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32章 阴差阳错的结合
    此刻的夜渐渐深了,大多数人都回房准备休息了,外面的灯都熄了,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紫烟迷迷糊糊听到门边的动静,脑袋晕沉沉的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房间里静了几分钟,当她闭上眼睛准备再次安心睡眠的时候,突然听见门边有了动静,而且听那声响,是门里面。

    是唐邵生吗?

    浑身有些没力,缓缓撑起身子,伸手准备去开灯一看究竟的时候。

    手没来得及触摸到开关,身子就再次被重重[压][倒]在床上,头撞到了床板,只觉得脑袋更晕了。

    那不温柔的力道,恐怕只有唐邵生了。

    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酒味,气息打在脸上,距离很近,却看不见彼此的面容。

    味道不熟悉,但紫烟也没奇怪,唐邵生的身上,向来带着各色各异的香水味。

    想到是唐邵生,紫烟都没太挣扎,咬牙承受着,心里的恨却慢慢觉醒……

    手摸到了枕头底下,却是空空荡荡的,要是那把水果刀在枕头她,现在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刺过去……

    没了最后反抗的武器,紫烟就像个在暴雨中没打伞的人,除了承受,别无选择……

    熙熙攘攘的大厅,此刻也沉睡了,只有几盏暗黄的灯光微量,大堂中央的时钟,正指一点。

    蔚蓝在外面站了近半个小时,再次小心翼翼的探头,那个地方已经空了。

    甲板上还有三三两两看海的情侣,蔚蓝又羡慕又觉得委屈,被风吹干的眼睛又湿润起来。

    见时间不早了,才抬脚往里面走,昏暗的大厅,还有稀少的人,蔚蓝急忙埋头穿过去,本想去厕所洗了脸,让自己不要这么狼狈。

    接过刚刚到厕所转角,整个身子都转过墙角走了两步远,才看见不远处站着的男人。

    下一秒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男人的外套,自然的挽着男人的手臂,而男人也顺势搂住女人的腰……

    看到他们要转过来了,蔚蓝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调头。

    “砰——”慌忙之中出了乱,一转身就转到了一堵肉墙,蔚蓝满脸是泪头都没敢抬,又想到京赞要过来了,对不起都没说,就要跑开。

    手臂却被牢牢的抓住,“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让蔚蓝抬起头,她一脸的泪,哭花了妆,男人没有嘲笑,而是轻轻皱起了眉。

    蔚蓝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杨梓辰,而且还是在她这么狼狈的时候,低头看了看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想捡起来,可是又听到转角处传来男女的谈话声。

    蔚蓝不想被京赞看到自己这没出息的狼狈模样,她需要时间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等自己的心不痛的时候,平静的去和京赞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哭得一塌糊涂。

    急忙对杨梓辰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转身跑开。

    听着她有些哽咽沙哑的声音,杨梓辰的眉头皱的更深。

    她像是在躲什么。

    这时就看见京赞搂着女人走过来,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互相不认识。

    杨梓辰却注意到,他的视线落在蔚蓝跑开的背影上,还为此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看见熟人了?”女人不解的询问。

    京赞移开视线,忽视那个熟悉的背影,对着女人轻笑说:“没事,该去休息了。”

    杨梓辰捡起地上的文件,和手里的笔记本叠在一起,走到了房门前,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沈寒修,越过他可以看到,苏念拿着故事书坐在床边还在给两个孩子讲故事。

    “东西都在这里了,邮件也写好了。”

    沈寒修接过来,淡淡“嗯”了一声。

    本来还想交代两句,杨梓辰却急忙转身,快步走开像是要去处理什么急事。

    从侍者那里打听,找到了在甲板上的蔚蓝,趴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

    快要靠近她的时候,急促的脚步却缓慢了下来。

    冷风中,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微微的颤抖。

    他一直觉得,她是个开朗的女孩,甚至无法现象她悲伤的模样,直到亲眼看到……

    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蔚蓝猛然抬起头,脸上的眼泪都还没来得急擦。

    看清夜色里温润的杨梓辰,知道自己失态了,立马抬手抹掉眼泪,尽可能正常的口吻:“杨特助……”

    ……

    温和舒适的房间里,京赞看了看紧闭的浴室门,犹豫着摸出了手机。

    刚刚那个身影,让他隐隐不安。

    电话拨了过去,杨梓辰正欲开口,却听闻她的手机响起。

    蔚蓝低头看了看,没想到会是他打来的,是不是他刚刚发现自己了?

    铃声久久不息,蔚蓝犹豫不决。

    京赞的眉头微微皱起来,记忆里,这个女生接他电话的时间,基本都是一打过去,就能听到她暗暗欣喜的声音叫学长。

    杨梓辰瞥了瞥她手机,就是这个“京赞学长”让她这么难过吗?

    这个学长是她的结婚对象?

    铃声停歇,杨梓辰才开口:“怎么不接?”

    蔚蓝这才想起对面还有人,抬头看了看他,又垂下脑袋不说话。

    那边的京赞同样低头看着手机,这是第一次她没接自己的电话。

    是睡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很想听到她的声音,也想确认一下各个那个的落荒而逃的女孩到底是不是她,于是又打了第二次。

    蔚蓝犹豫了几秒,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才接起:“学长……”

    京赞明显松了一口气:“刚刚怎么没接电话?”

    “……刚刚睡着了。”

    “打扰你休息了吗?”

    如果是以前,他给自己打电话她肯定兴奋的睡不着,可是就在刚刚,她还看见他亲密地搂着漂亮女人,第一次对他温和的声音有了疏离感:“没有,有什么事吗学长?”

    “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

    蔚蓝忍不住吸了吸鼻涕:“……有点感冒。”

    通话中,两个人都是平常的嘘寒问暖,没有打破这般虚伪的平静。

    “你老公?”看着她挂了电话,杨梓辰才出声。

    只见她随意的抹掉眼泪,眼妆花得有些滑稽,自嘲轻笑,“很快就不是了。”

    杨梓辰愣住,意思是……她要离婚了?都是婚姻是劝和不劝分,可是为什么他听到这个消息,觉得那么的……开心?

    蔚蓝起身把衣服还给他:“谢谢特助,我……先进去了。”

    杨梓辰只是瞥了一眼外套,没有伸手去接:“穿着吧,风大,早点休息。”

    说完他先抬脚离开。

    蔚蓝看着手里的衣服,很温暖,可是好滑稽,在寒冷的时候,给她添衣的男人却不是自己的老公……

    夜慢慢变得宁静,游轮在海上平静的行驶。

    苏念方向故事书,轻叹一声小声嘀咕:“呼……终于睡着了。”

    苏珍第一次坐船,高兴得很,一本故事书都快讲完了才睡过去。

    帮两个孩子掖好被子,留了一盏灯,刚准备洗洗睡……

    “好了就走吧。”

    她都差点忘了,沙发上还有的男人,也差点忘了和那个男人的交易。

    本来说准备一点什么应付他,结果事情太多,压根把这事忘了,“今天太晚了,明天谈吧。”

    “逾期不候。”

    苏念自然知道他在这里干坐了一晚上在打什么主意,脑子转了转说:“沈总,要伺候好您也得养精蓄锐啊,今晚仓仓促促的没准备……”

    “吵着孩子,出来说。”

    沈寒修拽着苏念出了门,立马就扯着她到隔壁的空房:“说说你要准备什么?”

    “别的不说,起码得有精神啊,您看现在大晚上的都犯困,待会效果不好您也不会舒坦,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沈寒修挑眉看着她,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小算盘,“可以,今晚你好好休息,但是苏念你别把我当傻子,你要知道一个道理……”他委顿,朝苏念贴了贴,凑到她耳际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苏念缩着脖子急忙摆手:“不会不会,沈总才高八斗怎么会是傻子呢?”

    苏念知道,他是在警告自己别耍花样,又想办妥紫烟的事又不是对他有所付出,是不可能的。

    但是……管他的,能拖一晚上是一晚上,至少还有一天的时间给她想花招。

    沈寒修低头不小心看到她的[胸][脯],礼服虽然不是大V领,但是从他这个角度,能清晰的看到那诱人的弧线。

    [喉][结]滚了滚,苏念注意到这点细节,立马抬手遮住自己的[春][光],含笑推了推他的身子:“沈总,该休息了,我就先不打扰了……”

    沈寒修的控制力,在她的面前就全部溃于一旦,修长的手指,已经不知不觉滑到了她身侧的拉链上……

    看到他的眼神不对,苏念知道他此刻的深情意味着什么,男人一旦失控,那就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人。

    “沈总什么时候这么猴急了?一天都等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