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40章 那个男人有钱,而且好骗
    “凯瑞,你也去洗吧,我给你买的新衣服你看见了吗?”

    凯瑞还是别着头,闷闷的回答:“嗯,谢谢小念姐。”

    “喜欢吗?我让你们那个梁叔叔给你挑的。”

    “喜欢。”凯瑞拿了衣服,急忙就钻进浴室。

    却没有急着关门,而是听着旁边卧室苏珍糯糯的声音:“妈妈,苏宝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吗?”

    “嗯,今晚你可以一个人睡吗?”

    “我不要……会有大老虎的。”

    “那你来和妈妈一起睡吧。”

    “可是小舅舅一个人睡也会被大老虎叼走的。”

    苏念轻笑:“那妈妈一个人睡你就不怕妈妈被老虎叼走吗?”

    “妈妈是大人,老虎不吃大人的。”

    都怪小兰那时候给她说什么,小孩子晚上不早点睡觉就会被老虎叼走。

    “那等一下你和小舅舅一起睡吧。”

    站在浴室门边的小舅舅,耳根子通红,急忙关上浴室的门。

    洗好澡出去,苏珍已经换上了童趣的睡衣,苏念正在给她的小脚丫剪指甲。

    看见凯瑞进来了,苏念就说:“凯瑞,苏宝不在,今晚珍珍跟你睡行吗?”

    凯瑞愣了愣,不自在的别开视线:“……可以。”

    苏念给苏珍剪好脚趾甲,就小声对凯瑞说:“就牵着她的手哄她睡着了,就把她抱过去。”

    “没关系,她不会哭就好。”

    “妈妈,苏宝和耗子哥哥干嘛去了?”

    “他们都睡觉了,你也快点睡。”

    把苏珍抱到凯瑞的床上,苏珍看了看凯瑞,才抓住他几根手指头,心里偷乐着,动作却有些小心翼翼,生怕这个小舅舅会不喜欢自己。

    “要妈妈给你讲故事吗?”

    “不要!我可以自己睡着。”

    苏念帮孩子牵好被子:“那就快点睡,不要吵到小舅舅,妈妈关灯了哦。”

    “嗯,妈妈晚安。”

    房间一下子变黑,房门轻轻掩上。

    凯瑞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慢慢变快,这种感觉是出来没有过的,而且还是对一个刚刚四岁的小女孩。

    感受着她软乎乎的小手,另一只手在睡裤兜里不由得握紧,想开口却又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舅舅,你叫什么名字啊?”

    凯瑞默了默,他的大名,很少有人问起,“苏琰。”

    他好希望她能记住这个名字……在她长大以后……

    她抬起头,黑眸在夜里更灵性:“好好听……比我的名字好听太多了,我妈妈笨笨的都不会起名字。”

    在黑夜里,他才敢肆无忌惮的看着她,微微噘嘴抱怨的模样也那么可爱。

    手摸着兜里的东西,紧拽了一下又松开,终于把东西拿了出来,“这个给你……”

    “什么东西?”苏珍感到一个东西塞进了自己的手里,高兴得坐起身子,短短的小手探去开了床头的小灯,就看见手里多了一个淡蓝色的蝴蝶结发夹。

    “好漂亮!”

    看着她喜欢,苏琰的紧张才缓解了一点:“送给你的……生日快乐……”

    她立马就别在头上,把齐齐的刘海别得乱糟糟,还扭过头问他:“好不好看?”

    “好看。”

    “我也有礼物要给你……”说着,她就下了床,小身子一拐一拐打开了她床下的小柜子,拿出两个棒棒糖,又一拐一拐爬了上来。

    盯了盯门外,像是做贼一样压低声音说:“给你一个,我偷偷藏的,妈妈不让我晚上吃糖。”

    苏琰伸手接过来,从来不吃糖的他,却把棒棒糖拽得很紧。

    “我们吃了再睡,妈妈不会知道的。”

    苏琰看了看她,把她手里棒棒糖一起拿过来,“你妈妈说的是对的,晚上吃糖会长蛀牙,不可以吃。”

    苏珍撅撅嘴,却没有像以前一样闹,“那好吧……我们明天再吃。”

    说着就掀开被子,动作有些笨拙的钻了进去。

    苏琰伸手关了灯,重新给她理好被子。

    夜变得安静,而他的心从未如此紊乱过,面上却依旧平静,扭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手臂闭着眼睛的苏珍,而后调整了舒服的姿势,闭眸。

    另一边,沈寒修把两个孩子送到家,正准备进去看看,苏宝却把他堵在门口,“大叔,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你回去吧。”

    沈寒修低头睨着他的笑脸,这过河桥拆得,跟他老妈学的?

    “我看着你俩睡了再走。”

    “你看着我睡不着。”说完苏宝就“砰”的一声关了门。

    留得沈三少望着近在鼻尖的门板……

    这臭小子!拿他钱的时候手倒是伸的快,这会就翻脸不认人了?

    呼风唤雨的沈三少可谓从未憋屈过,可今天却被一四岁小孩收拾了……

    关上门之后,两个个头差不多大的孩子,默契的朝一间屋子走去,在房门上输了密码,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面摆放着四五台电脑,还有一些拆掉的电路板和机械。

    苏宝拿出那个红包说:“明天就可以拿这个钱去买货了。”

    好好指了指角落,“那个主机也坏了,要拿去修。”

    苏宝大方的说:“买新的!那个男人有钱,而且好骗。”

    两个小孩相视一笑,而后打开电脑,在某宝上疯狂进货。

    ……

    翌日艳阳高照,苏珍穿着小裙子,头发扎成了可爱的丸子头。

    “妈妈,我们可不可以去沈叔叔家里游泳啊?今天好热哦。”

    “你会游泳吗?”

    “叔叔可以教我啊,放学了我们就去沈叔叔家好不好?”

    苏念睨着她,这些话估计又是沈寒修教她说的。

    “你能早点把作业写完妈妈就让你去。”

    苏珍高兴地说:“小舅舅好厉害的!什么都会!他教我写作业很快就写好了!”

    苏珍顿了顿,又指着头上的那个蝴蝶结:“妈妈这个夹子就是小舅舅送给我的!”

    苏念从后视镜看着她轻笑道:“妈妈知道了,你漂亮得很!”

    那臭美劲不知道遗传了谁。

    苏琰透过后视镜看着她,面上没有过多的神情,心里却五味杂陈。

    在他十年的时光里,别说朋友,就连和他说话的人都没几个。

    他学不来别人的开朗,不知道怎么去笑,也许正是不平易近人的伪装,才让大家都害怕靠近他。

    而在认识苏珍的时候,她说他长得好漂亮,声音甜甜的叫他小舅舅。

    那种纯真,抨击着他的心,不可言喻的美好……

    苏琰的学校,在苏珍幼儿园前面一点,就先下了车。                        车开到幼儿园停下,一个女人就钻出来拦住了车,女子一身黑色包身短裙,嫣红的嘴唇,浓浓的眼影,再也看不上学生时期的纯净,妖娆得像个……狐狸精。

    苏念抬脚走过去,本想装作没看见,薛琪却叫住她:“苏念!你跟我儿子说什么?”

    “怎么了?”苏念不急不缓的问。

    “你还问我怎么了?他人呢?”

    苏念轻笑一声:“你不是把他丢在那个房子里么?都这么多天了,你现在才来担心?”

    薛琪瞪大眼睛:“你少给我装模作样!别以为……”

    “妈妈!”

    正当薛琪指着苏念骂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童声。

    闻声看去,就见苏宝和皓皓一起走了过来。

    薛琪踩着高跟鞋迎过去,并不是找到孩子的欣喜,而是责备,严厉的神色问皓皓:“家里锁是什么回事?就骂你两句就长脾气了?”

    “不是的妈妈……我的钥匙不见了,才找人换了锁。”

    自从那次去山上拍摄,没有听妈妈的话之后,她就好久没有来看过他,钥匙不见了也不敢打电话给她,迫于无奈才换了锁。

    薛琪见是自己误会儿子了,并没有道歉,然后看着苏宝,有对皓皓说:“妈妈怎么对你说的?让你不要和不三不四的人一起玩!”

    皓皓看了看苏宝和苏珍,又小心翼翼的看着薛琪,说:“妈妈,他们是我的朋友……”

    苏念刚上上前,就只觉得手里的小手脱了出去,见苏珍跑到皓皓身边,抓着他就走开:“快点走,她会打你的!”

    “黎亦皓!”

    皓皓扭头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跟着苏珍往学校里面走。

    不喜欢自己的人,无论怎么讨好都没用。

    就像妈妈讨好爸爸,他讨好妈妈……

    薛琪看着向来听话的皓皓违背自己的意思,突然无助得掉眼泪,黎子生不顾自己的感受,连向来听话的儿子也开始违逆自己了……

    “薛琪,我知道你也不容易,可是大人的事,不要牵扯到孩子身上去,孩子不欠你什么。”

    听见苏念训自己,薛琪抬手抹去眼泪,面部扭曲瞪着苏念:“我的儿子我愿意怎么管那是我的事!”

    苏念无奈笑笑,不再多言,牵着苏宝离开。

    薛琪回到车里,从包包里拿出女士香烟,夹在豆蔻红的指尖,取出打火机点燃,贪婪猛吸了两口,吐出几缕白烟。

    看着苏念把孩子送进幼儿园里,然后开车离去。

    薛琪的脸上全是妒忌,妒忌苏念的能力、美貌,更讨厌她那副善良的模样!

    烟尽,才启动车子。

    昏暗的地下舞厅,白天也纸醉金迷。

    薛琪在电梯里画上口红,扯着红唇笑了笑走出电梯。

    “琪琪,你好几天没来,去哪了?王哥可想你了!”

    “我这不是来了?”

    薛琪魅惑一笑,跟着打招呼的中年妇女离开吵杂的舞厅,从侧面的暗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