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78章 人情味的决定
    “蓝蓝,怎么了?”

    那头的声音很着急,还带着点点哭腔,但是听得出来是蔚蓝:“念念姐,珍珍发烧,现在在医院呢,吵着要妈妈,怎么办啊?”

    “发烧?”

    “是啊,都快四十度了。”

    电话那头远远的传来了苏珍的哭声,痛哭喊着妈妈,听得苏念心都疼了。

    “我尽快回来,译洲在吗?先哄着珍珍……”

    苏念挂了电话,睡意全无,两个孩子打小体质有些弱,尤其是苏珍,而且苏珍很排斥医院,看见针就哭,看见药就跑。

    担心不已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房间的灯突然打开。

    沈寒修不知什么时候起来了,一边拿起他的手机,一边轻声对苏念说:“把柜子里的东西收拾了。”

    苏念一愣,就看见他拨通了电话,对那头吩咐:“两张飞麦城的机票,最快的。”

    苏念这才明白,他们是要回去了,第一次感觉沈寒修做了一个正确且有人情味的决定。

    掀开被子就下床整理东西。

    机票是夜里两点的,离现在还有半个小时的样子,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到机票的,反正能走就行了。

    一路上他也正经了很多,行李他都主动提着,她就拿着一些轻便的文件。

    上了飞机,窗外一片漆黑也没什么可看的,五个小时候的航程,前两个小时苏念在担心苏珍,后三个小时就熬不住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何时把头搭在了他的肩上,身上还多了一张薄毯。

    七点不到,飞机落地,一下飞机杨梓辰就来接应,带着他们直接去了医院。

    “念念姐!这么快就来了?!”

    “珍珍呢?”

    “刚刚睡下,但是还没退烧。”

    苏念推开房门,就看见苏珍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头上扎着吊针,睫毛还湿哒哒,睡着了身子都还在抽,多半哭了一宿。

    苏宝坐在床边,牵着苏珍的小手。

    “妈妈。”

    苏念摸了摸苏宝的头:“你睡觉了吗?”

    苏宝摇摇头:“我不困。”

    “去睡会吧,妈妈来。”

    苏宝执拗的摇头,说:“我不牵着妹妹,她会哭,妹妹刚刚才睡着。”

    沈寒修站在门口看着,看着苏念瘦弱的身影就好想把他护着自己身后,一切的苦累他来扛,可是如今,他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介入她的喜与悲,只能有不可理喻的方式和上级的身份把她留在自己的生活里。

    孩子长大肯定不是第一次生病了,在他不知道的夜里,她可能也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焦急不安的在医院里渡过。

    难过自己受,累了自己忍……

    “念念姐,我出去买点早餐来。”

    “辛苦你了蓝蓝。”为了苏珍她也一宿没休息吧。

    蓝蓝就愧疚的对她坦白:“念念姐,其实苏珍会感冒,是因为我让她玩水了……都怪我……”

    苏念笑着摇摇头安慰她:“小孩子哪有不生病的,再说了珍珍很调皮,哪能怪你,我还要谢谢你帮我照顾两个孩子呢。”

    蔚蓝都快哭出来了:“念念姐……我先去买早餐,珍珍醒来一定饿了。”

    蔚蓝往外面走,杨梓辰在门口愣了愣,然后开口说:“我开车载你。”

    两个人在一起带了两天孩子,关系近了不少,而且蔚蓝发现,杨梓辰并不是表面的那种高冷,完全就是木愣!

    但是他的一举一动还是很有魅力的,蔚蓝稍微顿了顿,犹豫着应了一声:“好。”

    苏念把苏宝抱起来,放在苏珍旁边,帮他盖好被子:“你也睡一会,待会妈妈去学校给你们请假。”

    “妈妈,妹妹好烫。”

    “没事,妹妹会好起来的。”苏念微笑着摸了摸苏宝,然后伸手探了探苏珍的额头,突然腰间就多了一只手,把她整个人往后扯了扯。

    “去叫杨铭医生来。”他的大手轻轻松开,温柔的抚了抚她的头,像是在安慰她不会有事的。

    心里微暖,然后转身往外面走去。

    杨铭是杨梓辰和杨梓景的父亲,医术了得,只是一般人很难预约,以前苏念生病,沈寒修就经常找他来看的。

    苏念想到前台去咨询一下杨铭的办公室,可是却听见了这样的议论。

    “你们看你们看!沈三少和那个女人秘密旅行了!”

    “哎呀,苏雅兰和三少的婚事不会真的又没戏吧?”

    “如果三少真要娶,我倒情愿他和那个侄女一起呢,那个苏雅兰根本配不上三少,看起来比三少年纪还大!”

    “可人家毕竟是明码未婚妻啊,那个侄女再漂亮,也不能抢姑姑的男人吧?”

    “现在这个社会,有什么不可能?再说了,苏雅兰和沈三少没结婚呢!三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幸福!”

    “但是那个侄女离过婚啊,还带着两个孩子呢!三少娶她不是太亏了?”

    ……

    议论声不止,苏念没有躲避什么,姿态如常自信,直接走上前问:“请问杨铭医生的办公室在什么地方?”

    议论中的女人这才惊慌回过头,指着上面说:“杨铭医生在八楼……”

    “谢谢。”说着就转身离开,留给她们一个美丽自信的背影。

    人走后前台又议论起来,看了看报纸上的女人说:“诶!刚刚那个女人是不是苏念?!报纸上这个!”

    “你这一说还真像!”

    “刚刚小梅下班的时候不是说吗?听说那对龙凤胎在医院!”

    “那刚刚那个人真的是苏念?三少会不会也来了?”

    刚刚来上班的苏越诚就听见了这样的话,只捕捉到了“龙凤胎”和“苏念”这两个词,急忙上前问:“什么龙凤胎?”

    “院长……”嚼舌根的女人立马闭了嘴,规规矩矩的站着问候……

    “你们刚刚说谁住院了?”

    她们院长说起来也是苏念的叔叔,其中一个女人就礼貌的回答:“是苏念小姐的女儿。”

    ……

    苏念带着杨铭医生回来的时候,病房都变得热热闹闹。

    以前在那边,苏珍几次住院总是冷冷清清的,只有梁译洲常来医院,下班了小兰和陈总来看看,其余时间都是苏念一个人。

    “诚叔,你怎么来了?”

    “珍珍怎么样?”

    “小孩子哪有不感冒发烧的,我叫杨医生来看看,退烧了就好了,现在睡着了,待会醒来就活蹦乱跳了。”

    沈寒修走到苏念身后,眼神里有些警告的意味看着苏越诚。

    当年苏念和自己结婚的时候,苏越诚就对苏念图谋不轨,仗着是她名义上的叔叔拉近和苏念的距离。

    苏越诚比沈寒修还长一两岁,还不结婚说明那份心也许还没死。

    “苏院长公事繁忙,这里的事就不用你烦心了。”沈寒修把苏念往自己身边拉了一把,然后对着苏念身后的杨铭说:“杨叔,你进去看看。”

    杨铭往里面走,沈寒修也推着苏念跟过去,苏念躲开他瞪了他一眼。

    不知道他为什么就对她诚叔没个好脸色,以前是,现在也是。

    不一会蔚蓝和杨梓辰就回来了,只听见病房里孩童的哭声大作。

    苏珍睡得本来就不稳,杨铭给她检查的时候她就醒了,嚎啕大哭很不舒服的模样,看得旁人心疼不已。

    “呜~我要沈叔叔……我要妈妈……”

    沈寒修把她抱在怀里,声色温柔的哄着她,配合杨医生的检查。

    认识沈寒修的人若是看见了他这一面,一定觉得不真实。

    苏念心想,或许这就是父亲的本性吧。

    “念念姐!你看谁来了!”

    苏念闻声回头,就看见紫烟站在了门边,微笑着走过来,比划着:【我听秋秋说珍珍生病了,就过来看看,秋秋要去送货,没能来。】

    苏念看不懂手语,饶是沈寒修精通多国语言对着紫烟的比划也是一头雾水,再则他现在的心思全都在苏珍身上。

    正当苏念尴尬的时候,紫烟也反应过来苏念看不懂,就准备找笔来写,一旁的苏越诚突然出声,把紫烟的手语准确的翻译了出来。

    他医学范围很广,主妇科,但是儿科也是一把手,以前大学毕业那会,做义医的时候接触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聋哑人,所以手语基本能看懂一二。

    聊了几句,杨铭医生在一旁开了药单直接给了沈寒修,苏珍嘤嘤哭着把沈寒修抱得死死的,苏越诚就主动拿过药单下楼取药。

    苏宝一直很安静,但是乖俊的小脸却微微皱着,一言不发握着苏珍的手。

    蔚蓝把早餐摆到了桌子上,招呼大家吃饭,苏念就把紫烟拉到了角落,把她的手拉起来。

    在说话的时候,她就注意到紫烟手腕的淤青,这时候把她的袖子撩起来才看到,淤青不仅仅是手腕的地方,整个手臂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有些淡了,而有些像是昨天才新添的。

    紫烟慌乱抽出手,把袖子缩下来。

    苏念担忧地问:“这些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唐邵升做的?”

    紫烟只是摇摇头,想找借口却又无法开口解释,只是微笑着做了一个浅显易懂的吃饭的手势。

    苏念也没再追问,紫烟也有她自己的难处,不问但是不代表她会坐视不管。

    紫烟一个弱女子,唐邵升仗着她娘家没人撑腰就不把她当人看待,想起当年唐邵升对叶佳瑶的作为,苏念真是担忧不已,害怕紫烟会成为第二个叶佳瑶。

    紫烟嫁给他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紫烟的爸妈不要这个女儿,但是不代表就没人给紫烟撑腰!

    她一定要去找唐邵升把话说清楚,不然他以为她们紫烟好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