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04章 沈家二少沈荣锦
    在苏念的忐忑不安中,车在空无一人的盘山路上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开进了一个宽阔的大坝停下。

    眼前的景象就和刚刚凄清黑暗的盘山路不一样,彩灯闪烁,宫殿被灯光打得金碧辉煌,还能隐隐能听到歌声中男女的谈话嬉笑声。

    唐邵升下车帮她打开门,比较绅士的扶着她下车,命令道:“挽着我。”

    苏念看了看他的臂弯,犹豫了一下把手搭上去,跟着他往高大的宫殿建筑物走去。

    渐渐的,歌声变得大了,说话声也变得清晰,眼前也出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三五扎堆,全是年轻靓丽的男男女女。

    “哟!唐少爷来了!唐少爷来了!”

    苏念闻声抬起头,就发现原本各自说笑的人,全都把目光放在了她和唐邵升身上。

    而唐邵升像是习惯了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步履依旧凌然,领着苏念往里面走,还对她说:“不要乱望。”

    苏念面上镇定,高跟鞋踩得很自信,其实心里有些虚了,不知道是因为山上的温度低还是因为害怕,身子微微有些发抖。

    “升哥,今天的口味怎么这么清淡?”一个穿着红色西装,看上去比唐邵升还不着调的男人,臂弯挂着一个童颜[巨][乳]的小姑娘走了过来。

    唐邵升低头看了一眼苏念,一言不发,搂着苏念一直走到了宫殿最里面。

    不远处,围坐在沙发上的男女,看见唐邵升来了,立马都站起身子,给他让座:“升哥来了?快坐快坐。”

    苏念没想到这个唐邵升还有这么多人尊敬他,心里不屑的想,一个[种][马]还能有什么大本事?

    正当她思绪游移的时候,肩头突然多了一只手。

    因为是一字领的,肩头是空的,手放上来让苏念极其敏感,立马扭头看着唐邵升,不等她躲开,他就低头,言语温柔的问她:“冷吗?”

    苏念侧身躲开他的手,看着环坐在沙发上的二十几号人全把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苏念只觉得尴尬。

    唐邵升却像是故意一样,还脱下自己的外套二话不说搭在了她的肩头。

    虽然她现在的确有些冷,而且穿着这样的礼服,被这么多人盯着看也有些不好意思,是挺想穿件外套。

    但是唐邵升的举动过于[暧][昧],苏念想也没想就褪下刚刚披上的外套,“我不冷!”

    “那你抖什么?”

    “我抽筋行不!”

    “哪抽?”

    “我抽我的关你什么事!”

    “哈哈,原来升哥找了一个还没驯服的,这妞有个性,升哥眼光是越来越好了。”

    听到一旁的调侃,苏念才噤了声,瞪了唐邵升一眼,不着痕迹的挪了挪身子。

    唐邵升扭头瞪了一眼那个穿红色西装的男人,那人立马就止住笑声,望着唐邵升讨好的笑了一下。

    坐在他身旁的小姑娘,看着苏念,声音嗲嗲的问:“方哥哥,升哥哥的女伴我觉得好眼熟哦。”

    她这话一说,另一个抽着女士香烟的女人,瞄着苏念吐了一口白烟,然后说:“像沈三少的前妻。”

    这下大伙才炸开了,唐大少搂着沈三少的前妻,还是待复婚的前妻,大伙小声议论都不敢当面胡乱猜测什么。

    因为唐邵升惹不起,沈寒修也惹不起,和他们共同有关系的女人,就更惹不起。

    对着他们的猜测,唐邵升倒是大方的承认:“眼神不错,她叫苏念。”

    苏念恨不得扯着他的领带把他勒死,本想着安安静静熬过晚上,再和他提条件,现在却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了。

    正当苏念心乱时候,一旁的红衣男人又站起身,望着不远处高兴的招呼:“沈二少!二少来了!”

    沈二少?

    苏念也是惊讶的回过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眉目间的厉,和沈寒修有些许像是,但是嘴角的笑看上却有些妖孽。

    个头比沈寒修矮了一截,但是站在人群到,还算是人中之龙。

    这个男人就是沈家二少,沈寒修同父异母的二哥,沈荣锦。

    相比在这里见到他的惊讶,苏念更惊讶的是他手腕上的女子。

    即便浓妆涂抹着女子的脸,苏念还是认出了那人是苏雅兰。

    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

    苏雅兰面色并无笑意,显得有些不情愿,在和苏念对上视线的时候,她先是一愣,然而目光变得恶狠。

    在一片问好声中,沈荣锦搂着苏雅兰坐下,他也认出了苏念,只是望着苏念挑唇笑了笑,笑容里的诡异,有一种说不出的渗人,让苏念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然后默默移开视线。

    她和沈荣锦的接触不多,嫁给沈寒修,也没怎么和沈家人接触。

    再则不是一个妈生的,兄弟之间的感情并不好,就算在家宴上碰面,兄弟之间也是零交流。

    苏念对他唯一的认识就是,他曾经和沈寒修争过沈氏的继承权。

    当时沈老爷遗嘱写的是,几个儿子当中,最先生出儿子的人就全权继承沈氏。

    那时候盛寒还没有现在这么兴旺,邓同莲贪心沈氏这块肥肉,不停往沈寒修身边塞女人,沈寒修娶了苏念之后,也不止一次催促两人生孩子。

    沈家大哥沈荣茂的妻子,第一产是女儿,还是剖腹产,短时间里不能再生,还因为这事,闹过离婚。

    而沈荣锦一直未婚,继承人的位置就空了好几年。

    苏念和沈寒修的第一个孩子,虽然是个男孩,但是一出生就消失了,后来沈荣茂的妻子生了个儿子。

    邓同莲钻遗嘱的牛角说儿子是沈寒修先有的,就该沈寒修继承。

    闹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协商,沈寒修占百分之三十,其余归大哥和二哥。

    但是沈荣锦和沈荣茂并不满足,想把那百分之三十一起要过来,直到现在,这百分之三十还在沈寒修手里。

    虽说沈寒修不在乎沈氏那点股份,但是他沈寒修的东西,哪有随随便便送人饿?就算是要,也得他们有那个本事从他手里抢走。

    所以一直到如今,兄弟之间的感情都可以用糟糕来形容。

    在这件事上,苏念还是不自觉地站在了沈寒修这边。

    看着苏雅兰和沈荣锦在一起,苏念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安静坐着一旁,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这个聚会好像是麦城上流社会的聚会,怪不得办的如此奢华。

    这样想起来,似乎沈寒修曾经也带她参加过,那时候她只顾得吃,都没留意这些。

    像是感觉到了苏念的不自在,唐邵升就借口出去看看,把苏念带到了外面。

    苏念这才看到不远处的钟楼,已经九点了。

    想到孩子梁译洲公司的苏珍和苏宝,苏念就借口上厕所去打了个电话。

    就算现在赶回去,车程也得一个多小时,也来不及去接孩子。

    电话打过去才知道,梁译洲总能把她的孩子的事办的妥妥帖帖。

    他说两个孩子已经在他公司的住所里睡下了,还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知道他最近工作忙,苏念就只是简单的说有个朋友生病了,相互关心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收起手机,上了个厕所,洗手的时候,镜子里突然多了一个女人被浓妆覆盖的脸。

    苏念从镜子里和她对视一眼,然后满不在乎的抽出一张纸,擦拭手上的水。

    “苏念,脚踏两只船好玩么?不怕有一天摔下水淹死自己么?”

    苏念朝着她笑了笑,故意和她钻字眼:“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会游泳。”

    “哼,苏念,你以为你自己很有魅力么?那些男人不过是一时新鲜,等……”

    不等她说完,苏念就微笑得体着打断她的话:“不管我有没有魅力,至少让你嫉妒了不是么?”

    看着苏念自信的笑容,扑着淡妆的脸,精致得找不到一丝瑕疵,苏雅兰不想承认,但她的确是妒忌了。

    苏念的年轻,美貌,自信和本事,以及那么多男人对她的青睐,尤其是沈寒修,都让她嫉妒到恨,恨不得苏念在这个世上永远的消失。

    看着苏雅兰妆容也掩盖不住的怒意,苏念依旧微笑从容,想了想,问:“倒是你,不是口口声声说非沈寒修不嫁吗?怎么和他哥扯上关系了?”

    提起这个,苏雅兰就更恨了,要不是现在苏氏需要沈荣锦帮助起死回生,她自然不肯和这个男人扯上关系。

    可想到不借助沈荣锦的能力,苏氏倒闭后,她也会跟着一贫如洗,那样,她就成了落魄千金了,就离沈寒修更远了,于是不得不和沈荣锦相互利用,各取所需。

    苏氏恢复之后,沈荣锦会占一定的股份,这样就能壮大他的力量,方便他得到沈寒修手里那百分之三十。

    她给他股份,而他则帮她得到沈寒修,这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达成的协议。

    见到苏雅兰只是愤恨的看着自己,苏念就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因为苏家,需要他,所以你选择了他?”

    被她戳中痛处,苏雅兰面部更扭曲:“苏念你是在幸灾乐祸吗?别得意,我告诉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身败名裂!”

    苏雅兰诡计多端,苏念是清楚了,就拿上次的新闻事件来说,如果不是沈寒修出面澄清,她也就离身败名裂不远了,她的名字也将成为小三的代名词,遗臭万年,苏珍苏宝也将因为有她这样的妈妈,而永远抬不起头。

    突然觉得自己挺招恨的,薛琪想把她踩着脚下,而苏雅兰又想让她身败名裂……

    而她苏念,不是好欺负的。

    “身败名裂?似乎是你自己现在的处境……”苏念丢掉手里打湿的纸巾,不顾苏雅兰五颜六色的脸,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