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79章 天真幼稚不需要智商
    苏珍吵着不住院,傍晚退了烧,沈寒修就依了她回了家。

    回的是苏念的新家。

    房间有些小,沈寒修人高马大在这里面看起来有些拥挤。

    他反倒丝毫不拘束,抱着苏珍就坐在了沙发上:“珍珍,咱们把药吃了好吗?”

    苏珍撅着小嘴软趴趴的坐在他怀里,还是不是很开心的样子,拒绝说:“不好。”

    孩子没几个爱吃药的,但是这才刚退烧,不吃点药要是半夜又复发了就麻烦了,苏念就坐在旁边,轻声说:“我们把药吃了,待会妈妈给你做甜排骨好吗?”

    苏珍却有点不买账:“我不想吃妈妈做的甜排骨……我要吃梁叔叔做的……”

    “好,待会就叫梁叔叔来做,但是梁叔叔不喜欢不听话的小孩,我们先乖乖把药吃了。”

    她小脑袋一撇,扎进沈寒修怀里:“呜~我不要吃药……”

    听见她一哭苏念就心软,急忙改口:“好好,我们不吃药。”

    叹了一口气,想了想才说:“珍珍,要是不吃药的话,沈叔叔他不和你玩了怎么办?”

    苏珍立马停下哭声,抬头看了沈寒修,糯糯的问:“沈叔叔你要走了吗?”

    “你把药吃了,叔叔不就走。”

    “晚上也可以不走吗?可以牵着我的手睡觉吗?可以给我讲睡美人吗?”

    沈寒修看了看苏念,然后笑着回答:“可以。”

    还睡美人,那个女人就喜欢这些骗小孩子的童话故事,把他珍珍都带笨了。

    苏宝静静坐在苏念身旁不发言,小脑子里却装了很多东西。

    苏念起身去拿水喝要,苏宝就看着沈寒修,沈寒修也低头看着他。

    这个孩子看着沉默,什么都不参与,心里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看来现在搞定苏珍了,还得搞定苏宝才行。

    晚上梁译洲来做了饭,苏珍吃了药也好了很多,至少能和苏宝抢电视看了,又开始调皮了。

    梁译洲饭后接到电话要去加什么稿,和苏念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苏珍身体好了,来了精神,看熊出没看得津津有味,是不是传来笑声。

    苏念看时间不早了就说:“珍珍,该去洗澡了。”

    “苏宝先洗。”

    “哥哥已经洗好了。”

    没得推了苏珍这才不情不愿的起了身,还缠着沈寒修要他陪着,生怕一眼看不到沈寒修他就会离开一样。

    到了床上睡觉的时候,她一只手拉着苏宝一只手拉着沈寒修,苏念坐在床边,拿着故事书给她讲睡美人。

    终于伺候得满意了,小家伙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苏念放下故事书,抬头就撞进沈寒修深幽的视线里,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不知道从何时开始。

    苏念移开视线,把故事书放到床头然后起身,轻声说:“走吧,睡着了。”

    沈寒修轻轻松开苏珍的手,帮她掖好被子,跟着苏念走出门,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故事很好听。”

    准确的说,是她的声音很好听,从来没听过她这么温柔的说话,声音轻轻柔柔的,听着心里都舒畅[柔][软]。

    苏念没好气的说:“原来上沈总也喜欢这种天真幼稚不需要智商的故事?”这是他以前说她的,天真幼稚不需要智商。

    沈寒修轻笑不语,原来他说过的话,她还记得,何尝不值得庆幸。

    苏念看他倚在门边,就好意的提醒了他一句:“你可以回去了。”

    “我没开车来,而且现在时间不早了。”

    苏念这才想起傍晚回来的时候,是杨梓辰开车送的,扭头又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十一点多了,确实不早了。

    苏念还没想好办法,沈寒修就问:“我睡哪?一起睡?”

    “有病!”苏念拉着他走到客厅外面的阳台上。

    沈寒修看着她拉着自己袖子的手,还以为她大半夜要耍点小浪漫,牵他去阳台看月亮数星星什么的,结果却看她葱白的手一伸,指着对面在黑夜里亮着霓虹灯呈现出“合宜[宾][馆]”的建筑物说:“下楼之后,直接往右边走就到了,相信沈总不缺住小旅馆的那点钱,慢走不送。”

    啧啧,果然最毒妇人心。

    看见他转身,苏念以为他是要离开了。

    跟着进屋才发现,那厮脱掉外套直接就躺在沙发上,慵懒的调调说:“太晚了,我睡沙发没意见?”

    就算有意见苏念也奈何不了他,看着他今天为了苏珍也累了一天了,睡个沙发不过分,苏念就默认。

    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沈寒修斜眼看着她走进屋,关上了门,深夜里,留下的只有门里溢出的丝丝光线。

    他双手枕着头,看着漆黑的天花板。

    刚刚闭上眼睛又听见房门开启的声音,就看见苏念抱着一床被子走出来,丢在他身上。

    沈寒修看着她,面色虽无明显的喜色,可心里已经暖得一塌糊涂,看着她不做停留转身离开的背影轻轻道了一句晚安。

    苏念脚步微顿,并没有回答,钻进自己的屋子里,再次关了门。

    苏珍生这场病结束了苏念痛苦的出差生活。

    第二天能回到公司苏念觉得心情挺不错。

    给蔚蓝带了早餐,两人在食堂吃完了才上去。

    送花的人又来了。

    “念念姐!是不是又是那个梁译洲啊?你出差这几天,他对孩子好好哦,我都以为他是孩子的亲爹了。”

    苏念笑了笑,回答说:“你保证猜不到花是谁送的。”

    蔚蓝疑惑:“不是梁译洲吗?那天秋秋送花来的时候说是梁译洲呀。”

    梁译洲是绝对不会给她送花的,从来没有过。

    看着蓝蓝疑惑,苏念才说:“这花是苏宝买的,那天烟烟告诉我的,很少有小孩子买花送人,而且每天送一朵,所以店员对苏宝印象深。”

    “苏宝?你儿子干嘛给你送花啊?”

    苏念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像是在骂她笨一样。

    一边走出电梯,蔚蓝一边理这里面的关系:“你儿子给你买花,但是又说是梁译洲送的……哦!苏宝想撮合你们!哈哈,念念姐你这对儿女真是太可爱了!”

    “你也早点生一个。”

    “我也想啊,可是八字都没一撇呢!”

    “那做我孩子的干妈吧,我这两个孩子别的不会就会牵红线。”

    说起牵红线,蔚蓝脑子里就莫名想起了杨梓辰。

    这两天在苏念家里的时候,苏珍就有点做红娘的意思。

    蔚蓝陪苏珍玩的时候,苏珍硬要拉杨梓辰一起,杨梓辰样子看起来有些木愣,很不擅长应付孩子,总是推眼镜轻咳一声然后把苏珍支开:“蓝蓝姐姐陪你玩就好了。”

    想起来还的确有些像一家人,想完蔚蓝的脸就红了。

    杨梓辰虽说不如沈寒修家世雄厚,可好歹也是个人才,而且样貌不凡,眉清目秀又风度翩翩,喜欢他的女人肯定也不少。

    蔚蓝就想自己肯定是喜欢帅哥的本性,并没有其他意思,而且也不可能有其他意思。

    中午下班的时候,“念念姐,明天就是实习考核了,我真担心我转不了正!”

    “不用担心,我看你在实习生里面算出色的了,而且就算这次没成,以后也还有机会。”

    蔚蓝就看了看不远处和几个男同事谈笑风生的薛琪说:“你看她那个[骚][样],要是我们两个一起不被录取我心里还舒服一点,若是我失败了她转正了我还真不甘心!”

    苏念看着薛琪笑了笑说:“放心,她转不了正的。”

    作为财务会计,薛琪犯了大忌!就算苏念不顾私仇,于公,也不能对她的作为视而不见。

    “转不了正?念念姐你怎么这么肯定?她可是部长身边的大红人!”

    “明天你就知道了,先去吃饭吧。”

    下午上班的时候,蔚蓝有不懂的地方正在问苏念,薛琪就走过来敲了桌子:“林蔚蓝你这样的表现还想转正?一天上班八个小时,你有一半的时间是在聊天!还有你苏念,你作为正式员工,不带着实习生一起努力工作,还伙同她一起嘻嘻哈哈!盛寒拿钱是给你们聊天的么?”

    明天她就转正了,而且部长答应了,一转正就给她组长做,苏念她也不用怕了!

    “你那只耳朵听见我们在聊天?”

    “算了蓝蓝,你做这一本吧,这个给我,周末我再教你。”薛琪都是要走的人了,让她得意得意。

    最开始的时候苏念还顾及她们曾经的交情,就算薛琪和黎子生在一起了,苏念也没有怨过他们任何一个人,可是薛琪的做法一次比一次狠,让苏念都快忘记了她们曾经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看着苏念不敢讲话,薛琪还以为她是真的怕了自己,踩着高跟鞋扭着细腰往部长办公室走去。

    “哼,念念姐你看她那个样子!上次偷你U盘的事还没和她算账呢!”

    苏念微笑着,一边敲键盘一边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蔚蓝看着苏念心有一计的模样,有些担忧的问:“念念姐,你真的有办法让她没法转正吗?”

    “嗯。”

    “不会……是犯法的事吧?”

    “你看念念姐像那么没脑子的人么?我可是有两个孩子要养的,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和她鱼死网破的。”

    看见苏念胸有成竹的模样,蔚蓝是越来越好奇她说的到底是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