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84章 我再不济也不对狗出手
    翌日,清晨的天微亮,紫烟从噩梦中醒过来,浑身酸软才回想起昨夜的事。

    和梦里相似。

    思绪清晰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身子还被人搂着,抬头就看见唐邵升熟睡的脸。

    以前他都是完事了就走,醒来绝对见不到他的身影,顶多就是早晨的时候收到他发来的短信:记得吃药。

    结婚以来,他第一次睡在她的身边,抱着她的姿势让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还以为他们多恩爱。

    紫烟自嘲着,拿开他的手从床上坐起。

    身上穿着浴袍,[身][子]也没有事后的汗淋,他居然帮她洗澡了,还真是稀奇。

    撑着[酸][软]的身子下床,去了厕所。

    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床了,正把西装外套往身上套。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拿起领带系上,还不忘提醒她:“去把药吃了。”

    紫烟看了看他,然后从他身边走过去,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药瓶,取出两粒白色的药丸咽下去,苦涩的味道,她已经习惯了。

    医生说,这样下去可能她一辈子都不能怀小孩了,她无所谓。

    唐邵升的孩子,最好是还没存在就扼杀掉比较好,不然生下来也只会受苦。

    她没有办法摆脱唐邵升,生不了孩子也许是个不错的结局,就像当初的叶佳瑶一样……

    说起来,叶佳瑶是陪唐邵升最久的一个女人,如今却下落不明了。

    看着她把药丸含下,唐邵升才转身离开。

    心里有些结郁,她或许根本不想要他的孩子。

    天色渐明,郊外的一栋豪华别墅里,二楼主卧的大床上,被窝里一团隆起。

    清脆的铃声划破清晨的宁静,被窝里这才有些细微的动静。

    苏念伸了个拦腰,头有些痛,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半天没摸到这才从床上坐起。

    四下看了看,不对劲啊!

    这里……

    她怎么会在这里?是在做梦吗?

    没来得及细想,手机铃声催促着她,看到了在床边书桌旁的手机,掀开被子就下床,[皮][肤]一凉,苏念这才警觉过来,急忙把松垮的浴巾往上提了提,拿起书桌上的手机。

    “蓝蓝!什么事?啊!上班又迟到了!”她以为是自己睡过头了,蓝蓝才打电话来。

    脑子乱得很,还没回想起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头的蔚蓝说:“念念姐,你还没醒酒啊?今天星期六啊!昨晚不是说好去报手语班吗?我和秋秋姐去找你。”

    醒酒?她昨晚好像是喝酒了,和蓝蓝秋秋还有紫烟……

    苏念揉了揉眼睛,确认眼前的景象不是幻觉,就不禁疑惑,她怎么到这来了?难道最晚喝醉了,一个人习惯性的就走了这条路,可是她没钥匙啊!翻窗进来的?

    苏念挠挠脑袋,庆幸自己没有摔死。

    走神之际,卧室的门突然打开,看见走进来的男人,苏念脑子马上就死机了,听见那头蓝蓝的询问声,苏念才急急忙忙回了一句:“我……我才起床!待会儿给你们打过来。”

    看着沈寒修朝自己走过来,苏念退回床上,拿被子遮住自己,质问沈寒修:“你怎么在这里?!”

    沈寒修眉头轻皱走到床边,俯视睨着她:“酒劲还没过?”

    难道自己喝醉了,是他送自己回来的?

    酒后特容易乱事,而且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君子,双腿在被子里面磨了磨,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上除了那层松垮垮的浴巾就什么都没穿了!

    “沈寒修你……你是不是……”

    看她那语无伦次,又羞又气的模样,沈寒修就知道她的脑子在想什么:“放心,你醉酒就像疯狗一样,我再不济也不对狗出手。”

    “你才是疯狗!你敢说你什么都没做!”

    “你希望我做点什么?”

    苏念发现自己问话的方式不对,又被他套进去了,恼羞得很,想了想就问:“那……那我的衣服谁换的?!”

    他立马就回答:“我。”

    “你……你还说你什么都没做!”占了便宜他还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沈寒修的目光移到她手捂着的地方,淡淡开口:“手感并不好,我摸遍了都没感觉。”

    苏念都想爆粗了,抓起枕头就朝他丢过去,却被他稳稳的接住,然后把枕头放在床头,一边解衬衣的纽扣,一边朝苏念靠近:“你若觉得吃亏了,摸回来如何?”

    苏念急忙别开直线,伸手指着门大吼:“出去!滚出去!”

    沈寒修停下动作看着她,[粗][暴]是[粗][暴]了一点,但[娇][羞]的模样挺可爱。

    “衣柜里有衣服。”

    “出去!!”

    看着他走出房间,苏念才慢慢平复暴躁的情绪,急忙跑过去把门反锁,打开衣柜才发现……

    她当初没带走的衣服全都在……

    就是在这个房间,她拿碎玻璃抵着脖子逼他离婚,就是在这里她和他分道扬镳。

    屋子恢复了往常的整洁,不见她离开时的狼藉。

    这间屋子里的回忆,如今重现在脑海里的更多的是他对她的好。

    刚结婚的时候,她就是住在这里,她睡主卧他睡侧卧,没有因为是法定夫妻就让她履行男女义务。

    那时候她很眼瞎的以为他是个绅士,话不多,但很细心很体贴的绅士。

    那时候她真的很糟,被亲爷爷赶出家门,身无分文,险些辍学,是他在背后解决好学费的事。

    为了还债她四处兼职,他来到店里,高贵得她不好意思和他打招呼。

    要是说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公,可能大家都会当成她犯花痴开的玩笑,一笑置之。

    连她自己都觉得配不上他,都不好意思和他走在一起。

    她本不是自卑的人,可是到了他身边就会无地自容。

    可是一直以来,他从未说过嫌弃的话,每次狼狈的模样都被他撞见,他不会选择视而不见,而是像她伸出手……

    那时候的她觉得,这个男人也许是她生命中唯一的温暖了吧。

    母亲去世以后,被送到苏家,可是她从未感觉到那是一个家,寄人篱下的生活自然不畅快,看的脸色还要招人羞辱。

    高中的时候遇到黎子生,子生……

    熟悉的名字,让她对他展开追求,很成功,但是她知道黎子生并不是她要找的那个子生,而黎子生对她也并不好,更多的是她在付出,最终还落得背叛的下场。

    她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上男人了,可是却渐渐在沈寒修的[宠][溺]下[沦][陷]。

    假结婚有了真感情,她以为自己也被幸福眷顾了,可惜好景不长……

    苏念换好衣服,房间里熟悉的装置让她不敢多做停留,回忆是很可怕的东西,它能很轻易的改变一个人所坚持的事。

    下了楼,苏念也不期待桌子上能有美味的早餐,这个男人不进厨房。

    楼道里还挂着那时候他们拍的婚纱照,苏念很快移开视线,径直往大门走去。

    “苏念!”

    苏念脚步顿在门口,听见沈寒修的脚步声靠近,他低哑的声音缓缓响起:“这个家……你毫无留念么?”

    苏念深吸一口气,管理好表情回头,状似陌生的望了望屋子的大局,说:“时间太久了,我记性不好。”

    “我知道你记性不好,你忘了?以前你忘记的东西,我都帮你记着,你用四年忘了,我用十年帮你记起如何?”

    苏念咬咬牙,转过身,怕自己的情绪被沈寒修察觉,拉开鞋柜,里面全是自己以前的鞋子,全都在……微愣之后拿出一双套在脚上,说:“沈总,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值得记起的事,就别浪费沈总的时间了。”

    在放下这件事上,她一直很洒脱,就如当年她带着离婚协议离开一样,可以一声不响离开他好几年,甚至没打算回来。

    酒醒了,以前的苏念就没了。

    他的脸上并看不出哀伤,心里却钝钝的疼着。

    我们之间没有值得记起的事……吗?那他这几年的等待当屁放了吗?

    “没有值得记起的事,那我们就重新制造值得记起的事。”

    他的声音很轻,苏念走出门,只听见他有在说话,却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望着空荡荡的马路,苏念一时觉得有些心塞。

    她忘这里是郊外,过路的基本都是私家车,还少得可怜!

    要是走出去,她的脚可能就废了。

    所以当沈寒修开着车叫她上去的时候,她没有拒绝。

    和蔚蓝联系好,在一家手语培训班落停。

    下车时候,蔚蓝和秋秋已经到了,沈寒修可能是自己也有事,放她下去就开车离开。

    “念念,你昨晚和他在一起啊?”

    “念念姐,那是不是沈总的车!?”

    苏念想了想自然是撒了谎:“早上他来找孩子,听我要出门就顺便送我来了。”

    槿秋像是有什么话想说,可能是觉得不方便,就转开了话题:“进去吧!这里就是我学手语的地方,是我家格格的一个朋友开的。”

    报了名第二天才去学习。

    早上也接到梁译洲的电话,说公司有急单,到年底都可能会比较忙。

    下午就带着孩子去紫烟的店里玩。

    苏珍提着个小篮子在大街上招客人,看见一男一女牵着手她就跑过去说:“叔叔,给漂亮阿姨买一朵花吧。”

    糯糯不清的声音听起来很乖巧,笑得又可爱嘴又甜,一个下午还买了不少。

    沈寒修开着车路过,就看见她在路边卖花,找了个位子把车停下,就朝专心卖花苏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