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98章 小子,我可是你准爹
    看着一下子挤满人的大厅,苏念第一时间就是抓紧了两个孩子的手,这种情况,个子小的苏珍苏宝,若是摔跤了,发生踩踏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媒体没有一丁点人情味,丝毫不顾及两个孩子,拼命的挤。

    杂乱的声音无休止的响起:“苏念小姐,请问[勾][引]自己未来小姑丈的事,你承认吗?”

    “苏念小姐,苏雅兰小姐对你恩重如山,你为何还要做出这样的事?”

    “你的道德观念是什么?”

    “做出这样的事,请问你是否觉得心安理得?”

    “苏念小姐,你和沈三少是真心相爱吗?”

    “沈三少没有出现在订婚宴,是否是你暗中指示呢?”

    对于横刀夺爱的小三,人们都是痛恨至极的,所以在苏雅兰那出自导自演的苦情剧后,大家都把整件事的矛头指向了苏念。

    此刻的苏念就是众人鄙弃,忘恩负义还不知廉耻的女人。

    媒体的发问也是句句犀利,对苏念更是没有半点怜悯。

    苏宝被挤散了,苏念心里很着急,抓着苏珍的手更加紧了,苏珍被挤得嚎啕大哭,场面一团混乱。

    苏念最怕的就是走散的苏宝出事,面对这些媒体,苏念再也忍不住大吼了出声,打断了连绵不断的问话:“够了!”

    “呜~妈妈我的手好痛。”

    苏念吼那一声的时候,还起到一点作用,可不到几秒钟,人群又开始拥挤:“你做了自己小姑和小姑丈的小三,你不会觉得愧对自己小姑吗?”

    看见苏念这么理直气壮的吼他们,他们心里就对苏念更不满了。

    做了小三不但不知道错,面对媒体还在大吼大叫……

    这场新闻一大早就在直播。

    沈寒修睡了一觉,按时起床,想着去到公司就可以逗那个女人玩了,心里还暗暗想着招。

    刚换好衣服就听见了门铃声,居然是杨梓辰。

    看着面色焦急的他,沈寒修问:“怎么了?”

    “快点去找苏念。”

    “她怎么了?”

    “先上车,车上说。”

    和苏念沾边的事,沈三少就没那么淡定了。

    二话不说就上了车,按照杨梓辰说的,在手机上搜了视频。

    看到视频里的直播的时候,他差点把手机都捏碎了。

    催促杨梓辰把车开快一点。

    一个瘦弱的女人,还牵扯着两个年幼的孩子,那些[无][良]只知道抢头条的媒体记者,导致场面失控。

    看到画面上苏念愤怒又无助的模样,沈寒修恨不得立马上前把她揽进怀里,然后把那些人一个一个撕碎!

    拥挤之中,好几次话筒都打到了苏念的脑袋,顾忌不了自己的痛,想把苏珍往自己身边拉一点,又想赶快找到苏宝。

    可是,那些人丝毫不顾及年幼的孩子,拥挤的力道毫不消减。

    苏念紧紧拉住苏珍的手,可是中间隔了太多的人,苏珍的小胳膊禁不起这样的拉扯,痛得嚎啕大哭:“珍珍!”

    苏念被挤得身子歪斜,看到苏珍摔倒在地,顾不及其他,奋力抛开那些人就冲过去。

    举着摄像机的人也被挤得步履不稳。

    眼看结实厚重的摄像机从那人手中脱落,直直朝摔倒在地的苏珍落去……

    苏念从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力气,刨开人群,立马护在了苏珍的身上……

    “砰——”的一声,摄像机落地,摔得掉了几块碎片。

    母子俩爬在地上,苏念死死把苏珍护在怀里。

    可能是苏珍的手被踩到了,哭得很厉害。

    又看见妈妈的头上有血留下来,就更害怕了。

    摄像机的机身,先落在了苏念的头上,苏念只觉得头上一阵痛麻,嘈杂之中只清晰的听得到苏珍的哭声。

    血顺着额头落入了眼睛里,模糊了视线,意识慢慢变得模糊。

    只听见那些人的责问声没有因为事故而消停,苏珍嚎啕大喊着:“妈妈!”

    她好想睁开眼睛哄苏珍不要哭,可是眼皮却不由自主的慢慢合上。

    最后的感官,有很多脚踩在了她的身上,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吵嚷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她不知道是现实还是已经失去了听觉,慢慢的连意识也模糊了,但是护着苏珍的怀抱却没有松懈。

    沈寒修一来,刚刚还挤得乱糟糟的人群自动的让出了一条路。

    这个男人他们可得罪不起,惹他生气了,小则公司倒闭,大则可能会丢掉性命。

    有些没注意到沈寒修到来的人,沈寒修就气愤之下动了手,还砸了好多设备。

    当看到蜷缩在地上的母女俩时,地上的血不知道是谁的,四下变得寂静,现在只听到苏珍因为害怕和疼痛而发出的哭声。

    看到苏念母女俩变成了这样,沈寒修真的有想杀人的冲动。

    顾不得收拾这些人,第一时间弯腰把地上的苏念抱起来,然后吩咐杨梓辰带两个孩子跟过来。

    这时还有媒体在抓怕这宝贵的一幕,新闻当事人同场出现,这是难得的机会,然而对方是沈寒修,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去堵他的车。

    杨梓辰找到两个孩子,立马上了车,启动车子。

    沈寒修抱着苏念坐在后排,苏珍的哭声还没停下来,看着苏念害怕的说:“妈妈脑袋流血了……妈妈会不会死掉?”

    苏宝懂事的把苏珍抱着,他的小号西装上还有脚印,看来他多少也受了点伤,却没有像苏珍一样,因为害怕和不安就大哭。

    而是懂事的安慰妹妹,帮她擦眼泪。

    沈寒修顾不得去安慰苏珍了,大手摸着苏念的头,轻轻唤着她的名字:“苏念,苏念。”

    苏念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上去很辛苦的模样,嘴巴张了张,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看到她睁眼,沈寒修才放下心来,他怕她这一闭眼,就再也醒不来了。

    哪怕苏念声音都没发出了,沈寒修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抓着她冰凉的小手,迎着她虚无缥缈的视线说:“孩子没事,别担心,有我在,你们不会有事的。”

    她的手似有似无的回握了他一下,像是在给他回应,然后把头歪在他的怀里,再次闭上了眼睛。

    医院里一阵慌乱过后,苏念被送进了病房,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说:“目前看只是一点皮外伤,要等苏小姐醒来在确认是否有其他的不适。”

    沈寒修皱着眉,轻“嗯”一声,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走到病床边,看着那张白净的小脸,额头上缠了一圈碍眼的纱布,面色憔悴得让人心疼。

    沈寒修痛恨自己,在那么危险的时刻,没能在她身边保护好她和孩子,才让她受苦。

    说起来,这场是非,还是因他而起。

    如果昨天注意到苏雅兰的那番话,今天就可以阻止这场闹剧的发生,就算不能阻止,他也能陪着她面对,而不是把他们孤儿寡母丢在一群[无][良]媒体堆里。

    大手轻轻抚上她憔悴的容颜,这还是回来后的第一次,这么仔细的打量她的脸。

    当他赶到现场的时候,看到她瘦弱的身躯死死的把苏珍护在怀里,他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心疼而又愧疚。

    杨梓辰带着苏珍苏宝也去做了个检查,确认只是皮外伤,沈寒修才放下心来。

    苏珍的眼睛里还挂着眼泪,不过已经没有哭了。

    沈寒修把她的小手抓起来:“还痛吗?”

    苏珍摇摇头,看着苏宝说:“苏宝给我吹吹了,不痛了。”

    沈寒修看了看苏宝,那孩子也看着他,眼神有些敌意。

    站起身摸了摸苏宝的脑袋,男人之间,不需要过多矫情的嘘寒问暖。

    “叔叔,我妈妈的脑袋好了吗?”

    “好了,妈妈现在睡着了,你和哥哥去外面玩。”

    沈寒修安排着,却不料向来不和他说话的苏宝开了口:“珍珍你在这里陪妈妈。”然后看着沈寒修说:“你跟我出来。”

    说着苏宝就气势非凡的先走出病房。

    沈寒修是哭笑不得,生平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而且还不得不顺从。

    走到病房外,从来不和自己说话的苏宝,小手背在身后,看着比自己高好几倍的男人,丝毫不胆怯,板着个小脸,和沈寒修的神情倒有几分相似。

    沈寒修关好病房的门,听见未来儿子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妈妈了!”

    沈寒修蹲下身子和他平视,说:“小子,我可是你准爹。”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妈妈、我和妹妹,今天都不会受伤!”

    沈寒修倒被他这句话哽住,看来这小子心里什么都明白着呢。

    沈三少第一次态度很好的认错,还是对着一个三岁小孩,保证道:“不会有下次了。”去不想他还不买账,继续指控他说:“你要和谁结婚就去结你的,以后不要再找我们,我们不需要你!”

    以前他多么渴望自己能有爸爸,可如今找到爸爸了,妈妈却因为爸爸受了伤流了血,如果有了爸爸,他们老妈就要受苦,那么他情愿不要这个爸爸。

    听见他那句“我们不需要你!”,沈寒修心里五味杂陈,面色却如常平静,站起身毫不示弱的说:“大人之间的事小孩子别管。”说着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红票子:“拿去,带妹妹去楼下吃东西,顺便给你老妈买点上来。”

    苏宝看了看他手里的钱,表情很是不爽,最终还是一把将钱拿了过来,然后喊了苏珍去吃东西。

    看着两个小东西一拐一拐下了楼,沈寒修才对杨梓辰吩咐:“吩咐下去,两点钟召开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杨梓辰了解的沈寒修,向来是不屑于应付媒体的,今个却主动召开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