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专宠一妻二宝 > 章节目录 第68章 寿宴(3)
    一大一小对视一眼,苏珍立马就会意了沈寒修的意思,就对苏念说:“妈妈我不想尿尿,你和苏宝去吧。”

    “那你乖乖待着不要乱跑,妈妈马上回来。”

    “嗯!我会一直跟着沈叔叔不会丢的。”

    “妈妈我们快走吧。”

    苏念牵着苏宝往厕所走去,在苏家待了那么久,厕所在哪苏念还是记得清楚的。

    走出亭子苏宝就对她说:“妈妈我们以后不要来这里了。”

    “怎么了?”

    苏宝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说:“叫你不要来就不要来了。”

    苏念心里自然比小孩子清楚,苏国天偏向的是苏雅兰,这次好言请她过来无非是想给苏雅兰排除结婚的后患。

    虽然她自知她和沈寒修是没可能了,但是在苏国天和苏雅兰面前她不想说认输的话。

    “进去吧,妈妈在外面等你。”

    到了厕所,苏宝一个人走了进去,苏念站在外面若有所想。

    她和沈寒修没有未来,那么沈寒修注定是要结婚的,但是她不希望那个人是苏雅兰……

    苏念站在厕所外面的走廊,靠着窗沿看着外面的夜景,突然感觉有人朝自己走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回头一探究竟,就感觉有一双手拦在了自己腰两侧,背后一阵温暖的气息……

    “苏念,走投无路又回来了?”

    苏念惊慌转身的瞬间,耳边就传来邪气的男声,如果记忆没出错,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苏念六年前的逃婚对象——唐邵升!

    转身抬头一看,脸上挂着邪气笑容的男人正是他。

    苏念一把推开他,平稳了心里的慌乱回答他:“我回不回来和唐总有关系?”

    唐邵升勾唇一笑,不顾周围来往的人,猛然再次逼近苏念,重重把她抵在了身后冰凉的墙壁上。

    背部传来的疼痛让苏念皱眉,他的手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愤恨的眼神,声音悠悠的继续传来:“许久不见,这张脸倒是越来越好看了。”

    苏念别开脸,这个男人和沈寒修不同,他的不要脸程度比沈寒修更胜一筹。

    沈寒修还会稍微顾忌她的感受控制自己的力道,而唐邵升完全是发狠的没轻没重。

    苏念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瞪着唐邵升低吼道:“唐邵升你发什么疯?”

    他手上的力道依旧不减,还使劲把她往已经没有退路的墙上挤:“这么久不见,太想你了,怎么?这次回来是吃回头草的?”

    “不许欺负我妈妈!”

    不等苏念回答,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响起。

    唐邵升感到脚下有个微不足道的力量在扯自己的裤子,这才低头一看。

    松开苏念,看着脚边的苏宝,明知故问道:“谁是你妈妈?”

    苏宝推了他一把,连忙把苏念拉过来,行动给了他回答,

    他看着苏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谁的儿子?”

    “妈妈我们快走。”没等到回答,两人就转身离开。

    唐邵升笑着看着这母子二人的背影,这里面似乎有好玩的事……

    苏念带着苏宝回到亭子的时候,里边已经没有人了,倒是园子里面响起了麦克风传出的声音。

    走到园子一看,寿宴好像正式开始了,年轻漂亮的女星在台主持,台下熙熙攘攘全是人。

    “妈妈我在这里!”正当苏念没头绪的时候,苏珍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园子一侧的宾客区,沈寒修抱着苏珍坐在椅子上。

    苏念刚刚走过去,就看见邓同莲急急忙忙找了过来:“阿修你怎么还在这里啊?赶快跟我过来!”

    沈寒修抱着苏珍起身,看了看苏念,轻轻道了一句:“跟我来。”

    苏念还没回答,邓同莲就瞪她一眼对沈寒修说:“她跟着来做什么?把这个孩子放下!又不是你的抱这么紧做什么?”

    苏珍看着邓同莲,然后抱着沈寒修的小手臂紧了紧,生怕沈寒修不要她了一样,可怜巴巴的喊了一句:“叔叔……”

    沈寒修弯腰想把她放到地上,苏珍却双手双脚缠住他不松手,苏念见状急忙上前:“珍珍不可以胡闹。”

    沈寒修把她扯下来,看着她憋着小嘴马上就要哭的样子,他才说:“牵着妈妈我们一起走。”

    苏珍这才高兴一笑,一手紧紧抓住沈寒修的手指头,又转过身牵着苏念的手:“妈妈我们一起走。”

    苏念也不想自讨没趣,要是她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现在都想带着孩子回家了:“我们不过去,在这边坐在,吃饱了我们就回家。”

    苏珍扭头看了看沈寒修,立马就不依:“不嘛,我们到前面去。”

    邓同莲看着自家儿子跟苏念一家人拉拉扯扯,忍不住就发火了:“你这个小女孩怎么一点都不懂事?你妈怎么教你的?”

    苏珍最怕别人骂她了,立马就委屈的哭了出来,手脚往沈寒修身上缠,一边哭一边告状:“呜……这个老太婆好凶……我不要和她说话……”

    苏念也一愣,没想到苏珍会说出这样的话,伸手准备去抱她过来的时候,沈寒修已经率先把她重新抱起来,大手抹着她小脸上的泪,面色和悦[宠][溺]的哄着她:“好,我们不和她说话,我们去那边找好吃的。”

    说着转身就走,邓同莲气得面色发青,她是沈寒修的亲妈,却比不上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小丫头片子!

    奈何不了沈寒修,邓同莲就扭头看着苏念愤愤道了一句:“有其母必有其女!”然后气愤的转身离开。

    苏念想起刚刚那一幕反而觉得好笑,那时候苏念刚嫁给沈寒修的时候,她的百般刁难,好在沈寒修有自己的主见,他拿定的注意邓同莲再不同意也无可奈何。

    每次邓同莲说苏念的不是,沈寒修都站在苏念这边。

    邓同莲做事,沈寒修基本上都是置之不理,就像这次邓同莲擅自和苏家宣布了订婚的消息,他也没有出面澄清什么。

    他们闹他们的,沈寒修就像个旁观者一样,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苏宝扯着苏念往沈寒修的方向追去:“妈妈,苏珍这样会被卖掉的。”

    是啊,苏珍现在太依赖沈寒修了,要是有一天沈寒修对苏珍下手了,她可怎么办?

    台上苏国天拿着话筒,说了一堆感谢词之后,郑重的道了一句话:“今天呢,寿宴是一回事,还有一件事要像大家宣布。”

    台下窃窃私语,苏念也停住脚步仔细倾听。

    只看见邓同莲笑容满面的上了台,苏国天就继续说:“我家小女儿苏雅兰,八月的七夕节将和沈家三少沈寒修正式举行订婚仪式,希望大家到时候能捧场。

    台下一阵欢呼声,寻找着苏雅兰和沈寒修的身影。

    苏雅兰跟着刘玉媛也上了台,面色娇羞的站在父母身旁。

    而沈寒修还抱着苏珍在桌边吃东西。

    新闻上一直没报道过苏雅兰和沈寒修同台出席的画面,在两家大人说完了之后,邓同莲说:“能和苏家结为亲家一直是我所希望的事,今天气氛这么好,也请我儿子上来讲两句。”

    苏雅兰的目光早就落在了沈寒修的身上,而台下的人也纷纷把视线落在他身上。

    沈寒修面无喜怒站在台下,手里牵着正在舔棒棒糖的苏珍。

    他早就知道,苏家人这次特地叫他来肯定不会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庆生,但是他们怎么就知道,他就一定会顺应着他们的意思来?

    黑眸微垂看了一眼苏珍:“叔叔带你去上面玩玩。”

    苏珍舔着棒棒糖,二话不说就跟着沈寒修走。

    众目睽睽之下,就看见沈寒修牵着一个小女孩上了台。

    到了台上,他并没有走到苏雅兰身边,从主持人手中拿过话筒,牵着苏珍的手没有松开,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却很快就把视线笔直的落在了人群外围的苏念母子身上。

    四目相对,先移开视线的始终是苏念。

    她的心跳不安的紊乱起来。

    大家屏息等待沈寒修开口,苏珍悠哉的拉着沈寒修的裤脚完全不在状态。

    苏雅兰抬脚朝沈寒修走过去,还没走到他身边就听见他低沉好听的声音从音响中传出:“我要娶的,另有其人。”

    台下一阵唏嘘,苏念震惊的抬头,他的视线还落在自己身上,那么炽热……

    苏雅兰的脚步硬生生的止住,台上的人都是一愣,邓同莲才急忙上前抢走了沈寒修手里的话筒。

    压低声音呵斥他:“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沈寒修把视线挪开,不顾全场的茫然泰然自若的回答:“我很清醒。”然后看了看身后的苏雅兰,对着场上的几个老人说:“这场闹剧就此结束吧,毕竟今天是苏老爷的寿宴,我不想结局闹得大家都难堪。”

    然后他牵着苏珍走到苏国天面前:“苏老爷,您觉得呢?”

    苏国天微微愣怔,对于沈寒修的狂妄和目中无人很是不满,却也无可奈何,看着他若无其事的丢下烂摊子,牵着苏珍下了台。

    苏雅兰急忙追过去:“阿修!”

    主持人反应过来,也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打圆场。

    干笑两声直接宣布:“下面寿宴正式开始,希望大家尽兴。”

    碍于苏家的权势,也没有人敢过多的讨论这对于苏家来说极其丢脸的事,都若无其事的转身,装作刚刚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到了角落里才私下议论。