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100章 苏家败落
    苏国天在抢救期间,刘玉媛丝毫不在乎他是否会有转机,她心里早就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了,苏国天一死,苏家的一切都是她的了!

    苏越杰对公司的事不敢兴趣,却一直被刘玉媛强压着学了商业管理,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儿子,若是你爸出事了,你立马就去公司宣布上任,到时候……”

    “妈,这种烂摊子接下来有什么用?”

    “你别管!照我说的做!”

    她嫁给苏国天,盼的就是这一天,岂能让她几十年的心血功亏一篑?

    苏越杰气不过,转身离开。

    苏雅兰和刘玉媛向来是一条线上的,就上去问:“妈,你到底有什么办法?现在公司已经都快倒闭了,有人买还是直接卖了吧,何必让哥去做这些没意义的事?”

    刘玉媛就转过头看着苏雅兰:“兰兰,现在你和沈寒修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没有机会回头了,你也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听着她这番话,苏雅兰不解的问:“妈……你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邓伯母之前说过什么吗?”

    苏雅兰不言语,状似在回忆,刘玉媛就说:“沈家不止沈三少这一个儿子,大儿子成家了,沈二少不是还单着?邓同莲之前不是说,要是三少不行,二少也可以?”

    苏雅兰厉声反对:“妈!除了阿修我不会嫁的!”

    “胡闹!他要是不娶你,你就终身不嫁吗?你也看到了,苏念消失了四年,没有苏念沈寒修也没喜欢上你,你还是死心吧。”刘玉媛苦口婆心的说:“兰兰啊,女人有时候要懂得取舍,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苏雅兰有些失控的哭喊:“妈,我不会嫁的,你帮我想想办法让苏念离开,阿修会娶我的!他会娶我的!”

    “他不喜欢你,就算苏念那丫头死了,他也不会喜欢你,兰兰,别和自己过意不去,那个沈二少人也不差,年纪也才比沈寒修大两三岁……”

    “我说了我不嫁!”苏雅兰大吼一声,然后转身跑开。

    坚持了十几年的感情,让她松手成全他和别人在一起,她怎么做得到?

    清晨,沈寒修感觉到怀里的女人细微的动静,立马就睁开了眼睛。

    苏念黝黑的眸子睁开,像是刚刚才醒来,打量着她的所在之处,在触及到他的目光时,她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像是有些懵,就怔怔的看着他。

    沈寒修坐起身子,低头看着她,打趣着问:“失忆了?我是你老公记得吗?”

    她的眉头立马就皱起来,看着他默了默:“苏珍呢?”

    她的记忆回到了苏珍被挤到在地的那一刻,而苏宝也去向不明。

    “没事了。”沈寒修下床,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却答非所问:“你怎么在这?”

    她还记得那些媒体骂她的话,抢了姑姑的男人,不要脸的[小][三]……

    “说什么胡话?我是你老公,你生病我能不在吗?”

    苏念还有些懵:“我和你离婚了!”

    沈寒修轻笑,逗她上瘾,说:“你睡傻了吧,我会让你离婚?”

    苏念哑言,这是什么情况?难道……难道这是小说里面的剧情?

    她回到了他们没有离婚的时候?!不对,那时候没有苏珍苏宝啊!

    越想越觉得脑袋疼,这时候就听沈寒修轻笑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瞧你那傻样。”

    苏念这才意识到他是在耍自己,口头吃了她的豆腐,还骂她傻!欺负她现在头脑不清醒?

    瞪他一眼,然后掀开被子慢慢起身。

    恰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苏宝走了进来,身后的苏珍还在扯他,嘴里不满的嘀咕着:“不可以进去!沈叔叔和妈妈在睡觉!小孩子不可以偷看!”

    苏宝就是听到这句沈叔叔和妈妈在睡觉,就不得不进去了。

    推开门看到两个人并没有做那些羞羞事,他的小脸才缓和了一些,然后瞪了一眼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苏珍。

    这么蠢一定不是他的亲妹妹!

    “妈妈,你好点了吗?”

    苏念起身,把苏宝拉到跟前:“你有没有受伤?”

    苏宝懂事的摇头,苏珍却上来撒娇,拉起苏宝的手,又亮出自己的手说:“我和苏宝的手都流血了,但是杨叔叔给我们擦了药,已经不痛了。”

    苏念把他们的小手抓在手里,心疼的抚着,苏珍也爬到床上,小手轻轻的摸着苏念头上的纱布,揪着小脸问:“妈妈这里疼不疼?”不等苏念回答,她就鼓起小嘴对着她的额头吹了吹,学着苏念以前对她说过的话说:“吹吹就不痛了。”

    果然女儿是贴心小棉袄,苏念把她抱起来,庆幸她没有出事,要是昨天那台摄影机砸到的是苏珍,现在不知道又是怎样一番情形。

    正当一家四口温馨的时候,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来人是穿着一身白大褂的苏越诚,看了看苏念,神情有些凝重的说:“小念……你爷爷过世了,你要跟我过去看看吗?”

    苏念一愣,没有立刻回答去或不去。

    死者为大,人死了,反而有些恨就消退了。

    想到前不久还拿钱让自己离开的老人,现在却与世长辞……而且那个老人还是自己的亲爷爷。

    但是她的心里却不痛不痒。

    想了想,人都死了,去看最后一面也无碍。

    “死亡”两个字总是带着伤痛,就算是个不相干的人死了,也不能视而不见。

    苏念就牵着孩子,对苏越诚说:“走吧。”

    沈寒修拿起她的外套跟上去,不声不响把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苏珍还没弄明白大人说的话,坐在沈寒修的臂弯还有说有笑。

    到了楼下,只有一个人刘玉媛在哪里哭嚷,苏国天在世的时候,把苏雅兰宠上了天,现在过世了,却连她的人影都看不到。

    苏国天拿钱让她走的时候,她说钱留着他自己善理后事,并不是说来气他的,而是以前在苏家的时候,无意中就听到了刘玉媛嫁入苏家的用意。

    恐怕刘玉媛现在掉的眼泪也是虚假的。

    在病房外面,苏念看到了苏雅丽。

    对于这个女人,苏念是同情的。

    她是刘玉媛和苏老爷生的第一个女儿,小时候还是倍受宠爱。

    可是苏越杰和苏雅兰出生以后,她就不怎么受重视了。

    而且她的面貌相比苏雅兰不算秀气,略微丰/腴,刘玉媛就觉得她这样不可能给自家钓到金龟婿,再则她性格内向,不讨喜。

    出国留学回来后,还带了个父不详的孩子回来,在苏家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苏念在苏家的时候,苏雅丽待她不错,只不过苏雅丽自身都是泥菩萨过江。

    在苏家,苏念就对苏越诚和苏雅丽母子两比较有好感。

    “大姑,你也来啦?”

    “爸过世,怎么也得来看看……”哪怕昨天刘玉媛对她说了那样的话,在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还是第一时间带着孩子来了医院。

    看到苏念额头上的纱布就担忧地问:“你在住院?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一点皮外伤。”然后看着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爱说话的凯瑞,苏念对着苏珍说:“这是你们小舅舅。”

    凯瑞是他的小名,苏念还不知道他的大名叫什么。

    苏珍怔怔的看着凯瑞,像个小花痴一样看得眼睛都不眨,看着凯瑞黑色中微微带蓝的眼睛说:“小舅舅的眼睛好漂亮……”

    凯瑞也一直看着她,其实他此刻的内心,就在感叹苏珍的眼睛好漂亮,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也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女孩。

    苏珍的眼睛很剔透,黑黑的眼球随了苏念,看上去要比普通人大一些,就像一颗黑色的水晶葡萄,轱辘的转着。

    苏念摸摸苏珍的头说:“这丫头,就嘴甜。”

    寒暄了几句,刘玉媛抹着眼泪从里面出来,看着站在门边的苏念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来看我们苏家的笑话来了?你知道你爷爷是怎么死的吗?”

    刘玉媛面目扭曲瞪着苏念吼道:“是被你气死的!抢姑姑的男人你也做得出来!你也不怕遭报应。”

    苏念看着她莞尔一笑,语气略带嘲讽:“我想,如果真的有因果报应,也轮不到我的头上,您说是吗?刘奶奶。”

    “刘玉媛女士……”刘玉媛还没还口,沈寒修就出了面。

    沈寒修站在另一边,刘玉媛这才看到他,心里不由咯噔一声。

    沈寒修走到苏念身后说:“事到如今,都是你们亲手酿成的,结果是喜是悲也是自己种的种,怨不得别人,而且我记得……我早就提醒过你们。”

    刘玉媛不敢和沈寒修傲,把他惹急了,苏氏一点起死回生的可能都没有了 ,到时候就算是苏雅兰嫁给了沈二少也于事无补。

    所以刘玉媛没敢多说一句话,不爽的看了苏念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苏念还忍不住想,现在的情况,不正是他们一手策划的吗?把所有的黑水泼到自己身上,现在苏雅兰不正是众人眼里的受害者吗?

    明明被陷害的是她,刘玉媛还反过来责备自己,真是可笑!

    苏念不知道的是,事情早已发生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