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93章 孩子他爸
    这家医院就是苏越诚的,透过这点关系,很快就找到了紫烟的病房。

    VIP病房外,就看见唐邵升站在门边像是在打电话。

    听到安静的走廊里传来凌乱而又急促的高跟鞋声音,他才转身,看到苏念和槿秋,他就收起了手机,放进了兜里,看着苏念不怎么正经的笑了笑:“来了?”

    苏念瞪他一眼,然后就推开病房的门。

    白色的病床上,紫烟安静的躺在,不知道是不是房间是白色调的原因,她的脸看起来很苍白。

    安静的闭着眼睛,像是睡熟了。

    “唐僧,我们烟烟怎么了?”槿秋不怎么客气的问。

    唐邵升耸耸肩,表示不知道,不怎么在乎的口吻说:“我又不是医生。”

    恰好这个时候,紫烟的负责医生走了进来,看到这么人在,似乎还在吵闹,就皱起眉头说:“病人身子还很虚弱,你们就别在这里吵她了。”

    苏念就问:“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眼底像是有些无奈。

    扭头看了看站在一旁,仿若病床上的女人和他毫无关系、事不关己的唐邵升,然后摇摇头叹息:“男人啊,总是不知道心疼女人。”

    苏念一听就觉得紫烟住院的事和唐邵升脱不了干系。

    医生原本还心疼病床上的女孩没贴心的人照顾,看见苏念就问:“你是她姐妹吗?”

    苏念点点头:“我是她妹妹,她怎么样了?”

    “小产。”

    小产?!苏念来不及震惊,医生继续说:“你姐姐身体本来就虚弱,这次小产差点就要了她的命。”

    医生给紫烟做了一些常规的检查后,摘下听诊器,看着唐邵升说:“女性[避][孕][药]也不是能确保万无一失,而且她要是再继续吃下去,你们家可能就要断香火了,当然你到时候可以抛弃她,但是你身为一个男人,就不知道心疼一下自己的老婆吗?如果不想要孩子,要么别碰她要么自己[戴][套],女人身体本来就受苦,你还不知道疼人,嫁给你这样的男人也是不幸。”

    数落完唐邵升,医生就对苏念说:“晚上还是留给人照顾吧,这几天都没个正经人照料她。”

    “念念,我来吧,你家里还有孩子呢!”

    苏念想着也是,不能把孩子落了,看着紫烟没有醒来的迹象,苏念也没有去叫醒她,想让她好好休息。

    紫烟面色憔悴得看得人真的是心疼。

    这么好一个女孩,怎么就嫁给了唐邵升呢?

    原来薛琪这样的妈并不是特例,紫烟的母亲也没把紫烟当过亲生女儿。

    在唐家受这么多苦,也没一个人帮紫烟出头。

    苏念看时间不早了,就和槿秋交代了两句,打算离开。

    走出病房,唐邵升却跟了出来。

    在病房外拉住苏念的胳膊,笑得几近扭曲,说:“你逃了我的婚,让你的好朋友来弥补,你觉得如何?”

    苏念甩开他的要,压低声音骂他:“唐邵升你这个王八蛋!”

    若不是这里太过安静,苏念可能就要破口大骂了!

    唐邵升低头看着她怒气的脸,笑着说:“很好,继续骂。”

    苏念想到紫烟的遭遇,失去声音又遭受这样的折磨,好好的一个人变成现在这副没有生气的模样,再看到此刻眼前唐邵升得意不知悔改的面孔,就气不打一处来。

    拳头握得很紧,然后松开,迅速的抬起……

    “啪——”耳光声在寂静的廊道显得格外的响亮。

    唐邵升的笑容僵住,睁大眼睛瞪着打自己的苏念。

    苏念丝毫不畏惧,说:“你现在受的这点痛,比起紫烟的遭遇,简直微不足道!”

    唐邵升咬牙切齿的笑着,洁白的牙齿,诡异的笑容,看得苏念背脊发凉:“苏念,这些我都会讨回来!”

    苏念一愣,他这个讨回来,自然不是从她的身上……而是……病床上的紫烟。

    他娶紫烟,折磨紫烟,难道只是为了报复自己当初逃他的婚,让他唐家蒙了羞?!

    那这报复,未免太惨绝人寰了!

    “唐邵升,紫烟要是有事,你也别想落得安宁!”

    唐邵升笑了笑:“可以,我可以不动她,但是……”

    苏念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唐邵升紧紧的盯着苏念看,而后才说:“你能对我做到随叫随到吗?”

    “做梦!”看着他逼近,苏念推开他急忙跑开,就听见他的声音在耳后淡淡的传来:“苏念,你会来的。”

    苏念没去深究他这句话的意思,等电梯门合上,才松了一口气,然而后担心起来。

    紫烟一天不离开他,就多一天的危险。

    然而面对唐邵升这个男人,苏念觉得有些束手无策。

    沈寒修性子虽淡薄,但终究还是有点人情味,至少不会打女人。

    而唐邵升不同,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征][服],没有怜惜,他的性格近乎扭曲,心狠手辣到令人发指。

    听唐邵升的意思,苏念觉得紫烟的遭遇或多或少和自己有关系。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拯救紫烟,她真的很害怕,紫烟撑不过来,就死了唐邵升的手里……

    想想曾经温柔,声音甜美,笑容青春的女孩,现在变成了这副奄奄一息的模样,苏念心里就堵得慌。

    回到家里,两个小宝贝的存在让她不安的心平稳了好多。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沈寒修的介入,如今的三口之家都显得冷清,总觉得这个家少了一些什么。

    一整天的糟心事,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蔚蓝发给她的红本本的照片。

    蔚蓝结婚了。

    图片是七点多发来的,那时候,苏念正和槿秋在找紫烟,看了看现在时间十一点,蔚蓝高兴得多半没睡着,就给她回了信息:结婚的感觉怎么样?

    她果然没睡,很快发了一条语音过来:“念念姐,我觉得好奇妙啊,我现在是已婚人士了!”

    苏念回复她说:“还有两天假期,打算和你家学长去哪里[鬼][混]啊?”

    蓝蓝就抱怨起来:“唉,吃过晚饭的时候,学长还说明天带我去海边走走,结果刚刚就发信息说家里有事,明天早上飞美国,好几天都见不到面呢!”

    “这新婚燕尔的,你一起飞过去得了。”

    “还是不要了,我去你家和小珍宝玩。”

    “求之不得。”

    苏念并没有把紫烟的事和蔚蓝说,能幸福一个人是一个人,不要把所以的人都牵扯到不幸中来。

    第二天一大早,蔚蓝就来了,还带了早餐,苏珍最喜欢有人陪她玩了,起床气都没有了。

    有蔚蓝在,苏念就更放心了,开车去了公司。

    早上开了个集体会议,是杨梓辰主持的,沈寒修的人影都没看到。

    过不久就是他和苏雅兰的订婚仪式了,他应该在忙那个吧。

    今天是他的生日,一个已经和她无关的日子,她却清楚的记得,

    记忆力在这种事上,似乎不是什么好的能力。

    记得又如何,今晚陪他过生日的必然不是她,决定分道扬镳了,就忘得干净一点。

    他的事,就不要在意了。

    远在法国出差的沈寒修,一整天都时不时的看手机,多期待与她重逢后的第一个生日能收到她的一条信息,哪怕是像以前一样说恭喜他又老了一岁,他也会觉得开心。

    然而信息栏只有苏雅兰的邓同莲发来的祝福,他期待的那个名字,一点动静的没有。

    北京时间十二点过了,也没等到短信铃声响起,沈寒修放下手机,失落垂眸。

    “沈总?沈总,方案修改过后,你觉得如何?”

    沈寒修这才回过神,把注意力放在会议上。

    这个日子,她向他承诺过,绝对不会忘记,可是他现在倒是希望,今天只是她忘记了。

    苏念磨着手机,终于熬过了十二点,他的生日过了。

    这四年中,每一年的这一天她都觉得很难捱,过了十二点,她反而特别释然。

    无法忘记的这个日子,她却能做到视而不见。

    孩子他爸,你又老了一岁了。

    时间真的不经用,没怎么察觉,他和她之间已经有接近七年了。

    结婚两年多,分别四年多。

    离婚夫妻本早该分道扬镳,可是她却总觉得仿若他们昨天才签了离婚书一样。

    那种无奈痛心还历历在目。

    蔚蓝的三天假期结束,除了领结婚证的那天和京赞在一起,就没看见他的人影,不过好在他有主动给自己打电话。

    杨梓辰路过二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朝那间办公室望了望,看见蔚蓝在,上班的心情似乎别变得舒畅了一些。

    这个女孩于他来说是特别的,可惜……她已经结婚了。

    一周过去了,这一周,沈寒修消失得无影无踪,就算是在同一个公司上班,一次也没有看见他。

    日子平静如水。

    周六的时候,许久没回家的梁译洲回来了,但也是急急忙忙的。

    刚一坐下,直接就把自己回来所为何事说了出来:“念念,公司现在招童模,负责人看上了珍珍和苏宝,我特地来问问你和孩子的意见。”

    苏珍急忙就说:“妈妈,谁看上我了?我不要嫁人,我要和妈妈在一起!”

    苏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