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36章 杀了我,你就解脱了
    刀尖,离他的胸膛不足一厘米……

    他没有丝毫害怕,反倒是紫烟怕得眼泪直掉,摇着头想把刀子移开。

    “杀了我,你就解脱了。”他平静的说。

    紫烟张着嘴,因为太着急想说话,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嘴型:不……

    只要他肯放手,谁都可以好好的活着。

    “刚刚还朝我举刀,现在就舍不得了?”

    看到刀尖在他的胸前晃动,稍有不慎就要刺进去,紫烟吓得不敢说话,也不敢乱动。

    却见他笑得诡异,握着她手的力道明显加大:“我放了你好吗?”

    看着表情愣怔的她,他也是片刻失神,结婚两年,他还没细细观看过她的美貌。

    她不是那种烦人的女孩,安分的做着自己的事,对于他的事,也是从来不过问。

    他原本觉得他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女人,不管自己的花天酒地,安分守己就行。

    可是当自己搂着其他女人进进出出,她视而不见的时候,他好生气,希望她能吃醋,希望她能在乎自己,希望她能记住自己。

    他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没人爱过他,他也没爱过别人,唯一一个在乎的女人,却是对他避之不及,于是他的世界里没有儿女情长,只有征服。

    对于倔强的宋紫烟,他选择了伤害,磨平了她的棱角,却疼了他的心。

    爱也许早就来了,只是他不知道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

    “我给你自由。”

    静默良久,他的声音低低的响起。

    紫烟还没弄明白他的意思,只觉自己的手,被他拽着,朝着他的方向推去……

    鲜红刺眼的液体,浸染了他白色的衬衫,他握着她的手,表情还是和平常一样,勾着嘴角:“我想今年的生日礼物,你应该会满意吧?毕竟是你想要的……”

    紫烟哭着,慌乱的伸手想把刀拔出来却又不敢,无措得让人心疼。

    小手捂住他的伤口,好像这样就能阻止血液的流出。

    第一次看到她为自己落泪,为自己着急,唐邵生缓缓靠在她的肩上,抓住她满是鲜血的手:“你就当做没看见,等我血流干了,那么你就自由了。”

    唐邵生话音刚落,她却急急忙忙起身,把他放在床上,着急的往门外跑。

    看着她充满的背影,唐邵生却淡淡勾起嘴角。

    她哭得好伤心,因为他受伤,她哭了……

    紫烟没有办法在廊道里大喊“救命”,而此刻的走廊一个人都没有。

    惶恐之中,想起来苏念说,她住在隔壁,让她有事找她。

    没有犹豫的敲响了隔壁的门,很急切的拍打。

    屋子里的苏念正在和沈寒修较劲,听到敲门声简直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有人!快去开门!”

    沈寒修却桎梏着她不放:“进不来就行。”

    苏念听到敲门敲得这么急,心里就不安起来,而且只有敲门声没有说话声,立马就想到不会说话的紫烟。

    “肯定是烟烟!”

    沈寒修睨着她说:“苏念,是不是你早就想好的把戏?你俩串通好的。”

    什么时候不敲门,偏偏挑这个时候。

    “没有!真出事了!我去看看。”

    看苏念认真的模样,沈寒修皱了皱眉,然后埋头索了一个吻,苏念别开头嗔他一眼,他才松开她,只是那张黑得,“本王心情不好”几个字浮现在脸上。

    苏念扯好睡裙滑落的肩带,立马就出了门。

    敲门的果然是紫烟,她哭得一塌糊涂,在低头看到她手上的血,苏念就提心吊胆的问:“这么了?那里受伤了?是不是又是唐邵生?!”

    紫烟摇头,眼泪掉得很急,对着苏念比划:“快点叫医生……我……我杀人了……”

    苏念睁大眼睛,觉得是不是自己手语不过关,把紫烟的比划理解错了。

    紫烟杀人?那是比恐怖片还惊悚而不可思议的事。

    虽然心里疑惑,但是看到紫烟那一手的血,肯定有人受伤了。

    立马跑到不远处的一间房,敲响了门:“诚叔!诚叔你快过来一下。”

    走廊里的动静,慢慢吸引了不少的人开门出来。

    沈寒修看着苏念那略微透明的裙子,隐隐还能看到里面白色的内衣裤,那张脸就更黑了,立马回屋拿了一件外套丢给她:“穿上!”

    苏念也不是暴露狂,一边走一边套上他的外套,跟着苏越诚走到303门前。

    苏越诚看到眼泪哗哗掉的紫烟,表情也不怎么轻松,在看到她手上的血的时候,脸色就更难看了。

    只是还没来得及询问,她就急切的拉着他的手,把他领进屋:“救救他……”

    她颤抖着手简单的对他比划。

    看着躺在床上的唐邵生,虽然不明白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但作为医生的本职,先抢救伤者为主。

    轮船上的医护队也过来了,苏越诚熟练的处理好伤口,整个过程,紫烟都坐在床边,眼泪没有停过。

    他忍不住出声安慰:“刺的不是左胸,远离心脏,没有生命危险,这段时间注意伤口不要感染就行。”

    她抬头看着他,感谢写在眼神里,一颗心也终于落地。

    如果可以好好解决的问题,她不希望有人失去生命,还好,有惊无险。

    唐邵生因为麻药的关系,沉沉睡在床上。

    医护队收拾好东西离开,苏念才走到紫烟身边:“烟烟,别害怕了,离婚的事明天就能好。”

    紫烟看看床上的男人,要离开他想法还是很明确的,但是她希望谁都能好好的。。

    好聚好散才是她希望看到的结果。

    听到明天就能离婚了,她的心里有些激动。

    唐邵生刚刚的那些举动,是不是意味着,他愿意放手了?

    那么离婚以后,他应该也不会再像以前说的那样不放过她。

    被血浸染过的夜,终于平静下来。

    不久就迎来了黎明。

    唐邵生睁开眼睛,就看见紫烟趴在床边。

    抬手摸着她的头,从未如此温柔。

    只是温柔的动作,也把她惊醒了。

    她的睫毛都还是湿的,可能刚刚才睡下。

    看见他醒来,立马就问:“还痛吗?”

    他的声音有些虚弱的哑:“你刺一刀试试。”

    话音刚落,就见房门被推开,进来的女人穿着一条款式简单的连衣裙,却很漂亮。

    是苏念。

    唐邵生还好奇她来做什么,难道自己受伤了,她也会担心也会来看看他的情况?

    挑笑看着她走过来,她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直接走到了紫烟的旁边。

    唐邵生注意到她手里的一个纸质文件袋。

    心里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紫烟,而她犹豫着站起身,跟在苏念的旁边,避开了他的视线。

    “唐总家暴证据确凿,现在已经向法院起诉,到时候还希望唐总配合,好聚好散。”

    唐邵生紧紧盯着紫烟,其实他早就料到会有今天,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就在刚刚她还为自己哭得伤心欲绝,现在就要离婚了……

    他的沉默让紫烟很紧张,以为他又会说什么“要离开除非去死”的话,没想到,他只是淡淡的说,声音带着病态的虚弱:“放下吧,我会签字的。”

    苏念将文件袋放到床头:“谢谢唐总的配合,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就不打扰了。”

    紫烟跟着苏念离开,回头担忧的看了一眼唐邵生。

    只见他闭着眼睛,一副任她去的模样。

    紫烟心里觉得怪怪的,两年的婚姻,哪怕处得并不愉快,但是或多或少都有些舍不得。

    当然只是暂时的。

    “烟烟,你的心情我理解,别担心,离开之后,你会找到新的幸福的。”

    紫烟笑笑,幸福她不敢奢求,平静就好,至少不用担心阴晴不定的唐邵生再掀波澜。

    可是他这个人很奇怪,可恶的时候让人恨不得杀了他,温柔的时候又会让人心疼他。

    她知道,他虽然花天酒地,但是心里是寂寞的,他喜欢苏念,心里装着一个人却无法得到,定然是开心不到哪里去。

    这是他的可怜之处,可恨就可恨在他喜欢把不愉快的情绪发泄在别人的身上。

    她不知道他每次欺负完她之后是不是真的开心,反正她很少见他真心的笑。

    算了,离开了,他的事就和自己无关了。

    这次豪华游轮之旅落幕了,船在周日的晚上停泊,而后各自归家。

    蔚蓝怕和京赞碰面,故意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才下船。

    站在码头四处看了看,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她跟苏念说她坐槿秋的车回去,跟槿秋又说她坐苏念的车回去,所以此刻她们都已经离开了。

    本来想一个人走回去,冷静冷静,身后却传来脚步声,“没人来接你吗?”

    蔚蓝扭头一看,居然是杨梓辰。

    扯出礼貌的笑容,用熟络的口吻说:“你怎么也这么慢?”

    杨梓辰自然不会说他特地在沈寒修那里请了假,就为了等她,“帮沈总收拾东西,现在正好要回去,送你一段吧。”

    蔚蓝本来想走到马路上再打车,可看着码头的距离,就觉得好累,本来心情就郁闷,现在也没心情走这么远的路。

    “谢谢。”

    车开了好长一段距离,杨梓辰才打破了车里略微尴尬的氛围:“你和你丈夫发生什么了吗?”

    他实在不会找话题,就问了自己的想问的事。

    “啊?”蔚蓝觉得和他还没有熟到说心事,就干笑着摇摇头:“也没什么事,小打小闹。”

    杨梓辰突然就不说话,他昨晚听她的意思还以为她要离婚。

    原来只是夫妻吵架,心里说不出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