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31章 苏雅兰的计谋
    “诚哥,你也来了?”

    苏越诚正拿着手机和那头交代着什么,挂了电话才看着苏雅兰,对于这个妹妹,他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嗯,有事?”

    “咱们兄妹两好久没见面了,诚哥,过去喝一杯吧,现在苏家变故,我正想找哥哥聊聊。”

    大厅里,三五结伴交谈,有的谈生意谈合作,有的谈感情谈婚姻,这里就成了一个大型的钱权交易会所。

    苏念几姐妹坐在那里吃点心喝香槟,一向笑脸迎人的紫烟,今晚却有些不在状态。

    “烟烟,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下午被唐邵生一折腾,烧是退了,但是精神还不是很好,可能是吃了药的缘故,有些打瞌睡。

    这里人多吵得更加心闷,【念念,可以帮我找个地方休息吗?】

    苏念瞧了瞧,要在这里呆两天两夜的,肯定有休息的地方,就对蔚蓝和槿秋说:“我先带烟烟过去,待会来找你们。”

    跟着侍者去了楼上的休息区,领了房门的卡,门号是303,比较靠走廊尽头的一间房,房间的装饰和五星级酒店可以媲美,窗外还能近距离的看到大海。

    紫烟躺下床,【念念,可以帮我倒一杯白开水进来吗?】

    “这就去,你好好躺着。”

    出门找水,才发现这里酒和饮料到处都是,但是白开水还不知道在哪。

    找个一个侍者,他说:“白开水?你跟我到后面拿吧。”

    到来工作人员的船舱里,意外看到一抹鲜红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操作台前。

    熟悉的身影让苏念驻足,是苏雅兰,她在这里做什么?

    这时苏雅兰微微侧身,把什么东西在手里揉成团,丢到了脚下的垃圾桶里,同时也看见了苏念。

    她表情微微一顿,一瞬慌乱,视线瞥了一下垃圾桶的白色纸团,睨了苏念一眼,而后指着操作台上托盘里的几杯酒,若无其事的对一旁的侍者说:“帮我端过来。”

    苏念看了看酒杯,再看了看垃圾桶,猜想这酒里面肯定有东西。

    这酒是要给谁喝的?难不成是她心心念念的沈寒修?等他神志不清来个生米煮熟饭?

    “小姐,您要的白开水。”

    “哦谢谢。”

    苏念站在角落驻足,看了看苏雅兰离开的方向,并不是沈寒修所在的地方,心里疑惑着这女人又在打什么主意?

    侍者跟着苏雅兰到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将托盘里的酒递给苏雅兰。

    “诚哥,苏家现在落难了,有些事还需要你照应,客套话就不说了,我们兄妹两喝一杯吧。”

    苏越诚接过酒杯,没有丝毫怀疑,和苏雅兰碰杯,将杯子里的酒饮进。

    他之所以这么没有戒备,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妹妹虽然心地不算纯净,但怎么算计也算不到自己头上来。

    在苏越诚看不见的角度,苏雅兰对着站在不远处的沈荣锦使了一个眼神,沈荣锦笑了笑,放下手里的酒杯抬脚走开。

    苏念端着开水回了紫烟的房间,没有注意到在她的背后,有一双眼睛正看着她。

    等苏念进去之后,沈荣锦走到房门,确认了房间号给了苏雅兰电话:“303房。”

    苏雅兰满意一笑,苏念,别怪我,这就是你和我作对的下场!

    303房里,苏念把杯子递给紫烟,看着她吃下药。

    【没事了念念,你去忙吧。】

    “你好好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待会就在你隔壁。”

    紫烟轻点头。

    看紫烟今天状态确实不佳,苏念就没再打扰她,帮她理好被子就离开。

    重新回到大厅,刚刚她呆的角落已经看不到槿秋和蔚蓝的身影,不知道跑到那去了。

    扭头看了看沈寒修的方向,没想到不偏不倚撞到他的视线,苏念急忙挪开视线,四处游移,装出一副在找东西的模样。

    沈寒修并没有去找她,而是收回视线对着在座的几个人说:“钱不是问题,事情要办妥,在座都是金牌律师,[家][暴]证据都在,离婚应该不难吧。”

    “不难不难,三少您放心,只要你一个话,事情保证办妥。”

    沈寒修把视线落在苏念走开的背影上,语气有些慵懒:“好,等我通知。”

    说完他就站起身子,却没有朝着苏念的方向去,而是走向了坐在靠边小桌子旁的苏珍苏宝,以及梁译洲。

    三个人不知道在玩什么,就连向来冷面的苏宝,此刻也挂上了童真的笑容。

    “在玩什么?”沈寒修直接把苏珍抱起,自己坐在苏珍的位置上,一副亲爹的模样。

    这个梁译洲看着不声不响,小心思却不少,知道从苏念那里不好下手,就从孩子这里进攻,他岂能让他如意?

    沈寒修一度觉得自己很精明,任何人都在自己面前耍不了花样,可是……

    “我们在玩火车,叔叔你也来。”

    于是精明的沈寒修,就玩起了纸牌火车……

    早知道就去找苏念好了,把两个孩子丢给梁译洲还省得他们捣乱!

    苏念走到厅外,在夹板上看到了正拿着相机拍照的蔚蓝。

    “蓝蓝,就你一个人啊?”

    蔚蓝回过头,“嗯,秋秋上厕所去了。”

    “黑漆漆的,你拍什么呢?”

    “哈哈,我拍回去给学长看。”

    “瞧你那样,到哪都惦记着学长。”

    蔚蓝还把摄像机对准苏念,笑着正准备说什么,表情却突然僵住,缓缓放下摄像机,视线落在了苏念身后的廊道上。

    看她的表情变得奇怪,苏念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见昏黄的廊道,船舱开着一扇门,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靠在栏杆边,像是在争吵什么。

    男人背对着这边,但是苏念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熟悉,没等她细看,就被蔚蓝拽到一个遮挡物后面。

    “怎么了蓝蓝?”

    刚刚还兴奋说要拍照给学长看的她,此刻却有些失魂落魄,喃喃着说:“……好像是他。”

    “谁?”苏念疑惑着,探头看了看,同时心里也有了猜想,能让蔚蓝变脸的,恐怕只有那个学长了。

    栏杆边,只见男人搂着女人,女人像是在闹脾气,把他的手拍开,抬着头对他控诉着什么,隔得太远,谈话的内容被海风吹散。

    但是看得出,男人脾气很好,很纵容女人闹。

    微微侧身,苏念看到了男人的侧颜,这下才清楚的辨认出,那个人的确是京赞。

    蔚蓝明明说他有事出差,来不了的,但是现在却和其他女人在这里[暧][昧]不清。

    这其中深藏的小秘密,有点脑子的人都猜到了。

    “蓝蓝,过去说清楚吧,趁着你和他的事情还没太糟,早点结束了也好。”

    苏念说得简单明了,但是她忽略了蔚蓝的感受,她是真心爱着那个男人啊。

    哪怕接触不多,也顺应他领了结婚证,她是盼着天长地久,忍受着委屈和担心,现在还想着把自己所见的美好,留下来回去和他分享。

    这一幕,落在蔚蓝的眼里,比夜风还冰凉刺骨。

    多么讽刺!

    苏念拉着蔚蓝准备走出去,蔚蓝却急忙缩回去:“念念姐……我们走吧。”

    “这种事说清楚比较好,他若是不把你放在心上,你也该早点选择遗忘。”

    这样不清不楚的保持着婚姻关系,对蔚蓝不公平,那个女人和他什么关系,是女伴逢场作戏还是另有内情?

    蔚蓝的眼早已湿润,拽着苏念:“不要念念姐……我回去自己和他说……”

    他们两个人事,的确两个人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看到蔚蓝为难,苏念也没再执意。

    离开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正巧看见京赞脱下外套披在女人的肩上……

    蔚蓝急忙别开视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只觉得,夜变得好冷……

    “念念姐……你先进去吧,我一个人待一会。”

    “好,外面风大,别站太久。”

    蔚蓝扭开头抹眼泪,声音淡淡的哽咽:“嗯……马上就进去。”

    苏念轻叹一口气,为什么好女孩就遇不上一个好男人呢?

    紫烟是,蔚蓝也是。

    走到厅内大致看了看,没有看见苏雅兰的身影,沈寒修也不见人了,现在是不是在烧水煮米了?或许已经熟了?

    苏念没有察觉到,当自己这样想的时候,心里面划过那一丝失落……

    二楼,幽静的廊道里,两个侍者架着一个男人走在中间,前面是带路的沈荣锦,后面是一袭红裙的苏雅兰。

    几个人在303房门停下。

    “就是这里,把他放门边就行了。”

    那个药,会造成短暂的知觉意识麻木,等这短暂的几分钟过去,就生龙活虎了……

    苏雅兰站在门边指挥着:“门关上,任何人要备用房卡都不要给知道吗?”

    侍者接过沈荣锦手里的钱,急忙点头:“是!小的都明白。”

    待那两个人走了以后,苏雅兰看了看紧闭的房门问沈荣锦:“你确定苏念在里面吗?”

    “我看着进去的。”

    想到刚刚那么长时间都没见到苏念,那么她肯定没有出来。

    苏雅兰笑容如鬼魅一般,等今晚一过,苏念一个被[践][踏]过的女人,还拿什么区和自己争阿修?

    而且她知道苏越诚喜欢苏念那丫头,这样的事一发生,他肯定会主动对苏念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