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77章 她叫沈夫人
    苏念心里骂骂叨叨,嘴里却什么也不敢说,人在屋檐难免低头,等她找到新工作,她再告诉他什么是藐视上级,什么是不听从上级的安排!

    “微笑呢?”

    苏念一愣,气鼓鼓的脸立马扯出一抹假意的微笑:“沈总你想吃点什么?”

    “点菜这种小事还用得着我亲自来么?”

    苏念微笑:“那好,就不劳烦沈总您了。”,然后扭头对着一旁的服务员说:“来份香菜猪肉蒸饺,红枣姜汤,猪肝粉加点芹菜梗还有一份蔬菜沙拉。”

    “好的。”

    服务员拿着菜单离开之后,苏念微笑着问:“沈总觉得还可以么?早上吃清淡一点,而且我看沈总常常面色森冷,听说这脸上的寒是从体内来的,还有沈总脸色有些发白,所以我特意点了一些驱寒补血的。”

    苏念笑得善解人意,他这脸上的寒非三两天,他脸色其实很正常,只是相对麦色而言白了很多,苏念以前长青春痘的时候就常常嫉妒他,一个男人的皮肤比女人还好。

    而她点菜才不是为了给他驱寒补血,而是因为饺子他不爱,猪肝、芹菜、姜他不吃,蔬菜沙拉里面的红萝卜西红柿也完全不是他的菜。

    看着对面耍了小把戏得意洋洋的苏念,沈寒修端起茶喝了一口说:“你喜欢就好。”

    他这不焦不燥不温不火不气不怒的态度,反倒让苏念觉得有些没意思,还以为能收拾他一通,结果看见他若无其事的用筷子夹着他不爱吃的菜,送进嘴里,眉头都没皱一下!

    想找点爽/感都难!

    吃完饭就去了海滩,沈寒修找了个沙滩椅就躺下。

    苏念吃饱了也不想走动,干脆就跟着坐了下来。

    正午的阳光照着,海风暖暖的,苏念侧头看了看双手枕在脑后闭目的沈寒修,也学着他躺在了椅子上。

    她才起床没多久,自然没有困倦,摘下帽子看了看周围,才发现就算是这样,也有女孩子在对着他们这边拍照。

    想拍的人自然不是苏念。

    拿着帽子遮了遮,看见他放在桌子上的墨镜,伸手拿了过来自己戴上,这才光明正大的打量着周围的人。

    就瞧见不远处拍照的女孩扎堆说着什么,时不时朝他们这边看看,不一会就朝苏念走了过来。

    看着她们准确的站在了自己的椅子旁,苏念才直起身子,就听见她们其中一个女孩子问:“小姐,你认识旁边那位男士吗?”

    苏念扭头看了看旁边闭目的沈寒修,想也没想就摇头。

    几个女孩子明显高兴了很多,就对苏念说:“那能不能麻烦你去那边坐?位置给你空出来了。”

    苏念看了看离这里六七米远的座位,干笑着点点头,然后重新戴起帽子朝她们指的地方走。

    几个女孩就庆幸的说:“那么漂亮,我还为是这个男神的女朋友呢。”

    沈寒修自然是没睡着,这个过程中苏念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他也清楚的知道,那个蠢女人就这样把自己丢了!

    “帅哥……不好意思打扰你一下……”

    沈寒修眉头微皱,却没有睁开眼睛说话。

    女生还以为他是睡着了,就伸了一根手指头戳了戳他的肩膀:“帅哥?我们就像和你交个朋友,没有别的……”

    女孩话音没落,就看见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的大手摆在他们面前,比这双手更吸引人视线的是无名指上那枚戒指。

    “姐妹们……结婚了!”

    苏念一直观看着那边的情况,想看看沈寒修这坨千年寒冰要怎么应付这些花季小姑娘,没想到却看到了他亮戒指这一幕。

    虽然隔得有些远,苏念还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正是他们那时候的婚戒,她的那枚在离婚的时候还给了他,没想到他还留着……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摸出来的,刚刚吃饭的时候都看他手上没有东西。

    他还保存着那段婚姻的证明,可是那段婚姻已经不存在了,而且无法重来……

    “Hi,lady!”

    苏念神游之际,听见身旁一个纯正的英文男声,虽然她英语很烂,但还是能听到那个“Hi”。

    扭过头就看见一只手礼貌的伸在自己面前,手的主人有着深邃的欧洲面孔,并不像美国大片里面看的那种粗狂大胡渣的男人,而是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面色是西方人特有的白,眸色微蓝,深邃而有神,就像在时装杂志上看见的男模一样。

    虽然每天和沈寒修这样的极品美貌打照面,但是看到帅哥苏念还是愣了愣神,面对男人和善的笑意,苏念尴尬的和他握手。

    想和他说两句,却发现现在脑子一片空白,就连当初学的最简单的问候语都想不起来。

    她抽出自己的手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的指尖在她的手心打了圈圈,苏念的脸立马就红了。

    结结巴巴的挤出一句话:“Can-i-help-you?”

    男子笑了笑,对她竖起大拇指:“英文不错。”

    他会说中文?

    而且说得这么标准,想起自己蹩脚的英文苏念就尴尬起来。

    然而她只顾着尴尬,没注意到后脑勺都要被人用视线灼穿了。

    “你一个人吗?我可以坐这边吗?”

    苏念尴尬点头:“可以……那里没人坐。”

    “美丽的女士,我能冒昧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她叫沈夫人。”

    苏念还没回答,甘醇的男声伴着海风飘来,扭头视线就是一抹白。

    美国男子看着沈寒修,面色这才有了些许尴尬和疑惑:“……沈夫人?”然后看着苏念夸赞:“很好听的名字,中国人的名字都很有特色。”

    苏念干笑,他哪根神经觉得这个名字好听了?

    沈寒修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走到苏念身旁,扯着她的一只手臂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说:“夫人,去给我拿杯饮料来。”

    苏念瞪他一眼,但也不想留下来和这个外国人扯不清,就转身走开。

    沈寒修睨他一眼,一口纯正的英文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用中文回答:“我的中文名叫李至航。”

    沈寒修像是对他的名字并不感兴趣:“哦,那你知道夫人是什么意思吗?”

    不等他反应,沈寒修接着自己的话说:“Wife。”

    男子一愣,尴尬笑了笑,看了看远处正在买饮料的倩影。

    难得遇到个这么对眼的姑娘,竟然是已婚人士,而且她老公还这么出色,至少外貌很出众,让他都自愧不如。

    泡妞碰了一鼻子灰,说了两句客套话,急急忙忙就离开。

    苏念不知道沈寒修和那个人说了什么,但打发走了总是好的。

    “柠檬汁。”知道他不喜欢吃酸的,苏念特地买了这个!

    沈寒修伸手接过来,尝都没尝一口直接放到手边的桌子上,问她:“急着撇开我就是想找下一春?”

    苏念不以为然,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吃自己的冰淇淋。

    “苏会计,你跟我出来是工作,不是来相亲的。”

    苏念故作未闻,自言自语赞美:“嗯,这里的冰淇淋真好吃。”

    沈寒修坐起身子,大手一伸把她手里的冰淇淋拿过来,直接就摁在那杯柠檬水里,然后又躺在椅子上。

    “沈寒修你有病啊?!”柠檬水混着融掉的奶油从杯子溢出,两个字:狼藉。

    “有病的是你,痛经也是病。”

    “我的病要你管?!要是沈总接下来几天没有公事只是游玩,那我就先回去了,我不伺候了!”

    “站住。”沈寒修顺手一抓,就拉住了她的裙摆。

    苏念本是决心甩开他,裙子却突然下滑,半个肩膀都露在了外面,急忙就停住身子倒回去把裙子提上来:“沈寒修!”

    再没风度的男人也不会扯女人的裙子!

    沈寒修松开手中的布料,跟着站起身子,面对她的气急败坏他只是走在她前头淡淡开口:“走吧。”

    苏念像个受气媳妇一样跟着他,坐了一趟海上轮船,饱足了眼福。

    但是一路上却很憋屈,她就像个丫鬟一样,一路伺候着沈寒修。

    他今天穿的是系鞋带的那种休闲皮鞋,就连鞋带掉了他也舍不得弯腰,只是用脚踢踢她:“苏念,系一下。”

    苏念真想把他丢海里,被鲨鱼啃得骨头渣都没有!

    千万不个不愿意,还是只得蹲着身子帮他系好。

    结婚的时候,他晚上下班,她要是没睡的话就会体贴的到门边去帮他换鞋子,虽然这事不是第一次,但做起来的感觉的是完全不是一样的。

    那时候觉得是幸福温馨,现在只觉得侮辱不堪。

    发了气就使劲的打了结,刚刚准备起身他又说:“有点紧,重新系一下。”

    苏念觉得前路一点光都没有了,这样的日子,还有五天……

    海城的风景很宜人,但是苏念一点也怡然不起来,回到酒店就蔫赳赳的。

    累了一天早早就睡下了,半夜一点多被电话吵醒,是蔚蓝打来的,这个时候打过来有什么急事吗?

    苏念的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孩子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