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24章 像你这种人,连可回收垃圾箱都进不了!
    沈寒修的存在就像是个皇帝,大家都听从他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家都默默拿起筷子,紧紧挨着他的莉娜,目光着苏念,笑着问沈寒修:“三少,这位美女是谁啊?”

    沈寒修别头睨了苏念一眼,回答说:“莉娜小姐不看新闻吗?”

    莉娜一愣,不明白他这个回答是什么意思,尴尬的说:“最近忙新产品,没怎么关注……”

    沈寒修没再多说,莉娜看了看苏念,心想这个女人是不是来头很大,还上过大新闻?听沈寒修的口气,好像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是一件多么无知的事一样。

    怕在自己男神面前出丑,莉娜选择了沉默。

    有饭吃了,苏念就没那么无聊了,他们说他们的,听不懂就听不懂,她只管吃饭就好了。

    桌子上的菜,中西结合,苏念发现居然还有饺子,嘴馋归嘴馋,也不能太没礼貌。

    手伸太长显得不得体,转桌子就更没礼貌,于是还是安分吃自己面前的蔬菜沙拉。

    吃着吃着,桌子开始转动,苏念目光直直的盯着那盘饺子,看到在自己面前停下来,心里暗喜,筷子刚伸出去,就看见旁边一只大手放在了大圆玻璃上,眼睁睁的看着到手的饺子被转走。

    耳边还响起沈寒修的声音,说的是英语,苏念大致听懂他是在向那些人介绍中国食物,就是那笼蒸饺!

    大家听了沈寒修的介绍后,不想吃也得给沈寒修面子夹一个尝尝,苏念就眼睁睁的看着笼子里的饺子慢慢减少,直到一个不剩。

    就知道是沈寒修故意针对自己!明知道她喜欢吃,就专门推这个!

    苏念闷闷的就吃着自己面前的菜,谈话之中不知道对方问了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的杨梓辰突然飚出一口流利的英语,从个别单词听得出,他是在提对方的不良之处。

    杨梓辰这个人,脑子很灵光,但是就是不如沈寒修有指导能力,不然也能靠自己大一片天下,他就是做人本分,不如沈寒修“老奸巨猾”,而且他也安稳于现在这种生活,不然他于沈寒修将是劲敌。

    强强联手,盛寒才有了今天的辉煌。

    双方谈了又快一个小时,看见对方释然的笑容,苏念就猜想是事情谈妥了。

    莉娜带头举起杯,只对着沈寒修说:“三少,这一杯为我们合作愉快。”

    沈寒修一晚上喝了不少酒了,都是被莉娜灌的,杨梓辰都为他挡了不少。

    虽然他面色看起来依旧清醒,可苏念注意到他的耳廓有些发红了,他的酒量那么好,很少见他变脸色的。

    而且他眉宇间淡淡的隐忍,看得出来并不是很舒服了,吃饭前空腹喝了那么多酒,明知道自己胃不好还那么作践自己。

    苏念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看着事情谈妥之后,全部人都站起身,不精通英语的她也听懂那个“Cheers”,跟着站起身举起酒杯。

    在双方各自说了祝福合作长久愉快的话之后,全都举起酒杯,苏念不想显得另类,也跟着举起。

    但是杯子还没到嘴边,就被身侧的男人抓住手腕,然后拿走了杯子。

    现在大家都仰头举杯,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作,只有站在沈寒修身侧的莉娜注意到了,不禁暗想,三少这么宝贝她一滴酒都不让沾,那女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可从没听过三少对哪个女人这么体贴的,或者说,“沈寒修”这个名字就和女人不沾边。

    敬酒转了一圈,沈寒修的确是不舒服了,半醉半醒胃还难受,杨梓辰就开口说了结束的话,一直磨磨蹭蹭到了十二点过,才全部散场。

    苏念本想早早离开,却一直被沈寒修拉着手腕,只能坐在座位上,看着大部分人都离开了。

    莉娜也跟着沈寒修留了下来:“三少,你喝那么多酒,就在酒店住下吧?”

    苏念就知道,这个女人使劲给沈寒修灌酒没安什么好心,心想着沈寒修是男人,这事也不是他吃亏,就想放任他在这里“享受”然后自己离开。

    苏念没注意到,自己心里那一抹怨念。

    沈寒修站起身子,眼神还很凌厉,语气也和平常没多大区别:“莉娜小姐劳心了,我有司机,就不麻烦了。”

    “可是三少,时间都这么晚了,回到家也好晚了,在这里住一夜明早醒了酒再走也是一样的,你手下的人不也有好多留宿的嘛。”

    沈寒修把自己的手从莉娜手中抽出来,把站在后面当花瓶的苏念扯到身前,对着莉娜说:“记住她的样子,然后去看看新闻。”

    说完就搂着苏念往外面走,说是搂,不如说是把苏念当成拐杖,走了没两步就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压在苏念身上。

    “卧槽。”苏念低咒一声,差点给他压得跪到地上去,急忙对着一旁的杨梓辰说:“杨大哥,你扶一把。”

    杨梓辰自然是清楚沈寒修的心思,他现在去扶简直就是自己找死,现在可是沈寒修和苏念独处的绝好时机,他哪能那么没眼力的去捣乱?

    “你扶着吧,我也有点醉了。”

    看着三个人走了出去,莉娜才慢慢摸出手机,输入了“沈寒修”三个字,关联词立马就弹出“苏念”“沈爸苏妈”和“苏家珍宝”。

    把几个关联词点开大致看了看,又发现了沈寒修那段算得上告白的新闻发布会视频,莉娜才清楚自己今晚的小心思打得多离谱,原来那个漂亮的东方女子,是沈寒修的老婆,而且两个人连孩子都有了……

    她嫁给男神变凤凰的梦瞬间就破灭了,怪不得席上他一直对苏念照顾有佳。

    苏念驶出吃奶的劲把沈寒修拽到酒店外面,心想刚刚还站得笔直,现在却瘫得像坨稀泥,肯定是装的!

    “沈寒修!站起来自己走!再装我就把你摔在地上!”

    跟在后面的杨梓辰就说:“体谅一下他吧,今晚喝了不少了。”

    “我体谅他,谁体谅我啊?我大晚上跟着出来既不是我本职也没有加班费,我活该啊?”

    要是沈寒修清醒,又要说她藐视上级了。

    杨梓辰没有理会她的抱怨,而是把车钥匙给她:“你没喝酒,开车送一下他吧。”

    “我送他?送去哪啊?”

    “这个问题你比我清楚,我就先走了。”

    “诶!等等!至少帮我搭把手把他弄车里面去吧?”

    杨梓辰却头也不回的走开。

    “喂!杨梓辰!信不信我把他丢地上!”

    回答她的只是夜间凉凉的冷风,拽了拽钥匙,堵了一肚子的气,左右看了看寻到他的车,不知道是他什么时候派人开来的。

    费力的扶着他,走到车边的时候苏念觉得自己的小蛮腰已经折了。

    打开车门把他丢进去,身子被他挂着脖子上的手一带,脚跟不稳整个人跟着栽了下去。

    意马心猿了好几秒,一个人也通红了脸,然后急急忙忙从他身上撑起来,却被一只手抓住衬衣领口,把她又扯了回去。

    熟悉的香水味不再是让她沉迷,而是让她变得清醒,这味道不再是他留恋她的证据,而是他和叶佳瑶之间的联系。

    苏念想撑起身子,领口却被抓得紧紧的,她以一种部分不要了脸的姿势趴在沈寒修身上,若是有人路过看到敞开的车门里的情形,一定以为她多么不知羞耻,大马路上就[扑][到]一个开豪车的男人。

    “你不是要把我丢地上吗?”

    苏念对上沈寒修的眼神,他的语气明显不如往常有气势了,凌厉的眼神眼变得柔和,藏着醉意的不清晰。

    “你松开!”哪有男人这么没礼貌拽女孩子的衣领的?

    他醉意朦胧的眼神,深深的看着她,把她的身子拉近,苏念立马侧头,说话的气息都打着她的侧脸上:“松开你,你会走吗?”

    “你松开试试!”

    他没有动作,只是贪恋的看着她。

    苏念就把膝盖曲起来,本来是想借力推开他,去不想直直抵向了他腿间的某物,为了确认到底是不是碰到了他那啥,她还扭头确认了一下,下一秒脸就更红了。

    沈寒修立马就松开了她的衣领,有些恼的皱起眉头,不想再多看她一眼的模样,呵斥道:“滚去前面开车!”

    看着他那模样,苏念不禁觉得好笑,果然防色狼的绝招就是“断子绝孙腿”,见效快又方便。

    看着沈寒修憋屈,苏念心情好了一下,甩上车门,绕进驾驶位。

    第一次开小劳,好紧张啊,要是不小心刮一下,把她的小奥迪卖了也赔不起吧?

    苏念龟速磨磨蹭蹭的开着,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驶出酒店,路上的车子少了才加快了速度。

    原本躺在后排的男人不知道什么之后坐了起来,从后视镜里两人对视一眼,寂静的车厢传来他略显疲惫的声音:“找个药店给我买点胃药。”

    苏念从镜子里白他一眼:“活该。”

    “那你把我丢地上啊。”

    “别以为我不敢,待会把你的钱包往地上一丢,引两个人过来把你抬进垃圾桶!像你这种人,连可回收垃圾箱都进不了!”

    “我记得……你说有事要找我帮忙?”

    苏念:“……”

    她都把这事忘了,现在他是大爷惹不得。

    苏念立马转移话题:“我去帮你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