情况就说:“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你是病人,你才该休息。”

    “我是男人。”

    “男人也是人啊。”苏念心疼不已,他担起男人的责任,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想起自己打他那一巴掌,就好像扇在了她自己的心上,闷闷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