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15章 我老婆
    “有约?”黎子生像是想到什么,然后就转身离开。

    苏珍一手拿着薯条一手牵着苏宝,看着皓皓离开,小脸还耷拉了下来:“妈妈,他怎么走了?我还给他买了鸡腿呢!”

    “珍珍自己吃,走,我们去看烟烟阿姨,还有你们姑姥姥。”

    苏珍立马又高兴起来:“姑姥姥?小舅舅也在那里吗?”

    到了医院,槿秋也在哪里,义愤填膺绘声绘色的说着什么。

    “怎么了秋秋?亲戚来了火气那么大?”

    听见苏念的调侃声,秋秋就立马过来哭诉:“念念你是不知道,我今天倒霉透顶了!”

    不等苏念问话,她就滔滔不绝的一一数来:“我今天在南街送快递,尼玛我送完出来,我的小爱玛就不见了!一车快递全没了!地上一张纸条,说我违章停车!”

    “我停了那么多次,偏偏这次说我乱停车!而且我是电动车!这还不是最气人的,最气人的是,我照着小纸条的电话打过去,尼玛居然连续挂姐三次电话!”

    苏念被槿秋夸张的动作惹得笑了起来,说:“不会是有人恶作剧吧?交通局怎么会挂电话?”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公司老板打电话,还骂我怎么搞得车子都被扣了!”

    “那怎么办?取出来了吗?”

    “没有,下班了,让我明早去派出所。”

    苏念就疑惑:“车子扣了去派出所?”这不是交管所的事吗?

    “我也不懂这些,反正老大把罚单给我,叫我明早去派出所取就好了。真是气死了!害我一个下午都没派货!小宝贝,叫声秋秋姐姐让我高兴高兴。”

    苏珍嘴里含着一大嘴薯条,含糊不清叫了一声:“秋秋姐姐。”

    苏念笑着嗔了槿秋一眼,把苏珍推上去:“问秋秋姐姐和烟烟姐姐要不要吃。”

    苏珍把薯条纸袋打开,可怜兮兮的说:“可是我都没有了……我要留给小舅舅吃的。”

    “什么小舅舅?”

    “我大姑的儿子,大姑生病了,也在这层楼。”

    槿秋憋憋嘴:“苏家的人啊?他们对你那么差你还管他们做什么?”

    苏念就纠正说:“是我大姑,不是小姑,苏雅兰要住院,巴不得她早点挂!”

    “果然最毒妇人心啊!”

    紫烟虽然不会说话,但全程都认真听着她们的谈话,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然后朝他们打手语:【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吧。】

    “什么时候能出院?”苏念问。

    【明天早上就出院了。】

    “回去以后,不能再任唐邵升欺负听到没有?”

    紫烟微笑点点头,其实心里也没谱。

    她不去招惹唐邵升,可是唐邵升阴晴不定,有时候会想发疯一样,把受得气发泄在她身上。

    原本以为只要离开了他的家,不去管他外面那些事,就可以安安静静过自己的生活,终究还是她想得太简单了。

    等紫烟睡下之后,槿秋就离开了医院,而苏念则去了苏雅丽的病房。

    房间里,苏雅丽已经睡下了,凯瑞一个人坐在病床旁边,手里翻看的好像是一本时装杂志。

    当看到杂志上面的小姑娘站在了自己房门边,小脸上也呈现出一丝惊慌,然后故作镇定的合上杂志,走到苏念面前:“小念姐……”

    “妈妈,你把这个给小舅舅。”苏珍明明站在凯瑞面前,却要苏念帮她递。

    “是你要给小舅舅的,自己给。”

    苏珍忸怩着看了看凯瑞,一向大胆的她却胆怯起来,怯生生的把装着薯条的纸袋递给凯瑞:“给你……”

    因为凯瑞向来没什么笑容,上次在电梯里,苏珍和他说话他也没回应,所以苏珍就担心凯瑞讨厌自己,才这么小心翼翼。

    凯瑞都不太敢看苏珍剔透的黑眼睛,伸手接过来,不冷不热道了一声:“谢谢。”

    苏珍也没再多说什么,拉着苏宝站在苏念身后。

    苏雅丽睡着了,苏念也没多打扰,嘱咐了凯瑞几句,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他,然后就离开。

    看着苏念带着两个孩子转身离开,凯瑞才抬起头大胆的注视着苏珍,然后看了看手里凉掉的炸薯条,脸上浮出一抹浅笑……

    苏念带着孩子刚刚进电梯,另一边的电梯门就打开。

    一个男人带着一个浓妆艳抹穿着闪片扑成的红色短裙走了出来。

    “唐少……你到医院来做什么嘛,人家不喜欢这里的味道啦——”

    唐邵升笑而不语,搂着前[凸][后][翘]的女人,往紫烟的病房走。

    紫烟睡下之后,听见有人开门,心里就已经猜到是谁。

    这次住院,唐邵升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这两天晚上,他都会来医院陪着她。

    虽然两个人的交流不多,但是总比一个人孤零零在医院来得好。

    但紫烟也不会傻到因为他的这一点点小变化,就忘记了他的心狠手辣,即便心里有些小动容,也没有改变对唐邵升态度。

    知道他来了,反而紧紧闭上了眼睛,静静的躺在床上。

    开门后,不同于以往的安静,而是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唐少,这是谁啊?”

    紫烟闭着眼睛,假装睡得安稳的样子,听见唐邵升的声音良久后响起:“我老婆。”

    女人明显一愣,然后娇嗔道:“讨厌——明知道人家会吃醋还这样子!”

    唐邵升把自己的手臂从女人手里抽出来,没有再和女人说话,而是看静静看着宋紫烟的背影。

    女人像块牛皮糖一样再次贴上来:“唐少,她睡着了啦,我们回去吧,在医院待久了不吉利的!没病都会染上病!”

    “害怕你就出去。”

    唐邵升的话没有待情绪,女人不知道是惹他烦了,还是他的关心,最终还是挽着他的手,嘟嘟嘴不再说话。

    探头看了看背对着这边的人,只看到的侧颜,而且额头上还缠着纱布,但也能辨认是个年轻的女人,而且挺漂亮……

    什么人这么厉害,能让唐邵升大半夜来探望?

    抬头看了看快完了的点滴,想走到一旁找个座位等点滴打完。

    也没有出声吵醒紫烟。

    女人的鞋子太高,贴着唐邵升走的时候不小心崴了脚:“哎哟!”

    一声“哎哟”不但没换来唐邵升的关心,还惹得他瞪了一眼:“闭不了嘴就出去。”

    女人委屈的皱着眉,低声说:“人家脚痛嘛!”

    唐邵升脸上的笑不知何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耐烦。

    本来晚上没打算去找这个女人,出公司的时候她像是一直等在楼下,他一出去她就黏了上来。

    他的习惯,向来不会拒绝送上门的美人。

    可现在看到宋紫烟熟睡的场景,他却有些不想打扰,更不想她睁开眼睛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在来医院的时候,他不在乎这些的,以前也从没在意过她的感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有些厌倦那种漂浮不定流连花丛的生活了……

    也开始注意这个女人的小情绪。

    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对是错,他只知道,现在他不想在他和宋紫烟的空间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于是脱开粘到令人厌烦的女人,伸手从钱包里取出全部的现金递给她:“拿着,以后别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女人被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得一愣,怔怔的看着他手里的钱,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因为,傍上唐邵升远远比他手机那几千块现金来得值钱。

    梨花带雨是男人都抗拒不了的:“唐少,你突然怎么了?你要是嫌我烦,那我去外面等你好了……”

    唐邵升没有开口,女人犹豫着,偷偷看了看他手里的钱,还是决定放长线钓大鱼,没有伸手去接,一副清高的模样,抹着眼泪往病房外面走。

    唐邵升叹了一口气,以前以[玩][女][人]为乐的他,现在却变得厌恶女人了,这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

    紫烟自然是没有睡着的,装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即便闭着眼睛,她也能感觉到,寂静的病房里,有个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注视着自己……

    炽热的目光让她动都不敢动一下。

    投入眼皮里浅浅的灯光突然被人遮住,像是感觉到什么,她不自觉的微微缩了一下脑袋。

    唐邵升想[触][摸]她脸的手,因为她的这点小动静僵在了半空。

    她在装睡?

    也就是说刚刚那个女人的到来她早就知道了?

    知道了她还能安安静静一言不发的在这里装睡?

    正常的女人看到自己的老公和小三拉扯,都会拔掉输液管从床上跳起来撕一场吧!

    正是她的平静激烈的唐邵升,刚刚还温柔的眼神一下子不复存在,冷冷的声音命令道:“起来。”

    紫烟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站在床边的人。

    其实他来医院,好几次她都是在装睡,寂静的时候,他抓着她的手趴在病床边,天不亮又离开,这些她都知道。

    从没见过他温柔的一面对自己施展,她还有些不知所措,所以只会在他趴下好久只会,才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他罕见的温和模样。

    可如今他眼底的寒气,都让她记不得他温和的时候是什么眼神。

    “自己把你的东西收拾了。”

    紫烟一愣,从床上坐起来,犹豫着,面色故作平静掩去对他的害怕,打着手语:【做什么?】

    唐邵升睨着她,然后移开视线,一边往病房外面走一边说:“出院。”

    出院?不是明天早上吗?

    “我只等十分钟,不出来就自己走回去。”

    接着他就关上了病房的门,那个女人的声音隔着房门传来:“呜呜——唐你以后不要再凶人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