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27章 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烟烟,他来这里做什么?”

    紫烟看了看唐邵升,然后对苏念道:【让我回去。】

    “千万不可以。”她昨天才那么狠的骂了他,现在让紫烟跟他回去,他指不定又把气发在紫烟身上。

    看见唐邵升走过来了,两个人就没再说话。

    一顿饭也吃得安安静静,只有苏珍一个人话最多,一会嘴甜的夸紫烟的菜做得好吃,一会说苏宝不陪她玩,一会又问她的沈叔叔为什么没有来。

    苏念气她偏心沈寒修,只是往她碗里夹菜去堵她的嘴。

    吃完饭之后,苏念和紫烟在厨房打扫好,唐邵升就来到厨房门边看着紫烟说:“走。”

    苏念还没开口骂唐邵升,紫烟就走上前对唐邵升比划:【我和念念说几句话。】

    唐邵升睨了一眼两个女人,然后退出厨房。

    苏念立马就问:“烟烟你真要回去啊?”

    【反正两年都呆过了,不差这几天,我也不能老躲在你这里,但是我并没有放弃和他离婚,这个事,还是得要你帮忙,我在家里等你的好消息。】

    苏念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又担忧不已:“你回去了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离婚的事我会尽快帮你办妥。”

    【嗯,谢谢你念念。】

    和苏念告别之后,紫烟就跟着唐邵升离开。

    电梯里,就他们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

    坐上车,直接就开回了他们之前的家,想起上次被锁在车里差点窒息的下场,这一次车刚刚停稳,紫烟就立马打开了车门。

    唐邵升依旧是一言不发,看上去心里有气。

    不过紫烟已经习惯了他这模样,他的笑容向来只对外面那些女人展露,面对她的时候,都是这副臭脸。

    刚换好鞋子,紫烟站在自己的家里还显得有些拘束时候,他就开口说:“去洗澡。”

    紫烟迟疑了一下,转身上楼。

    洗好澡出来,刚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见他穿着浴袍坐在床边吹头发。

    风筒轰轰的响着,覆盖了紫烟的脚步声,唐邵升却知道了她的到来,关掉风筒,命令道:“过来。”

    紫烟看着他愣了愣,手就被他拉了过去,摁坐在床沿,正当她以为他又要做那种事的时候,[包][裹]着着湿头发的毛巾却突然被扯掉,然后风筒的轰轰声再次响起……

    他……居然帮她吹头发?这是看到她决意要离婚所以挣表现么?

    不!不可能,他根本不在乎她的去留,或者说根本不在乎她。

    帮她吹头发这种事,是做梦都没想过的。

    他的指尖在她的发间穿梭,时不时碰到她的头皮,热乎乎的风打在手上挺舒服,舒服得她都半天没回过神来……

    还以为他是变性子了,可不一会,在她头发半干的时候,就感觉到他原本还在抚她头发的手,突然移到了她的脖子上,指尖都探进了她的睡衣领口,紫烟这才如梦初醒,第一反应就是想站起身子躲开。

    但是他像是早就料到了她的举动,放在她身上的手立马摁住了她,然后关掉风筒随手丢在床头,一把将她拎到床上,紫烟急忙比划:【我这两天不方便!】

    唐邵升眉头一皱,以为她是在骗自己,伸手探去摸到海绵宝宝,脸立马就黑了下来,把她松开,转身就到床头拿起一个烟点燃,深吸了一口然后转身问她:“宋紫烟,你真那么想离婚?”

    紫烟想,她要是干脆的点头,也许又是自讨苦吃,反正时间不多了,她就顺着他一点。

    想了想,用了既不骗他又不让他觉得没面子的方式道:【反正我们的婚姻只是一个摆设,结束了你也可是不用看见我影响心情,你也可以和你喜欢的女人结婚了,不是挺好?】

    挺好?

    唐邵升冷笑一声,听起来是挺好,“宋紫烟,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紫烟学着他冷笑一下:【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还有人肯要?放心,我不会给你戴绿帽子。】

    唐邵升冷哼一声,虎口钳住她的下巴,紧紧的,像是要把她的下颚捏碎一样,目光阴森的看着她:“宋紫烟,以为离婚就可以解脱了?我告诉你,别做梦,没有这段婚姻你也逃不了!”

    紫烟本来还想和他心平气和的说话,可是他这蛮不讲理的样子实在让她没有办法不生气,她从不曾记得她欠她什么,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为何就不肯放过她?

    紫烟恨意的眼神看着他,别头将自己的下颚解救出来,因为不能说话,她选择了沉默,懒得和他这种人打手语,累。

    唐邵升并没有因为她的沉默而罢休:“离开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死。”

    紫烟的心,仿若千万根针在扎,不说说这个话的人是不是自己的老公,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会让人不开心。

    这样的话她并不陌生,可以说是从小听到大,她的亲生母亲这样对她说过:“除了唱歌你还会什么?当个戏子还不如去死!我当没你这个女儿,你死到外面去!不要死在家里脏了地!”

    她纵使千万搬坚韧,也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女人啊!

    唐邵升的这句话,让她联想起了自己的生母,那个只生下自己却恨不得自己去死的女人,眼眶立马就湿了,却倔强的不眨眼,害怕在别人面前落泪,让人看见了她的软弱。

    唐邵升在说出那句话之后心里就后悔了,尤其是看到紫烟刚刚还恨意的看着自己,现在却湿了着眼眶,低垂了眉眼,这幅画面填满了失望……

    唐邵升咬咬牙,面子让他没有去说道歉的话,也没有上前去安慰她,一个千方百计想着离开自己的女人,不值得他的同情。

    没错,若果要离开,要么是他主动放手,要么就只有死。

    唐邵升将还在燃的烟蒂丢在地上,用脚狠狠的碾灭,然后摔门离去。

    寂静的房间,紫烟已经习惯了,对于唐邵升,她的心里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时而好时而坏,阴晴难定,但是在她恨他入骨的时候,他又会给予她丝丝温暖。

    就像他让她失去声音,后来又给她请来手语老师,不但她学,他也学,有一次她就是深夜去书房找他,却看见他对着电脑一边学还一边跟着比划。

    她从小没这么感受过家人带来的温暖,所以那一次,也是第一次,她因为唐邵升而感到了温暖,哪怕把她丢进寒冷的人就是他……

    后来习惯了他的忽冷忽热,就像刚刚一样,前一分钟还温柔的帮她吹头发,下一分钟就说让她去死的话。

    对他绝望过,也因为他温暖过,她曾把他当成自己的家人,但是她还是觉得,没有感情的婚姻,只有分开才是对彼此的解脱。

    如果真的要以你死我活来结束,她会选择鱼死网破而不是妥协……

    锦绣苑。

    苏念一个晚上都在等沈寒修的电话,等孩子都睡了,时间也晚了,手机都没动静,合上电脑,躺在床上都要睡着了,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声,手机就放在枕头边,所以传到耳旁声音格外大。

    苏念立马惊醒,抓起手机一看,是她等了一晚上的阿拉伯数字。

    要是以前,她肯定是立马挂红,今天确实迫不及待的摁了绿键:“喂……”

    “下来。”

    “什么?”

    那头的声音加大,重复了一遍:“下来!”

    苏念脑子迷迷糊糊,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尼玛都十二点了!下去找死啊?

    “我懒得换衣服,就这样说吧。”

    “2分钟,不下来后续的事免谈。”

    说完就干脆利落的“嘟”了一声,被挂了电话的苏念抓狂的挠了挠头发,饭后急急忙忙下床,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外套套上,把紫烟留下的文件袋拿上,就急急忙忙往楼下奔。

    楼下,沈寒修穿着白色的衬衫,衣摆扎在西装裤里,气场强势之中看上去多了几分随和。

    苏念走上前,没等平复呼吸就直接把手里的文件袋递过去:“里面的东西可以方便你办事。”

    沈寒修睨一眼,没有伸手去接,转身打开车门看着她说:“上车。”

    苏念站着不动说:“已经十二点了,我明天还要上班。”

    “我明天也要上班,所以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看他那架势,她不上车可能要在这耗到天亮,捏了捏手里的文件袋,还是上了车。

    深夜的马路上空荡荡的,路边的场景很熟悉,是开往他们曾经的家。

    半个小时后,车稳稳落停,跟随着沈寒修往家里走,苏念不由得紧了紧外套。

    心里胡思乱想着,她当时提条件,只说除了复婚,而且他当时笑得那么阴森。

    现在夜深人静的,孤男寡女,他不会是让她……[肉][偿]?

    有了这样的想法就一发不可收拾,苏念跟着他的脚步都减缓了,心里想着,要不转身就跑?可是紫烟的事他还没答应下来呢,一天不结束,她和紫烟两个人就多一天水深火热……

    眼看着马上就要进屋了,苏念内心挣扎着,一只脚跟随着沈寒修迈进了屋,她就知道,没有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