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02章 苏念你矫情什么?
    苏念觉得和他真的没法沟通了,也不明白他这样执意的纠缠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等苏念回答,他一面站起身一面说:“周五过后,第二天我要去出差,时间不会长,一两天左右,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苏念默不作声,沈寒修也没多做停留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躲在门边偷听的蔚蓝立马一副刚刚到门边的样子,毕恭毕敬送走了沈寒修,然后就对着苏念竖起大拇指:“念念姐,我从来不敢想象,有人敢像你这样对待沈男神。”

    苏念嗔她一眼:“上班!”

    蔚蓝吐吐舌头,嘀咕道:“念念姐,你是不是好朋友又来了?脾气这么大。”

    苏念眼睛一瞪,她就安安静静不说话了。

    现在整个公司的人都认识她了,那些人见到她就像见到沈寒修一样,所到之处的气氛莫名其妙就冷了,甚至还有人和她打照面的时候叫她总裁夫人!

    苏念也懒得去管这些事了,她没沈寒修那么大的本事去扭转这么多人的看法,如今别人这么说不重要,只要她和沈寒修两个人心里明白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就行了。

    到了周五,沈寒修如约来接她,苏念自然是不肯去。

    “就带孩子回去看看妈。”

    苏念恼怒的吼他:“要带孩子回去看你妈,你自己去生啊!”

    沈寒修亦步亦趋跟着她往她的小奥迪走去,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苏念你矫情什么?”

    矫情你妹!无理取闹的明明是他,还说她矫情?

    他钻进车里,看了看板着脸的苏念,然后摸出电话:“我今晚有事回不去了……嗯,我的事我自己清楚,就这样了。”

    苏念大致猜到他是在给邓同莲打电话,没想到他这么随意就放了他亲妈的鸽子。

    见他妥协没有执意拉她去沈家老宅,苏念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想把他在路边放下去,他却安坐不动,说明天要出差想去看看两个孩子。

    苏念耗不过他,就把车开到了家里。

    这一次他倒是很安分,两个孩子睡着了,就立马离开。

    听他接的电话,好像是晚上的飞机,走的时候还不忘嘱咐她,有事就给他打电话。

    苏念嘴上什么也没说,脸也板着,没给他一个好脸色看,可这心里却慢慢有些变动,她不想去深究,蒙着被子睡去。

    第二天,伙同蔚蓝和秋秋又去了紫烟的花店。

    四个女人一同上了街,疯狂购物。

    逛到晚上,苏念因为要去接孩子先离开了,不久秋秋又被唐格接走,蔚蓝也接到了京赞的电话说要离开。

    玩了一天后,大家都各自满载而归。

    紫烟去花店看了看,也回了家。

    走了一天有些累了,洗了个热水澡就休息了。

    一个人的生活,她也习惯了安静,在凄清的夜里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是几点,隐隐约约听到一点动静,还有男人和女人窸窸窣窣的谈话声,好像就在门外一样。

    紫烟清醒过来,静静听了听,就听闻一声比较响亮的关门声,在夜里声音显得十分大,这下紫烟可以断定,确实是有人进来了。

    而进她这个房子的人,除了她自己,就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唐邵升。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夜里两点了,他这么晚过来做什么?

    带着疑惑,紫烟掀开被子下了床,套上拖鞋急急忙忙打开了门。

    娇嫩的女声立马在耳边响起:“唐少你慢点~”

    闻声看去,一个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女人挽着唐邵升的手臂走进了屋。

    大V领下,两个雪白的球好像随时会蹦出来一样,似有似无的蹭着唐邵升的手臂,不言而喻的[挑][逗]。

    紫烟开门的动静,也吸引了那个女人的视线,女人[娇][艳]的笑容消失,不满的看着紫烟:“你是谁啊?!你怎么在唐少的家里!”

    而紫烟则完全愣住了,这不是第一次看到唐邵升和别的女人[暧][昧]不清,他们刚结婚的时候,在他们的婚房看到他和其他女人恩爱是常有的事,甚至他和女人缠绵在他们的[床][上],而她一个人蜷在漆黑客厅的沙发上。

    因为没有爱,她并没觉得丈夫当着自己的面光明正大的出轨是一件多么伤心的事情。

    哪怕是现在她也没有心痛,只是有些酸涩。

    她都从他的家里搬出来了,他却还不忘把女人带到这里来羞辱她。

    唐邵升看上去像是喝醉了,但是依旧站得笔挺,女人的声音让他注意到了门边的紫烟,看着紫烟的眼神带着一丝醉意的迷离。

    女人搀着唐邵升的手,趾高气扬的看着紫烟再次问:“我问你是谁?唐少的屋子也是你能随便进的?还不滚出去?”

    没人注意到,伴随着这句话,唐邵升的眉头不悦的隆起。

    紫烟抬起手,正准备比划说“这里是我的家”,那个女人就开始嘲讽:“原来还是个哑巴,一个残疾人还……”

    “滚。”女人的话未完,就听到唐邵升冷冷吐出这一个字。

    那个女人和紫烟皆是一愣,然后紫烟就立马退了一步,准备回房关上门。

    紫烟以为是自己的出现,打扰了他们的好事,所以他叫她滚……

    看着紫烟识趣的转身,女人的嘴角勾起了挑衅的笑容。

    哪知道紫烟刚刚转身,唐邵升就从女人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上前拉住了紫烟,然后看着女人相当不耐的重复了一句:“滚。”

    女人一愣,立马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看着唐邵升:“唐少……”

    唐邵升厉眸一瞪,女人就嘟着红唇,瞪了紫烟一眼,不甘心的踩着高跟鞋离去。

    紫烟面色平静的看着唐邵升,然后抽出自己的手。

    动作很平静,心里却有些害怕。

    然而害怕的还是来了。

    他的吻夹杂着浓浓的酒味,席卷而来……

    推搡着紫烟倒在了床上,有些醉意的他,力道比以前更没轻没重。

    对她的[占][有],从来没有前戏,而这次蓄势待发的他却突然停了下来,长臂越过她的头顶,从床头他的外套里摸出了一个东西。

    是[避][孕][套]。

    她记得,刚结婚的时候她跟他提过,让他带[套][套],他就以一句不喜欢拒绝了,然后长期都是她吃[避][孕][药],今天他怎么了?

    是不是他醉得不清醒了?

    也许就是他这个小小的改变,让紫烟觉得痛也变得轻缓了,他从来没体贴过她,她也没奢望过……

    [缠][绵]之后,他起身穿起衣服来,紫烟也托着疲惫疼痛的身子,把身上的睡裙整理好,还以为他穿好衣服就会离开。

    唐邵升一边扣衬衣纽扣,一边看着背对着他整理衣服的紫烟说:“给苏念打电话。”

    紫烟一愣,回头不解的看着他,他喜欢苏念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虽然他身边的女人形形色色,一天换几个,但是在他醉得不清醒的时候,都会喊苏念的名字。

    但是在紫烟的印象里,苏念和他的交情并不深,甚至于是厌恶他,不然当初也不会逃他的婚。

    紫烟不想把苏念扯进来,现在她的生活很好,不想把她弄得和自己一样一团糟,于是愣怔之后没有理会唐邵升这个要求。

    看着背影瘦弱的紫烟,唐邵升眼底也有些疼惜,但是在夜里,没有人发现,哪怕是他自己。

    “给苏念打电话,让她过来。”他重复了一遍。

    紫烟还是没有理会,甚至拉起被子背对着他躺下。

    这个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但是唐邵升了解她骨子里的倔,都是现在她不会说话了,不然早就和他骂了无数次架了。

    被人无视让唐邵升怒气更加,走过去一把掀开被子,被子里的女人立马就蜷起身子。

    唐邵升抓起她的领口,把她整个人从床上提起来,当看到紫烟那丝毫不畏惧的目光时,他的心里就莫名的生气,哪怕她一句话也没说,也能感觉到她眼里对他的怨恨。

    让他想看到傲气的她哭着向自己的求饶模样。

    没有丝毫怜惜把她从床上扯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唐邵升居高临下的看着艰难支撑起身子的她,冷着声音重复:“给苏念打电话。”

    紫烟支起身子,低着头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只觉得背上一痛,整个人又扑到在地上。

    “打不打?”

    看不到她点头,也看不到她流一滴眼泪,唐邵升只觉得挫败。

    电话其实他自己可以打,但是他就想看到她屈服。

    而她现在的眼神,哪怕是在夜里,他也能从中看出里面的怨,里面的决裂让他不禁想,如果她的还有力气,她也许会和他同归于尽。

    看着她挣扎着站起来,缓缓抬手抹去嘴边的血迹。

    唐邵升单手架在她脖子上,抵着她的身子后退,撞到墙角的半身花瓶,“哗啦”碎在了地上。

    残根、碎瓷混着泥土散落一地。

    花枝牵扯到了上面的细铁丝,看到上面放着五六个小花坛的木制吊台有下落的趋势,唐邵升立马松了手,本想去扶住了那个吊台……

    哪知道他的手一松,紫烟就倒在了地上,那堆碎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