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33章 亲子装
    沈寒修动作一顿,低头看着她,眼底明明有些害怕,却还故作镇定对他冷嘲热讽。

    细细一想,这种事情,好像一直都是他在主动。

    沈寒修骤然松开她,“去洗澡。”

    “我回我自己那边洗……”

    “别废话,自己进去还是一起进去?”

    苏念一溜烟就去了厕所,“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今晚算是蒙混过关了,明天晚上的这个时候可怎么办?难不成真让他吃一顿?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那么她就想一个一举两得的办法……

    夜里,她睡床,他睡沙发,谁都没越界,夜色安宁,海上风平浪静,渐渐迎来了黎明……

    原本漆黑的房间也被窗外的光微微照亮,床边散落着撕碎的布料……

    大床上,拥着女人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动了动身子像是感到了怀里的异样……

    丝滑的头发,那是女人的专属,可是他的床上,从来没有女人出现……

    疑惑着扭头看了看,心里还想着是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爬到了自己床上,可是映入眼帘的那张脸,却让他的心莫名的疼了一下……

    很清秀的一张脸,一看就觉得这样的女人不会做那种事,脸色苍白得厉害,触到的皮肤也烫得异常。

    苏越诚坐起身子,chi裸的两个人,散落在床边衣物,明眼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些懊恼的捋了捋头发,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把人家女孩糟蹋成这样了……

    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套上,一边回想起来昨晚的细节,是苏雅兰。

    可是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扭头看了看床上的女人,他只觉得有点眼熟,但是并熟悉,细细看了看,好像是苏念的朋友。

    可他想不明白,发生这样的事,对苏雅兰有什么好处?难道只是单纯的恶作剧?

    他的心里自是容不下别的女人了,但是总不能不对人家负责,就算不负责,也得给出相应的赔偿。

    站在床边注视着床上的女人,很瘦弱,浑身都是淤青,看得苏越诚都觉得自己是[畜][生]。

    本想叫醒她,问问她需要什么,可是又觉得不妥,感觉侮辱了她。

    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先了解了解她,如果有需要他才弥补,没需要他还是不要去打扰她……

    带着痛心和懊悔,把被子给她牵好,然后打开门离去。

    清晨的太阳在海面升起,将房间照亮。

    紫烟从噩梦中醒过来,看到窗外的光,呆滞了几秒,她还以为自己死了……

    起身看见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她并不觉得奇怪,因为唐邵生总是这样,享用完就会离开。

    拖着无力的身子,到浴室里跑了个热水澡才觉得舒缓了一些。

    在行李箱里找了一套高领的夏季长裙,长袖子有些透明,但能遮住身上那些令人羞耻的痕迹。

    床上的人陆陆续续起了床,各自问着早安。

    苏雅兰换了一身黑色小洋裙,状似不经意的走到303号房前,本想等苏念和苏越诚出门的时候,大声惊叹引起大家的主意。

    没想到的是,303的房门没开,旁边304的房门倒开了一条缝,苏雅兰下意识的看了看,先是看到了男人的一半身子,还是背对着她,像是在对门里的人说什么。

    即便只是一半背影,苏雅兰也认出了他,心里暗暗欣喜,要是在这个时候苏念和苏越诚出来就好了,要让阿修亲眼看到他们共度一夜!

    得留住沈寒修。

    于是苏雅兰就开口:“阿修……早啊!”

    沈寒修扭头看了一眼,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在不满什么。

    没回答苏雅兰,扭回头好像在和什么东西较劲。

    苏雅兰上前一步,这才愣怔,急忙看了看两个门上的号码,苏念这么会在304?!还和沈寒修在一个房间!

    “怎么回事?”压低声音问沈荣锦,后者只是挑挑眉表示不知道,而且也不在乎。

    苏念像是不肯出来,沈寒修拽着她的手臂,凭借力道把她拽出来。

    两个人穿着同款墨蓝色休闲衬衫,下身一条白色修身裤,简单的搭配,却很快夺去了众人的视线,明晃晃的情侣装啊!

    苏念起床的时候,沈寒修就拿了这套衣服给她,她没多想就去换了,没想到出来的时候看到他穿着同款,立马就后悔了,却被他硬生生的拽了出来。

    本想来看笑话的苏雅兰,此刻被嫉妒气红了眼。

    苏念被沈寒修揪出门之后,也看到了站在门边的苏雅兰,看着她怒气的表情,苏念突然觉得心情不错。

    “沈三少,你和苏小姐好配哦!”其他房间出来的人,当着苏雅兰的面说沈寒修和苏念很配。

    千年冰山脸也在听到这些赞赏后变得温和,浅笑着搂着苏念:“看看孩子醒了没有。”

    苏念抖掉他放在肩上的手,往对面的房门走去。

    意外的是两个孩子都醒了,苏珍蓬乱着头发,嘟着小嘴坐在床上,明显是被苏宝叫醒的。

    看到沈寒修和苏念过来了,立马就瘪着嘴告状:“呜~妈妈苏宝好讨厌,他都不让我睡觉!”

    苏宝不争不辨,站在角落慢腾腾的穿衣服。

    “起床叔叔带你出去玩,钓大鱼给你吃。”

    苏珍睡意朦胧的眼睛骤然睁大,从床上站起来:“可以钓到大鲨鱼吗?”

    “可以,起床叔叔带你去。”

    这下心甘情愿的起床了,瞅了瞅两人的衣服,眯着眸子笑:“妈妈,你和沈叔叔的衣服真好看。”

    提起衣服苏念就头疼,她压根没想到要在船上留夜,什么都没带,现在也只有穿他给的衣服了。

    想着要和他穿情侣装在船上带两天,苏念觉得这恩爱秀大了,关键还是假恩爱。

    换做是以前,她可能会高兴得挽着他的手臂,欣然的接受别人说他们很般配。

    苏珍光着小脚丫跑下床,从小箱子里拿出两套衣服,苏念一看傻眼了,是自己身上衣服的缩小版,感情是全家亲子套装?

    苏念还以为是沈寒修早早准备好的,就听见苏珍说:“妈妈,这个衣服我的挑的,我眼光是不是很好?”

    苏念嘴角抽搐,这才明白过来,是被着父女两合伙算计了。

    怪说不得这衬衣还配了可爱的白色蝴蝶领结,原来是苏珍的杰作。

    在苏珍的耍泼下,苏宝也跟着换了衣服,苏念忍不住扭头看了看沈寒修,还没见过他打这么可爱的领结,可是这身衣服穿是他身上并不觉得有异样。

    不管什么风格的衣服,在他身上都能穿出男人味,这是时间留给他的魅力。

    一家四口出了门,这身亲子装立马就吸引了眼球,谁看了都羡慕。

    爸妈养眼就不说了,两个小宝贝还那么可爱。

    出门的时候,恰巧就见对面房的紫烟走了出来。

    “烟烟阿姨早上好!”苏珍嘴甜的问候。

    紫烟扯着笑摸了摸她的头,看着一家四口的模样比划着:【看起来很幸福。】

    有个爱自己的男人,生一双儿女,这样简单的幸福却离她好远,也许这辈子都不会降临在她的身上……

    苏念笑笑回应,然后担忧的问:“烟烟你脸色怎么还是那么差?感冒没好吗?”

    【没事,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另一侧走过来的苏越诚,看到一身白色长裙,看起来清雅温婉的紫烟时,微微顿了顿脚步,苏念却看见了他:“诚叔!我朋友有点感冒,你帮她瞧瞧吧。”

    苏越诚愣了愣,和紫烟对视的时候,很心虚的别开了视线,但是她好像并不认识自己。

    想到她的身体不舒服,多半和自己昨晚的作为有关,苏越诚才抬脚走了过去。

    再次回到那个房间,里面已经闻不到[情][欲]的味道,收拾得很干净,就仿佛那件事情并没发生过。

    苏越诚断定她不知道昨晚的人是自己,不然不会用这么干净温和眼神看他,如果知道是他,就算不对他歇斯底里讨公道,也起码对他充满恨意,可这些,都没在她的眼神里找到。

    “有哪些明显不舒服吗?”

    紫烟看着苏越诚,比划道:【头有点晕,有一点点发烧,会觉得浑身无力。】

    看到她打手语,苏越诚才回想起来,他们之前在医院见过,那时候,苏念不会手语,还是他帮她翻译的,只是当时对她的印象并不深。

    苏越诚抬手探上她的额头,她没有反应,反倒是他因为这简单的接触而变得[躁][动]……

    昨晚她的美好,他依稀还记得,他没有碰过女人,昨晚的一切对于他来说[极][致]的亦是难忘的,不得不说他很喜欢那种感觉,哪怕很无耻。

    探了探温度,说:“你到我房间来吧,那边有些感冒药。”

    紫烟没有多疑,看着他的眼神里甚至还有感激,这人苏越诚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对这女孩也多了一丝好感。

    如果要对她负责,似乎也不是什么太为难的事。

    简单的相处,看得出来她是个很温柔的女人,而且是苏念的朋友,心至少不会坏。

    他曾经以为,除了苏念,不会再有女人走进他的心,可如今,却有另一个面孔印在了他的脑海。

    “诚叔,谢谢你啊,我先带孩子去外出吃早餐,帮你们点好,待会一起来吃吧。”

    “好。”苏越诚应道,然后带着紫烟去了自己的房间拿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