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89章 那个裤子……挺可爱
    推了推眼镜,干咳了一声,说:“菜我随便点了几个,待会看看还要不要加菜?”

    蔚蓝急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随便吃一点就行了。”

    后来蔚蓝才知道,他哪是随便点了几个啊,六菜一汤,还是蔚蓝叫够了,其他的菜才退了。

    有钱人都喜欢烧钱?

    蔚蓝不知道,其实杨梓辰是不知道她的喜好,来的时候就一直在苦恼点什么菜,怕点的菜她不喜欢,所以每个品种都叫了一样,心想总有一样是她喜欢的。

    “杨特助……”

    “嗯?”

    “你昨晚的那个事,我想清楚了。”

    杨梓辰放下筷子,推了推眼镜道:“说来听听。”

    “你给的机会很好,可是……”

    听到这个“可是”杨梓辰就知道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了,但还是垂眸掩下眼底的失落,静静听她说。

    “我怕我胜任不了那个职位,我想还是留给更需要它的人吧,我挺喜欢财务部的。”

    杨梓辰淡淡点点头,一副不太在乎的样子说:“哦,随你,我只是看有这么个机会告诉你一声。”

    其实他是想把她招到自己手下工作,刚好上周裁了员,招人的工作又是他负责,就想着哪怕她什么都不会,他一点点教就行了,反正他不会嫌她麻烦嫌她笨。

    于是昨晚犹豫纠结了好久,才鼓起勇气和她说了这件事,短信删删写写改了好几次才发出去,他从不知道自己也会有这样紧张到不知所措的时候。

    心想着这么好的工作,她也许会同意,现在听到她的拒绝,他还有些缓不过来。

    好在长久以来的冰山脸,很好的掩饰了他心里的情绪。

    也罢,能和她吃顿饭也是收获。

    菜都很好吃,可是蔚蓝却没吃饱,把自己的话说清楚了,随便吃了两口,道了谢就离开了。

    立马就给苏念发信息叫她务必要带吃的回来。

    那头的苏念也比她好不到哪去。

    原本以为可以和两个孩子在外面好好吃一顿饭,可是刚到地下停车场就看见沈厚皮站在她的车旁。

    两个孩子饿着肚子等她,就没瞎耗,对他视而不见,开车去接孩子。

    苏珍看到沈寒修的时候最为高兴,小嘴从上车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说道这个周末就带她去公园吃烤肉,她笑得小嘴都合不上。

    盛夏时节,黎明的气温很柔和,被窝里躺着正舒服,美梦却被门铃声吵醒。

    苏念恍恍惚惚醒过来,套上拖鞋跑过去开门。

    看到门外的男人时,睡意才渐渐消失,然后扭头看了看客厅的大钟,才六点。

    然而门外的男人一身整洁的休闲装,身姿挺拔而俊逸,身上的香味很清冽,钻进鼻息直觉舒服。

    沈寒修低头看着眼里还睡意朦胧的苏念,微卷的长发有些乱,穿着白色简洁的吊带睡裙……

    苏念怎么也没想到,大清早这个男人会跑过来,跟没想到他的开场白是这样的……

    沈寒修的视线直直落在她的[胸][前],语气寡淡:“不穿[内][衣]睡觉看来效果并不明显。”

    苏念低头看了看,急忙捂住自己[裸][胸]睡眠十几年,依旧只有B杯的胸,转身就往楼上跑。

    第一时间就是穿衣服,然而刚刚把睡衣脱掉,身后的门却被打开……

    开门进来的沈寒修看见这一幕,淡定的站在门口欣赏,还得了便宜又卖乖:“你故意不锁门的?”

    苏念现在身上就穿了一条小胖次,顾不得懊悔忘记锁门,也顾不得脸红,立马就钻进被子里:“沈寒修你还要不要脸!”

    沈寒修的视线还落在她身上,不急不缓迈着劲长的腿朝她走过来,视线仿佛穿透了被子在看她,说:“身材还不错。”

    苏念气恼得说不出话来,自己现在不敢乱动,看着他走过来坐在了床边,苏念立马把被子裹紧,对着他大吼:“滚出去!!”

    “那个裤子……挺可爱。”

    苏念立马想起自己身上那条蓝白点的胖次,小脸通红,这条小裤裤是和苏珍一起买的母女装,苏珍喜欢非要她买,心想穿在里面也没人看,苏念就依了女儿。

    却不凑巧被这个臭男人看到!还在这里嘲笑她!

    苏念左右瞧了瞧,把手伸出被子抓起床头的浴巾,在被子里急急忙忙裹上。

    全过程沈寒修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若是换做以前,知道这个女人什么也没穿在被窝里,还就在自己面前,他肯定立马卸下绅士的皮囊,钻进被子里饱餐一顿,他饿得太久了……

    苏念定然不知道,那个面无表情像座雕像一样站在那里观看的男人,用了多大的抑制力才能站在那里不动声色。

    沈寒修暗暗滚了滚[喉][结],看着裹着浴巾的她从被子里钻出来,一手拧着浴巾,一手抓起衣柜里的衣服,迈着嫩白笔直的腿急急忙忙跑到厕所更衣。

    他越来越怀念她的味道了……

    苏念换好衣裤出来的时候,沈寒修还保持着那个姿势站在原地。

    穿好衣服的苏念,瞪了他一眼,就打算越过他往门外走。

    手刚刚伸向门把手,还没碰到就被一股力道往后扯。

    脚下一阵蹒跚,最后跌落在松软的大床上,没来得及反应,一团黑影就笼罩下来,他的鼻息轻轻的打在她的脸上,低哑的声音带着在她耳边响起:“时间还早,多睡会吧。”

    “沈寒修你走开!”

    沈寒修没有回答,钳制着她的双手,把头埋在她的颈间,深深的感受着她的气息。

    苏念别着头躲开,不是她排斥他的碰触,而是心里接受不了,这种事,应该要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做才是美好的,而他们现在是离婚夫妻,更不能有这种事情发生。

    但是如若他要强来,她的力道根本无法抗拒,即便如此,她也用自己最大的力气,让他明白她心里的抗拒。

    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知晓他有些失控了,立马大声唤醒他:“沈寒修!你清醒点!看清楚我是谁!”

    沈寒修抬起头,看着她的脸,细细的看,想要把这四年的缺失都弥补回来,带着薄茧的手轻轻触着她的面孔,凝视半晌失神的回答:“看清了。”

    苏念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能回答自己的话,看来还有理智。

    他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现在他们这样的关系,他应该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然而这一口气还没松完,立马就被截断……

    吻来的汹涌而[缠][绵]……

    [唇][舌]嬉戏,他技巧娴熟……

    直到感觉身下一直僵着的那股力道消失,他才停了下来,看着嘴唇微肿,双眸微红,怔怔看着自己的苏念。

    他有一瞬间竟觉得自己做错了事……

    他还桎梏着她的双手,她也没有[挣][扎],愣神看了他好半晌,他似乎从她的眼底读出了失望,她对他的失望。

    她的声音微微哽咽,带着浅浅的[喘][息],提醒他:“沈寒修,我们已经离婚了……”

    他默了几秒给予她回应:“所以……我们就此毫无瓜葛了吗?要彻底划清界限吗?”

    苏念别开视线,看着他紧紧抓着自己手腕的大手说:“至少不该像现在这样。”

    沈寒修松开她的手,起身的同时回答她说:“我明白了。”

    苏念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明白,而且他这个人说的话向来让人捉摸不透,就像他可以豪爽的签下合约,她以为他是选择放手才这么干脆,转眼却又收购她的公司,重新介入她的生活……

    不管怎样,没有让事情朝着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总是好的……

    苏念有些后怕,沈寒修都已经走出房间了,她的手还有些颤抖,整理好房间,磨蹭到七点多才准备去叫孩子起床。

    房门一打开,苏念还被吓了一跳,那个男人就靠在门边,苏念有一瞬间觉得像是孩子做错了事,妈妈罚他面壁思过。

    然而他回头看她那个凌厉的眼神,让她立马打消了这种幻想,绕开他敲响了对面的门。

    喜欢赖床的苏珍看到有她的沈叔叔在,也立马起了床,自己挑了一条她喜欢的裙子换上,然后就出门去缠沈寒修。

    并没有发现两个大人之间细微的小情绪。

    到了环境宜人的公园,沈寒修带的设备完全就是出来野餐的,小到餐布大到烧烤架,什么都齐全。

    一家人一起把东西准备好,苏珍是最高兴的一个,而苏念从出门到现在,除了和孩子搭话,没有理过沈寒修。

    如果可以,她希望像他说的那样,毫无瓜葛,划清界限,看着苏珍和他越来越亲近,她不知道这个好事还是坏事。

    “妈妈,我想吃酸奶。”

    “去叫哥哥帮你开。”

    “你帮我拿过来。”

    明明是很好的气氛,苏念却没那个享受的心情,只是静静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孩子在草地上嬉闹。

    沈寒修架好烧烤炉,看着坐在餐布旁边的苏念,两人对视一眼,苏念很快就移开了视线看着远处,沈寒修也淡然的挪开视线。

    这一次,她好像是认真的,因为早上的事生气了,他本知道,不该那么冲动,可一时情难自禁……

    只怪对她的思念太浓,乱了他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