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01章 离婚不就是为了复婚吗?
    遗体很快就被火化,也没办什么风光的仪式,直接就下葬了。

    墓地是苏国天生前就买下的,否则现在恐怕要被刘玉媛扬灰而散。

    曾经的一代商业巨擘,就这样静悄悄的离世。

    苏国天落得这样的下场,苏念并不意外,也不同情。

    用沈寒修的话说,自己种的种,结出的果是苦是甜都得自己尝。

    当年苏国天抛弃发妻,去找年轻漂亮的刘玉媛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今天。

    不过一天时间,就把后事处理完了,如果刘玉媛真的爱他,哪会这么草率?

    不过苏国天风/流一生,有这样的结局并不算遭。

    苏念觉得头有些晕,就没立马出院。

    那一下像是砸在了太阳穴上,醒来过后一整天都晕晕沉沉的。

    吃了药睡了一觉,苏念醒来的时候才觉得好了一些。

    睁开眼睛看了看,病房的灯开得不算亮,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苏珍苏宝也不在病房。

    起床准备看看时间再上个厕所,身子动了动才觉得不对劲,她的手上有东西,准确的说,是有东西抓着她的手。

    扭头一看,男人趴在床边,大手正抓着她的手。

    苏念心里一悸,醒来能看见床边有个人守着,心里就暖暖的。

    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拿起手机看了看,都已经夜里三点了,他就打算在这里守一夜啊?

    “沈寒修。”苏念伸手推了推他,他却没醒。

    以往只要有点动静他就醒了,看来是累了吧。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懂得照顾自己……

    苏念下床,看到他脱在一旁的外套,就拿起来轻轻披在他的身上,虽说是夏天,夜里还是有些凉。

    拿起衣服愣了愣,才发现自己不经意间对他流露出的关心,看了看趴在床边的他,最终还是走上前把衣服给他搭在肩上。

    心想他不知道就行了,可刚刚有这样的想法,手还没来得及离开衣服,就被一只大手抓住。

    沈寒修坐起身子回头看着她,声音有些低哑:“看来你还是关心我的。”

    意识到他是在装睡,苏念有些窘迫的急忙抽出自己的手,声音哽了半天才出来:“……就算是个陌生人,我也该这样做。”

    沈寒修一边起身一边穿衣服,低头睨着她,意味不明的笑意。

    苏念在他的笑容中,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想起了白天就想和他说的话,现在两个孩子不在,也没什么生人,就说:“沈寒修,这次发生的事情,和你脱不了干系。”

    沈寒修轻声问:“所以呢?”

    苏念抬头看着他,神色决绝道:“所以如果你是真心对我和孩子好,就不要再搅乱我们的生活,和苏雅兰结婚,不然这样的事还会发生!这次孩子没什么大碍,下次……”

    “你叫我和苏雅兰结婚?”不等苏念说完,沈寒修的笑容凝结,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她问。

    苏念低头避开他的视线,她的心里也莫名的堵得慌,没等她开口,沈寒修就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等你出院,在看看这样的话该不该说。”

    看着他状似生气的模样,抬脚往门外走,苏念立马叫住了他,还是狠心的说:“不管怎样,我希望以后我们不要再有任何牵扯……”苏珍和苏宝不能再冒任何的险了,白天的时候她才知道,仅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想保护两个孩子有多难,她不希望孩子因为他们大人之间的是非有任何的意外。

    他闻言驻足,不紧不慢转身看着苏念,声音很轻:“去看看新闻,再用脑子想想,毫无瓜葛这种事,有没有可能。”

    苏念一愣,没品出他的情绪,他向来是这样,不管生气与否,说话的声音都不会太大,除了她把他急的抓狂的时候……

    看着他转身走出病房,关上了门,苏念才回过神来。

    厕所都顾不得去上了,急忙拿起床头的手机,没电关机了,充上电也顾不得那些未接电话和未读信息,直接点开手机栏里面的新闻头条。

    沈三少隐婚生子落实。

    微博话题榜,第一第二被“沈爸苏妈”和“苏家珍宝”占着。

    记忆里的一片骂声也变成了对她的问候,祝她早日康复,还让她和沈寒修好好的!

    有病了吧!

    苏念翻了好多评论,全是祝福她和沈男神的。

    顿时就懵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还是她的脑子被砸糊涂了?

    疑惑之中,看到了一个视频,正是沈寒修发布会的视频。

    当沈寒修把离婚证亮出了的时候,苏念觉得脑子都炸了,他是嫌事情不够乱吗?!

    “看完了?”

    苏念闻声扭头,就见沈寒修端着一个杯子,里面的水还冒着点点白烟。

    “沈寒修!”

    看着苏念气急败坏的模样,沈寒修坐到椅子上,不急不缓喝了一口水:“你觉得……还能毫无瓜葛吗?”

    苏念抓着手机的手指节都泛白了,恨不得就是一个手机砸过去,心和脑子一样乱,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以为,他们结婚的事,会随着着纸离婚协议一样,永远尘封,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当你无法改变的局面的时候,就学会适应和接受,完了就赶紧睡觉。”

    苏念上了厕所,憋着气睡去。

    第二天一醒来,就办理了出院,没有急着去上班,而是在家里观察新闻的动向。

    越看心里越乱,说得实在太离谱了,把她都说成能蛊惑人心的千年妖怪了,看见网友说让她和沈寒修幸福下去,她就冒出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想都觉得浑身战栗。

    “妈妈,梁叔叔打电话来了。”

    “妈妈,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

    苏念急忙从电脑里抬起头,看着一拐一拐跑过来的女儿,愣怔的问:“怎么了珍珍?”

    “梁叔叔打电话叫我去上班了!”

    “上班?”苏念这才想起来苏珍下午有拍摄,“等妈妈两分钟,你去叫哥哥把你的头发梳一下。”

    急忙合上电脑,收拾自己的行头。

    她这个当妈的都不去上班,还让三岁的女儿出去上班,说出去肯定被人笑话死。

    把孩子送走,苏念在家懒了一天,第二天才决定去上班。

    车开到地下停车场,苏念半天都没敢开车门。

    现在正是上班高峰期,停车场人很多,昨天的新闻闹得那么大,现在是个人都知道她是沈寒修的前妻了,而现在的她最不想的就是和他扯上关系。

    看到快要迟到了,苏念才磨磨蹭蹭下了车,一溜烟钻进电梯,把头埋得低低的。

    倒是电梯里的人显然已经认出了她,用眼神指着,小声的议论。

    一走进财务二部,整个部门的人都像看外星人一样把她看着,苏念都不敢多做停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抬头挺胸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想挖个坑跳进去。

    一走进办公室,蔚蓝就惊讶的站起身,立马控诉她:“念念姐你不拿我当朋友!”

    苏念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表情:“怎么这样说?”

    “哼!还装!”蔚蓝嘟着嘴,而后又问:“你的伤怎么样了?没什么大碍吧?打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担心死我了。”

    苏念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的伤?我没事啊?”

    “念念姐你还装!沈总自己都澄清了,离婚证都有呢!还是待复婚!”蔚蓝就一个人在那里惊叹:“哇,没想到念念姐的前夫居然是沈总!我就说他对你不一样嘛!女人的直觉是不会有错的。”

    苏念埋头整理桌面上的文件,这样的话题能避免谈就要避免,能敷衍就要敷衍。

    “不过念念姐,沈总有钱又有权,帅气又温柔……”

    噗!你那只眼睛看出那个男人温柔了?

    “你又这么漂亮能干,你们干嘛会离婚啊?”

    “蓝蓝,你把这个那到外面去打印一下。”

    蔚蓝嘟嘟嘴,然后还是乖乖的拿着文件出去打印。

    只是她刚刚走出去,办公室的门掩上还没五秒,就再次被打开。

    苏念以为是她东西拿漏了,抬头瞧的同时就响起一个轻淡的男声:“身体好了?”

    苏念瞪他一眼,就收回视线,拿着笔写着什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沈寒修迈着优雅尊贵的步伐,直接在她对面的凳子坐下,长臂伸过去挑了一下她的下巴,让她抬头看着自己:“脑子没好影响听觉了?”

    苏念一脸嫌弃的拍开他的手:“出去!”

    “苏会计,你上下级没搞清楚?”

    苏念把视线落在电脑屏幕上,用了上下级的口吻说:“那不知沈总大驾有何贵干?”

    沈寒修也正经起来,神色认真的说:“如果苏家人来找你,记得告诉我。”

    苏念很不耐烦的说:“不劳沈总费心!如果没事,劳沈总起立右转慢走不送。”

    沈寒修显然和她不在一个频道,自顾自的继续说:“还有周五,带着孩子跟我回家一趟。”

    听他一副老妻老夫的口吻,苏念忍不住怒了:“沈寒修你有病吧!我说了孩子不是你的!而且我们已经离婚了!什么待复婚当玩笑听听也就过了,如果我会和你复婚,当初就不会和你离婚!不管你现在有何打算和计划,我不会再往坑里跳了!”

    苏念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已经够绝了,可是沈寒修的面色依旧平静如水,默了几秒,淡淡的说:“离婚不就是为了复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