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72章 我明天要搬家
    回到家里,苏珍很霸道,自己不和黎亦皓玩,还不准苏宝跟他玩。

    黎亦皓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三岁的孩子有些过于安静了。

    吃饭的时候,他也很规矩,看起来还是很有礼貌的孩子。

    这么可爱的孩子,薛琪怎么忍心这么对他?

    这么久没回家,薛琪和黎子生会不会担心他?

    看着天色不早了,苏念才问:“皓皓,你什么时候回家?让这个叔叔送你回去吧。”

    皓皓默了默说:“我自己可以回去,叔叔阿姨再见。”

    走到门边,自己换好鞋子,推开门往外走。

    大马路上一个孩子孤零零的走,看的苏念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扭头对沈寒修说:“你送他回去吧,路上出事怎么办?”

    沈寒修很没良心的说:“又不是你的儿子,你操什么心?”

    苏念瞪他一眼,忘了这个男人最缺的就是同情心,想了想就回到房间拿出车钥匙对苏珍说:“沈叔叔在这里陪你们玩,妈妈很快就回来。”

    沈寒修都没来得及拦住她,就看着她钻进车里,看着小奥迪开走,他才收回视线,轻笑着回了屋。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喜欢管闲事?

    而且她不是恨薛琪得很么?现在又去关心她的儿子。

    也许这就是她的爱憎分明吧。

    哪怕恨薛琪,也没被恨冲昏头脑,没有泯灭了她内心的善良,这样的苏念才可爱不是吗?

    苏念把车开到皓皓身旁,皓皓最终还是上了车。

    住的地方并不是黎子生的别墅,而是一栋小公寓。

    “谢谢阿姨。”他礼貌道谢后,一个人往里面走。

    看着这片公寓,环境是不错,但是为什么他没有去和自己的父亲一起住?

    薛琪和黎子生的关系难道差到了分居的地步?

    苏念疑惑着,下车跟着皓皓:“我送你进屋吧,以后不要一个人出来了。”

    皓皓抬头看了看她,没有点头没有摇头,踮起脚摁了电梯里面的数字。

    下了电梯,他从门边的地毯下面拿出一把钥匙,自己打开了门。

    “阿姨要进来坐一会吗?”

    “不用了,你快点进去吧。”

    门拉开了,苏念才发现里面一片漆黑,凄冷得很。

    儿子大晚上没回家,家长应该在家里担心才对,怎么客厅一盏灯都没有?

    好奇心让苏念离开的脚步止住,看着皓皓打开了客厅的灯,然后一个人换鞋子。

    房间很大,装修得也不错,但是苏念感觉到了只要凄凉。

    “你爸爸妈妈还没回来吗?”

    皓皓头都没抬,一边解鞋带一边说:“他们不住这里。”

    苏念惊讶了:“你一个人住?”

    “嗯。”

    三岁的孩子,一个人住?薛琪这个妈是怎么当的?孩子不是她生的吗?!

    苏念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一直觉得苏宝的成熟懂事就足够心疼的了,没想到还有比苏宝更成熟的。

    “阿姨,你回去吧。”

    苏念点点头,不知道该为他做些什么:“好好休息,阿姨有空来看你。”说着又走到茶几旁,拿起桌子上的铅笔写下自己的号码:“有事就给阿姨打电话。”

    苏念离开的时候总不安心,放由一个不足四岁的孩子独自生活,薛琪和黎子生是怎么想的?就算他们两个不想管,交给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也好,这么乖巧的孩子,真是可怜。

    那次看着薛琪去幼儿园接他,她还以为母子的关系不错,没想到竟是这样。

    回到家以后,客厅已经安静了,听不见动画片的声音,也没看见孩子和沈寒修的身影。

    往楼上走,苏念先打开孩子的房间的门看了看,见两个孩子都睡着了才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

    刚刚还在想沈寒修是不是已经过去了,一走进去自己的房间,灯一点亮,就看见她的床上躺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灯光有些刺眼,他的眉头轻轻皱起却没有睁开眼睛。

    苏念走上前提踢了踢他:“沈寒修!”

    他眼睛都没睁,薄唇微启说:“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为了别人的孩子要抛夫弃子了。”

    她哪来的夫?还抛夫弃子。

    “回你自己那边去!”

    他姿态慵懒的坐起身子,眸子微闭看着她:“今晚一起睡成么?”

    他那个样子就像年幼的苏珍撒娇一样,苏念臭着脸回答他:“你睁着眼睛还在做梦么?!快点走开!”

    他似笑非笑从床上站起来,眸色有些疲倦看着她,没有开口说话,往门边走。

    苏念突然想到什么,他走到楼梯了,苏念急忙追出去:“等等!”

    沈寒修驻足,回头看着她:“怎么?后悔拒绝我了?”

    看着他这副样子,苏念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犹豫几秒才说:“我明天要搬家。”

    沈寒修神色微愣,不到一秒,面无喜怒的转身继续下楼,听不出情绪的声音淡淡传来:“你都已经决定了,还告诉我做什么?”

    这次换苏念愣怔了,直到他离开别墅她都没回过神来。

    为什么看到他落寞的身影,她的心里绞得厉害。

    如果没有苏珍苏宝,她可能已经再次心软[沦][陷]了,可是她不能拿苏珍苏宝去赌一个不完全信任的男人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如果输了,那么她就什么都没了。

    躺在浴缸里胡乱想了很久,既然决定了搬家,就不要再顾忌沈寒修了,他高兴与否,在四年前一纸离婚书起效的时候,就和自己无关了。

    浴缸的水微凉,苏念才起身,不想再去关注他的事,关了灯就直接躺在了床上,没有再去窗边看他睡了没有。

    说着和他彻底了断,可是他睡过她的枕头,上面残留着他的发香,她就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抱着那个枕头,混乱了思绪,连梦都变得乱七八糟。

    第二天,苏念本想早些起床收拾东西,可一觉醒来已经十点了。

    楼下梁译洲已经来了,坐在沙发上陪着两个孩子写作业。

    看着苏念下了楼,梁译洲温和一笑,声色和沈寒修一样轻,但是相比沈寒修的阴冷寡淡,他的就平易近人了很多:“醒了?”

    咬着铅笔头半天写不出一个字的苏珍立马丢掉笔跑过来:“妈妈好懒!这么晚了才起床。”

    苏念笑了笑把苏珍抱起来,问梁译洲:“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最近不是工作忙吗?”

    “没事,帮你一起把东西搬过去,花不了多少时间?”

    苏珍这才听出端倪,奶声奶气的问:“妈妈,我们又要搬家吗?”

    “嗯,搬到梁叔叔那边,离你们学校近,这样你们早上就可以睡会懒觉了。”

    苏珍一开始还不开心,因为要离开她的沈叔叔了,可是听见离学校近可以睡懒觉,立马就高兴的同意。

    东西不多,来的时候是什么,走的时候就带走了什么,沈寒修置办的东西全都原封不动的留下。

    从收拾东西到离开,对面别墅都没有动静,而他常开的车还停在园子里,应该没有出门吧?

    苏珍吵着要去跟沈叔叔告别,叫他记得来家里玩,苏念心想既然他都没有来看一眼,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就告诉苏珍沈叔叔去上班了。

    苏念拉开车门,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阳台,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开着车离开。

    就这样结束吧,搬家之后,再慢慢找个工作,从盛寒离开,这下就真的不会再有交集了。

    苏念的车离开后,别墅二楼,一个男人走到阳台上,将手中的烟蒂掐灭,看着她的车离开的方向,直到车身淡出视线好久,他才收回目光。

    下楼拿着钥匙打开了对面别墅的门,里面的东西应有尽有,却看不出有人生活的痕迹。

    苏念,你到底是有多恨才能这么狠心?

    他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她却还是不愿再在他的世界驻足。

    独自在房里走了一圈,长久以来的伪装很好的隐藏了他此刻心里的失落。

    转身离开,将别墅门锁上,自此尘封。

    但是苏念……你既然回来了,就别想离开。

    新家和之前的住所差不多,虽然不及沈寒修给的别墅大,但是家小才温馨。

    梁译洲事前已经叫人把卫生都做好了,所以不用一天家里就整理妥当了。

    离开了那里,苏念觉得轻松的很多,这种感觉就像当初离婚的时候一样,虽然有一些不舍,但是她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去冲淡吧,没有忘不了的人。

    “妈妈,沈叔叔下班会来陪我玩吗?”

    “妈妈,沈叔叔今天要来和我一起吃饭吗?”

    “妈妈,沈叔叔怎么还不来教我写作业?”

    ……

    一整天,苏珍都念着那个沈叔叔。

    不过短短几天相处,苏珍就已经离不开他了吗?

    “沈叔叔要上班呀,你乖乖听话,到时候妈妈请你吃大虾。”

    一整天没见着沈寒修,她的情绪有些低落,别开头抱着苏宝的手,闭上眼睛,不想和人说话。

    苏念暗叹一口气,心里想孩子都是一时的新鲜,过段时间她就会忘了。

    第二天蔚蓝知道他们搬了家,离她现在住的地方不远,就到新家来参观。

    中午梁译洲没空回来,两个女人就在厨房倒弄,蔚蓝简直是个厨房白痴,什么都不会,只会在旁边感叹:“哇塞念念姐,十项全能啊,谁要是娶到你真是福气!”

    “苏珍还嫌我做的不好吃呢,要是不饿的时候她看一眼,吃都不吃就走了。”

    “叮咚——”

    听见门铃声,蔚蓝急忙跑过去:“诶,谁来了?我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