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73章 宋紫烟
    这才刚换了新家,应该没人找她才对,梁译洲自己有钥匙,难道是……沈寒修?

    苏念也放轻了切菜的动作,听着门边的动静。

    “念念姐!送花的!”

    送花?公司送了还送到家里来?

    苏念擦干手急忙走出去。

    “念念!真的是你!”

    苏念也是震惊的看着送花的女子,一件休闲衬衫一条牛仔裤一双帆布鞋,和她上学的时候打扮差不多。

    “秋秋!”

    蔚蓝傻眼:“你们认识的?”

    李槿秋把花丢到一旁,一把抱住苏念:“念念你这些年都去哪了?一个电话都不打太不够义气了!”

    “对不起秋秋……”

    李槿秋打量着房间,然后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小宝贝,径直走过去:“苏念,别说这是你的孩子!”

    苏念微笑着点头:“还真是。”然后对着苏珍苏宝说:“这是秋秋阿姨。”

    苏珍嘴最甜,立马就跟着糯糯的叫:“秋秋阿姨!”

    “天啊苏念,你这几年到底干了些什么?送花的那个梁译洲是你谁?不会结婚了还这么浪漫吧?”

    “译洲?”送花的是他?不可能啊,译洲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啊,哪会悄悄给她送花。

    蔚蓝嗅了嗅鼻子,大叫:“念念姐,菜糊了!”

    “糟了!”苏念急急忙忙跑进厨房,一边关火一边对槿秋说:“秋秋,待会一起吃吧。”

    李槿秋也不客气的说:“苏念做的饭,我当然得尝尝,我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你会做饭!”

    苏珍的台词又来了:“我妈妈可厉害了!长得漂亮又会赚钱又勤快又会做饭!”

    李槿秋捏了捏珍珍肉乎乎的小脸,喜欢得不得了:“瞧你这小样!”

    蔚蓝和槿秋都是开朗的人,而且年纪相仿很快就说到一堆了,一顿饭吃的欢声笑语。

    “秋秋你怎么送快递了?”

    “唉,念念你可别笑我,我大学毕业没找着合适的工作,我爸爸一个朋友开的快递公司,就让我去帮忙,这工作简直不是人干的!”

    槿秋吐了一阵苦水,又叹了一口气:“念念,你得给我一个交代,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就抛弃我!”

    苏念看了看蔚蓝,对于槿秋她还是敢说实话的,毕竟她和沈寒修的那一段,槿秋是知道的,但是现在说要是被蔚蓝听见了,指不定又要在公司掀什么浪,要说也等她离职了再说,就敷衍着回答:“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这不是太想你们就回来了么?”

    可哪知怕什么来什么,槿秋下一句就问:“孩子他爸是谁?!带出来瞧瞧!”

    苏念看了看蔚蓝,斟酌了一下回答:“离了……”

    “什么?!是哪个男人这么不长眼睛!我……”

    苏念生怕她把沈寒修这个名字扯出来,急忙说:“算了,赶紧吃饭!菜凉了!”

    饭后,蔚蓝在外面陪孩子玩,苏念和槿秋在里边收拾。

    苏念就问:“紫烟呢?你们还有联系吗?”

    提起紫烟不知道槿秋为何就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神色悲凉的说:“念念,我说了你可别哭。”

    苏念心里一愣,难道……紫烟出了什么事?

    当年上学的时候,她和紫烟、槿秋还有薛琪,是学校出了名的四姐妹,都知道她们关系好,可后来薛琪却做了那样的事……

    但是紫烟和槿秋还是一直陪在苏念身边,不管当年她被学校传什么被富二代[包][养]或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们两个都选择相信她,站在她这边帮她说话。

    被赶出苏家,和沈寒修结婚……这些日子的酸甜苦辣都一起分享。

    紫烟在他们几个当中性子最温柔,脾气也好,她喜欢唱歌,一直有个歌唱梦想……

    苏念不敢去想那么好一个女孩会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就静静听着槿秋说:“烟烟嫁给唐僧了!”

    “什么?!”唐僧是她们那时候给唐邵升取的外号,也就是她当初逃婚的对象,整个麦城都知道唐大少的花名,紫烟那么纯正的女孩子,怎么会嫁给唐邵升那种人?

    那天在苏国天寿宴上遇到他的时候,也没听他提起这件事。

    “你也知道烟烟在家里的地位,是她家里人逼她的,已经结婚两年了,你不知道她这两年经历了什么……”

    苏念静默不语,看着槿秋的眼底起了雾气,她低声继续说:“那个唐僧根本不喜欢她,但是不知道他那时候为什么要同意娶她,结婚的消息并没有公开,他还是每天花天酒地,烟烟对他也没有感情。”

    “刚结婚不久,烟烟被唱片公司录取了,每天就在公司忙,唐僧明明不在乎她,却不许她外出,你也知道烟烟好强,而且她那么喜欢唱歌,就背着唐僧去了公司,被他发现了,第二天烟烟就被唱片公司无故解约了。”

    “后来试了很多唱片公司,都没人收,肯定是唐僧做了手脚,烟烟说上不了大舞台她也不会放弃唱歌,就去了酒吧驻唱,唐邵升知道之后很生气,就是那一次不知道给她吃了什么,现在……烟烟已经不能说话了……”

    苏念半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觉得痛心。

    紫烟的声音很好听,她唱的歌听过的人都说好,她人长得也漂亮,那时候在学校还很多男孩子追,但是她害羞,一次恋爱都没谈……

    现在却被唐邵升弄成这样了,不能说话了……

    那么爱唱歌的紫烟,失去声音比失去生命还痛苦……

    唐邵升这种人就该天打雷劈!

    “对不起……那段时间我都没能陪她……”

    槿秋眨眨眼睛,逼退眼泪,安慰苏念:“没事的念念,现在烟烟已经没事了,手语打得不知道多漂亮,开了一个花店生意好的很,我今天休假就去她的店里帮忙,突然看见收花的人里面有个‘苏念’,立马就拿着地址找了过来,没想到真的是你!”

    知道失去声音后的紫烟还是好好的生活,苏念也安心了不少:“待会我们去看看她吧。”

    “好,不过念念,你得把手语学会啊!现在我都能看懂很多了。”

    “好,我努力学。”

    花店的位置就在盛寒街,离苏念上班的地方并不远。

    规模挺大,有很多客人正在下订单,看得出生意不错。

    不远处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修身连衣裙的女孩,微笑着打着手语,旁边一个店员帮她给客户翻译。

    苏念一直以为紫烟是个性格软的女孩子,没想到在遭遇了那么多事之后,她还能笑得这么漂亮。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事情也就够糟的了。

    槿秋小跑过去,高兴的说:“烟烟你看谁来了!”

    紫烟转过头,和一旁的店员比划了什么,立马朝苏念走过去。

    她不会说话,只是含笑给了苏念一个拥抱。

    “烟烟……”

    紫烟松开她,对着她比划了几下,苏念对手语一窍不通,一旁的槿秋就翻译:“烟烟问你过得怎么样。”

    简短的寒暄,苏念还担心紫烟会悲观,可今天看见她,她一直都微笑着。

    这样一个好女孩,唐邵升也不懂得珍惜。

    晚上本来说一起出去吃饭,可是快到饭点的时候,唐邵升到店里来了。

    看到苏念出现在这里他并不新奇,对着她笑了笑,那不正经的模样别提多讨厌了。

    他走到紫烟面前,没有问她今天累不累,而是直接用命令的口吻说:“关门,今天要回老宅。”

    紫烟面色为难,看了看苏念他们,对着唐邵升比划:【我今天要和朋友出去,改天可以吗?】

    不等她动作比完,唐邵生就说:“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

    槿秋忍不住了:“唐邵升你别太无耻了!”

    唐邵升对于槿秋的责骂压根没放在心上,更难听的他都不在乎,更何况这点程度。

    对着一侧的苏念笑了笑,像是在暗示什么一样。

    苏念很想替紫烟出一口气,但是在店里还有这么店员在,不想把事情闹大,让紫烟难堪,就什么都没说。

    紫烟抱歉的说:【我们改天再出去吧,到时候我请客,今天对不起了。】

    他们毕竟是夫妻,槿秋也不好参与什么,帮着紫烟把店面整理了,就看着她搭着唐邵升的车离开。

    分别之后,苏念回到家里,一个躺在床上,突然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和紫烟比起来,她幸运了好多,至少她还有苏珍苏宝。

    没想到自己离开的这些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周末结束恢复了正常工作,这个周末搬家以来沈寒修就没有出现过,到了公司还有些害怕和他碰面,苏念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心虚和愧疚从何而来。

    去到公司的时候,人还不是很多,薛琪像是在等她一样,她一到座位薛琪就走了过来。

    薛琪向来喜欢浓妆,黑眼红嘴唇,很妖娆,双手交叉在胸/前,站在苏念座位边,低头看着苏念说:“苏念,你为什么要和我儿子套近乎?”

    提起这个苏念就像训她这个当妈的,抬头看着她,笑容有些讥讽:“你还知道那是你儿子?大晚上没回家你们没个寻,现在还来质问我?”

    薛琪的脸上丝毫看不到对皓皓的亏欠,还理直气壮的说:“不是你拐他,他会大晚上不回家?”

    “如果他不跟我走,那么他一个三岁的孩子回到家,吃什么?你知道‘母亲’二字的含义和责任吗?”

    “苏念你少训我!”薛琪最恨别人说她的不是,高中那会就是这样,说她不好她就生气,现在也是扭曲了容颜:“我的儿子,我愿意怎么教怎么带,用得着你指手画脚么?!”

    苏念语气依旧平缓:“那我只能痛心皓皓有你这个妈。”

    薛琪气得语塞,手指着苏念,骂声正欲溢出,一个斯文的男声响起:“苏会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