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30章 你不是看上苏念了吗?
    银色的水果刀在幽暗的房间里发着暗光,刀剑对准了白色衬衣下那正在跳动的心房……

    紫烟的手颤抖得很厉害,她是一个连小动物都不忍心残害的人,更别说刀尖下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心里两个声音在挣扎,一个让她快点下手,等唐邵生醒来发现了就完了;另一个又叫她理智一点,苏念在帮忙,他们很快就离婚了,离婚了就结束了……

    正当画面诡异到静止,气氛冻到凝结的时候,床头的手机传来的手机震动的“嗡嗡”说声,吓得紫烟立马挪开了刀,急忙看了一眼唐邵生,确认他没有醒来才颤抖着手急忙把刀藏回了枕头底下,然后拿起了手机。

    槿秋发来的短信,有三条了。

    荣耀盛宴!快来花季造型所集合!念念和蓝蓝都去!

    这一条是一个多小时前发来的。

    后面两条就是催她快一点,刚刚那条秋秋问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烟烟?我现在过去接你!

    紫烟立马回复,说马上过去。

    扭头看了一眼唐邵生,紧张的心还没得到平复。

    荣耀盛宴……苏念也要去,再忍一忍,等苏念帮她离了婚,也许就结束了……

    感觉到旁边的人儿下了床,听见一侧浴室门关上的声音,唐邵生才睁开了眼睛。

    都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看来果真如此,她刚刚朝自己的举刀,他并没有感到多害怕,反而想知道她最后的做法,想知道到底又多恨才会让善良的她有了杀人的念头。

    如果不是手机的响声,她最终到底会怎么做?

    紫烟出来的时候,看到唐邵生已经起来了,立马就心虚起来,眼神里的恐慌不言而喻。

    唐邵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瞥她一眼说:“衣服换好,荣耀盛宴,我需要女伴。”

    他刚刚查看她的手机才知道,原来她也要去那里。

    紫烟一个人在房间换衣服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枕头底下的小水果刀装进了包里。

    出门的时候,唐邵生在路边的店里给她买了一个黑色的爵士帽,轻轻压着刘海,很好的遮住了额头上的白色纱布。

    那边的蔚蓝和秋秋知道她们两个有人送了,也就放心的朝目的地赶去。

    另一间造型所里,苏珍正在坑妈。

    “妈妈,你今天晚上漂亮得不得了!不要不开心啦,要是笑一笑就更漂亮了!”

    苏念在苏珍的撒泼耍浑下,安分的化妆做好了造型,现在这妮子就喜笑颜开来哄她了。

    苏念瞪了一眼沈寒修,想到他刚刚说,今晚就把紫烟的事情解决好,苏念才没有在看见他的时候调头走人。

    快八点的时候,才驱车去了码头。

    这次的荣耀盛宴在游轮上举行,持续两天两夜,要周日的晚上才能靠岸了。

    苏念只想着,熬过这两天两夜,紫烟解脱了,她自己也不用再听沈寒修的差遣过那种特憋屈的日子了。

    他们一家子算是最后上船的了,刚刚登上甲板,游轮就启动了。

    游轮的豪华程度是苏念没想到的,走到里面,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游轮,完全就像一个皇家聚会厅,金碧辉煌得晃眼睛,悠扬的音乐响于耳际,衣裳华丽的女人像春季繁华一样,争相夺艳,都快赶上世界小姐了。

    不得不感叹,有钱人真会享受。

    挽着沈寒修的手入场,苏念就已经做好了成为焦点的准备,可是当大堂内所有的视线朝自己投来的时候,苏念还是觉得脚跟不稳,这时还多亏沈寒修扶着才没鞋跟打晃。

    在各色各样的视线里,苏念很快就接收到一抹恨意了然的目光,扭头看去,就看到了苏雅兰,而她的身后则站着沈寒修的二哥沈荣锦。

    想到上次在山上派对的时候,他两个的行为,苏念就晓得,这两天两夜不好过。

    苏珍拉着沈寒修的手,一点不紧张,小脑袋左右观看着这里的景象,然后就旁若无人的抬头对沈寒修说:“叔叔,这里什么时候开饭啊?我都饿死了。”

    接收到她直勾勾看着点心区的目光,沈寒修眸色温和,对着苏念旁边的苏宝说:“你陪妹妹去那边吃东西吧。”

    苏宝瞪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然后指着某处对苏念说:“妈妈,梁叔叔在那里,我们过去吧。”

    沈寒修朝着苏宝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刚刚温和的神色立马结了冰,那个男人居然还有空来聚会?是他下的订单忙不死他么?!

    沈寒修睨了苏念一眼,苏念接收到他眼里的意思。

    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把紫烟的事情办妥,前提就是,不要惹这位大爷不开心。

    “妈妈待会过去,你先陪妹妹去找点吃的,不然她又要哭了。”

    “人家哪有那么爱哭!苏宝你快点啦!慢死了像个老头一样。”

    目送两个孩子走开,这时却看见了皓皓一家人也在,薛琪真用愤恨的眼神看着自己,黎子生的视线也落在自己身上。

    看着苏珍叫上皓皓一起去了点心区,苏念才放心的收回视线,就看见不远处的蔚蓝槿秋朝自己招手。

    “你去做你的事吧,我先过去了。”

    沈寒修却搂着她不放:“又像去找下一春?别忘了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我知道,这事晚点再谈。”

    沈寒修笑笑不语,紧紧搂着苏念朝着不远处的梁译洲看了一眼,眼里有些炫耀和警告,无言的宣誓着这是他沈寒修的女人。

    而他的行为看着梁译洲眼里,则有那么一丁点的……幼稚。

    蔚蓝看着二人走过来,[暧][昧]的笑了笑,却没有挑明。

    念念姐老说和沈男神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还搂那么紧。

    心里偷笑的同时也有淡淡的失落,秋秋带着唐格,念念姐有沈男神,在场的人基本都是男伴女伴的,唯独她孤零零的,要是京赞也在就好了……

    唐格礼貌的朝沈寒修伸出手:“沈三少,久仰大名。”

    沈寒修睨了他一眼,虽然不认识他,但是看在苏念朋友的份上,礼貌的伸出手握了握。

    这时身后又响起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哟,没想到沈三少这种大人物也会来这里,据我所知,您有四年没出席了吧?”

    说话的人正是唐邵生,而他虽然是在和沈寒修说话,视线却紧紧落在苏念地身上。

    沈寒修瞥他一眼,厌烦写在脸上,连客套话都没说一句,那表情要多傲有多傲,不过他有狂妄的资本,他有目空一切唯我独尊的权利。

    对于碍眼的人,他向来不屑,更何况这人还是他的情敌。

    两个男人心理战的时候,槿秋把注意力放在了唐邵生臂弯里的紫烟身上:“烟烟,你的脸色这么那么差?”

    苏念立马看着紫烟,还以为是自己的拖拉,让紫烟又受欺负了。

    紫烟浅笑着比划:【有点小感冒。】

    苏念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她温婉的站在唐邵生身旁,看起来两个人挺般配,两个人要是离了婚,还挺可惜的,可唐邵生不懂得珍惜。

    “唐少,你来了这么不和人家说一声?”

    妖娆女人冒出来,唐邵生就松开了紫烟换了怀里的人,苏念立马就觉得,鬼才觉得可惜!

    妖娆女人拐走唐邵生之后,几个男人又端着酒杯过来,把沈寒修围住,苏念借机脱身。

    姐妹几个找了个在点心区找了空位一边聊一边吃。

    不远处也能看到那三个孩子和谐的相处。

    厅外的甲板上,亮着几盏暗[黄][色]的灯,夜风吹得有些凉,少许人站在甲板上吹着夜风浅谈,而角落里,就是苏雅兰。

    她的红裙妖艳的飘在夜风中,手里端着高脚酒杯,手轻轻晃着里边的红酒,红唇一张一合说:“你不是看上苏念了吗?”

    和她相对而站的白西装男,正是和苏念相亲未果的何叙。

    “哪又如何?”

    苏雅兰红唇挑笑:“我可以把她送到你的床上。”

    本以为何叙会迫不及待问她有什么办法,哪知他嘲讽一笑说:“苏雅兰,你们苏家被沈寒修玩死了,现在想拉我下水?”微顿继续道:“现在谁都知道,苏念那个女人是沈三少的手中宝,谁敢动她?”

    苏雅兰没想到何叙胆子这么小,不过他的顾虑也的确在实,要是沈寒修知道他动了苏念,那么何家就只有死路了。

    “这事你找别人吧,我何叙无福消受。”

    看着何叙转身离开,原本想好的计划被打破,苏雅兰闷气的喝下杯子里的酒。

    站在远处的沈荣锦坐过来,伸手拿着她手里的酒杯:“我说你们女人,怎么那么死心眼?不就是一个男人吗?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吗?”

    苏雅兰瞪他一眼:“你又没真心爱过一个人,你明白什么?”

    沈荣锦笑笑:“真心?爱?那个值多少钱?感情这种事,只能成为一个人的软肋!”

    “你也别忘了,我没事前说好的协议。”

    “行,我陪你玩玩,说吧,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苏雅兰目光一聚,像是看到了什么,眉头舒开,勾起笑容朝边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