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23章 你去厕所吃什么了?
    苏念越不想发生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在一行人的目光下和议论之中,原本平稳行驶的专梯突然停了下来,数字固定在“19”的字样,正是苏念所在的楼层。

    “停了停了!总裁是不是要下来了啊?”

    苏念心里咯噔一声,不由得低了低头,还往人群边上站了站,然后抬头看了看通用电梯,三辆都还没上来。

    “叮咚——”

    大家的视线都看向旁边的专梯,看见里面走出来的男人时,都压抑着声音低呼感叹,还有的已经摸出了手机,近距离拍了一张。

    虽然有些人在公司做了七、八年,但是没见过沈大Boss的大有人在,沈寒修也是苏念到了公司以后才经常下部门,高冷的沈总在大家眼里变得亲民了。

    沈寒修微锁着眉,四处看了看,抬脚走出电梯,候在电梯口的人自动让出一条路,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

    本想去部门里面找人,却突然看到了背对着他站在人群最边上的女人,其他人都看着他,唯独那个女人拿背对着自己,除了苏念,没有人会这么不识趣。

    “苏会计。”

    顺着沈寒修突变的视线,大家都把视线落在了苏念的身上。

    苏念心里卧槽一声,然后转过身,挂着职业性的微笑看着沈寒修,傻笑着没说话。

    “东西收拾好了还磨蹭什么?客户等得不耐烦了你负责?”

    他公事化的开场白让苏念松了一口气,微微颔首:“抱歉沈总。”

    沈寒修转身看见苏念还站在不动,语气颇为不耐烦和嫌弃:“杵着不动等蜘蛛在你身上牵网?”

    周围掩不住的笑声让苏念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然后低着头往专梯走,里面还站在杨梓辰让她放心了一点。

    站在电梯门边的杨梓辰不着痕迹的扫了一圈,他记得那个丫头向来都是跟着苏念的,今天却没见人。

    自从知道结婚过后,就好久没见着她了。

    杨梓辰不知道的是,蔚蓝下班前接到京赞的电话,立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到点就离开了。

    坐上了商务车,苏念才回过神来,她这是要去哪?

    看了看旁边的沈寒修,抱着平板电脑不知道在点什么,但看他眉头微锁的样子就绝不是在玩游戏,对面的杨梓辰也是从上车开始就在整理文件。

    不是她和沈寒修单独处就行了。

    地点定在“皇家格兰”酒店,这是全城最贵的酒店,没有之一,而且还不是有钱就能进的,奢华程度自然是令人咂舌,比起四年前,如今变得更加富丽堂皇。

    不禁让苏念想,今天要接待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客户?

    跟在沈寒修后面,和杨梓辰齐排,电梯是透明的,层层升高,让苏念不敢低头去看脚下壮丽的景色。

    等电梯开门的时候,苏念立马就抬脚走了出去,这时看见电梯上闪着“50”的字样。

    透明的玻璃就像随时会踩空掉下去一样,苏念不禁有些腿软。

    但不想在沈寒修面前表现得太怂,调整姿态,抬头挺胸往前走。

    明亮的金[黄][色]打在廊道里,走廊扑了一成红色的地毯,鞋子踩着上面也变得无声,整个走廊静悄悄的,只能看见站得笔直在廊口待命的服务员。

    苏念左右瞧了瞧,被静谧的气氛弄得紧张了起来,不过有沈寒修和杨梓辰在,也没她什么事,就跟在沈寒修后面凑人数就行了。

    走着走着,沈寒修驻足,苏念反应过来后急忙停下脚步,发现沈寒修把视线落在她身上,却是什么也没说,在她茫然的视线下,推开了镶着金边的大门。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大屋子的人,并不是想象那种纸醉金迷的景象,全部人都都穿着职业装,中规中矩地坐在圆形的大理石桌旁。

    大多数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看到沈寒修进来,都纷纷起身,离得近的还伸出手握了握。

    最独特的就是一个穿着职业裙,身材相当丰满的金发女子,看上去没有三十也有二十九的模样,一上前就挽住沈寒修的手,吐着标准的中文:“沈三少你来得最晚了,要罚酒。”

    苏念心想,以沈寒修的臭德行,肯定把这个女人一把掀开,却没想到,他任女子挽着他的手,还低头笑了笑,像是认罚的模样。

    正当她看得愣神的时候,一旁的杨梓辰来了一句:“逢场作戏,不要在意,沈总的为人你是清楚的。”

    苏念:“……”

    清楚个毛啊?!爱搂谁搂谁,关她屁事啊?

    “走吧,到那边坐。”

    苏念心里骂骂咧咧,跟着杨梓辰走到沈寒修右手边的两个空位坐下,杨梓辰本来是想把挨着沈寒修的那个位置让给她,苏念却自己拉开另一个位置立马坐下。

    杨梓辰愣了愣,见沈寒修没有表现什么喜怒,就自己坐下。

    饭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苏念有些搀,却也没好意思动筷子。

    就见沈寒修左手边紧紧挨着他的金发女子,倒了一杯白酒递给沈寒修,红唇一张一合,声音和神情一样[妩][媚]:“三少,该你罚酒哦。”

    沈寒修嘴上的笑很浅,似有似无,接过女子手上的酒杯,爽快的一饮而尽。

    喝完过后,没人注意到他的视线瞟了一下苏念,她正低垂着视线看着面前的酒菜,像是在走神。

    接着,女子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开了口,吐着苏念听不懂的英语:“三少,我们这次的新产品,你们了解了吗?”

    沈寒修旁边的女子正想开口翻译,沈寒修就在她发音前用流利的英文回答了:“有待改进。”

    苏念心里暗笑那个女人不识趣,沈寒修是什么人,精通十国语言,其他小语种还或多或少了解一点,居然给他翻译,不是自找打脸?

    接下来他们就聊了好久的英语,苏念听半天没听出个所以然,杨梓辰一句话没说,但是苏念知道他脑子里面有数,对他们的事不感兴趣,苏念也没有去问杨梓辰他们在说什么。

    肚子又饿又无聊,真想回去吃紫烟做的菜,山珍海味摆在眼前却能看不能吃,简直就是[自][虐]。

    这些人也真是的,一边吃一边谈不好么?

    苏念突然想起自己包包里还有一个面包,左右看了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沈寒修身上,于是就低声对杨梓辰说:“我去上个厕所。”

    不等杨梓辰回应,苏念就已经起了身,不知道屋内就有厕所的她,直接就推开门往走廊上走。

    沈寒修给了杨梓辰一个眼神,杨梓辰立马就起身跟了出去。

    坐在沈寒修左边的莉娜把视线落在出门的苏念身上,以女人的直接判断,这个女人对于沈寒修来说不简单。

    哪有带来的秘书做在旁边发呆的?她可不认为堂堂盛寒集团会请花瓶,如果不是秘书是公关,更应该积极为自己的老板挡酒才对,一动不动坐在那里,现在还跑出去玩,老板不但不发飙,还派人跟着。

    苏念不知道杨梓辰跟来了,走到长廊尽头的休息区,坐在沙发上拿出包包里的面包,刚刚打开咬了一口,就听见杨梓辰的声音:“饿了?”

    他的语气比沈寒修还寡淡,面色更称得上是面无表情。

    苏念咀嚼的动作顿了一下又继续,还好是杨梓辰不是沈寒修。

    咽下嘴里的面包还和杨梓辰商量:“我可不可以先回去啊?反正也没我什么事。”

    “你自己去和他说。”其他人他可以做主,苏念不行,要是他把苏念放走,惹得沈寒修不高兴,那么遭遇的必然是他自己。

    “杨大哥,你说得话比我说的有效果啊,而且,这事得先斩后奏。”

    杨梓辰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的说:“快吃吧,吃了进去,你的事得他说了算。”

    苏念努努嘴,两大口把面包搞定,灰溜溜的跟着杨梓辰又回去,要不是她还得找机会和沈寒修说紫烟的事,她现在肯定偷偷溜走。

    跟在杨梓辰背后,杨梓辰走在前面,拉开刚刚的位置准备坐下,沈寒修一个眼神刷过来,他立马就会意,把这个位置留给了苏念,自己坐在刚刚苏念那个位置上。

    苏念就傻眼了,果然是谁的人就听谁的话,她“杨大哥”都叫了,他还是坑她!

    “杵着做什么?怕大家都不认识你?”谈话中的沈寒修,突然把视线对准苏念,一时间大家都把目光投过来。

    苏念一愣,急急忙忙拉开凳子坐下。

    刚一坐下,他的手就朝自己伸了过来,苏念还以为他大庭广众之下又要做什么不雅的举动,立马别开脑袋躲开他的手。

    他动作顿了顿,然后丝毫不显尴尬地收回手,视线却一直落在苏念脸色,语气寡淡问:“你去厕所吃什么了?”

    他旁边的莉娜就捂嘴笑了起来,听得懂中文的都在笑,苏念脸一红,一半是不好意思,一半是气恼。

    若是没人在,她肯定吼沈寒修:你才在厕所里面吃shi!

    其实她还没反应过来沈寒修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杨梓辰才轻声提醒她:“嘴角有渣。”

    苏念急忙抬手抹了一下,果然摸到了面包屑,真是丢死人了!

    当她窘迫的时候,沈寒修才开口说了一句人话:“先吃饭吧,剩下的边吃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