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96章 抢姑姑的男人
    看了一眼车前方的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那场举世瞩目的订婚宴的时间快到了。

    苏念忍不住出声,打破了沉默问他:“你的订婚宴时间要到了。”

    他腾出视线看了她一样,又直视着前方的路,淡淡地说:“我以为你不关心。”

    “你现在要带我去参加吗?”让她亲眼看到他和苏雅兰盛大的订婚宴……

    然而没等她多想,就听见他似有似无的笑了一声说:“你想多了。”

    苏念再看向前面的路,林荫道笔直,道路远处依稀能看见大江。

    这里似乎并不陌生,好像他们结婚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不远处长长的大桥,被这里的人称作鹊桥,每年七夕,这里成了情侣必去的地方。

    车在道边停下,也许是幻影的奢华,吸引了不少目光。

    开车门之前,沈寒修丢了一副墨镜给她,然后自己拿起另一副带上。

    连接大桥的两头满是江南韵味的建筑,艳阳底下,情侣一起撑着的还是油纸伞。

    看着过往手牵手,亲密的恋人,苏念觉得自己和这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离婚夫妻七夕还一起到鹊桥,他们也许是第一对。

    苏念看着来往的情侣发愣之际,就觉着腰间多了一双手,身侧贴了一副温暖的胸膛:“先去吃饭?”

    他的询问向来仅仅是询问,不等苏念回答他就已经搂着她走开了。

    ……

    世纪公园里,盛大的订婚宴一团糟。

    比客人来得多的是媒体,然而炒作了大半个月的盛世婚宴,却迟迟不见男方出现。

    苏雅兰听到邓同莲说,沈寒修就被苏念叫走了,就变得六神无主:“妈,媒体都候着呢,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看来阿修是坚决不会来的了,不过……”刘玉媛看了看苏雅兰,顿了顿才说:“雅兰,现在只是缓兵之计,你就照妈说的做。”

    “怎么做?”

    “宣布沈寒修不会来了,重点强调他跟你的侄女苏念在一起了,我们之前拦下来的报道,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苏雅兰有些不赞同这样的做法:“可是妈,如果承认了沈寒修喜欢苏念,那我和阿修以后就完全没机会了!”

    “那我们现在能有什么办法?只有这样做,才能把矛头指向苏念,你也好有个台阶下,而且你也算是受益者,先听妈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苏雅兰有些为难,似在犹豫,而后才点点头:“好……”

    刘玉媛欣慰一笑,问:“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知道。”

    ……

    半个小时候,在媒体焦急的盼望下,这场订婚宴的女主人出现了。

    但是现在,距离婚宴预计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

    苏雅兰上台的时候,还是刘玉媛扶上去的,手里拿着纸巾,一边哭一边擦眼泪,受了多大委屈的模样。

    她的这副样子,自然很快得到了媒体的关注,订婚宴立马就变成了新闻发布会。

    原本所有的人,都在看这场婚宴的直播,见到事情出现了异常,大家更是盯着电视屏幕不放。

    “苏小姐,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苏小姐,沈三少是否再次悔婚所有到现在还没出现?”

    “苏小姐,订婚消息发布的期间,沈三少一直没有出面,你们的感情是否有裂缝?”

    “苏小姐……”

    一时间,下面吵成了一团,面对这些问题,苏雅兰并没有恼羞成怒,只是委屈的哭。

    然后抹掉眼泪,调整好情绪,才拿起话筒。

    场下立马就安静下来,等着她说事情的原由。

    刚刚哭过,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沙哑,让闻者更加同情,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订婚宴……取消了……”

    场下一片哗然,当大家再次准备炮轰发问的时候,苏雅兰继续说:“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农夫与蛇……我的侄女苏念,她无父无母,我陪着她长大。我们苏家带她殷实,她错情后产下两个孩子,看她辛苦我还帮她照顾……”

    大伙不太明白,为何扯到了那个侄女身上,只听苏雅兰哽咽过后继续说:“订婚之前我就告诉阿修,这个侄女要当成亲女儿看待,她自小没有父亲,现在又带着两个孩子,我和阿修都帮着她。”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 我掏心掏肺对她苏念好,她却做出[勾][引]未来姑丈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苏雅兰说到这里声音明显有些气愤,场下的记者听到这里也是第一时间就看上转播。

    “阿修今天之所以悔婚,就是因为苏念在中间搞鬼……我……”苏雅兰忍不住情绪失控又掩面哭了起来,然后撕心裂肺一般说:“我就当用这场订婚宴,看穿了两个在我生命里毫无意义的人……”

    说完就像是忍受不了爱人和亲人的背叛,转身跑下台。

    这一出一闹,立马就把她演绎成了受害人,而苏念俨然就是众人唾骂的小三了。

    不但不知道报恩,还抢姑姑的男人……

    然而现在发生的这一些,苏念和沈寒修并不知道,他们还游走在江南韵味的鹊桥上。

    说是吃饭,却半天都没进饭店,就沿着小道慢悠悠的走。

    突然发现前方异常的热闹,走过去的时候就扭头看了一眼,苏念个子不高,没能看到人墙里面的场景,然而沈寒修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向来不爱凑热闹的他,却拉着苏念往人群里面挤了挤,然后就看见一块牌子。

    上面写着:“七夕当日,情侣接吻一分钟者,全店免费。”

    看完之后,沈寒修就不着痕迹的摘下了自己的墨镜。

    苏念瞪大了眼睛,这才从人群缝隙里看到里面令人[羞][涩]的场景。

    拽着沈寒修就想离开,他却反手把她扯进了人群,还没等苏念站稳,就二话不说,扯掉她的墨镜,扣着她的后脑勺吻了下去……

    “哇哦!”

    强势霸气的一吻,单是一个侧颜、一个身影就惊艳了全场。

    苏念敲打着他的胸膛,却避不开他的唇。

    脑袋被四下的惊呼声吵得乱哄哄,只觉得气短……

    直到听见有人吹哨,说时间到了。

    沈寒修的[夺][取]却还在继续,像要把缺失的四年全部讨回来一样。

    周围的人看得都忍不住鼓掌,不少人都摸出手机拍照。

    有人发了微博说:最美身高差,接个吻都这么唯美。

    感觉到她抵抗的力道小了,才松开了她,第一时间就是抓着她的双手。

    一个是为了扶住她,一个是防止她恼羞成怒给他一耳光。

    事实证明他的的先见之明是对的,她果然想打他。

    只不过手还没抬起来就被他抓住了。

    低头看着微喘气恼的她,沈寒修笑得爽朗:“走吧,你辛苦了,多吃一点。”

    苏念甩开他的手,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她肯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感情上次跟他说得话都当屁放了?

    今天都是他订婚的日子了,还和前妻做这些事算什么?

    看来男人都一个样,哪怕表面正经,心里还是巴不得佳丽三千!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苏念很想扭头走人,手却把他紧紧扣着。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多恩爱。

    饭桌上他就不停地给她夹菜,就说免费的多吃点,不然白亲了。

    苏念知道他就是想占便宜,他哪里是缺这顿饭钱的人。

    所以哪怕这顿饭不要钱,苏念吃得也憋气。

    “待会还要去挂许愿条吗?”沈寒修擦完嘴问苏念。

    在一起的时间里,一共过了三次七夕,每一次苏念都会在鹊桥上挂许愿条。

    还记得最后一次和他过七夕,那时候正孕育着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叶佳瑶还在中间挑唆他们的关系,那时候她选择了毫无条件的相信沈寒修,她写得许愿条就是希望孩子出生以后,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的在一起。

    这是她许得最俗气的一个愿望吧,可是天不由人愿,愿望许后没几天,八个月的孩子早产,第二天孩子就消失了,她都没来得及看一眼那个可爱的孩子。

    孩子的消失,就注定了他们的分道扬镳。

    她没有办法再毫不在乎叶佳瑶的那番话,更没办法在孩子离奇失踪以后还傻傻的继续相信沈寒修。

    许愿条是假的,它并不能真的实现一个人的愿望。

    “那种幼稚的事情,沈三少有兴趣?”苏念站起身,不愿多想从前。

    沈寒修跟着她起身,说:“你不就对这些幼稚的事感兴趣吗?”

    记得以前的她,一到了这里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拉着他到处跑,这样新奇,那样也独特。

    鹊桥的桥索上挂满了红色的布条,那就是许愿条。

    飘逸在风中,别有一番浪漫气息,来来往往的恋人更是把这座桥衬得美丽。

    沈寒修看着埋头走路的苏念,隔着一步远的距离跟在她身后。

    现在的她只是安安静静的走着,眼睛都不看一旁的景物,仿若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仿若这里丝毫没有属于他们的回忆……

    他从法国赶回来,就是想和她一起过七夕。

    他本是不在乎这些节日,可是女孩子不一样,女孩子的心思,就注重在这些事上。

    他怕自己不回来,其他恋人的甜蜜会让她觉得孤寂。

    她总是口口声声说对从前毫不挂念,如果真的毫不挂念,为何四年了,她身边的位置还是空着的?

    以她的姿色,追她的男人不会少,就像刚来不久就遇上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