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76章 侄女
    翌日,苏念是被自己的手机闹钟铃声叫醒的,伸手想去摸自己手机,可手一动就感觉不对劲了,疑惑着用手摸了摸,这手感,软软的热热的……

    是活生生的人肉啊!

    苏念骤然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黑漆漆的后脑勺,那熟悉的发香让她立马清醒,一把推开刚刚还紧紧抱着的男人,惊慌的坐起了身子。

    沈寒修扭头看了一眼惶恐不安的她,跟着坐起身子,看见她脚顺下床就想走,他立马拉住她:“怎么了?占了便宜就翻脸不认人了?”

    苏念红着脸,不小心看到了他[赤][裸]的上身,急忙就移开视线,为自己辩解:“我怎么占你便宜?明明是你吃我豆腐!我明明睡在沙发上。”

    沈寒修看和她,面色如常淡定:“难道是我闲的慌把你抱过来的?”

    苏念疑惑的看着他,难道不是吗?她昨晚记得自己明明是睡在沙发上的啊。

    “白天说着什么要分房睡,半夜却偷偷跑过来,而且,你以前做这样的事还少吗?”

    苏念面色通红,难道是习惯吗?原来在一起的时候,惹他生气了他就不和她一起睡,然后她就半夜偷偷跑到他怀里……

    难道是习惯让她自己就做了这样的事吗?

    苏念一点也回想不起来昨晚的事,看了看他还理直气壮的对他说:“我又没把你怎样怎么叫占你便宜?我不过把你当成家里的枕头罢了!”

    “那你抱得还舒服吗?昨晚你抱了那么久……”沈寒修故作停顿,然后拉着她的手,另一只手环住她的腰,把她整个人往自己怀里拖,让她坐在了自己怀里,抱住了他:“让我抱一下还回来,昨晚的事就抵消。”

    苏念感觉到他的手横着了自己胸前,还故意压了压,苏念立马就推开他,果然男人再正儿八经都会耍[流][氓]!

    瞪他的时候,他还说:“这么软,里面没穿吧?”

    “神经病!”苏念一个枕头丢过去,急急忙忙下了床,到衣柜取了一套衣服就去了洗手间更换。

    才一天而已,就乱成了这样,剩下的六天要怎么过?

    苏念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沈寒修也已经衣冠楚楚,一边系领带一边对她说:“去把书桌上黑色的文件夹拿来。”

    苏念听话的去拿,准备出门,在换鞋子的时候,沈寒修突然停下动作,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念问:“你只有这些衣服吗?”

    苏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衬衫西装裙,虽说不是什么限量奢侈品,但好歹是牌子货,他这语气是什么意思?当年嫁给他的时候,她还穿过路边摊呢!现在才晓得来嫌弃她?

    没等到苏念回答,他突然又低下头继续换鞋子:“走吧。”

    一大早就受气,苏念面对他就更不想说话了。

    从吃早餐到坐车去见客户,两人都没有一句交谈。

    她一路摆脸色,他却泰然自若。

    跟这个男人生气简直就折磨自己,但是这个男人就有把人气得半死的本事,饶是苏念再好的心态也受不了他。

    更气的是,他惹她生气了,还一副若无其事,转过头有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风轻云淡的和她交代事情。

    “待会你就在旁边听着就好了。”

    “既然这样,你让我来做什么?我不是公关,不需要学这些。”

    他斜斜睨她一眼:“上级的安排,你要做的就是服从。”

    看着他转身走出电梯,苏念气得跺脚,然后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

    一整个谈论下来,苏念一句话也没说,只听懂大致内容是在谈海城的一块地皮,具体的她也听不懂,无所事事的看着窗外发呆。

    静幽的谈话过程中,突然传来了咕噜声,苏念一愣扭头去看桌边的人,才发现他们的视线也放在自己身上,立马就窘迫的红了脸。

    沈寒修就合上了文件说:“时间不早了,先吃饭吧。”

    对方的人尴尬笑了笑,连连应好:“沈总,这位小姐是您……”

    沈寒修扭头看了看苏念,想也没想就回答:“侄女。”

    苏念嘴里的茶差点喷出来,虽然在公司大家都认为他们是姑丈和侄女,可是听见沈寒修亲口说出来总觉得很滑稽。

    对方了然一笑:“哦~怪不得,是跟着沈总过来旅游的吧。”

    “嗯。”

    “应该还在上大学吧?这么年轻就跟着沈总学习,以后肯定也是人才。”

    沈寒修笑而不语,苏念也是低头喝茶。

    管它是侄女还是孙女,只要他没说是他前妻就行了。

    合约在下午三点多才谈好,苏念坐得早就不耐烦了,看着散场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走到外面都觉得空气清晰了不少。

    坐上车,看见行驶的方向并不是往酒店去,苏念就问:“还要去哪?”

    这次换沈寒修装作没听见,自己开自己的车。

    直到车在造型所停下苏念才明白,原来他是嫌弃她的着装丢了他的脸,带她来改造来了。

    “这套衣服拿去试一下。”

    “我不要。”

    沈寒修直接就转身对店员说:“拿个小码的,包起来。”

    苏念不肯试,一个人站在外面,结果他还是挑了好多衣服,基本上都是裙子,很少女的那种裙子。

    苏念才明白过来,早上他的话不是在嫌弃她丢脸,而是说她全是这么正式的工作装……

    这才觉得自己生这一天的闷气有些不对了。

    从造型所出来天色已经黑了,回酒店的时候走在海滩上,苏念很想停下来玩玩,可是现在他们的关系不像以前一样了。

    回到酒店,又是安静的各做各的事。

    晚上他找酒店多拿了一床棉被,自己睡的沙发。

    苏念突然觉得这一天没给过他好脸色,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虽然有些不讲道理,但脾气还是很好的。

    苏念还以为这四年她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的脾气,可是在面对他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卸下伪装展露真实的自己。

    看着他睡着沙发上,苏念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也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有点可悲又有点惋惜。

    前夫前妻却又藕断丝连,这样子奇奇怪怪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背对着他的方向睡去。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沙发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苏念刚刚坐起身子扭头寻找,一个不明飞行物就盖在了自己头上,掀开来一看是一条丝质连衣裙,是他昨天买的。

    而苏念想寻找的人,已经穿戴整洁。

    今天的他没再穿冷色系暗色调,里面一件小V领打底衫,露出了他[性][感]的[喉][结]和好看的[锁][骨],外面一件白色休闲西装,下身是同款的修身长裤。

    不管是正装还是休闲装,穿在这个男人身上都很好看,身材高挑,又有着与身俱来的气场。

    苏念被他今儿的一身白色晃了眼,傻傻的看了好几秒,男人慷慨的丢给她几个字:“衣服换上。”

    苏念这才尴尬的收回视线,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衣服,也是浅色系的连衣裙,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很适合海边的装扮。

    但是苏念却把它丢在了床头:“这不是我的衣服。”

    “那你可以选择不穿,五分钟之后出门。”

    苏念努努嘴,起身打开衣柜,立马就傻了眼,在心里爆了粗口。

    他奶奶的!她带来的衣服全部不见了!挂在衣柜里的都是他昨天新买的!

    沈寒修从她的眼神里就已经猜到了她的心理活动,面不改色的提醒:“还有四分三十秒。”

    苏念瞪他一眼,立马返回去抓起床边的裙子跑进厕所更换。

    洗脸刷牙上厕所,头发都没来得及梳那个臭男人就来敲门了:“时间到了。”

    这是欺压!是剥削!

    更凄惨的是她只有忍着!

    苏念打开门,他就在门边站在,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肆无忌惮毫不遮掩的……

    苏念急忙捂住自己的胸口,裙子是大圆领荷叶肩的,她自己低头都能看到一点点沟……更何况他那身高。

    饱了眼福的沈三少还是一脸什么都没看到的淡然模样,转身往门边去:“走吧。”

    苏念穿好鞋子站起身,一个卡其色大沿沙滩帽就扣在她头上。

    摸了摸帽子站起身:“要去哪里?”这身打扮不像要出去谈事情。

    沈寒修没回答,双手揣在裤兜里走了出去。

    苏念关上门急忙跟了过去。

    并没有去负一层开车,在一层下电梯之后直接就到了前面的海滩。

    附近很多特色餐饮,沈寒修把她带到吃东西的地方,看着五花八门的食物问她:“想吃什么?”

    苏念和他站在一起觉得压力挺大,沈寒修带着墨镜,表情冷冷的,周围的人好多都在议论他,说他是不是哪个明星,苏念跟着他身旁一直都低着头走。

    生怕被谁拍到他们一起出来,又在报纸上胡说八道。

    于是扯了扯沈寒修的手臂:“我不饿……直接去谈事情吧。”

    “事情昨天就谈完了。”

    苏念停下脚步,抬头被阳光射得杏眼微闭,对他说:“谈完了就回去啊!”

    他牵着她的手,直接走进一间早茶店,说:“还有五天。”

    苏念回头看了看,那些女生还把手机和相机对着他们,立马就低了低头,庆幸自己没扎头发还戴了帽子。

    小跑着跟上沈寒修的步子问:“后面几天都没工作了?那我们赶紧回去啊。”一天多的时间没见苏珍苏宝,感觉过了好久了一样。

    沈寒修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才回答她:“老板旅游,你照顾老板的起居,这不叫工作吗?难道每天没叫你拖地刷马桶觉得清闲得不像工作了?”

    他奶奶的,就仗着他是自己的上司,就吃定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