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83章 酒疯子
    沈寒修一愣,她现在这个样子,就好像他们四年以前一样,没有淑雅的伪装,毫无形象可言他却很喜欢。

    沈寒修没回答她,她又傻傻的喃喃着:“老沈,来!我们一起喝!喝了就[洞][房]了……”

    听着她胡言乱语,沈寒修板着脸把她拦腰抱起。

    脚突然离地,苏念就惊慌道了一句:“我的脚不见了!老沈我的脚……”然后又一个人傻笑起来:“哈哈……我会飞了……”

    舞池中的人都傻眼了,停下扭动的舞姿看着沈寒修抱着个疯子一样的女人,都觉得一定是认错人了,那个人绝对不是沈寒修!

    沈寒修怎么可能管这样一个疯女人?就算是个大美女丢给他他都不看一眼的。

    苏念一边说着自己会飞,一边手脚扑腾,一巴掌扇在沈寒修的脸上,沈寒修的脸黑得都快看不见了……

    她还嫌沈寒修挡着她飞了,伸手使劲推他,身子一蹭脚落下地,都没站稳,脚一软就坐在地上。

    今天她穿着短裙,裙摆凌乱,隐[隐][约]约瞧得见裙下的[春][光],她却浑然不觉,坐在地上胡言乱语。

    沈寒修二话不说脱掉外套把她裹起来,将她从地上抱起,她却张牙舞爪嚷嚷着:“好热……我要脱衣服……”

    急忙抓住她的手,把她从地上扯起来,一阵折腾,胃里翻江倒海,苏念刚刚站起来就扑进他怀里,“呕”的一声……

    旁边围观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沈寒修气得发抖,感觉到她嘴里吐出来的粘稠的液体透过薄薄的衬衣,已经浸到了皮肤上……

    苏念全然不知情,还叨叨絮絮着胡话,紫烟站在旁边也是一阵担忧,特怕沈寒修一耳光给苏念扇过去。

    却只见他咬咬牙,像是忍了好大一口气,[蛮][横]的把苏念再次抱起,健步往酒吧外面走……

    沈寒修都走了好远了,酒吧里面原本热火朝天的气氛却冻结了好久,只觉得寒气未散……

    紫烟跟着出去,看见沈寒修把苏念丢进车里,从他开车的速度就能想到他此刻的心情……很糟。

    但是他肯大晚上跑来接苏念,而且苏念吐了他一身他还能容忍,就说明他不会把苏念怎么样。

    单从沈寒修看来,他对苏念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只是不明白两个人为何要分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和不得已,就像她自己也是。

    等沈寒修的车子消失在夜里,紫烟才转身去开自己的车。

    夜色下的麦城依旧[妖][娆],一栋住所里,二十层楼的阳台上,一个男人站在,黑暗中隐隐可以看清他的面容,指尖的点点火光在夜色里明亮。

    已经十二点了,他下班就来到这里却不见她的人,发了信息,也是她第一次没有回。

    她失去声音之后,和他冷战了好久,学会手语后,对他说的第一句就是:我想搬出去。

    他同意了,他觉得她本就是个不重要的人,走与不走并影响不了什么。

    可是她走之后他才意识了,家里少了个人,空得厉害。

    每天找乱七八糟的女人回家,原以为可是冲走那种寂寥,却不想机械般的[欢][愉]过后只觉得更加的烦躁。

    他不喜欢这种被人影响情绪的感觉,很长一段时间没找过她,他以为,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是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但不是习惯没有她,而是习惯了有她……

    最近来找她的时间明显比以前多了,可这是第一次碰见她不在家的情况。

    她的作息一向很规律,今晚的异常,让他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更糟心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结婚两年,他除了知道她喜欢唱歌,其他的,他对她一无所知。

    细微的开门声才让他回过神来。

    丢掉手里的烟头用脚碾灭,往屋里走去。

    紫烟按下门边的按钮打开房内的灯,低头换鞋子,并没有注意到客厅站着个男人,因为她清楚,这么晚唐邵升是不会来的,此刻的他也许正忙着和哪个明星嫩模[恩][爱]。

    换好鞋子往里面走,步伐刚刚迈出就就了下来,目光看着此刻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唐邵升站在原地,看着她回来,毫发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心里的担忧落地,语气和以前一样毫无温和之色,问她:“去哪了?”

    紫烟移开视线,继续往里面走,拿起杯子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水喝下。

    “聋了?”

    紫烟放下杯子回头看着他,他突然关心起自己的去处她是不是该受宠若惊了?

    四目相对,她默了默才抬起手比划:【我有些困了,去休息了。】

    唐邵升不满她的敷衍,抓着她的胳膊:“宋紫烟,是不是我最近太仁慈了?”

    她居然还敢无视他了!

    她会说话的时候,性子虽然温柔,但每一句话都可以把他气得半死,现在不会说话了还更气人了!

    看着她一直未变的微笑,他可以想象,若是以前,她肯定会这样回复他:“又要动手吗?”

    如今她只是抽出自己的手,像是敷衍一样比划道:【和朋友出去玩了。】

    他们之间,似乎出了那张结婚证之外,就不再有任何瓜葛,他不爱她,她亦不在乎他。

    她比完就往卧室走去,唐邵升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她拿起睡袍,像是想去洗澡,看见唐邵升没有离开的意思就说:【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我的短信,为什么没回?”

    他突然的提问让紫烟愣了愣,才想起晚上的时候,他给自己发过短信,回来的时候都忘记了,于是就说:【我没注意,没有看到,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吗?对啊,他为何要来找她?

    只想着想去看看她,下班之后就把车开了过来,看见她不在家就给她发了信息,她没回复他就开始担心,就一直守到了现在。

    她的眉目间总有着看破红尘那般的淡然,不喜不怒,在外人面前总是面带微笑,根本想象不出她过什么惨痛到不堪回首的遭遇。

    刚嫁给自己的时候,她胆子好小,他稍微说话大声一点她都会被吓到,那时候的她很听话,放学了就会在家里等他,新婚开始就独守空房,她未曾有过一句怨言,反而一个人过得很自在。

    他不在她不念,他回家她也会把他当成丈夫看待,曾经的她,也许想过要好好维持这段婚姻吧。

    是他的表现,让她一次次失望,毁了她的音乐梦,也毁了她对这段婚姻的期望。

    才让当初那个乖巧内敛的宋紫烟,变成了现在这个会扎人的刺猬。

    见他半天没有回应,紫烟默默转身往浴室走去。

    还没关上门他就跟着撵了进来,凭借着力气[控][制]着她,衣衫一件件落地,被流水浸湿……

    莲蓬冰凉的水下,体温混着水流交融……

    他对于女人向来没有温柔可言,对她也是向来如此。

    她曾以[家][暴]向法院提过离婚,却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法院没有受理。

    一次次的强忍承受,已经让疼痛变得麻木了,庆幸自己哑了,没有让[屈][辱]的声音从嘴里溢出……

    同样是夜,深邃而媚人,然而夜色下的场景,就显得没那么美好了……

    沈寒修忍受着一身的酸臭味,把苏念抱到楼上,不怎么温柔的把她丢在浴室门边,她脑袋撞到门上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傻乎乎的模样看着沈寒修。

    沈寒修暂时没有管她,先脱掉了恶心至极的衬衣直接就丢进垃圾袋,还把垃圾袋捆上丢到了门外。

    走进浴室里放了一浴缸的热水,转身去抱苏念,她却迷迷糊糊的看着他,那深深的眼神让沈寒修愣了愣,还没来得及暗喜,她就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迷迷糊糊的问:“……你是谁啊?”

    这盆水浇的沈寒修从头到脚,心都凉透了!

    刚刚缓和一点点的神色又凝重起来,抓起她的后领子,直接丢到浴缸里。

    她醉是醉了,没醉晕,帮她洗澡的时候总不安分,沈寒修也不敢太[粗][鲁],生怕她又“呕”的一声吐一浴缸,那么他可能会把她塞马桶里冲走!

    看着她[不][着]一寸的[身][子],沈寒修[喉][结]滚动,怕自己的冲动乱了事,急忙就把她从浴缸里提了出来用浴巾裹上。

    丢到床上,她立马就一个翻身,白皙的腿搭在被子上,隐[隐][约]约看得到不该看的。

    沈寒修恼怒不已,真想不顾一切[放][纵]自己的[欲][望],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扯过被子帮她裹住,立马就回到浴室,洗了好久的冷水澡才降了火。

    出来的时候已经夜里两点了,她通红着脸,但也安稳的睡熟了。

    还以为再也看不到她那[娇][憨]的模样了,原来什么成熟了懂事了,只不过是没有人让她任性撒娇了,全都是伪装,这一喝酒就本性出演了。

    “老沈……”

    静静凝视的沈寒修被她模糊不清的叫声弄得一愣,半晌才哑着声音:“嗯?”

    原来她还会叫他的名字,在意识不清醒的时候,虽然不是他喜欢的称呼,却让他心里顿时就软了下来。

    喃完这一声,她却没有再说话,咂咂嘴不再有动静。

    沈寒修冷峻的面色在凉夜里,因为她的存在而变得柔和,帮她掖好被子,调好空调的度数,才掩门而去。

    他想拥她而眠,却怕他执意的靠近让她无法接受而离他更远,一切还没到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