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46章 误会的耳光
    大众车里,眉目俊朗的男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不满的说:“我一个刑侦大队长,居然让我来蹲点!”

    驾驶位上一个拿着摄影机的中年男人赔笑道:“小杨,这次可是大案子,您不亲自出马这么行?办完这个案子,咱整个警局就名声大震了!”

    “名声名声!名声重要还是睡觉重要?”说着又打了个哈欠,双眼猩红,看得出好久没睡了。

    摄像机男笑说:“老百姓的安全重要,社会和谐重要!”

    “少扯淡!拍下来了么?”

    “清晰着呢!”

    只见摄像机里的画面,对准不远处的红色宝马车正面……

    渐渐黎明,薛琪从车里醒过来,抽完一支女士香烟,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

    在座位上缓了缓,才启动车子离开。

    大众车并没有跟过去,举着摄像机的男子满意额笑着:“现在就等着钓大鱼了……”

    而副驾驶的男子已经撑不过疲惫,睡了过去。

    郊外的庄园别墅里,沈寒修穿戴整洁,苏珍却才刚刚起床。

    “要叔叔帮你衣服吗?”

    “不可以,男孩子不能看女孩子换衣服。”

    说着就拿着自己挑的漂亮裙子,去了厕所更换。

    在里面磨了十多分钟才出来,索性自己穿的还算整齐。

    “叔叔,我要扎辫子。”

    沈寒修一愣,“你自己会扎吗?”

    苏珍摇摇头,把手上的橡皮筋递给他,说:“都是妈妈给我扎的。”

    沈寒修还没给女人扎过头发,就连苏念都没有过。

    想了想以前看苏念梳马尾的时候挺简单的,动作流利又好看。

    于是就把苏珍抱到梳妆台前坐着,然后三少拿起了梳子……

    看上去简单,扎起来却难,这里的头发抓住了,那里的又掉了,就连橡皮筋都扭不顺,险些老手抽筋。

    “叔叔……”

    “嗯?”沈寒修虽然不会,面上却是一副盘发高手的泰然神情。

    苏珍犹豫了好久才忍不住开了口:“我的头有点痛了……”

    “……就好了。”想起来在她嫩嫩的头皮上折腾好半天了。

    最终也是马虎了事,马尾松松的,还是歪的。

    好在苏珍容貌乖巧,没有被头发毁残。

    “好了,下去吃早餐吧。”

    沈寒修舒了一口气,仅仅一个早上就晓得带孩子多辛苦多操心。

    而没有他的那四年,那个女人一个人撑过来了这么多辛苦……

    保姨也是前几天重新请回来的,家里还没派司机,保姨出去买菜,就搭了沈寒修的车。

    对于人见人爱的苏珍,保姨也是赞不绝口,喜欢得不得了。

    “先生啊,现在有这么乖巧的一双儿女,也算是弥补了你和太太的第一个孩子了……”

    “保姨。”保姨还没说完,沈寒修就打断她的话:“以后不要在苏念面前提那个孩子。”

    保姨愣了愣,在沈家也待了几十年了,规矩自然是懂的,虽然不知道先生和太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是顺应先生的意思:“好,我记着点,不提那事。”

    “沈叔叔!我想吃板栗!”坐在后排的苏珍,突然出声,指着街边的炒板栗摊贩。

    对于未来女儿的小要求沈寒修自然是答应,把车停在路边,“保姨,你带她去买吧。”

    街上的氛围,是属于清晨的祥和,没人会想到,这样的宁静会被打破……

    沈寒修的车停下后,后边一辆红色宝马车也停了下来,视线追随着苏珍……

    那不是苏念的女儿吗?

    薛琪的眼底起了恨意,她堕落成如今这个样子,都是苏念那个女人害的!

    因为苏念,黎子生不顾他们母子;因为苏念,她丢了工作;为了报复苏念,她结识了王竞辉……现在却染上了该死的毒瘾,活得不像个人!

    她一切的灾难,都是起源于苏念!

    她要报复!要苏念活得和她一样痛苦……

    保姨带着苏珍买好了板栗,这条街比较僻静,人和车都不多,苏珍提着装着板栗的纸袋,高兴的往马路对面的沈叔叔的车跑去。

    “珍珍,慢点看着车!”保姨跟着后面追着。

    沈寒修透过副驾驶的车窗,远远看着活泼的苏珍,脸色也变得柔和。

    突然视线触及到什么,柔和的脸色立马结了冰,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巨响的油门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红色宝马车异常的加速,异常的行驶路线,让沈寒修意识到危险,立马打方向盘,车身三百六十度旋转,轮胎和地面的摩擦,起了一层黑烟。

    车头调转之后,没有犹豫的就加速,重重和加速中的宝马车对撞,阻止了宝马车的前行……

    但是沈寒修的视线触及到外面的情形……他知道,还是晚了……

    听到路人几人惨叫,然后满脸惊恐的看着地面的某处。

    保姨立马上前,哭叫着:“珍珍!孩子你醒醒!”

    沈寒修急切的打开车门,一把抹去顺着面孔留下的血,立马把地上的苏珍抱起来。

    而她不再活泼,鲜血染红了她惊心挑选的裙子,歪歪的马尾也被血液浸湿,刚刚炒好的热板栗从纸袋里跑出,落了一地……

    宝马车先把苏珍撞出去了,沈寒修的车才抵上前,阻止了它的进一步伤害。

    要是他没有及时调转车头撞上去,那么宝马车的车轮可能就从苏珍的身上碾过去了……

    后果不堪设想……

    两辆车都装得不成形,救护车和警车接连而至,人群中隐隐听到有人说:“跑了,是个女的,撞了就跑了车都不要了,唉……真是可惜了那个孩子。”

    ……

    驶向这一路段的白色奥迪车里,苏宝趴在窗口看着:“妈妈,前面好像出事了。”

    苏念开车不敢分视线,都没细看,就说了一句:“出车祸了吧。”

    车开得久了,见过的车祸也不少,所以苏念一直把车开得很慢,讲究安全第一。

    就像沈寒修说的,她这速度就算真撞了,也顶多掉点漆。

    车缓缓驶到了车祸现场附近,这条路不是省公路,三车道都不足。

    车开近了,苏念还是忍住瞥了一眼,心里暗暗惋惜,大早上又出事了,真是世事难料。

    “妈妈!”

    “小念姐!”

    苏宝和苏琰同时惊呼的时候,苏念也看到了什么,瞳孔骤然收紧,急急忙忙把车停了下来,慌忙的解开安全带……

    她多希望她是看错了……

    人群里隐隐还听得见惋惜:“唉,挺可爱的一个孩子,刚刚还在我这买板栗,过马路的时候突然钻出一辆车,你说这都是什么事。”

    沈寒修面色凝重,正准备把苏珍抱上急救车,突然听到身后一个着急的声音:“珍珍!”

    扭头看去,是他此刻最不敢面对的人。

    苏念看着满身是血一动不动的苏珍,眼泪就像开了闸一样停不下来。

    沈寒修低唤:“念……”

    “啪——”苏念一个耳光落在沈寒修的脸上,打断了他到了嘴边的话,怒瞪着他,最终什么都没说,从他手里抱过苏珍,立马上了急救车。

    苏宝和苏琰随之跟了上去,救护车呼啸而去,留下警车在现场勘查情况。

    保姨看着沈寒修额头上的血,老泪纵横:“先生……先去医院吧……太太肯定是误会你了,好好向她解释……”

    沈寒修却罔若未闻,脸绷得很紧,转身走到事发现场。

    宝马车的主人已经逃之夭夭,但逃得过一时还不信逃得过一世,敢动他的人,下场只有一个!

    “三少……这车是您的吗?”警察上前小心翼翼的问。

    沈寒修不置可否。

    警察默默抹汗,又问:“三少可以简单说明一下事故的经过吗?”

    沈寒修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只晓得被那个女人打过的脸,火辣火辣的疼,只晓得可爱的苏珍现在生死不明。

    “三少,只是简单的交通事故吗?”

    “你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监控只是摆设吗?!”沈寒修不耐烦了,终于不爽的吼了一句。

    警察悻悻地走开,又去问目击者。

    不一会,一辆黑色大众车开到现场,杨梓景褪去一身的疲惫,急急忙忙下车走到沈寒修面前:“大哥!怎么了?”

    举着摄像机的警察拍了几张照,就说:“小杨,这不是我们追踪过的那辆车吗?”

    杨梓景一看红色宝马,虽然车头已经严重损坏,但车牌还在。

    “妈的!早知道早上就抓了她!”

    沈寒修听出点什么,忍住额头上的疼和脑袋隐隐的眩晕,问:“车主是谁?”

    杨梓景正经的回答:“是个女的,毒贩,我看多半是毒驾出事了……还把大哥您给撞了……大哥,您还是先去医院吧?人我们会抓到的。”

    拿着摄影机的警察也知道沈寒修的来头,就主动打开车门:“三少,走吧,我送你去。”

    沈寒修扭头看了看地上那滩血液,已经慢慢凝固了,上面还散着板栗,又想起苏珍笑得甜美朝自己跑过来的模样……

    脸上还疼得火辣,回想起苏念离开时心伤的神情,他的脸色也变得凝重,打开车门坐上去,淡淡开口:“去中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