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88章 三少醋劲很大
    “孩子要休息你,你回去吧。”

    沈寒修还没开口,抱着遥控器坐在他腿上的苏珍就帮他说话了:“妈妈,天都黑了,沈叔叔回家会被大灰狼吃掉的,你的床那么大,就和他一起睡吧,晚上一个人睡觉会被大老虎叼走的。”

    沈寒修淡笑不语,苏珍用萌萌哒的眼神看着苏念,听着苏珍稚趣的话,苏念是哭笑不得,弯腰去把她抱起来:“小孩子大晚上不睡觉,才会被大灰狼吃掉,快点去洗澡!”

    “苏宝比我高,大灰狼肯定挑大的吃。”

    沈寒修跟着起身,在门口看见洗好澡穿着可爱睡衣的苏宝,他虽然一言不发,但是沈寒修从他的小眼神里捕捉到了敌意。

    沈寒修若有所想的看着他,这个棘手的孩子,没苏珍好哄,不禁想,小孩子还是傻头傻脑一点比较好。

    沈寒修到了浴室门口,苏珍脱光衣服正往浴缸里钻,看见沈寒修站在门边立马就拿小毛巾遮住自己,可爱的[娇][羞]说:“叔叔是男孩子,不可以看女孩子洗澡。”

    向来冷颜的沈寒修,只有在面对这个女人和这双孩子的时候,脸上才会轻易的展露温和的笑颜。

    伺候好孩子睡觉,苏念回到自己的房间,沈寒修坐在她的床边像是在等她。

    “沈总,时候不早了,您请回吧。”

    却不想他不答反问:“苏家人找过你吗?”

    苏念不想和他多说,也觉得如今自己的事,已经没必要向他告知了,就说:“没有。”

    沈寒修起身往她面前走了两步,低头看着她说:“那你今天中午和谁在吃饭?”

    苏念一愣,原来他知道。

    不等苏念回答,他自己接自己的话说:“以后有事就告诉我,一个人硬撑什么?”

    苏念鼻尖一酸,头刚刚别开,一只手就钳住自己的下巴,迫不得已直视着他。

    她也想像以前一样,遇到事和他商量,多个人参考也不会太迷茫,她也不想一个人硬撑,很累。

    可是正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曾经依靠过的他,教会了她不要轻易相信一个人。

    善意的面孔下,也许正在算计着你,趁你不备给你致命一击。

    苏念垂眸不去看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神真挚得找不出一丝虚情假意,怕自己失足掉进他深邃的黑眸里。

    苏念不喜欢此刻亲昵的姿势,抬手想拍掉他的手,却在半中央就被他的另一只手抓着。

    钳住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把她的头拉向自己,俯身就把唇落下。

    苏念别不开头,下巴微扭,立马闭上了眼睛。

    只觉得额头一热,然后下巴上的力道松懈。

    “晚安。”

    睁开眼睛回头,他已经走到了门边,手拉在门把手上,准备关门的动作却突然停下,回头看着她,很认真的说:“以后别让我知道你给其他男人送饭。”

    苏念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消失在门口。

    后知后觉才明白,肯定是苏珍告诉他,她去给梁译洲送饭了。

    一起生活过两年,苏念对他的了解说不是透彻,但还是知道一些,知道她晓得,这个男人吃醋,比女人还可怕。

    上学那会,一个男同学过生日,她不好空手去就随便买了个礼物。

    恰好第二天是他的生日,但是她当时不知道,只知道那天他像发神经一样,对她不理不睬,一副横竖看她不顺眼的样子。

    苏念不晓得哪里把他惹到了,就跑去书房问他为什么生气。

    他冷艳的撩眼瞧了瞧她,淡淡说:“你去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苏念左思右想,七月四日既不是法定节假日,也不是什么七夕情人节。

    苏念历史不算好,但是就记得起1783年7月4日好像有个什么《[独][立]宣言》,那时候老师教他们记这个时间,说“1783”就是“一起爬山”,所以在那么多历史事件里,苏念脑子里就冒出了这一个。

    就试探着回答:“美国《[独][立]宣言》?”

    只见沈寒修的脸色更难看了。

    苏念就暗暗肺腑,[独][立]宣言关你什么事啊?您老今天是唱的哪出?

    苏念看他脸色不对,正继续冥思苦想,他就冷着声音赶人了:“出去!”

    不知道今天哪个不长眼睛的人踩了这位大爷的尾巴,苏念鼓鼓脸,不想当出气筒,就灰溜溜的离开了书房。

    立马就去楼下翻日历,日历上也没写是什么日子啊?

    躺在床上都要睡着了,脑子里突然有了个想法,立马就下床,打开电脑翻出沈寒修的资料。

    七月四日……尼玛是他的生日啊?!

    生日就生日,说一声会死啊!高冷你妹啊!

    苏念一边暗骂一边在电脑边犹豫,他摆脸色,她的日子也过得压抑,抬头就看他的臭脸,影响她的心情。

    看了看时间还没过十二点,苏念就穿上拖鞋敲响了侧卧的门。

    没得到回应她就直接钻了进去,房间里没开灯,但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苏念走到床边看着他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还以为他会有点感动,却听他不冷不热来了一句:“生日礼物呢?”

    当时她想也没想就回答:“你又不缺什么东西,而且你知道我手里紧,就……”

    话还没说完,他就冷着声音打断她:“有钱给别的男人买礼物,没钱给自己老公买一个?”

    苏念当场就凌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感情这位老人家是在吃醋啊?

    想到那时候的事情,凉夜里,一个人躺在被窝里的苏念忍不住嘴角上扬。

    摸了摸额头,他的气息似有似无。

    那一次她补给他的礼物就是那瓶香水,不算奢侈,他却一直用到现在。

    第二年是一块腕表,相处的这段时间她也注意到,如今他手上戴的,还是当年他送给他的那块。

    没有他以前的任何一块奢华,他却还留着。

    是不是故意做给她看的?

    又一年的七月四日快到了,他的生日也快到了……

    一周过去,两个孩子迎来了暑假。

    梁译洲一直在公司,苏念又要上班,就把孩子托给了紫烟,两个孩子可爱讨喜,店员都喜欢逗他们玩,苏珍嘴又甜,一有人来就上去招呼他们买花。

    苏念安安心心在公司上班,没了薛琪,蔚蓝每天心情都畅快,但是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大大咧咧的她却变得有些含蓄了,像是有心事。

    “蓝蓝,怎么了?失恋了?”

    “念念姐你又取笑我!我都还没念过呢,你就诅咒的失恋!”

    “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像失恋。”

    蓝蓝犹豫着,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翻开短信给苏念看:“念念姐,你帮我看吧,你说怎么办。”

    苏念扭头看了看,短信居然是杨梓辰发给她的。

    杨梓辰的开场白直接就问:要上来当助理吗?工资比会计助理高很多。

    蔚蓝就说:可是我不懂啊。

    杨梓辰:我可以教你。

    蔚蓝没有回答,杨梓辰接着发了一条:明天给我答复。

    苏念看完就扭过头笑看着她,心照不宣的模样看的蔚蓝脸更红。

    “念念姐你笑什么啊?”

    苏念的印象里,杨梓辰是个不善言辞安静内敛的男人,除了女客户和工作上的女同事,他身边几乎就没有其他女人了,更别说这样主动给女人发短信了。

    “蓝蓝,你的桃花开了啊。”

    蔚蓝立马害羞的否认:“瞎说什么啊!可能这次裁员裁掉了助理,刚好有职位,他又认识我就顺便问问我。”

    苏念也没调侃她,但是她知道,杨梓辰对她没意思的话,何必问一个学会计的要不要去当总裁助理。

    “那你怎么想的?想去吗?”

    “我……我想涨工资,可是又不想和你分开,而且总裁助理要学的可比会计多多了!”

    苏念安慰她说:“怕什么,一级特助亲自培训你。”

    蔚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红润一直没消退,想了想才下了决定:“我看……我还是不去了,我这么笨,万一惹沈总不高兴了,把我辞退了就完了,在你这里,就算做错了你也不会生气。”

    “这个是千载难遇的机会啊蓝蓝,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不过蔚蓝说得也有道理,沈寒修那种阴晴不定的脾气,要是让她选,她也不想在他眼皮子底下工作。

    “嗯,念念姐我就跟定你了!”

    中午的时候,苏念说要带两个孩子一起吃饭,就不在公司吃,蓝蓝本来说好要和她一起去,可是下班的时候却收到了杨梓辰的短信:餐厅二楼见。

    苏念看了就笑着说:“你去吧,有好吃的我给你带回来。”

    “念念姐你不要老是笑!”本来自己就是一个容易想歪的人,她还老是摆出那种深邃的笑。

    电梯在餐厅的楼层停下,苏念笑容不减说:“好,去吧,等你好消息哦!”

    蔚蓝一边出门嘀咕着:“哪有什么好消息……”又不是去相亲。

    虽然知道自己此行只是为公事,可是心里却紧张无比。

    到了餐厅二楼,一眼就看见了右手边的端坐的杨梓辰。

    蔚蓝走上前,毕恭毕敬的弯腰问候了一声:“杨特助。”

    杨梓辰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坐吧。”

    蔚蓝尴尬的坐下,他就倒了一杯茶递到她手边,蔚蓝急忙伸手接过:“谢谢……”

    和他在苏念家里相处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这么尴尬呢?

    在她眼里,杨梓辰脸上的表情是镇定,然而只有杨梓辰自己知道,那是他的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孩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