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20章 你明白什么?自作聪明
    人不在身边,和她说着话也没这么害怕。

    令人失望的是,电话通了,嘟嘟嘟的响却没有人接,这是蔚蓝没想到的情况,心里的委屈就涌了出来,眼眶立马就湿了。

    低头看了看还跟在后面的影子,突然看见前面的路口有了一辆出租车,还是空车,蔚蓝二话不说就伸手拦了下来。

    坐上车才反应过来,这里离世纪苑,就算走路也只要五分钟了。

    不过高额车费换得一个安心,平安到家。

    一直都是一个人住,京赞来过几次之后,她反倒觉得一个人的家冷清了,果然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念念姐叫她和京赞说清楚,她睡觉的时候都在想要怎么去和京赞说,她还没用那种质问的口气和学长说过话,学长在她眼里,都是高不可攀的形象存在,和他说句话她都要高兴半天,哪还敢对他态度不好……

    就这样胡乱想着睡了过去,她二十三岁的生日,就这样过了……

    黑夜平坦的大路上,炫黑的迈巴赫划过,车厢寂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回来的时候沈寒修把他们带到了儿童商场,不顾苏念的反对,给两个孩子很多东西,单是苏珍的芭比娃娃就买了五套,套套价格不菲。

    不知道沈寒修又去哪发了横财没地烧,一个晚上单是给孩子买东西就花了苏念一年的工资,苏念只有咂舌的份,连反对的权利都没有。

    苏珍把该买的买了,玩也玩开心,就撒手不管呼呼大睡了。

    苏念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致,但看到两个孩子和自己的父亲像平常的父子一样相处,她这心里就发堵。

    一家人明明在一起,却没有办法让他们相认,在看到沈寒修脾气很好的迁就苏珍的一切时,有一瞬间苏念觉得自己好自私……

    车在锦绣苑停下,苏念抱着孩子,沈寒修体贴的走过来,把孩子接到自己怀里,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打开后备箱还打算提东西。

    苏念实在过意不去,才挤到他前面:“我来吧。”

    沈寒修轻笑,没有硬来,其实东西提起来可能比抱女儿还重。

    转身去牵苏宝,他却一脸嫌弃的躲开他的手,上前去把他老妈手里的东西提一点到自己手里。

    虽然不爱说话,但是看得出来孝心不错,尤其是对他老妈。

    进了屋,把苏珍的衣服换了就让她直接睡了,苏宝洗好澡也乖乖[上][了][床]。

    夜深之后,整个城市都变得安静。

    苏念和沈寒修一前一后从孩子房间里出来,看着还摆在客厅里大包小包的东西,苏念转身对沈寒修说:“以后别做这些了,你不欠我们什么,网上怎么说那也是别人的看法,孩子不是你的,我也不会很复婚,我和你都明白……”

    “你明白什么?自作聪明。”沈寒修轻声打断她冰冷到陌生的话,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死皮赖脸的留下,而是在她愣神之际就转身往门边走。

    现在他不急,有苏珍这个小法宝在,他和苏念来日方长,也用不着想前段时间那下,把脸都丢了去缠苏念,现在他要让她“主动”上门……

    沈寒修走得这么干脆,苏念听到关门声响起了才反应过来,扭头看了看已经合上的房门,回想着他那句话:你明白什么?自作聪明。

    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她还不知道他和叶佳瑶的[勾][当],还和他温言细语的,嘲笑她傻得可爱么?!

    苏念踹了一脚他买的玩具,才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

    世纪苑,一辆白色小兰在门边停下,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出现在夜色里。

    此刻已经是夜里三点了。

    看到她打过电话来,本想回电话,可是现在时间太晚了,犹豫半晌,还是把车开来了这里。

    没能陪她过完生日,他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虽然每次他离开的时候,她都是笑着答应,还让他开车小心点。

    她牵强的微笑他怎么看不出来,他把她的小情绪都看在眼底,但对她除了亏欠,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也许一开始不该招惹她的,他以为自己到时候可以全身而退,可是蔚蓝的简单干净让他觉得自己这种做法很恶劣,他也知道,她是真的喜欢自己,从大学的时候开始。

    所以在他突然对她求婚的时候,她思想挣扎半晌,还是选择了答应。

    她很容易满足,他就陪她吃吃饭,给她随便买点小礼物她都会对他笑得很好看。

    纯净的笑容让他心里的罪恶感不断增强。

    也让他开始对她愧疚自责。

    拿出她给他的钥匙,扭开了她的房门,走到卧室,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么晚来这里。

    居家小床上,她睡得很熟,呼吸平稳,胸口有规律的起伏,略带婴儿肥的脸看起来很可爱。

    结婚之后,她做着他乖巧的小妻子,安分守己的在家里等他,不会做饭还特地去学,可是他在家里的时间太少了。

    不知道是冲动还是疲惫,亦或是想要一份安稳,京赞脱下了外套,坐到她的床边,把她的身子往里面挪了挪,然后自己躺了上去。

    明明动作放轻了,她还是睁开了眼睛,呆愣两秒之后,莫名其妙的惊慌起来,说着不着调的话:“对不起……我以后都不问了!”

    被她突然的道歉搞得一头雾水,京赞不禁被她的模样逗笑,轻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什么呢?”

    蔚蓝瞪大眼睛看着黑暗中京赞的脸,还没搞清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梦里面,她像念念姐说的那样,质问京赞打电话的是谁,问他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然后一直眉目温和的京赞突然大发雷霆。

    她睁开眼睛看到京赞的时候,就以为自己还梦里,所以立马很怂的道了歉,随即看到他温和的笑容,蔚蓝才怔住,她能感觉到他摸自己头的温柔,这……这不是梦?

    可是……可是这个点学长怎么会在这里?还……还和她在同一张床上!

    “做什么梦了?”

    “啊?没……没……”蔚蓝紧张得口齿不清,收了神才后知后觉的问:“……学长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京赞把她的身子往怀里收了收,看着她害羞的模样,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轻声回应她:“刚刚。”

    蔚蓝没有和任何男人这本亲昵过,哪怕他们结婚好几个月了,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同床共枕,睡意全无,徒留紧张。

    “你公司的事忙完了吗?”

    京赞神情一愣,沉默了几秒才点头:“嗯。”

    梦醒后的蔚蓝,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问了又怕他像梦里一样凶神恶煞,不问自己的心里又放不下。

    僵硬着身子任他抱着,正在犹豫着她要不要开口的时候,京赞突然有了动作,原本侧躺着的他,翻身罩着在了蔚蓝的身上,大手揽着她的腰,掌心炽热的温度只隔着薄薄的睡裙传给蔚蓝。

    虽然没接触过男人,但是蔚蓝也隐隐感觉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她曾经做梦都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留给他,可是现在却有些迟疑了,因为她害怕,害怕他并不喜欢她,害怕她把最后的防线撤下了,就拿不出东西去挽留他,而且她也不想当一个傻女人,明知道他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却还傻傻的把什么都给他,到了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学长……”蔚蓝伸手推了推他。

    京赞低头看着她,继而俯身,把她后面的话吞噬在他嘴里。

    在擦枪走火的边缘,蔚蓝得以喘息,急忙开口,犹豫的话脱口而出:“学长,你每次接到电话就离开……都是去公司上班吗?”

    她选了一个委婉的问法,可太过于紧张,还是觉得自己的话说得不太对,或许应该问公司很忙有很多事要熬夜处理吗?

    蔚蓝突然的问题,让京赞顿时停下了动作,眼底划过一丝恐慌和懊悔,在蔚蓝还没来得及发觉就消失。

    差一点他就犯了大错了,他已经够对不起蔚蓝了,不能一错再错错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完了。

    松开蔚蓝,低低的“嗯”了一声,没有多余的解释,像是敷衍一般的回答。

    说着他就把被子牵了牵,背对着紫烟躺下:“睡吧,不早了。”

    蔚蓝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乱成一团,有不安有委屈。

    果然她多事就让他不耐烦了,他敷衍般的回答让她心里更没底了,他外面是不是真的有女人了?

    他的前女友和自己完全是两个类型,个子高,大方漂亮,身材还很好,和他站在一起连她都觉得他们般配,诺诺大方是她表现不出来的,尤其是在他面前,她剩下拘束。

    会不会是他后悔了,结婚之后觉得她太无聊了,所以才对她态度不认真甚至是不在乎她心里的想法。

    蔚蓝知道,自己又不倾国城,还和他没有共同话题,而且和他站在一起,连她都觉得不般配。

    这也是他不带自己去见他父母,也不把她介绍给他朋友的原因吧?

    眼泪涌出,背对着他,捂着嘴不敢哭出声,鼻子实在堵得难受了,就起身去了厕所。

    在厕所门关上的时候,京赞才睁开了眼睛,他清楚的听到她的抽泣,内心却十分纠结,他用敷衍的态度,辜负了一个真心喜欢自己的女孩。

    如果一开始不招惹她,她也不会有现在的难过吧?

    这一夜,注定不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