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03章 除非你嫁给我
    哪怕是在夜里,没有开灯的房间,他也看见了从她白皙的皮肤里渗出的鲜红……

    而木制吊台上的小花坛也落了下来,他的第一反应竟是去护住地上的女人。

    然后已经晚了,小花坛纷纷落下,有的碎在他的脚边,有的砸在了他的肩上,而有一个,准确的落在了紫烟的头上。

    一次次倒下又强撑着站起来的女人,这次一动不动地倒在那片狼藉里。

    心里钻出来的那股痛,让唐邵升烦躁,他在心疼这个女人?

    咬咬牙,移开视线不去看紫烟,狠下心,眼里的疼惜再次被冷漠取代,轻轻拍了拍肩上的泥,然后转身到床头,拿起她的手机。

    拨通了苏念的号码,然后把手机丢在紫烟旁边,在寂静下来的房间,发出了“啪”的一声。

    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但是她知道那通电话是打给谁的,她不想让苏念卷入和他唐邵升的恩怨里,也不想让苏念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想伸手去挂断那通电话,但是手却不听使唤,连抬起来都很难……

    苏念被电话吵醒,看到是紫烟打来了,立马就接通了,那边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知道紫烟不会说话,苏念就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事,立马就起床,顾不得换衣服,拿了一件外套披上就急急忙忙出了门。

    开着车到紫烟的住所,也就五分钟左右。

    到了她的房前,门是开着的,这就让苏念更加不安了。

    推开门看去,房间一片漆黑,客厅静悄悄的:“烟烟?”

    紫烟不会说话,自然是换不来回答,但是身侧的房门有了声响,紧接着就被打开。

    唐邵升从里面走出来,似笑非笑看着苏念说:“我说过,你会来的。”

    苏念一愣,这句话,紫烟小产住院的时候,他对她说过。

    现在大半夜,紫烟给自己打电话,而唐邵升又在她家里,苏念心里立马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挤开唐邵升钻进房间,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一时愣在门边。

    顾不得去问事情的经过和指责唐邵升,立马上前抱住紫烟,看着奄奄一息的她,苏念颤抖着手摸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唐邵升看着跪坐在泥土里抱着紫烟的苏念,一个气息薄浅,一个忧心落泪。

    而他,只是冷眼旁观,站在一旁点了香烟,哪怕救护车来了,他也没有伸手去抱一下紫烟。

    “唐邵升你简直不是人!恶魔都不足以形容你!”这是苏念跟着医护人员走前,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听到救护车的声音远去,唐邵升碾灭烟头,垂眸看了一眼角落里的狼藉,白色的地板上,泥土里还混杂着血迹。

    原本雅致的房间,就因为他的闯入变得一团糟,而宋紫烟,也因为他危在旦夕。

    心狠手辣的他,在看到宋紫烟倒地的那一刻,心里也蓦地紧了一下,而最终,还是被残忍麻木了心疼,选择了伤害到底……

    如果不是他,宋紫烟的生活完全是另一片景象。

    看着她原本温馨的小窝,想象着她一个人躺在眼前的大床上静静安眠,而他就像一场大风暴,摧残了她一切的美好……

    恶魔都不足以形容你……

    唐邵升蓦地笑了笑,才发现已经黎明,这才起身离开。

    在街上茫然的转了一圈,最终还是去了医院。

    透过病房门的窗户,看到宋紫烟躺在病床上还没有醒过来,但是医生说她的情况已经平稳下来了,看见她没有生命危险,他的心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这个死唐僧!你来这里做什么?又想害我们烟烟?赶紧给我滚!”

    听着泼辣的言辞,唐邵升就猜到是谁了,和紫烟结婚以来,没少被她骂。

    苏念和秋秋去楼下给紫烟捡药回来,本来秋秋一路就对唐邵升骂骂咧咧的,没想到这个渣男还自己送****来了。

    唐邵升对槿秋的骂声置之不理,视线越过她,落在后边的苏念身上。

    “秋秋,你先进去。”

    槿秋犹豫了一会,进门的时候还故意撞了一下唐邵升,明显厌恶他。

    等槿秋离开以后,苏念才对唐邵升说:“唐邵升,紫烟她也是人,而且还是个柔弱的女子,你稍微有点人情味行吗?她为了你才小产,这才出院几天,你看她成什么样子了!”

    因为生气,苏念的语气自然不好。

    唐邵升低头看着苏念,相比她的怒意,他显得十分平淡,说:“当初你若是不逃婚,不会有这些事。”

    他又是这番话,苏念平复了一下情绪说:“你和紫烟离婚吧,反正你不喜欢她。”

    唐邵升的条件提得很干脆明了:“离婚可以,除非你嫁给我。”

    苏念一愣,“我嫁给你,你能得到什么?”

    闻言唐邵升倏忽一笑,却未作答。

    苏念猜测道:“就因为当初逃婚让你们唐家颜面扫地,这么多年你还耿耿于怀?”

    他的笑突然变得有些无奈,又有些自嘲,说:“你不会明白……”顿了顿又笑得和往常一样邪魅:“那么想知道就嫁给我试试。”

    苏念不悦的看着吊儿郎当的他:“唐邵升,紫烟是个好姑娘,结婚两年你应该知道这一点,你要是不喜欢她,就离婚,不要仗着这段婚姻的存在就对她为所欲为!”

    “苏念,你是在教训我还是在命令我?”

    “不管是什么,不要试图再伤害紫烟。”

    唐邵升看着她,不屑一笑:“你拿什么保她?”

    苏念语塞,的确如此,单凭她,她拿唐邵升无可奈何,六年前要不是有沈寒修护她,现在她肯定还在唐邵升的魔爪下生活。

    “要保她也可以,我允许你和我谈条件……”

    苏念抬头看着他,听她继续说:“明晚七点我去你家接你。”

    “去哪?”

    唐邵升嗤笑一声:“如果你没有那点胆量跟我走,那么直接谈崩。”

    说完,他就抬脚离开。

    苏念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也隐隐不安,这个男人的危险程度,不是她可以估量的,明晚去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为了紫烟,她不得不去着一趟。

    苏念家里有孩子,晚上就没有留在医院。

    回到家睡觉的时候,沈寒修打来电话,苏念直接就挂了,现在没心情和他扯。

    结果不一会,宝贝女儿就来敲门:“妈妈!妈妈!沈叔叔叫你接电话!”

    苏念这才无奈起身,拿起女儿的手机,语气不怎么好的问:“什么事?”

    “为什么挂我电话?”那头的沈寒修声音冷冷的问。

    苏念随意的回答:“陌生号码,不认识就挂了。”

    知道她在撒谎,沈寒修也顺着她的谎话说:“那现在就给我记住了,这次就算了……”

    苏念语气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沈总有事直说,别说那些没用的。”

    那头的沈寒修挑眉,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那个丫头敢用这种口气对自己说话:“我周一上午十一点到机场,来接我。”

    苏念借口找得顺溜:“周一我要上班。”

    “接我就是你的工作,怎么?你想藐视上级给你安排的任务?”

    苏念加大力度捏了手里的手机,气得胸口起伏剧烈,“知道了!”

    话音未落就挂断电话,苏珍见电话被挂了,就埋怨起来:“我还没和沈叔叔说话呢!”

    苏念把苏珍抱回她的房间:“去睡觉!大晚上接什么电话!”

    第二天晚上,苏念把孩子拜托在梁译洲的公司,在家楼下等唐邵升。

    七点不到,唐邵升就开着艳红色的迈凯伦来了,苏念刚刚来开车门,一个淡蓝色的礼盒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去把衣服换了。”

    还好他准备了衣服,不然这个女人还打算穿牛仔裤!

    苏念接着盒子愣了愣,唐邵升的声音又传来:“给你十分钟,不穿就光着去。”

    苏念急忙就转身,上楼换衣服。

    还以为他为了[戏][弄]自己,会给她穿那种[暴][露]或是[情][趣]的衣服,却没想到是正儿八经还挺漂亮的晚礼裙。

    看这妆扮,他应该是要带她去参加什么聚会,想到聚会人多,他也做不出什么过格的事,苏念一整天的担心才缓解了一些。

    唐邵升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像是等得有些不耐烦。

    不到十分钟,就看见一抹宝蓝色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一字领露出了她漂亮的锁骨,宝蓝色的裙子,把她的皮肤衬得更加白皙,她的美,并不是第一次见,但每一次都能让他惊艳。

    但这是唯一一次,为他而惊艳。

    看着她慢慢跑到了车边,在她拉开车门的瞬间,唐邵升急忙收回了[贪][婪]的视线,神色冷漠的看着前方,像是对她的打扮并不在意,车门一关,没等苏念系好安全带,就迅速启动。

    苏念有些紧张的坐在他的旁边,要不是这车只有两个座位,她一定不会选择坐他的旁边,怎么想都觉得危险。

    第一站并没有去目的地,而是带苏念去做了个发型。

    从造型所出来,苏念才开口问他:“要去哪里?”

    唐邵升启动车子,扭头看了看她,勾起一边嘴角笑了笑:“这就害怕了?当年逃婚的胆量去哪里了?”

    苏念沉默,扭头看着窗外。

    夜色下璀璨的繁华都市景象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蜿蜒的盘山路,路上漆黑,连一盏路灯都没有,视线能及的,只有车灯下一小方。

    苏念隐隐不安起来,这是要去哪里?

    该不会是选个荒野,然后把她先女干后杀再暴晒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