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95章 忠诚的爱,至死不渝
    麦城机场,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气势不凡的男人从机场里面走出来,直接钻进机场门口停着的一辆加长房车。

    “沈总,去公司吗?”

    “等一下。”沈寒修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没开免提也能隐隐听到那头的女孩童的声音:“沈叔叔!你这么久不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因为高兴,苏珍的分贝也跟着上去了。

    听到苏珍的声音,沈寒修结郁的心情也好受了一些,面色也变得柔和,声音更是温柔:“想沈叔叔为什么不给叔叔打电话?”

    “妈妈说你要工作,叫我不要打扰你。”

    这个苏念,居然这样教孩子,她疏离自己就算了,还教苏珍不要给自己打电话。

    “那妈妈现在在哪里?”

    “妈妈去卖花了,沈叔叔我告诉你,我当模特了!”

    沈寒修想了想,对司机说了宋紫烟花店的位置,然后继续和苏珍聊天。

    苏珍又把自己美美夸了一番,挂电话的时候还说:“叔叔我要去忙了,等有空再陪你玩。”

    车稳稳落停在花店门口,沈寒修对司机吩咐了几声,然后下了车。

    透过花店透明的玻璃门,就看见苏念穿着一身白色修身裙,背对着他站在一对情侣旁边,像是在介绍花。

    苏念压根没注意到门外的视线,就连门口的店员齐声叫了一声“欢迎光临”她也没有在意。

    还是旁边的蔚蓝惊讶的指着她身后,小声的说:“沈总!”

    苏念扭头,看着一进门就吸引了一大片视线的男人,今天的他依旧一身正儿八经的西装,站得笔直,下颚微仰,强大的气场即刻冲击而来,让所有人的痴愣片刻,包括苏念。

    苏念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都已经快走到她面前了。

    沈寒修的视线毫不掩饰的落在苏念身上,就连步伐也是直直朝她而去。

    蔚蓝自觉的扯着京赞离开,转身去看其他地方的花。

    沈寒修看着一言不发的苏念,直勾勾的视线逼迫她低下了头,见她转身欲走,沈寒修开了口:“给心爱的女人,送什么花比较好?”

    苏念的脚步一顿,像是没想到这是他的开场白。

    印象中的他,和这些[娇][艳]的花花草草根本不沾边。

    转而有想,今天是他和苏雅兰的订婚,他是来给苏雅兰挑花的吧?

    大半个月没见,这种相遇还是有些尴尬。

    听闻他的话,苏念才停下脚步,觉得没有躲的必要,就公式化的说:“先生可以选择玫瑰花,玫瑰花代表爱情,刚好今天是七夕。”

    “女人都喜欢玫瑰花?”他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继而又问:“那送多少朵比较好?”

    “那就看先生想向对方表达什么寓意。”

    沈寒修像是在思索,默了默状似苦恼的说:“对方脑子不太灵光,最好是寓意明显一点的。”

    苏念愣了愣才说:“常见的比如说一朵,唯一的爱。”

    “太少。”

    苏念心想他有的是钱烧,再说了今天是他和苏雅兰订婚的日子,他自然是不会小气,就说:“九百九十九朵,天长地久,爱无休止。”

    “太俗。”

    苏念:“……”

    暗地里翻了一下白眼,心想有钱人果然难伺候,只想把他快点打发走,又说:“一千朵,忠诚的爱,至死不渝。”

    沈寒修默了默,自言自语重复了一句:“忠诚的爱?”

    然后面色依旧严肃,就好像在公司考察一样的神情,说:“不错,就一千吧。”

    苏念就转身对店员吩咐整理花的事,一下子订一千朵,还是今天的第一张大单。

    苏念学会计的,就口头对沈寒修计算:“今天的价格是二十块一朵,一千朵就是两万块,请问先生有会员卡吗?现金还是刷卡?”

    看着苏念把路人甲演绎得淋漓尽致,沈寒修就配合她演陌生人的戏,掏出了钱包回答说:“没有,刷卡。”

    苏念把他领到收银台处,这一单就算是完成了,刚准备转身去接下一个客人,沈寒修不着痕迹的跨了一步,挡住了她,俯视着她说:“帮我送过去。”

    苏念不耐烦的绕开他,拿出纸笔问:“时间,地点,人物。”

    沈寒修也一一回答:“马上,锦绣苑A区一栋216……”

    他还没说完,苏念的笔就停下来。

    这地址就是她现在住的地方!她自己都记不清,他还背得滚瓜烂熟了!

    苏念停笔的时候,沈寒修的声音没有断:“……苏念收。”

    看苏念抬起头瞪他,他还挑了挑眉问:“有什么问题吗?”

    苏念抬起头说:“请先生确认一下地址是否有误。”

    沈寒修想也没想就回答:“错不了。”

    苏念气得写字的力道都加大了,差点把纸都划破了。

    他第一次送花给她,然而心里并无任何感动,而是觉得自己被耍了。

    想想罢了,两万块钱到手,花送回去给苏珍玩好了。

    司机已经把他的车开来,钥匙到手的时候,花也整理好了。

    沈寒修就对苏念说:“给我快点送过去。”

    苏念白他一眼,抱着花,反正是送到自己家的,拐个弯找个垃圾桶丢了也无碍。

    只要把这个男人打发走了就行了。

    大半个月没见他,她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的话说得太绝情,让他伤心生气了,哪知道还是死性不改!

    苏念刚走出花店的门,沈寒修就动手了。

    直接上前把苏念掳进车里,即刻锁了车门。

    苏念抱着笨重的花束,被沈寒修推得摔倒在座位上,玫瑰花还娇气的掉了几片花瓣,落在黑色的座椅上。

    沈寒修看着恼怒的苏念,不等她开口骂人,就莫名其妙问:“感觉如何?”

    “开门!”

    “回答我。”

    苏念瞄了一眼车门锁,别开头,“我不明白先生的意思。”

    沈寒修身子微微朝她倾去: “就我们两个人了,演给谁看?”

    苏念转过身,把花丢给他,微微起身迅速伸手去摁车锁……

    沈寒修顺势抓住她的手,把她扯到自己怀里,似笑非笑说:“嘴里说不希望见到我,这才刚见面就忍不住投怀送抱?”

    “你松手!”

    沈寒修不但没松,还把她往自己怀里抱了抱。

    玫瑰花香萦绕在车里,香气扰乱了思绪。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感觉如何?”

    苏念奋力撑着身子,却比不过他的力量,脸还被他摁在他的怀里,语气里有一丝赌气的意味:“好得很!”

    沈寒修微微松开她,低头看着她蜜色的唇,低语:“让我看看它有没有说谎……”

    看见他的脸凑了过来,苏念反应过来后立马就去推他,但是只觉得扣在后脑勺的大手,用了更大的力气……

    知道躲不开,苏念下意识的就紧抿嘴唇,闭上了眼睛微微偏开头……

    “砰砰——”

    徒手敲打玻璃窗的声音不和谐的传来,亏得这噪声,沈寒修才停下来。

    苏念趁他松懈的时候立马推开了他,他却用一只大手扣住她的一双手腕,像是防止她开车门锁。

    看着他摇下车窗,外面的人也立马弯腰查看,苏念这才看清了敲窗户的人。

    是邓同莲。

    车窗一摇下来,她的声音就大声的涌了进来:“儿子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订婚宴马上就开始了!”

    他们着急了大半个月,昨天才从杨梓辰那里得到他的消息,听到他今早到机场,还以为他是特地赶回来参加订婚的。

    沈寒修看着窗外的母亲,明知故问道:“订婚?谁的订婚?要礼金吗?回去我叫人打你卡上。”

    “说什么傻话!你和雅兰的订婚!”邓同莲说话的同时,把身子弯得更下来,朝着里面望了望,看到苏念的时候明显很震惊,然后就破口大骂:“你这个小[狐][狸][精]!你给我下来!我告诉你今天是我儿子的订婚宴!你识趣就自己滚!别在这里搅局!”

    一定是苏念这丫头又想破坏订婚宴,才用了手段把她儿子骗住不让他去。

    沈寒修不耐烦的把车窗往上面摇,明确的说:“你们闹的局,你们自己收拾。”

    邓同莲把手拦在车窗上,不停的说:“儿子啊!你不要被这个[狐][狸][精]骗了!快点跟妈走,雅兰在等你啊!”

    看着车窗摇上来了,邓同莲怕卡到自己的手,立马就松开。

    她不停的劝说沈寒修,声音却被隔在车窗外,下一秒就听到汽车的引擎声,转眼黑色的幻影就驶出好长一段距离。

    独留邓同莲气得在原地跺脚,无计可施。

    车刚刚转弯,苏念就要下车:“停车!”

    沈寒修码数不减,目视前方说:“亏你自己还是开车的,这里不能停车。”

    苏念闷不吭声,等到了停车处再叫,他却选择了无视。

    “沈寒修,你这可以叫绑架罪了!”

    他不以为然,把车速往上提:“我没没收你的手机,你可以报警试试。”

    看着他有恃无恐的模样,苏念觉得很挫败。

    这个男人的狂妄,她并不是第一次见识。

    以前觉得这是魄力,现在觉得完全就是无赖!

    看着车开向了自己所不熟悉的路,苏念的心里并没有不安,只是正襟危坐,不知道他又要耍什么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