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90章 我是不是男人你最清楚
    一整天下来,开心的也许只有两个孩子,沈寒修虽然陪着孩子在玩,可心思一直都放在静静坐在一旁的苏念身上,这样安静的她,让他有些担心。

    “珍珍,去叫妈妈过来一起吃烤肉。”

    苏珍扭头就吵着苏念大叫:“妈妈快点来吃烤肉!可香了。”

    苏念对着女儿笑了笑说:“珍珍吃吧,妈妈不想吃。”

    沈寒修就低声吩咐:“去把妈妈牵过来。”

    苏珍二话不说就跑过去,牵着苏念的手:“妈妈你过来一起吃嘛!沈叔叔烤的可好吃了!”

    孩子出来就是图了高兴,不想坏了气氛,苏念才起身走了过去。

    沈寒修把烤好的肉放在盘子里,递给苏念,语气尽可能自然的说:“去那边坐着吃吧。”

    苏念都没抬头看他一眼,伸手接过盘子,牵着苏珍苏宝到一边的桌子上坐着,也没问沈寒修一句,就好像他只是卖烤肉的商贩一样。

    沈寒修自然不是什么喜欢黯然神伤一个人憋屈的人,又烤了两串肉,就主动走过去,挤在了苏念的旁边。

    四人围着桌子吃着烤肉,表面上看上去至少是幸福得令人羡慕的一家人,苏念故意朝着孩子这边,微微倾斜用背对着沈寒修,正给苏珍擦嘴,却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小身影。

    “皓皓?”苏念喃了一声,就起身朝那边走去。

    黎亦皓穿着白色的T恤,上面有些泥渍,一个人孤零零走到了湖水边,小手似乎还在抹脸上的眼泪。

    “皓皓。”

    黎亦皓回头看了一眼,立马转回头拼命的擦脸上的眼泪,像是害怕别人看到自己哭一样。

    苏念走近了才看到,他露在外面的小胳膊上很多擦伤,像是在地上拖拽后留下的痕迹。

    想起了上次在游乐园看到他们母子相处的画面,苏念心里唏嘘,难道是薛琪的杰作?这可是她自己的孩子啊,才三岁的孩子,她究竟怎么忍心下手!

    苏念蹲在皓皓面前,抓着他的小手帮他擦掉脸上的泪。

    他抽噎着,还是礼貌叫了一声:“阿姨……”

    听得苏念心里发酸,抓着他的小手看了看,有几处都磨破皮了还冒着血丝,苏念看着都心疼,就好像联想到了苏宝也被人这样欺负一样。

    “疼吗?”

    皓皓没有回答,扭头看了看那边正看着这边的苏珍。

    苏念就把他抱起来,没有去问他发生了什么,害怕触到他心里还没愈合的伤口。

    把他抱着还没走过去,苏珍就跑过来耍混:“妈妈你不可以抱他!”然后就去扯皓皓的脚说:“这是我的妈妈,你快点下来!”

    “珍珍别闹,哥哥是来找你玩的。”

    “我才不要和他玩……妈妈你快点抱我,不要抱他……”小孩子总喜欢争风吃醋,尤其是苏珍。

    沈寒修这才起身把耍混的苏珍抱开。

    苏念把皓皓放到了苏宝旁边坐着,苏宝看了看他,只是他的手说:“妈妈,他受伤了。”

    苏珍从沈寒修怀里蹭下来,正往苏念身上爬,听到苏宝的声音这才回头看了看皓皓,瞧见他手指头在流血,就不缠苏念,一个人跑到不远处的餐布旁边,拿起苏念随身背的包包,在熟悉的位置找出几个创口贴,又一拐一拐的跑过来。

    看了看皓皓,又止步不前,把创口贴递给苏念:“妈妈你去贴。”

    苏念知道两个孩子闹了点小矛盾,就说:“他是你的朋友,你去。”

    “不要!他不是我的朋友!你去!”

    皓皓只是静静的坐着,看着犹豫不决的苏珍。

    苏珍推不动苏念,看着皓皓流血的手指又有些不忍心的皱眉,然后缓缓迈开步伐,走到皓皓的身旁,粗鲁的拽起皓皓的手,大人的口吻说:“我帮你止血你不可以乱动!”

    皓皓静静的看着她,只见苏珍肉乎乎的小手有些笨拙的撕开创口贴,然后抓起他流血的指头,认认真真的贴好创口贴,虽然动作有些钝,但是看得出来她听熟练。

    沈寒修就忍不住想,家里到底是谁经常受伤流血,才让苏珍把创口贴贴得这么熟练。

    贴好手指之后,又帮皓皓把手上其他擦伤的地方都贴了创口贴。

    创口贴的形状大多都是可爱的桃心型,全都是苏珍自己挑的。

    皓皓的眼泪也止住了,小孩子之间的感情总是纯粹而又简单的,苏珍一开始说着多讨厌皓皓。

    她虽然蛮横了一些,可心里还是善良的,可能是觉得皓皓有些可怜,还主动把她爱吃的烤肉分到了皓皓的碗里:“多吃一点,以后就没人可以欺负你了。”

    有了皓皓的加入,三个孩子玩得更愉快了,吃了晚饭,公园的天色渐渐黑下来,晚上歇凉的人很多,三个孩子趁着热闹越玩越嗨,苏念就和沈寒修一起收拾野餐的用具。

    “你看着孩子就行了,这些我来。”

    体力活他哪舍得她来做。

    苏念也没说什么,转身去把餐布上的东西收拾好,都装上车了,沈寒修还在收拾烧烤架。

    苏念看了看在不远处的孩子,心里犹豫了一天的事,也许是时候给个决定了。

    她走到沈寒修身后,沈寒修扭头看了看她,见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有事要说,而且还不是他想听到的事。

    夜风中,她的声音轻轻传来,连目光都没落在他的身上,而是越过他落在身后的湖面上,说:“以后……就不要再做这些,这段时间谢谢你陪苏珍。”

    沈寒修停下手里的动作,黑色的短发伴着夜风轻轻起伏,凌厉的眸子看着她,听她继续说:“从明天开始,我希望我们只是上司和下级的关系,在公司我可以听你的安排,但是下班之后,我希望你不要再搅乱我的私人生活,也不要再接近那两个孩子。”

    沈寒修默了默,她终于把视线落在了他脸上,对望几秒沈寒修淡淡开口:“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孩子的生父是谁?”如果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她不让他们相认就算了,现在连见面都不让,不觉得太自私了?

    苏念咬了咬牙,别开视线回答:“不是你。”

    “别让我知道你在说谎。”

    苏念静默不言,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背着自己去和孩子做亲子鉴定完全有可能,苏念最害怕的就是他知道真相,知道苏珍苏宝是他的血脉就把孩子从她的身边抢走。

    所以哪怕知道苏珍很依赖他,也残忍的不想让他们见面。

    沈寒修低头继续整理,对沉思的苏念说:“去把孩子带过来,我送你们回去。”

    苏念站着不动说:“你还没有答应我。”

    “答应什么?不要插足你的私生活?”

    “对。”

    沈寒修爽快答应:“好。”

    他记得她刚刚的话里说过,在公司可是听他的安排……

    他言而无信太多次了,听他爽快得苏念斗觉得是敷衍,就特地说了一句:“沈寒修,说过你还是个男人,就记住自己的承诺。”

    “我是不是男人你最清楚。”

    承诺?他当然记得,他要和一个小时候叫张小妮,长大了叫苏念的女人共渡一生……

    苏念转身走开,本想着先把皓皓送回家,皓皓却先开口:“阿姨,我可不可以到你们家里去玩一会?”

    苏念想到那个空荡荡的大房子,豪华是豪华,但是冷清得连她一个大人都受不了,何况是一个三岁的孩子。

    就牵着他的手点头:“好,走吧,上车。”

    苏珍对于皓皓虽然没完全接受,但是一个下午的相处已经让孩子的关系缓和了很多,至少苏珍在听到皓皓要去自己家的时候,没有出声反对了。

    皓皓在苏念的家里玩到了九点多,苏念看时间晚了,也不知道是该把皓皓留下还是把他送回去。

    留下又怕他爸妈找,不留下又怕把他送回去家里没人。

    想了想才问黎亦皓:“皓皓,时间不早了,要不要这个叔叔送你回去?”

    皓皓放下手中的积木看着苏念,说:“阿姨……我可不可以在你们这里住一晚?”

    “可以啊,但是你妈妈不会担心吗?”

    “我妈妈不喜欢我,我今天惹她生气了。”

    三岁的孩子,哪能犯什么大错?薛琪却把自己的孩子弄成这副模样。

    如果皓皓是其他人的孩子,苏念可能早就去找他的爸妈谈话了,可是他是薛琪和黎子生的儿子,他们之间的事,还是不要参合比较好。

    苏念还没开口,苏珍一边组装积木一边说:“他的妈妈好凶,他回去又会被欺负的。”

    苏念默了默说:“那去给妈妈打给电话,不然妈妈会担心。”

    皓皓却摇头,小手捏着手里的积木,像是有些失落:“妈妈不会担心的……她不喜欢我。”

    一个孩子说出这样的话,苏念真的觉得心里苦得厉害。

    薛琪是个死脑筋的人,处事又极端,找她讲道理纯属就是浪费口水。

    “那你们现在该睡觉了。”

    “不嘛,妈妈,我们都不上学,我还要起小房子呢!”

    苏念看了看一直坐在一旁,淡淡看着自己却没说话的沈寒修,想着孩子难得放假就别管那么严,就想去楼上个黎子生打个电话,说说皓皓的事。

    “那你们在下面玩,妈妈上去一会,珍珍不可以欺负哥哥。”

    苏珍就瘪着嘴抱着几个积木往沈寒修怀里钻:“沈叔叔,你看妈妈都不喜欢我,我好可怜。”

    对于苏珍的诽谤,苏念无奈的笑了笑,转身往卧室走,拨通了黎子生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