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99章 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待复婚
    沈寒修召开这个发布会,主要目的就是为苏念排除后患。

    如果他不出面,再任由苏雅兰胡乱说辞,今天这样的事,也许还会发生第二次。

    苏念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到了两点,沈寒修吩咐好特级护工照看苏念,然后就和杨梓辰去了发布会现场。

    一直以神秘著称的沈三少,如今罕见的召开发布会,各路大大小小的媒体早早就聚集在了厅堂里。

    他的出现不出意外的让场下轰动,闪光灯把大堂照得透亮。

    杨梓辰先拿起话筒,直接就按照沈寒修的意思说:“发布会仅召开一个小时,下面请各位媒体提问。”

    接通了话筒线的记者就站起身,因为时间有限,问题问得自然是直截了当:“请问沈先生的确是因为苏念小姐而悔婚的吗?”

    沈寒修也是干净利落,简单明了的回答:“是。”

    “外界说沈先生对苏雅兰小姐始乱终弃,最终选择了苏雅兰的侄女,对此你有什么想辩解的吗?”

    沈寒修的声音清晰的传出:“始未乱,谈何弃?”

    “那沈先生的意思是说,在认识苏雅兰小姐之前,先钟情了她的侄女苏念小姐?”

    “我钟情的,至始至终仅此一人。”

    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事情慢慢有了转机,证明并不是像苏雅兰说的那样,因为她的善意让沈寒修和苏念结识,然后被爱人和亲人背叛。

    “那我们如何相信三少您说的话是真的呢?”问话的是一个中年女子。

    听闻这个问题,沈寒修面色凌厉,拿起桌上的话筒突然站起身,不急不缓的道:“问得好。”

    顿了顿继续说:“我就把你们想知道的问题都告诉你们。第一,我和苏雅兰的订婚,不过是她的自导自演,我不曾参与,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第二,就是苏雅兰和她侄女苏念的关系,我就说一点,苏念是在六年前被赶出苏家的落魄千金。”

    这样一来,就推翻了苏雅兰说她对苏念恩重如山的说辞。

    沈寒修有条有理的一一道来:“第三,就是我和苏念的关系……”沈寒修故作停顿,视线低垂像是在看桌面上的东西,而后才抬起头看着刚刚发问的女记者说:“刚才有人质疑我说话的真实性,那么……”

    说着,只见他修长的手指拿起一个绿色的小本本,封壳清晰的写着“离婚证”三个大字,然后他将证件翻开,里面的内容透过摄像机清晰的呈现,证件下方,清晰的写着“沈寒修”和“苏念”两个人的名字。

    不给媒体惊讶的时间,沈寒修接着刚刚的话说:“六年前,我和苏念的关系的夫妻,四年前离婚,但是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待复婚。”

    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饶是久战沙场的老将记者,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几乎没上过花边新闻的沈三少,这个万千女性的梦中[情][人],不但结过婚,而且还离婚了,还有个……待复婚?

    而更让人感叹的是,他结婚、离婚、待复婚的对象都是一个女人!

    转折六年,还惦记同一个女人,什么始乱终弃一下子就和沈寒修无关了,痴情男神成了他的新标签。

    苏雅兰的说辞,全都被一个离婚证推翻,事情扭转,苏念也成了被棒打鸳鸯的受害者。

    一阵唏嘘过后,一个记者问:“那么苏念小姐的那双儿女,是三少您的子嗣吗?”

    沈寒修微顿之后回答:“对!”

    不管是否流着他的血,苏念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

    还有记者想问话,但是时间已经到了,退场之前,沈寒修就说:“对于你们早上的行为,我要求你们给苏念小姐写致歉报道。”

    早上从沈三少砸设备中就可以看出,他有多气愤,还为了那个苏念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就足以见得那个女人于他有多重要。

    对于这个要求,媒体都不敢怠慢,若是沈三少一个不高兴,那么他们也许就该关门大吉了。

    事情出现扭转,网上对苏念的骂声也消失殆尽,全是对她的祝福。

    1楼:希望未来沈夫人早点康复。

    2楼:苏苏你一定要和沈男神好好的。

    3楼:沈男神都要嫁人了,而我还是单身狗!

    ……

    109楼:沈爸苏妈基因果然强!(下面附了一张苏珍苏宝的照片。)

    N楼:楼上全部点赞,沈男神终于被收复了,你嫁我也就放心了,我也该找个人嫁了。

    ……

    一时间,网络上全是“沈爸苏妈”和“苏家珍宝”的话题,苏珍做小童模也变得大有名气,JM公司算是找对人了,广告费都省了。

    发布会一结束,沈寒修就回到医院,苏念躺在病床上,还是眸子紧闭,没有醒来的迹象。

    苏珍苏宝被杨梓辰带出去了,刚刚公司又打电话来,但是他不能把苏念一个人留下。

    那种生病醒来之后,身边没有一个人的心情,他最能理解。

    所以推掉了所以的公事,坐在病床旁边静待她的苏醒。

    医院静如止水,而苏家别墅就完全乱套了。

    苏雅兰看着电视上的新闻直播,立马就失控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沈寒修居然会把他和苏念离婚的事情说出来,看着网上对自己的骂声一片,她自然而然就把这些辱骂的原由归结到了苏念的头上。

    “爸,这个苏念……”

    “够了!”苏雅兰正准备说苏念的不是,苏国天却忍无可忍吼了她一句,然后大声说:“你知道现在苏氏是什么局面吗?股市大跌!要不是你闹这些事,公司哪会像现在这样乱成一团?!”

    当初在寿宴上的时候,沈寒修就提醒过他了,现在才知道自己对苏雅兰的纵容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如果当时就收手,事情不会落得今天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

    刘玉媛就心疼苏雅兰:“老爷,你也不能这样说雅兰,苏氏能起来,还不是靠雅兰和沈家的订婚吗?”

    正因为商界都知道,苏家以后会和沈家成为一家人,所以都开始巴结苏家,现在倒好……

    苏国天气得面色发红,也意识到不该对苏雅兰发火,泄气的坐在沙发上,忍不住说了一句:“一直安分一点不好吗?四年都过去了,现在为何非要逼沈寒修订婚啊?还把事情闹崩了……”

    苏雅兰觉得委屈得很,眼泪一直掉:“爸,难道公司比你女儿的幸福还重要吗?我现在二十过半了,你就让我一直以沈寒修未婚妻的身份过一辈子吗?!我争取自己的幸福有什么错?!”

    这番话又把苏国天激怒了,说话也不拐弯了:“可是你也看到了,他不喜欢你!他喜欢的是苏念!而且你看看你所谓的争取,都争取到了什么?!”

    看着父女两吵起来,苏国天气喘得厉害,刘玉媛就急忙去拍苏国天的背:“好了雅兰,你少说两句!自己回房去,你爸爸是被公司的事气昏了头,等危机过了,我们再想办法。”

    苏雅兰脚一跺,愤恨的上了楼。

    从衣柜里掏出一个小布娃娃,上面贴着苏念的名字,一边用针扎一边恶狠狠的说:“苏念,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去死吧!给我去死!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

    要是当初她妈妈没有把她送到苏家该多好,也许六年前的订婚就不会出意外,沈寒修就是她的了……

    沈寒修陪孩子吃了饭,在医院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房间,等孩子睡着夜已经深了。

    回到苏念的病房,除了点滴有规律的一滴一滴落下,场景看起来就像一副静止的画。

    沈寒修坐在床边,顺着她鬓角的发,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温柔的呢喃:“你还要睡多久?”

    回答他的,是一室的寂静。

    有些困倦,他却没有合眼,等到说她的点滴打完了,把针拔了他才放下心来。

    脱掉外衣,掀开被子躺在她的身边,手轻轻搭在她的身上……

    入夜微凉,然而只要她在身边就足以温暖他的世界……

    这里二人相拥而眠,把静谧的夜也染得温馨,然而另一边,救护车的鸣笛声,划破了原本平静的夜……

    “越杰快点!把你爸爸扶下去。”刘玉媛焦急的哭喊着,一边招呼儿子,一边对苏国天说:“老爷,你要撑住啊,我们马上就去医院……”

    公司股市一夜暴跌,董事会乱成了一团,苏国天一宿没合眼,刘玉媛夜里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在救护车里刘玉媛还哭得昏天黑地,等苏国天一进急症室,她就抹去眼泪换了一副神情。

    苏雅兰就担心的说:“妈,爸要是真不行了,公司乱成这样可怎么办?”

    刘玉媛转头对着苏越杰说:“儿子,公司的情况你了解多少?”

    苏越杰挑挑眉说:“我对那个烂摊子没意思。”

    “你傻不傻?哪怕拿去卖了也是一笔钱啊!”

    跟随在后面的苏雅丽就不安的说:“妈,爸还没走了,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刘玉媛瞪她一眼:“这里没你的事!回去收拾你的东西,明天就会乡下去!赔钱货!”

    苏雅丽噤了声,对于刘玉媛的态度,似乎已经********,被亲生母亲这样骂,眼底也没有多少黯然,牵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有点欧洲血统的模样,眉眼深邃,看上去有十岁的模样,穿着朴素的衬衫休闲裤,却丝毫不见一丁点自卑。

    男孩子牵着苏雅丽淡淡说:“妈,我们走。”

    苏雅丽顿了顿,看着刘玉媛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