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11章 你只可以喜欢我妈妈一个人
    “你下去我问你一件事。”

    “说。”他依旧保持着圈紧她的姿势。

    “你松开。”

    “不说就先喂饱我。”

    苏念立马脱口而出,看着他的眼神里也不再是刚刚故作的妩媚,而是带着一点探究和审讯的意味:“叶佳瑶在哪里?”

    听到这个名字,沈寒修身子一愣,不是因为这个名字有多重要,而是苏念突然问起这么一个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而他的片刻愣怔看着苏念眼里就不一样了。

    “突然问她做什么?”

    苏念推开他,坐起身子,他的回答模棱两可,让她的心里更乱,继续追问道:“她人在哪?”

    沈寒修倒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淡淡回答说:“我怎么知道。”

    苏念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模样,越更觉得蹊跷,他没有道理和叶佳瑶没有联系,他现在否认得这么干净,也许就是想保那个女人。

    “你不知道?”

    “苏念你是在审讯犯人吗?这都多少年了,你这是在喝哪瓶陈年老醋?”

    苏念:“……”

    那时候她的确因为叶佳瑶吃了不少的醋。

    看沈寒修一点也不紧张的模样,苏念的心里也没个准,她只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沈寒修若是故意隐瞒,她什么也不可能问出来。

    “我觉得你那个大姑挺不错的。”苏念沉默中,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苏念白他一眼:“你是不是专挑那种生过孩子的女人下手?”

    沈寒修语塞,不知道她是什么猪脑子才能把话扭曲成那样。

    “我是说她比你懂事,她叫我们早点复婚,我觉得挺不错。”

    苏念转身下床:“你回去吧。”

    他的神情突然认真起来,两步跨下床拦住她:“苏念,你真的爱过我吗?”

    苏念顺了一口气,别开视线看着地面,避开了这个问题:“你走吧。”

    “你有事瞒着我。”他陈述。

    苏念双臂挡开他的手,他问这样的话,是不是在套她的话?试探她知不知道他和叶佳瑶的鲜为人知的[勾][当]!

    “那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们没有复婚的可能。”

    他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得阴冷,看得出来他有些生气了。

    听闻他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像是有些无奈,上次提起那个孩子她就失控了,这次他不敢再提,只是隐隐知道,她坚决不复婚的态度,和那个孩子有关。

    她突然问起叶佳瑶,到底是为何?到底是什么事要瞒着自己?

    看来单纯的强求她复婚并不是办法,要把她心里那个疙瘩挖掉才能解决事情,她不说,他就自己查。

    苏念见他迟迟不说话,也没再开口,绕过他去浴室洗澡。

    沈寒修看了看浴室的门,然后去外面,从外套里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查查叶佳瑶的下落。”

    当年苏念消失以后,他只知道叶佳瑶被唐邵升带走了,后来也没再过问叶佳瑶的事,他知道叶佳瑶的存在是苏念心里的刺。

    看着孩子要出生了,为了让苏念安定,他特地去早叶佳瑶把话说清楚了,可是却没想到事情最终却变得了如今这个样子。

    苏念洗好澡出来,看到卧室没人了,还以为沈寒修离开了,刚想转头去客厅看看,鼻尖就碰到一堵[肉][墙],腰间多了一只手,他的声音在耳畔传来:“睡吧。”

    沈寒修自然的搂着她,还随手关了卧室的门,苏念才回过神来:“我去外面睡。”

    “你该知道我心情不算好的时候不要违逆我。”说着他就一股力将苏念不怎么温柔的甩到床上。

    “这是我家!”

    “啪嗒——”房间里的灯被他熄灭,暗色中,也能感觉到他深不见底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这是我女人的家。”

    苏念:“……”看着他大摇大摆,一副主人家的姿态[上][了][床],苏念急忙扯起被子。

    “我习惯luo睡。”

    “……!!”苏念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当着她的面,站在她面前解开了浴袍。

    急忙背过身,裹着被子就想溜人,脚刚刚触地,整个人连着被子一起天旋地转。

    他一边扯开她身上的被子钻进来,一边还说:“听说luo睡对[丰][胸]有效果,你可以试试。”

    “你……你你自己丰你的!”

    看着刚刚还一脸平静说坚决不会和自己复婚的女人,现在却羞得话都说不明白了,他冷森的脸才有了缓和。

    “别压着被子。”说话的同时,他已经凭借力道扯出被子,扯得苏念身子都翻了一圈,原本背对着他,现在也成了面对面。

    不顾她瞪大的瞳孔,把她的身子揽入怀中,整理好被子,调整好舒服的姿势,惬意的舒了一口气。

    “沈寒修!”

    他依旧闭着眼睛,抓住她抵在他胸前的手:“别玩火,自己睡觉。”

    苏念满面通红,身子僵着不敢乱动,她露在外面的腿已经感觉到,他真的luo着。

    沈寒修看似平静,其实身心都被[浴][火]焚烧着,苏念洗完澡,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吊][带]睡裙,露在外面的腿和他的缠着,挑起一股欲。

    他那句话说了,她立马安分了很多,但能真切的感觉到她的不自在。

    那次出差的时候,虽然睡在了一张床上,可那时候她是不清醒的,现在才知道有多煎熬。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已经感觉到某样东西正蓄势待发,似有似无的抵着她的腿。

    吓得她大气都不敢喘,更别说动弹了。

    静静等待着,想着等他安稳睡着了,她再离开。

    可终究熬不过长夜,她比他还先入睡。

    感觉到她僵硬的身子完全放松了下来,沈寒修才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呼吸平稳的打在他的身上,让夜也变得柔和起来。

    他从不觉得一个女人能有多大的魅力,让一个人迷恋,直到遇见了她,时间带来的不是腻味,而是更深的依恋。

    搂着她,才能得以安眠,那种安心,久违了。

    第二天,苏念惊慌的从床上坐起,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正当她怀疑昨晚和那个男人同床共枕是梦还是实的时候,卧室的门就被推开。

    “妈妈,你上班又要迟到了啦!”苏珍已经穿戴整洁,坐在沈寒修的臂弯拿着小哨子对着苏念“哔”了一声。

    苏念这才如梦初醒,回想起今个已经是周一了。

    急忙抓起一套职业服,冲进厕所,里面传来她的询问声:“宝贝,妈妈来不及做早餐了,又去外面吃饺子好不好?”

    苏珍就嘀咕一声:“不好又能怎样,你快点出来,这么懒沈叔叔不要你了怎么办?”

    说着像是怕她的沈叔叔对自己老妈来个差评,立马就回头对沈寒修说:“沈叔叔,我妈妈虽然有时候笨笨的,但是很可爱是不是?”

    沈寒修轻挑眉点头:“嗯,傻得可爱。”

    苏珍立马就弯起眸子,黑溜溜的眼睛像极了她老妈,不得不说是真的可爱。

    笑着有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问:“叔叔,昨天晚上你有没有牵着我妈妈的手睡觉啊?”

    “嗯……”

    “那你只可以喜欢我妈妈一个人了,就算她又笨又懒,你也不可以牵其他人的手睡觉了。”

    “好。”

    帮她老妈把又高又帅又有钱的沈叔叔绑住了,苏珍仿佛看到了她老妈光芒万丈的未来,搂着沈寒修的脖子笑得像个小狐狸。

    周一恢复正常的上班生活,今天去到办公室很奇怪,蔚蓝出奇的安静。

    而且这个周末也没她的动静,苏念就猜想:“怎么?和你家那位吵架啦?”

    “不是念念姐,我……”蔚蓝欲言又止个多月了,小脸慢慢变红,小声的问:“念念姐,你说,我和京赞学长结婚也好几个月了,但是……他一次都没碰过我,男人不是都挺喜欢那什么的吗?这个……是不是不正常啊?”

    苏念直言问:“你怀疑他外面有人?”

    蔚蓝点点头,神色有些焦虑:“我也不是多疑,就是一直以来我们都不温不火的,他也没有越界的行为,而且我们还分居……”

    苏念默了默,想起他和沈寒修结婚的时候也是这样,不温不火的,因为那时候都还不熟悉:“你们不是都还不熟就结婚的吗?也许他还在等你适应呢?”

    毕竟沈寒修一开始也是这样,没有越距的行为,中规中矩像个绅士。

    “可是我总觉得怪怪的,好几次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是接到一个电话就走了,而且我感觉……他好像都不喜欢我。”

    “他的性子就是这样冷冷淡淡的吧,蓝蓝你也别多想,也许他只是不懂得怎么表达自己,属于那种在感情上比较迟钝的人,而恰巧你们两个都比较害羞,你先不要急,既然结婚了,就好好经营这段婚姻,不要像我一样,感情里总有一方要付出才行的,你可以试着主动一点。”

    蔚蓝心想,京赞在学校,的确性格比较冷淡,兴许是她想多了,既然已经结婚了,就要相信彼此。

    想着紫烟还没出院,中午苏念就和蔚蓝带着饭去医院,意外的是,唐邵升居然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