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47章 她发现她错的离谱
    沈寒修上车之后,保姨立马上前语重心长的嘱咐:“先生,好好和太太解释,别闷着什么都不说。”

    刚刚看到苏念打他那一巴掌,保姨就心疼。

    珍珍出事先生也不愿意啊,而且先生毫不犹豫就把车开上去,是用自己的生命在保护珍珍。

    而这些太太都没有看到,先生又是个爱面子的人,要是两个人因为误会而有了隔阂,那就太可惜了,明明那么相爱的两个人……

    沈寒修现在不在乎苏念恨不恨自己,只希望珍珍能平安无事。

    若是珍珍有个万一,再多的解释也只是狡辩,看在苏念眼里恐怕就像推卸责任。

    这一巴掌挨得不冤,珍珍确实在他的手里出事的……

    车在医院前停下,沈寒修直接就询问了苏珍下落。

    护士看着他脸上的血迹,一时都没认出来这个人是沈寒修。

    “在手术室抢救……”

    得到回答,沈寒修立刻转身,快步往手术室去。

    手术室门外,人不少,紫烟和苏念那个大姑都在,苏越诚也在。

    沈寒修一眼就看到了苏念,她扑在苏越诚怀里哭得很伤心。

    没见过她和别的男人拥抱的画面,自己抱着的时候,只觉得她很娇小,现在看到她在苏越诚怀里才惊觉,不是娇小,是瘦小,瘦弱得让人心疼……

    如果是以前,他恐怕立马就上去把苏念扯到自己怀里,可这次他只是远远在站在,遗憾能在她不安时给她肩膀的人不是自己。

    与其说是苏越诚抱着她,不如说是苏越诚扶着她。

    苏越诚扭头看到了沈寒修,抬手摸了摸苏念的头,低声和她说了什么。

    就见苏念抬起头。

    四目相对,这次谁都没有移开视线。

    苏念抬手抹了抹眼泪,朝他走来。

    他和她的身上,都有血迹,是苏珍的……

    她走到自己跟前,沈寒修痛心的看着她,低哑着开口:“念……”

    她双眼通红,却强忍着眼泪,干涸的唇瓣缓缓张开,眼里是对他的怨。

    “现在你满意了?”她的声音很轻,却重重击在他的心上。

    沈寒修深吸一口,却是什么都没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算我求你好吗?别再搅乱我的生活……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

    饶是身为男人的沈寒修,也悄然猩红了眼。

    “……好。”

    简单的一个字,说出来却那么艰难,看了看手术室,又低头看了看憔悴的苏念,现在连抱着她说“不会有事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他离开,能换他们母子三人平安,那么他一个人痛苦就行了……

    他转身走开,背影凄落,血染衣裳,不见狼狈,唯留一身苍凉。

    直到他消失在转角,苏念眼里强忍的泪才肆意落下。

    她才知道,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的想法有多难实现。

    昨天晚上看到他发来的照片,她以为,那是他们破镜重圆的第一步……

    她不知道今天的事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为之,她只知道孩子在自己的生命里有多重要,她万万不该拿孩子去冒险。

    要是苏珍有个万一,可该怎么办?

    “妈妈……妹妹不会有事的。”

    苏念蹲下身子,抱着苏宝失声痛哭。

    晨间新闻立马对车祸做了直播。

    “今天早上七点,在麦城南街发生一起车祸,据了解,图片上黑色轿车的车主正是盛寒集团的沈寒修,而出事的小女孩,正是三少和前妻的女儿……”

    一时间,微博上也是被这则新闻刷频,苏珍拍了几套写真,已经有了不少的粉丝,分分惋惜。

    话题榜也在短时间内被#为苏家珍珍祈祷#占据。

    中午时分,苏珍还在手术室抢救,而苏念也没有因为伤心就不顾苏宝,到了饭点还是带着他去医院的食堂吃饭。

    食堂中央的柱子上挂着一个电视屏幕,正在对早上的事件进行进一步的追踪报道。

    苏念也停下吃饭的动作,抬头看着新闻,想了解苏珍出事的经过,想看看,这件事到底和沈寒修有没有关系……

    女主播官方的声音传出:“画面上可以看到,两辆车的损毁都比较严重,但两位车主都没有生命危险。红色车辆为肇事车辆,车主疑为毒驾,撞人后逃逸,下面我们看一段视频,回顾一下车祸的经过。”

    “视频上可以看到,红色宝马车,属于异常行驶。”

    苏念又忍不住红了眼眶,看着画面上小小的苏珍被高速行驶的车撞飞在地……

    可接着看下去,她只觉得连呼吸都困难了……

    视频是放慢了速度的,只见黑色轿车在放慢的镜头下也飞快的调转了车头,加速朝宝马车撞去,这才阻止了宝马车的前行。

    “黑色车辆以快速的反应和精湛的技术,第一时间阻止了宝马车对小女孩的二次伤害,同时也可以看到,因为黑色轿车的及时反应,宝马车撞上小女孩的力度是明显减轻了……”

    苏念脑子里轰的一声……

    主播的声音还在继续,而餐厅里也议论声四起:“三少好帅啊,这种时候还能这么机智的反应,车技也赞!”

    “唉,就是不知道那个小女孩怎么样了,抢救五六个小时了!”

    “三少果然是好男人,用自己的生命在守护女儿啊,那一下撞得那么恨,恐怕三少自己也伤得不清吧?”

    “对啊!我早上看到三少来着,浑身是血我都差点没认出来。”

    ……

    她发现,她错得离谱。

    回想起来他走的时候,头上和衬衣上都是血,他不顾生命去保护苏珍,她却对他说了那样的话……

    “苏宝,你和小舅舅在这里吃,妈妈出去一下。”

    站起身的同时,看到电视的画面上,红色宝马车里,车门打开,一个女人一瘸一拐跑开……

    背影熟悉……像薛琪!

    心里的痛,越更清晰,这次确是为被她不分青红皂白扇过一巴掌的那个男人。

    明明被误会,明明很委屈,他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跑来看苏珍,却被她说了那样的话,而他却是一句辩解都没有……

    跑出餐厅,她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

    他身上有伤,会不会就在医院?

    跑去前台问,却说没有他的入院记录。

    摸摸口袋,才发现手机和包包都还在车里,就想去楼上找苏越诚借手机,看看电梯,现在是送饭的时间点,乘电梯的人多。

    苏念就走了安全通道,从餐厅到手术室,一共隔了五层,苏念踩着高跟鞋,急得好几次扭了脚。

    那个男人她清楚,他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尤其刚刚还被她伤了心……

    安全通道很少有人用,静悄悄的只听得见苏念的脚步声,很急切,声控灯灭了又亮起,快到楼层的时候,苏念突然停住了脚步……

    楼梯的转角里,一个男人靠在墙角坐在起身,身上的血迹已经凝固,俊逸的容颜呈现出不舒适,眼闭着,眉锁着……

    “沈寒修!”苏念蹲下身子,手放到他颈后,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他虚弱的样子让她再次湿了眼眶,她还是害怕失去他,那种害怕显而易见。

    沈寒修从晕沉里缓缓睁开眼睛,背靠着的不再是冰凉的墙壁,而是温暖的柔软,视线里还有她。

    一定是产生幻觉了。

    苏念想扶他起来,却发现很困难,想了想准备起身去叫医生,手腕却被抓住。

    他眼神迷离而不真实:“别走……”

    苏念心里一软,退回去拉起他的一只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哽咽着声音说:“……我不走。”

    隐隐的,她听到浅浅的笑声,若有若无,带着满足。

    蹬掉高跟鞋,使劲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他高大的身子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苏念一手拉着他的手,一手扶住他的腰,拖着他往外面走,走了两步,听见他哑着声音虚弱无力的问:“你真的是苏念吗?”

    对他的愧疚和心疼,让她失声痛哭,声音哽咽:“……对不起。”

    他被放上担架,去了检查室。

    她以为他转身的时候就离开了,没想到他一直在楼道,不顾自己的伤势,在被她误会之后,还用这样默默的方式守护他们母子。

    沈寒修……你怎么能让我觉得对你……亏欠。

    下午,苏宝和紫烟陪着苏念等在手术室门前。

    忙完事情的苏越诚走过来,到手术室里看了看情况出来说:“目前没有生命危险,已经在缝好针了。”

    苏念眼底藏不住的欣喜:“伤得严重吗?”

    “有多处骨折……”

    没生命危险就好,可是苏珍娇气,怕疼,多处骨折别说小孩子了,大人都没办法忍受……

    薛琪到底是对自己有多大的仇才下得了这么狠的手?她自己也是孩子的妈啊。

    苏越诚安抚好苏念,又扭头看着紫烟说:“你也去休息吧,身体还没恢复好,最好穿件外套,别光着手脚容易受凉。”

    紫烟点头,并没有感到他异常的细心和关照,只以为是医生对病人的关心,况且她是苏念的朋友,所以苏越诚才对自己多加照顾。

    杂乱偏僻的巷子里,薛琪缩在阴暗的角落,摸出手机播出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