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97章 这辈子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她是不缺男人的,之所以空着,他想……她和他一样,心里装着对方,所以才没法接受任何人的出现。

    只是不明白,她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心里若是有他,为何又要疏远他?

    跟着苏念走下桥,看她走的方向好像直接就要离开了。

    沈寒修这才走上前拉住她的手,神情自然,仿若这样的举止理所当然。

    他握得有些用力,苏念知道挣不开,也就没动。

    他的手掌带着薄薄的茧,厚实又温暖,单是被他这样牵着,那股油然而生的安全感让她没有办法骗自己。

    苏念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认真的说:“沈寒修,过去的事情就忘了吧,即便像现在这样,重游一起走过的地方,我们也回不去了。”

    沈寒修低头看着她:“你觉得我在自欺欺人?”

    “难道不是吗?”以为回到以前的地方,就可以温故以前的关系。

    沈寒修没有否认,说:“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自欺欺人?”

    因为他的心里还有她。

    单从表面来看,是这样的结论,苏念心里是清楚的,只是她没有办法去相信他是真心的。

    苏念抽出自己的手,视线落在江面上,神色有些迷茫,像是在挣扎。

    是相信他,还是彻底抛开很难放下的从前?

    这样的问题出现的很多次,每一次,她的心里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如果沈寒修不像现在这样搅乱她的生活,她觉得她能做到互不干涉,可是像他现在这样,在她下定决心放下的时候,他的出现又搅乱她的思绪。

    沈寒修跟过去站在她身侧,视线同她一样落在一望无际的江面,声音伴随凉凉的风轻轻的响起:“苏念,你说说你执意离开我的原因是什么,说得我信服,我就离开你和孩子的生活。”

    离婚那时候,她有抑郁症,他不敢去逼问她执意要离婚的原因。

    如果那时候是因为失去孩子受到刺激,那么现在她也该平静下来了,为何还是不肯原谅他?

    离开他的原因?苏念不想说。

    那些事她自己明白就好了,不想拿出来被他看了笑话。

    于是扭头看着他,只是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沈寒修,你做的事我都知道,不必再演戏了。”

    听见他用演戏来描述他对她的好,沈寒修心里苦涩,声音依旧平静,追问她:“说清楚。”

    他做的事她都知道?他自认他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

    从十五岁和五岁的她相识,到十多年后与她结婚,和她的相处,他从未对她有过任何别有用心。

    虽然她那时候总说他老奸巨猾,可他的奸猾从未用在她的身上。

    苏念看着他,嘴角勾起淡淡的嘲讽微笑:“要多清楚?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因为那个孩子,你还在怪我?”

    “别跟我提那个孩子!还有,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动苏珍苏宝,我会和你拼命,哪怕鱼死网破!”提起那个生死不明的孩子,苏念眼底带了恨意,对他说话的语气也重了。

    看见她的情绪变化,沈寒修多半猜到,她如今的变化,确实和那个孩子有关。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以苏念的性格,她不会单单因为孩子的失踪就要和他划清界限,她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结婚那段时间里,她对他一直很听话,也很体贴,更能体谅他的难处。

    对着情绪波动的她,沈寒修低头凝视着她,而后神情严肃的说:“那我也告诉你,苏念,这辈子你只能和我在一起,哪怕是以恨的方式互相折磨!”

    而他那舍得折磨她,把不爱自己的她绑在自己身边,其实折磨的是他自己。

    “沈寒修你真的疯了!今天是你和苏雅兰订婚的日子!”

    “我只知道今天我和你过的第四个七夕。”

    苏念别开头看着泠泠波光的江面,心里乱成一团。

    夕阳的残辉落在江面上,把鹊桥的装点成更美的风景。

    江风带走了夏日的热气,看着她在风中一起一伏的秀发,他的手抬起正准备扶上去,她却突然低下了头,从包里摸出了作响的手机,他的手又缓缓的收了回来。

    是苏珍打来的,从她说话那温和的语气就听得出来。

    挂了电话,她就对他说:“三少请随意,我先走了。”

    “一起。”

    牵着她,更准确的是用力道扯着她走到停车的地方。

    他直接把钥匙丢给她,然后自己进了副驾驶位坐着。

    苏念拉开车门,开小奥迪开习惯了,摸着这豪华的幻影还有些不适应,车速就比以前更慢了。

    沈寒修也没说什么,上去就降下了座椅,好似很疲惫的样子。

    苏念并不知道,他连夜赶飞机回来,时差都没倒,就为了和她一起过七夕。

    等红绿灯的时候,扭头看了他一眼,他已经睡着了。

    熟睡的他,比平时看起来温和的好多,眉清目秀的,温润如玉似乎也可以用来形容他了。

    看着他的睡颜,她竟走了神,后面的车子按响了喇叭,她才猛然惊醒,踩下油门离开。

    不想他去和孩子接触,于是就直接把车开了到颐景豪园,送到了他的家门口。

    车停了,他就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了眼窗外,眉峰微微隆起,厉眸微闭状似不满说:“我有叫你送我回家吗?”

    苏念觉得自己错了,这个男人和温润如玉并不沾边,脸臭得别提多让人讨厌了。

    “我想沈三少有必要回家休息了。”

    等他下了车,苏念把车钥匙递给他,然后就转身欲离开。

    “你去哪?”

    苏念回头看着他说:“难道沈三少要把我送回家,然后我再把你又送回来?我看沈三少的精神状态,还是早点有些比较好。”

    “我精神状态怎么了?你若觉得不好,我们进去试试如何?”

    苏念白他一眼,[调][戏]也能一本正经,恐怕只有他了。

    “进来坐一会,我叫司机送你,这边不好打车。”

    “不了,我借一下车自己回去好了。”让她进去坐一会,就是羊入狼窝!

    沈寒修想了想,把车钥匙给了她,不忘叮嘱:“开车小心点。”

    她却故意扭曲他的意思:“放心,不会把你的车刮花。”

    却不想他豪气的说:“一天给你刮一辆,也够你刮好久,刮刮就好了,别乱撞。”

    苏念不再多言,看车离开。

    目送她离开,他的确有些累了,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就睡下了。

    虽说这个七夕不算愉快,可至少有她……

    皓皓这两天情绪有些低,多半是薛琪又把气撒在孩子身上了。

    苏念把三个孩子都接回家,晚上的时候薛琪找****来,把皓皓接走了。

    看见妈妈来接自己,皓皓的脸上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哪怕薛琪对他那么不好,他还是希望得到母亲的关爱,哪怕只是多陪陪他,他也会散发出最纯粹干净的笑容。

    薛琪接他的时候,就对皓皓说:“你怎么总是不听话?叫你不要和这种女人在一起!会把你教坏的!你下次要是再来他们家,我就直接不要你了!”

    “妈妈,我不会了。”皓皓说着,还是不舍的回头看了看苏念他们。

    等皓皓走之后,苏珍才说:“妈妈,耗子哥哥的妈妈那么凶,为什么他还要和她走啊?”

    “妈妈还打过你呢,你为什么还要和妈妈在一起呢?”

    “那耗子哥哥以后不会来找我玩了吗?”

    苏念把她抱起来:“你总是欺负皓皓哥哥,他当然不找你玩了。”

    苏念这么说,还以为苏珍会认个错说以后不欺负皓皓了,哪知道她脑袋一扭,说:“哼,那我和苏宝玩好了!”

    说着说着,她突然又问了一句:“妈妈,沈叔叔都回来了,他什么不来看我啊?我又没有欺负过他……”

    “沈叔叔有事啊,快点去洗泡泡澡,洗了睡觉了,帮妈妈赚钱很累吧?”

    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早早洗了澡的苏宝却安静的躺在床上。

    今天早上苏珍在拍摄,他看电视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新闻,里面报道的正是他的亲爹要娶其他女人是消息。

    幸好没有和他相认,这种男人果然没资格做他和苏珍的父亲,更没资格拥有他温柔又漂亮的老妈!

    睡觉前,苏念还是像以前一样给苏珍讲了故事,苏珍侧身抱着苏宝,兴许是白天拍摄的时候玩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给两个孩子掖好被子,夜黑的和以往一样的宁静。

    抛开杂念的苏念也很快睡去,没人知道,第二天会有怎样的暴风雨在等着他们……

    早上和往常一样,苏念因为要去上班,就提前叫醒两个孩子打算先把他们送到JM。

    沈寒修的幻影,她自然是不敢开到公司去,被人看到又要说东扯西。

    她的小奥迪停在园子里,就没有下负一楼。

    到了一楼,打开电梯的时候苏念才察觉到了不对劲。

    大厅外很多人,黑压压的一片都看不见路了。

    看着他们很多拿着带Logo的话筒还有摄像机,苏念才知道这些人是记者。

    刚牵着孩子试探了往外走了两步,心里还在想是不是这栋楼出了什么事,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记者?

    苏珍也有些害怕的躲在了苏念的身后:“妈妈,为什么这么多人?”

    苏念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外面的人一窝蜂的涌了大厅,闪光灯此起彼伏,无数个话筒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