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29章 和魔鬼同归于尽
    抬手比划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们,我和他离婚的事。】

    唐母疑惑着扭头问唐邵生:“烟烟说什么?”

    “她说,有些累了,想一个人待一会。”

    “哦,这样啊!那烟烟你好好休息,我们先下去了,饭你要好好吃。”

    紫烟轻叹一口气,看着他们往门外走,但是唐邵生和唐母说了什么,送唐母到门外,自己又折了回来。

    “要离婚也先给我生个孩子吧。”

    紫烟听了心里气的不行,要是能说话,肯定破口大骂了,如今却只是愤恨的瞪着他。

    当初不要孩子的是谁?上次她流产也是他故意为之,现在却让她留个孩子给他再离婚,不觉得可笑么?

    不顾她眼神里的愤恨,唐邵生坐到床边,拿起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饭递到她嘴边:“吃了就回去。”

    紫烟一手挥开,银色的勺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唐邵生站起身拍了拍落在裤子上的饭粒,狞笑着对她说:“离婚不算本事,有本事从我的控制里逃出去!”

    紫烟只觉得气血冲顶,头更晕更痛了,呼吸也变得急促,突然就想到他说过的那句话:离开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死。

    饭还没吃完,点滴也才打一半,就被唐邵生拖走。

    不顾唐母的担忧的喊声,车已经消失在雨幕里……

    紫烟脚上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上车的时候,裙身已经被雨水淋得近乎全湿,坐在座位上瑟瑟发抖。

    侧边想起他比雨凉得声音:“我玩过那么多女人,还没玩死过,你可以破个例。”

    原本一向习惯了无视他的紫烟也气极了,立马就抬起了手,表情和手速表达着她此刻的愤怒。

    【你觉得我会怕死吗!?】

    唐邵生轻笑一声,没有回答,却在紫烟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踩了急刹车……

    车停稳后,紫烟愣愣的抬起头,热乎乎的液体立马顺着额头流进眼睛里。

    “不是不怕死吗?”不等紫烟回答,只听见车门处“咔嗒”一声,“下车。”

    紫烟抬手抹去渗入眼睛里的血液,转身下车,落地还没站稳,车就急速离去,留下的,只是溅了她一身的水。

    雨水和额头上的血液混合在一起,浸染了白色的裙子,湿掉后的裙子,紧紧贴着皮肤。

    很冷。

    紫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市区的,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死,但必须带着那个男人一起死!

    驻足在一家五金店门前,旁边门店的店主都探出脑袋看着这个奇怪的女人。

    不顾周围异样的眼光,紫烟赤着脚走进五金店,看到店主桌前的纸笔,就写下一句话:“我要一把水果刀。”

    老板担忧的开口:“小姑娘,别想不开,先去医院吧?我给你打120?”

    紫烟左右看了看,视线触及刀具区,径直走过去取了一把小水果刀过回来,掏了掏裙子上的口袋,才发现没钱。

    怕事的老板娘就急忙说:“不要钱!你走吧!”

    紫烟弯腰道谢,把小刀握在手里,行尸走肉一般再次步入雨中。

    现在支持着她走下去的,就是和唐邵生那个魔鬼同归于尽的念头。

    回到家里,在浴缸里泡了一个多小时,水凉了才打了个哆嗦醒过来。

    浑身的细胞好像死了一样,裹上浴袍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

    把水果刀放到枕头底下,抵不过身体的不适,倒在了床上……

    苏念总觉得今天奇奇怪怪的,感觉像是有事要发生,扭头看了看外面阴沉沉的天,雨渐渐小了,但是天空还是黑压压的闷人。

    也许是这闷人的天气,让人的心情变得奇怪了吧?

    “念念姐,你和沈男神关系那么好,今晚的‘荣耀盛晏’你肯定能去吧,你看能不能偷偷给我拍几张照片出来?”

    荣耀盛晏?

    苏念记得这个名字,她曾经偷偷摸摸跟着沈寒修混进去玩过,能去宴会的,都是各界的能人。

    不是有权有钱就是能力非凡。

    “我去哪干嘛?我今晚有约了。”

    蔚蓝狐疑的问:“沈男神就没邀你一起去当个女伴什么的?”

    “他又不缺女伴。”

    蔚蓝一阵惋惜:“哎呀,我还想看看这神秘聚会内部是个什么样子勒!”

    “你家学长去不了吗?”苏念打趣她。

    “以学长的家世应该受邀了吧?可是他去外地出差了,说是要下周一才回来。”

    “没什么好玩的,就是一群有钱人炫富罢了,不如在家补补觉看看电影。”

    “可是人家好奇嘛!”

    正当蔚蓝稀罕惋惜的时候,苏念接到一条信息,是槿秋发来的。

    苏念看完就递给蔚蓝:“看了别尖叫。”

    “什么什么?!”蔚蓝一看,就欣喜的捂住嘴巴:“哇塞!哇塞!秋秋我太爱你了!”

    只见手机屏幕上一段话:荣耀盛宴!我家格格帮我搞了四张邀请卷,你们都有份啊!下了班立马到‘花季造型所’集合!今晚姐请客!

    下班之后,苏念先把蔚蓝送到了造型所,然后调头回去接两个孩子,做主要的目的是看看梁译洲找她是不是有事。

    一回到家,苏珍就穿着黑色的小礼服,俨然一个小公主。

    “妈妈!快点来换衣服。”

    苏念疑惑,跟着女儿上楼,看见她从自己房间的小衣柜里拿出一个礼盒:“这是什么?”

    “妈妈你快点去换上!待会……待会梁叔叔就要来接我们了!”

    苏念蹲下身子看着苏珍:“宝贝,你告诉妈妈咱这是要去哪?”

    “你快点去换啦!这是惊喜,不可以说。”

    苏宝也穿上了小礼服,不过小脸却板着,估计也是苏珍缠着他穿的。

    苏念在女儿的催促下,稀里糊涂的去换衣服。

    苏珍就急忙给沈寒修打电话通信。

    苏宝在旁边听着,又看了看苏珍从书包里翻出来的几张门票一样的纸张,确认了上面的内容就转身出去,拿出自己的手机到阳台打电话:“梁叔叔,你今天有没有空?”

    那头的梁译洲停下手里的工作:“怎么了?”

    “我妈妈要出去玩,想找你做男伴,你可以不可以来啊?”

    梁译洲看了看一旁的邀请卷,还是选择就答应:“可以,我去家里找你们吗?”

    “不用,去荣耀盛宴,我们在那里等你。”

    梁译洲一愣,他今晚正要去那里来着,怎么苏念也要去?

    苏宝挂了电话走回屋里,苏念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沈寒修的眼光不错,选的衣服自然是没得挑剔。

    一袭黑色及地长裙,衬得苏念的皮肤越发白皙,整个人看起来温婉而又端庄,不过分保守也不过分妖艳,一切恰到好处。

    “妈妈我们快走,要迟到了。”

    “不打电话问问梁叔叔在哪吗?”

    “不用,梁叔叔的车已经在下面等我们了。”

    苏念一头雾水带着一对儿女下楼,到了楼下并没有看见梁译洲的影子,只瞧见一辆格外显眼的黑色林肯加长靠在路边,恭候着的人也不是梁译洲。

    苏念就怕苏珍没头没脑被人骗了,还拉着她和苏宝一起被拐,就看了看打开车门等他们的司机,对苏珍说:“宝贝,你确定是梁叔叔派来的人?”

    苏珍视线游移,当然不说是他是沈叔叔的人。

    “当然了!他是梁叔叔派来接我们的司机,妈妈你不要问啦,快点上车啦!”

    在女儿的催促下,苏念犹豫着上了车,从苏珍的言语分析,是梁译洲送来礼服,又要神神秘秘给她什么惊喜?

    她就隐隐不安,是不是梁译洲要……告白求婚什么的?

    可想想也不对,苏珍可是偏向沈寒修的,这么会帮梁译洲呢?

    苏念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车在繁华的街道上停下,看到对面造型馆门边站着的男人时,苏念才晓得自己上了这小家伙的当!

    此刻雨已经停了,路上只剩下雨后留下的水渍,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的六点。

    昏暗的卧室里,紫烟缓缓睁开眼睛,只觉得舒服了一些,但是浑身汗滋滋的,动了动身子,才感觉得异样……

    转头看到唐邵生熟睡的脸,脑子片刻短路,回想着睡着之前发生的事。

    他此刻这本温柔的抱着自己,让她都觉得,让她撞破头撵她下车的事情只是梦。

    意识渐渐回笼,对他的恨也慢慢聚集,看着他比任何时候都温和的睡颜,以及他紧紧搂抱着自己的姿势,紫烟移开视线。

    轻轻把他的手拿开,另一只手想去摸枕头下面的水果刀,才发现手上挂着点滴。

    紫烟缓缓从床上做起来,贴在额头上的酒精棉掉落在被子,让她摸刀子的动作顿了顿。

    每次都是这样,在把她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的时候,他又扮演起体贴丈夫的角色,扰乱她心里的恨意,但是这一次,她不能心软,上当上的够多了。

    每次看到他的温柔,以为他有转变的时候,他又会显现恶魔的本质。

    紫烟拔掉手上碍事的针管,因为紧张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扭头看了看还是一副熟睡模样的他,摸刀子的手微微颤抖。

    不去看他此刻温和的面容,不去想他回来给自己处理伤口,宋紫烟,刺下去都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