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82章 嘿嘿……老沈你怎么在这里?
    苏念并没有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则薛琪这个人有勇无谋,不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临近下班的时候,恰好秋秋发来短信,和蓝蓝的提议一样,今晚出去痛快痛快。

    苏念是想得不得了,可是家里那两个小屁孩怎么办?

    聚会的地方是酒吧,把孩子带去实在不妥,而且带去了也玩不痛快。

    第一次苏念觉得那两个小包子有些碍事儿了。

    “念念姐,你就一起去吧,小珍宝一起带来得了。”

    “念念姐~你可不能扫兴,今天难得这么多好事!”

    苏念犹豫着说:“我……我给梁译洲打个电话,他要是晚上没事的话,我就把孩子拜托给他然后和你们一起去。”

    “好好!快打快打!”

    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梁译洲已经把苏珍苏宝接回家了,听见苏念晚上要和朋友出去玩,他自然是随她的意思。

    苏念的年纪本就是爱玩的时候,他还一直挺心疼她为了孩子和工作那也去不了。

    下班之后,苏念就和蔚蓝一起离开,回家看了看苏珍苏宝,换了衣服就出了门。

    到了黄金海岸门边,就看见紫烟和秋秋候在门边。

    这个酒吧,她们上学的时候经常来,每逢节假日就伙同班里的同学出来嗨一场,那时候她和黎子生还没分手,薛琪也还没有变成现在这样。

    那个时候,真的是青春啊。

    黄金海岸是麦城最大的酒店,如今更是富丽堂皇,苏念是嫁给沈寒修之后才知道的,这个酒店幕后的老板就是他。

    那时候苏念怎么也没想到,逃婚路上遇到的闷大叔,就是富可敌国的沈寒修,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嫁给他……

    电梯里,苏念见槿秋一个人来,就按捺不住好奇问:“秋秋,你和格格修成正果了吗?”

    “别提了,本来说好今晚一起来的,刚才给他打电话又说有事来不了了,姓唐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念笑着,从槿秋的话里已经听出来她和唐格还在一起了。

    她们三个里面,就属槿秋和唐格最长久了,虽然吵吵闹闹,还是从高一一直吵到了现在。

    紫烟不能说话,但一直含笑倾听着,看得出还是挺高兴的,经历那么多她还能像以前一样乐观的生活,苏念很欣慰也很敬佩。

    没有恋爱过的蔚蓝就说:“哎呀今天不提男人,今天是我们女人的派对!”

    没有去包厢,直接在热火朝天的一楼找了个位置坐下,槿秋第一时间就点了几瓶红酒:“今晚不醉不归啊,庆祝明天不用上班!”

    酒倒了三个杯子,槿秋说:“烟烟喉咙不行喝不了酒,咱们敞开了喝,醉了烟烟善后。”

    紫烟也含笑点头,还帮他们倒酒。

    蔚蓝性格和槿秋很像,大大咧咧,很快就打成一片。

    紫烟有很多话想和苏念说,奈何有口不能言,苏念就说:“明天我就去报手语班。”

    “念念姐我也去!我也要学手语!”

    紫烟含笑看着她们,不会说话表达自己情绪的她,只能用表情来展露自己的心情。

    正当槿秋给她们介绍手语班的时候,紫烟的手机突然响了。

    大家都下意识的朝桌面上她的手机看去,发信人写着:唐邵升。

    槿秋看见这个名字就来气了:“烟烟不要管他,不要的时候就扔一边,有事的时候就来找你!”

    紫烟收回手,说【好,今晚开心的玩,什么都不管。】

    几个女人在聚一起,完全就是没节制,喝得半醉还像个疯子一样在舞池里乱晃。

    苏念好久没这么疯过了,觉得特开心也特别放松。

    她在这里开心,却不知有个男人要发疯了。

    沈寒修在公司没等到苏念,就直接把车开去了她家。

    本想着蹭顿饭吃,去到家里却得到了苏珍这样的告状:“叔叔,妈妈把我丢在家里,一个人和漂亮阿姨出去玩了。”

    还好是漂亮阿姨,不是帅气叔叔。

    “妈妈有没有说去哪里玩?”

    苏珍摇头,梁译洲做好饭菜招呼他们吃饭,自然也叫了沈寒修。

    沈寒修瞥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模样。

    这个梁译洲还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还有这个苏念!躲自己像躲瘟疫一样,却把这个小白脸往家里招!

    陪孩子吃了饭,又伙同苏珍利用上次那招给苏念打了电话,台词都想好了,那个女人却没接!

    “叔叔,妈妈不要我了,她不接我的电话了!”

    苏宝看了看沈寒修,然后把苏珍牵过来说:“不要玩了,我教你写作业。”

    苏珍放下手里的手机不情不愿跟着苏宝走,嘴里嘟哝着:“苏宝你怎么这么傻,你帮我写不就行了,为什么两个人都要写一样的作业?”

    苏宝:“……”

    沈寒修在沙发上坐着,不知道这个女人能去哪,连孩子都不管了。

    梁译洲收拾好厨房走出来对沈寒修说:“沈先生,你有事就是忙吧,孩子我来看着就好了。”

    沈寒修睨他一眼,他那主人家的口气让他很不爽。

    “梁先生,这里毕竟是一个单亲母亲住的地方,我想你还是有必要避一下嫌,省的别人说三道四。”

    梁译洲语气很礼貌的回答说:“正因为她是单亲母亲,所以作为邻居才应该帮助她一下。”

    沈寒修像是想到什么,没有再说话。

    没有自己的这四年,如果不是有梁译洲,苏念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该有多辛苦?

    但是现在苏念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梁译洲就该退场了,苏念该依靠能依靠的人只能是他沈寒修!

    沈寒修站起身,看了梁译洲一眼,笑得意味深长:“那就麻烦梁先生了,我有事就先走了。”

    梁译洲不是闲么?还有时间打苏念的注意!

    坐在车里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苏念的沈寒修的摸出了手机。

    那头是杨梓辰的声音:“什么事?”

    沈寒修和杨家兄弟是多年的旧识,没有外人在杨梓辰也没有客套的叫他沈总。

    沈寒修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滑着方向盘,说:“去JM给我下一个亿的订单,点名要梁译洲设计,年底之前我要成品。”

    杨梓辰一愣,不知道沈寒修是不是又在哪里发了横财没地烧。

    细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JM的梁译洲似乎是他以前查过资料的那个人……

    这下才明白了,他的钱向来只为那个女人烧,看来这次也不例外,想明白的杨梓辰又问:“要下怎样的订单?”

    “你看着办。”反正让梁译洲忙得晕头转向就行了,看他还有没有时间和苏念家长里短!

    解决了梁译洲的事,又给苏念打了几个电话,没关机,但是就是每人接。

    黄金海岸昏暗的灯光下,嘈杂的音乐中,沙发角落里手机屏幕发出白光,却无人问津。

    “秋秋,再来一瓶,哈哈,好久没这么痛快了!”

    “念念姐……不能喝了……我喝不了了……”

    几个女人趴在桌子上,紫烟暗暗摇头,这里面只有槿秋酒量好一点,但现在也有些昏昏沉沉了。

    紫烟就对着她比划到【秋秋,回去了吧,时间不早了。】

    槿秋点点头,从桌子上撑起身子,醉意的声音说:“这个念念,不会喝还喝这么猛……烟烟你送她们两个回去吧,我打电话叫格格来接我。”

    紫烟点头,找手机才看见沙发角落里亮起的屏幕,是苏念的手机。

    紫烟接不了电话,就接通电话贴在苏念耳边,苏念不耐烦的像赶蚊子一样拍开紫烟的手,手机落在了地上,但是苏念的声音却传到了那头。

    “酒……秋秋快点叫酒……我们不醉不归啊……”

    槿秋弯腰把手机捡起来:“念念,你醉了还喝……”

    一边听着苏念说“我没醉……没醉……”一边低头看了看手机,通话还在继续,隐隐还能听见那头有些着急和愤怒的声音。

    槿秋就接了起来说:“你是谁啊?苏念喝醉了……在哪里?在……黄金海岸啊!”

    地名一报,电话就被挂断。

    槿秋看了看蔚蓝,也不知道蔚蓝的家在哪,紫烟也不熟,就说:“烟烟,要不你自己回去吧,蓝蓝去我家住,格格马上就过来了。”

    紫烟就问:【念念怎么办?】

    “念念有人来接她。”

    唐格先到酒吧,槿秋也有些醉了,没有感觉到唐格今天的不同,一起把软成泥的蔚蓝弄上了车就离开。

    紫烟陪着苏念,等接她的人来。

    唐格走后不久,就看到一个男人健步走了过来,那个男人的到来,似乎让酒吧的气氛都低了好几度,阴沉着脸,让爱慕他的女人都只能远观不敢靠近。

    紫烟是认得他的,苏珍生病的时候在医院就见过了,只是没想到念念和他还有瓜葛。

    当年苏念走投无路,沈寒修逼婚让她嫁给他。

    结婚之后,沈寒修的表现很好,他们都以为苏念找到幸福了,可是却不知道为何苏念独自离开了,不再有任何消息。

    苏念此刻趴在桌子上,头发有些散乱,嘴里还喃喃着要喝酒,说着听不清的词,说着说着还在傻笑。

    沈寒修脸色难看极了,她丢下孩子就是来这里买醉?这妈当得可真好!

    “她喝了多少?”

    紫烟犹豫着还是道了实话,比了个“3”的手势。

    沈寒修看了看酒瓶,是啤酒,三瓶啤酒就倒了,看来她的酒量还是和智商一样没进步。

    看着醉酒后憨态的苏念,沈寒修是又气又无奈,弯腰去扶她,苏念动了动身子,扭头看着他傻笑:“嘿嘿……老沈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